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刘邦自小在沛县长大,结交了不少当地的朋友。他结交朋友,有一个见识,就是专结交一些有钱财势力或有些能力的人,并不同街头一般的小混混打交道。这说明刘邦少年就有大志。  在这些朋友中,樊哙是靠卖狗肉为业的屠夫。此人生得浓眉大眼,力大声粗,浑身充满杀气,一般狗见了他都吓得打哆嗦。但他为人却很义气,特别是对待朋友,几乎没有不行的。因此邻居们都说他“人凶心不凶”,公认他“心眼不坏”。  刘邦和樊哙交上朋友后,便经常到他那里吃狗肉。因为身上没钱,只能赊着,说以后有了钱再给。  但一次两次可以,如果老是赊,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樊哙虽然是个爽快人,但做的毕竟是小本生意,所以巴不得少见到刘邦。  说来也怪,樊哙的狗肉摊,刘邦越来吃,生意越红火。他哪天不去吃,生意就冷冷清清的。这一段时间刘邦没有来,樊哙的狗肉竟有点卖不动了。  起初樊哙没注意到这一点,有不少次狗肉卖不出去了,就想要刘邦来吃。偏这时候刘邦又不来了。偶尔有一次,刘邦从这儿经过,他主动喊刘邦来吃狗肉,谁知刘邦吃过之后,狗肉很快卖完了。  “这真邪门了。”樊哙嘴里嘟囔着。他把这种情况说给刘邦听,刘邦哈哈大笑:“这说明我是你的福星,你一见我就有好运气,看你以后还躲着我不!”  “哪会,哪会,你不来我还想你呢。”樊哙红着脸说。  话虽这么说,到了狗肉好卖的季节,樊哙还是希望刘邦少来些。更让樊哙始料不及的是,刘邦这人好吹牛,朋友多,樊哙给他说过“他越吃狗肉越好卖”的话后,他把自己吃樊哙狗肉不要给钱的事吹乎得满城都知道。  刘邦这一吹不打紧,沛县城内还有其他一些想吃巧食的小混混也想来占点便宜。这天就来了一位叫于林的伙计,领着几个小弟兄晃晃扭扭地来到樊哙的摊子前,拉长声音喊道:“樊老板,给我们来几斤狗肉!”  樊哙口里答应着,一边就撕好了,用荷叶包好递给他们。  几个人接过狗肉,笑嘻嘻地要走,有一个还说,“隔几天还来”。  “小兄弟,还没给钱呢。”樊哙喊道。  “给钱,我们没带,先赊着!”于林梗着脖子说:“不认识我们吗,吃你的狗肉是看得起你。”  “我这是小本买卖,一概不赊。”樊哙耐着性子说。  “什么?那刘邦怎么能赊老子就不能赊?偏要赊!”说着几个人强行要走。  “刘邦能赊你们不能赊。”樊哙大跨两步上前抓住姓于的胳膊。  另外几个人见樊哙敢动手,一齐上来打樊哙。  樊哙是何等膂力,一个捆狗式就把于林的两只胳膊反剪过来,提起来向外扔出十几步远。对那几个围上来打他的,一脚一个踢到一边哭爹喊娘地叫起来。他们没想到这剥狗的这么厉害,爬起来兔子似的跑了。  经过这样一两次,其他再没有人敢说赊樊哙的狗肉吃。但刘邦却一拨接一拨地带人来吃不要钱的狗肉,且每次都大包大揽地招呼大家:“弟兄们放开吃,我请客!”  如此几次,几乎把樊哙的狗肉吃光。过去一天杀一两条狗,现在杀四五条也不够卖的。这下樊哙有意见了,对刘邦说:“我叫你自己来吃,谁叫你喊其他人来吃了,这样我能受得了吗?”  刘邦反驳说:“我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多来几个朋友不是热闹嘛,也显得你生意好。你不就是多累点吗,有什么受不了的!”  一连几个月,刘邦隔三差五就这么搞一次。樊哙的生意火是火了,到月底一盘帐,却赚不了几个钱,等于给刘邦干的,全让他交朋友了。  樊哙盘算,不能这样下去。那时沛县城偏北一些有一条很宽的泗水河,而且河上摆渡的只有何老大一家。樊哙为躲避刘邦,就把摊子摆到了河对面,并且嘱咐船老大,只要看见刘邦一伙人,不要渡他们过河。  刘邦一连在城里转了几天,怎么也找不到樊哙,明白肯定是这屠夫老毛病又犯了,有意躲他。他几天不吃狗肉,浑身没劲,心里好笑:“我非找到你这杀狗匠不可,叫你躲也躲不掉,吃死你!“  这天刘邦来到泗水河边,他想过河到城北看看。招呼船家过来,那船上人看见是他,撑到河中间又拐回去了。刘邦很生气。  这时却有一只老鼋停在刘邦眼前,背部有小船那么大。刘邦一喜,莫不是老鳖要驮自己过河不成?想着,就踏了上去。老鼋平平稳稳地把刘邦渡到河对面。  刘邦上得岸来,直奔人多的地方,一眼就看见了樊哙。不容分说,走过去拿起一条狗腿就吃。樊哙看到是他,哈哈一笑:“就知道好吃的人鼻子长。”  刘邦依旧经常来吃樊哙的狗肉,而且一来就带一帮朋友来。他吃狗肉还有个特点,就是从来不用刀切,说这样吃着香。其他买狗肉的人这样一尝,果然好吃些,渐渐地也都要求不用刀切了。这和韩国人吃手拌菜的一样,有一种感觉在里面。由此天下人吃狗肉都不用刀切了。  看刘邦的这种吃相,和抢差不多,樊哙就埋怨起船家来,说他不该把刘邦渡过河。  何老大赌咒发誓说:“我绝没有渡他过河!”  樊哙很纳闷,那他刘邦是怎么过的河呢?不像是泅水过来的呀。  这天早上渡过河后,樊哙对船老大说,晚上有事不过河那边去了。等卖完狗肉,故意对刘邦说:“我今天和你一块回去。”  刘邦不知是计,随口答应:“好啊。”刘邦正想向樊哙谝谝自己是怎么过的河,得意自己暗有神助,叫樊哙以后不要小看他。  樊哙扛着他的狗肉摊子,和刘邦一块来到河边,这时老鼋已等在那里,樊哙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直怪这畜牲多事。及至老鼋把他们渡过河,樊哙猝不及防拔出屠刀来,照老鼋的前腿上就是一刀,给割了下来,恨恨地扔到狗肉筐里,老鼋“哞”地叫一声快速逃跑了。刘邦怪他太残忍。  樊哙回到家里,把老鼋的腿和他的狗肉放在一起煮了,到狗肉该熟的时候,却飘出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香味,他尝了一块狗肉,更加鲜美。  鼋汁狗肉从此诞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