邮箱:
密码:
  网络就是如此疯狂。那股疯狂可以让一个泡沫,变成威力无比的原子弹,去毁灭和征服一个真实世界;那股疯狂可以让一滴唾沫,变成排山倒海之势,去覆盖和吞没那艘搭救人类的方舟;这样的疯狂,时常也可以让粪渣变成黄金,可以让美女变成妖魔,可以让丑陋变成英俊,谎言变成真理……无中能够生有,更是网络和博客尤其是随口可出的微博的强项!  不能否认,网络和博客,也常常代表着正义和民意。  但,这回面对武威的“公选”和焦三牛这头“牛”时的最初,网络和博客扮演了一个从“围观”到“围堵”的角色。  也许连最早举旗质疑武威“公选”的网民“江湖人称美丽姐”也不曾想到,“她”所掀起的第一波“围观”质疑,竟然从1月18日傍晚起,变成了差不多是全国性的网络“人肉搜索”大战——怀有充满正义感的和那些再一次“要看共产党好戏”的人全都加入了其中。  这一夜,至少有几十万网民处在高度兴奋之中,因为他们都在等待又一个“郭美美”的出现。如果焦三牛这头“全国最年轻的副县级领导干部”的“牛仔”的父亲或者“丈母娘”什么的是条“大肥牛”的话,那该是多么有力的“证据”啊!  “腐败的官员和组织,你们该如何解释你们的行为?”  “共产党,你们到底还想干什么?”  正义者和邪恶者其实都嗅到了火药味……  这一夜,李明生和他的武威市委组织部的人倒还是睡了个并不算太折腾的安逸觉。因为焦三牛的档案在他们手里,所以他们很放心不会因为这头“牛”的背景问题压死自己。  “让他们搜吧,真要有‘官二代’到我们这种地方,那才叫真正的新闻呢!”武威市委组织部的几个年轻人边看着网情,边颇为轻松地调侃着。  “都什么时候了,还嘻嘻哈哈!别到跟着我一起被免职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喊冤叫屈!”部长李明生神色阴森地走进办公室向部下训斥了一声后,叫上一位副部长和一名主任:“你们赶紧准备一份应对网民质疑的材料,明天要发出去。”  这时已经临近18日午夜23点了。这个时候网民们最活跃、出勤率最高。  “全国都在关注你们的‘牛’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嘛?”这个电话是省城兰州方面打来的,李明生的心头感到了压力。  “事情是这样的……”李明生赶紧解释,并且声明完全按照“公选”方案实施并向省委组织部报请过。  “那就应该尽快给广大网民们一个正面回应嘛!不要把事情弄大了!”上方的口吻很严肃。  “是是。我们马上准备回应材料。”李明生合上手机,又重新打开,这回他是给市委书记火荣贵汇报。  “我相信我们没有做错,应当尽快给网民个正面回应。”火书记的口气一向坚定有力,风口浪尖时更是如此。  武威方面的回应材料还在起草之中。网上的“大搜索”则在激烈而高涨地进行着。但过了好几个小时,似乎没有什么“情报”抖出来。  有人查清华大学网,搜到了焦三牛的一些情况,甚至还有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查武威方面的网,更没有查到“牛”的什么情况。  “要真是‘官二代’,不会不留些蛛丝马迹吧!”  “我念叨着‘焦三牛’这个名字,怎么也觉不出他像个‘官二代’嘛!”  网民开始互相询问起来。  “同胞们,别扯了吧!你们大概见不得一个农民的儿子当官啊!我给你们发布一下吧:焦三牛父亲焦大中,60岁;母亲原梅梅,61岁,都是山西马首官庄村的农民。大哥焦发业和二哥焦胜业都是农民工,舅舅原仁义是个退休工人。再有,焦三牛连个对象都没有,哪来个丈母娘啊!”一位叫“唐僧吃妖怪”的网民突然发布这样一个帖子。  “嘘——”  “原来是水中捞月……”  兴奋过度的无数网民对这条帖子的出现,大感失望。  “我说这么土的名字怎么可能是官家人起出来的嘛!至少也该叫什么焦泽东、焦俊杰啥的。”  “是嘛,我认为有人对焦三牛感兴趣,目的不纯,最后可能给自己弄个名字,叫焦头烂额!”  “得了,我看‘唐僧吃妖怪’兄是组织部的吧?否则怎么清楚‘牛’的情况,是不是自己想骑上这个‘牛’而成就自己的一番惊天动地伟业?”有网民发起反问。  “信不信看你自己了,最好你能亲自光临焦三牛的老家一趟,那就可以全都知道真相了!”“唐僧吃妖怪”显然有些气愤。  “真相?我才不信这时代这世界还有真相!”  “呜呼!”  “哀哉!”“唐僧吃妖怪”和那些不相信有真相的网民们一同在发感叹。  关于焦三牛是不是“官二代”的热论几乎成了2012年春节期间中国网民们“最想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焦三牛的老家——山西《三晋都市报》的记者董杰连春节都顾不上休息而专程赴焦三牛老家所写的实地专访《坐着“火箭”西部任职新绛“穷二代”工作半年官至副县》及时发表,恐怕网络上的“忿儿们”一直会把事情闹到正月十五还不会消停。  《三晋都市报》的专访这样写道:  1989年出生,2011年7月工作,2012年1月升任副县级领导。刚工作半年的清华大学毕业生焦三牛被甘肃省武威市选拔为副县级领导,刚公示就引起了极大关注。与他的校友、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年轻市长”的周森锋一样,他同样受到了来自舆论对他的家境和社会关系的质疑,论坛上、微博里,对他是“官二代”、“富二代”的猜测随处可见……1月23日、26日,记者两赴焦三牛的老家——山西新绛县。面对记者,焦三牛一再表示“感谢家乡媒体的关注,但不便接受采访”。记者多方努力,通过他的家人、老师、同学、乡亲,了解了焦三牛的成长轨迹。  轰动全县的“文状元”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