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历史将无可辩驳地表明,日本陆军的既定政策就是(在中国)挑起各种争端,从各种挑衅事件中取利。在所有这一切阴谋诡计、阿谀讨好和凶相毕露的威胁中,日本方面有一个小人物始终在活跃地上蹿下跳——那就是土肥原大佐所扮演的角色。……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有他沾边,哪怕是写上几个字,作一番鼓动,就注定要出乱子……无疑,他搞这一套的功夫是炉火纯青了,他在中国的各社会阶层中制造纠纷,一般是无往不胜的,借此而为侵略者铺平道路。  罗伯特·克雷吉爵士  土肥原贤二是日本近代著名的谋略家,曾领导特务机关在华从事侵略活动二十余年。身受其害的中国人称之为“土匪源”,西方则比之为名噪一时的英国大间谍“劳伦斯”。正如理查德·迪肯所评述的那样:“关于劳伦斯那些神出鬼没的谍报活动的神话,已随着近来披露出来的一些事实而消失殆尽……而土肥原呢,作为日本在满洲有史以来最干练的谍报军官的形象,却是一如既往,不可动摇。”  但是,土肥原贤二的罪恶活动绝不仅仅限于谋略工作。他参与了大正天皇向裕仁天皇的过渡,为完成日本军国主义体制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他作为日本陆军南进派的核心骨干,曾向握有实权的陆军北进派发动攻击,并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在策反汪精卫成立傀儡政权之后的六年中,他又作为陆军的重要大将介入了全部的对外侵略的谋划工作。十分遗憾,对此,本书未能详加描述。  作为东方劳伦斯的土肥原贤二的一生,其谋略事迹也是十分丰富的,远非这部书所能容纳。因此,只能舍去他在华前十五年的谋略生涯,而从策动直奉战争入笔。另外,他在华介入的重大历史事件,如直奉战争、谋害李大钊、炸死张作霖、“九·一八”事变、策动溥仪出关、筹建满洲傀儡政权……一直到策反汪精卫投降日本,都可以写成若干部独立成章的历史小说。但是,本书不可能随心所欲地展开去写。像汪精卫由重庆出走、河内遇刺、北来上海组建亲日政权这些富有戏剧性的重大历史事件,也因有此类专著行世而本书一笔代过。  虽说土肥原贤二遐迩闻名,但人们对他在华特务活动的真实内容却知之不多。又因为当时的日本政府对有关谍报工作的种种限制,以及他们对那些永远不想让公众审阅的秘密文件的销毁,给写这部《谍海奸雄》带来了许多困难。好在我不是站在史学家的立场上为土肥原贤二立传,而是写一部长篇纪实体的小说。  既然是小说,就具有小说的属性,亦即所写的背景是被艺术化了的,所写的人物是遵循典型化这一原则经过艺术加工的。绝非是历史上的真人真事。  作为纪实体的小说,也应具有不同于一般小说的特征。那就是所写的主要人物、主要事件不是作者杜撰的,而是以历史为根据。在这部小说中,只有宪飞、赛大侠两个人物是作者笔下的创造,但他们在不同历史时期的活动,却有着某些人物的影子。  我希望这部作品能达到这样的目的:一般的读者阅后主要获益于历史,重温或了解日本军国主义是如何侵略中国的;严肃的史学家们可把它当做一部历史小说,看后自问:它同史论佳著有否异曲同工之妙?  作者的愿望多是美好的,往往和现实有着很大的差距,恳请读者批评、指正。  一九九四年六月修定于  京城万寿寺苦乐居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