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历史上有刘邦丰生沛养之说,意思是说刘邦生在丰县,长在沛县。  大家都知道,刘邦是个纯粹的农家子弟。那时的人活动范围还很小,特别是农民,几乎一辈子也出不了村多远,他怎么出生后,会跑到百里之外的沛县生活呢?  这和刘邦幼年家里经历的一场劫难有关。  秦国的官军追杀小刘邦不到,返过头来又扑到刘田家里。劈头就问刘田:“你媳妇抱着孩子哪去了?”  刘田回答:“不知道。”其实他确实不知道,孔氏在翻墙逃出去的那一刻,并未告诉刘田她到哪里去。  头目一声喊:“给我再搜!”  他们把全村各家各户又都搜了一遍,也还没找到小刘邦,只好派兵把刘家围了起来,等候孔氏上门。  官军一连等了几天,也不见孔氏回来,就把刘田拘到营房训问:“你家附近有哪些亲戚?”  刘田怕媳妇和孩子躲到了亲戚家,只答没有亲戚。为此,被官军狠揍了一顿。  官军又找到里长和刘田的邻居,先说了一通威胁的话。这些人怕受到牵连,很快就把刘田家的情况都说了。还把孔氏怀上刘邦时和刘邦出生时出现的一些异象也添油加醋地向官军作了汇报。当然这些情况是平时说闲话时刘田和孔氏向他们吹出去的。  官军一听这,更觉得这家孩子非同小可,非找着杀掉不可。便让里长和几个邻居带着官军到刘田的亲戚家挨个搜查。  官军在中阳里驻了月余,仍没查出个结果。这时王府又传来狠话:“东南方的天子气还未除,如不尽快除掉,就拿尔等一帮将士是问!”  头目很着急,找来里长周正嚇唬道:“现在就你们村上姓刘的这个小孩没找到了,这与你有很大的关陶瓷,再找不到,我先把你们全家杀了。”  周正一听很害怕,虽然他一直都是很配合的,但给官军哪敢讲理,真担心这帮土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情急之下出了一个不该出的主意:“刘家还有三个孩子,能不能拿来顶替?”  “顶个屁!”头目没好气地说。转过头一想,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马上问道:“什么?还有三个孩子?快给我抓来,突破口就在这里,我要用这三个大的换那一个小的。”说着就命令周正带领官军去抓人。  没用多大会,官军就把刘田的三个儿子刘伯、刘仲、刘叔全部抓了来,他们大的十几岁,小的五六岁。头目亲自审问:“你娘带着小弟到哪去了?”装出态度温和的样子。  “不知道。”三个孩子一起说。  “不挨揍我看你们不会说,快拿棍来,每人先打几棍。”头目本起脸来说。  听说要挨打,最小的刘叔先吓哭了,老大老二也面面相觑,但也还是说:“我们不知道俺娘哪去了。”  “说不出你娘在哪,就不叫你们回家,也不给你们饭吃。”官军继续威胁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这坏蛋怎么这么不讲理。”刘伯发急地回道。  “你还嘴硬。”头目对手下讲:“给我打!”  有一个士兵照老大头上就打了两棍,并喊叫道:“快说,不说还打。”  三个孩子一起哭起来。  刘田刚才下地干活了。回来听说周正带领官军把三个孩子抓去了,立即大嚷着跑到营房来要人。  官军的营房哪是百姓讲理的地方。刘田刚来,就被士兵捉了进去。头目喝骂道:“你这糊涂日的,再不把你那个小杂种交出来,就把你这三个狗羔子全杀了,快滚,给我找人去!”说着就让手下把刘田轰了出来。  这时刘田已听本村的鱼贩子说从微山湖回来路过沛县时见有一人像孔氏,但不确定。全村已有几个刚出生的男孩被杀,他想无论如何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官军。现在官军把他三个大点的孩子抓去了,要用大的换小的,他没办法了,心如刀割。从营房出来,就去找周正要人。  周正先是不见,刘田在他门口骂个不绝,后来不得不出来和刘田碰面。刘田一见,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骂道:“你这坏种,带人把我儿子抓去了,你把人给我要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周正吱唔道:“你骂谁,官军抓的,累我什么事?”  “官军抓的,你不说官军怎么知道,官军抓人你去干什么?”刘田一连串地反问道。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邻居们闻声赶来把他们拉开。但刘田被人架着仍回过头来说:“姓周的,我给你没完,你等着!”  一连十几天,刘田天天到营房里要人,官军要么乱棍把他轰走,要么就是让他把媳妇和最小的孩子交出来。  三个孩子被关在营房一间屋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起初还大喊大叫,后来就没有声音了。一天,刘田恰好又在,几个士兵从营房抬出三个孩子向地上一摔,说:“给你的孩子,领回去吧。”  刘田一看呆了,三个孩子仿佛已经死了,当即哭喊道:“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一边喊邻居们把几个孩子抬回家里。  邻居们帮着赶快给孩子们喂水,这时发现刘叔已死,其他两个孩子喝了点水后慢慢缓过气来。  刘田痛不欲生,他哭啊,骂啊,一会骂官军,一会骂周正,一直骂到嗓子嘶哑,两眼发直。  孔氏母子逃到沛县后,先被一个好心的寡妇收留,后靠给人洗衣做饭度日。她出来几个月,很想家里的几个孩子。但丰邑那边的风声一直很紧,她也不敢回去。  官军捉不到刘邦母子,东南方的天子气越来越旺,秦王那边不时传来指令,催促他们加紧搜查,发现新出生的婴儿格杀勿论。  刘叔死后,刘田大病了一场。媳妇带着小儿跑了,存活未知,现在又有一个孩子死了,这不是家破人亡吗。他盘算着,这日子还过什么,一定要给孩子报仇。  到了这年冬天,他先把两个孩子送到外村的一个亲戚家,趁一天夜里北风大作,滴水成冰,他把周正家的门从外面锁了,又在房子后面堆了一堆柴禾,然后就点着了火。风助火威,火趁风势,很快把半个天空照得彤红。.  离开周正家,刘田又到官军的营房放了一把火。远远地听见有人喊叫的声音。  这之后刘田就带着两个孩子到了沛县,辗转几个月找到妻子孔氏。从此他们就在沛县安了家,在县城东的微山湖畔开荒种地,治家兴业。  多少年之后,刘田听说老家中阳里有一年起了大火,把里长一家全部烧死,把屠杀婴儿的官军也烧跑了,百姓都说是天意。  刘邦本来在同胞兄弟中排行居四,因有一个哥哥很小的时候被官军害死,很多人不知道,就以为他是老三了,这是刘邦又被称为刘三的来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