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古时的沛县,有一条很大的泗水河从县城北边流过,沛县因此而得名。沛,就是水势浩大的意思。  沛县成立起来后,按照十里设一亭的建制,把县城这一带地方设为泗水亭。因为紧靠泗水河,这里人口聚集,物产丰富,热闹非凡。但同时这里也打斗不断,盗贼峰起,令当时的县令曹德很头疼。  县令的随从萧何极力向县令推荐刘邦担任泗水亭的亭长,说:“老爷,能管好泗水亭这地方的,非刘邦莫属。”  “刘邦?是不是上次聚众斗殴,差点吃官司的那个人?”县令还对刘邦有印象,“那怎么行,怎么能叫一个好惹事的人去维护一个地方的太平。”  萧何说:“据我观察,这个人本质并不坏,不偷不抢,不恃强凌弱,欺男霸女,只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而已,如果有一个猴牵着,有人能约束他,我看此人兴许能办点事。”  “恐怕不那么简单。”县令摇头否定。  过了一段时间,一大早就有众多百姓跑到县衙来反映情况,说昨天夜里被强盗抢了,丢失的有粮食、衣物、器具等,众人追赶时,那伙人乘船顺泗水河跑了。  萧何乘机进言:“老爷,泗水亭亭长必须抓紧配,不然城里没人看管,以后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案件。”  “哪有合适的人选?”县令蹙眉道。  “那刘邦就不错,只是老爷信不过罢了。”萧何说。  “不是我信不过,实是怕他给惹出乱子来,到时不好收场。”县令担心地说。  “我向你何证,他不会。再说,干这种事,太规矩的人也干不了。”萧何进一步说。  “也是。”县令沉吟道,“你反复推荐,那就试试吧,但你要告诉他,干不好,连你也要受牵连。”  就这样,经过萧何的反复推荐,刘邦当上了泗水亭的亭长。这亭长的职责,主要是维护地方的安定,治乱安民,不使受到坏人的侵扰。  刘邦上任之初,就把他的一帮小弟兄召集到一起,说:“经萧先生的推荐,县令让我做泗水亭的亭长。咱这县城老出事,能不能干好,还得靠各位帮忙,不知你们想不想跟我干?”  “当然想,但不知怎么干?”众人七嘴八舌地说。  “也就是惩治刁民,防贼防盗。”刘邦设想着说。  “这好办,我们听三哥的。”其中一人挑头说。  刘邦看一帮弟兄这么捧场,心里很高兴,对当好亭长信心百倍。上任不长时间,他就确定把一帮小弟兄集合起来,又从社会上招了几个人,凑成二十人的治安队伍。  这些人都没有报酬,白天回家吃饭,晚上到武负饭店吃顿夜餐。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有的人就坚持不住了。过去他们虽然经常在一起混,但有时也帮家里干点活,现在整天在外面忙,却还要吃家里的,大人就不让干了。武负饭店那里也欠下一屁股帐,武负虽没说不干,饭做得却越来越差。刘邦认识到这样也不是常法。  他的队伍眼看拉不开栓,正在这时,泗水河里的那帮强盗又来作案,一连抢了二十多家,打伤多人,还把生豆芽子的王恬家的一个黄花闺女给抢走了。这下沛县城一时鬼哭狼嚎,惶惶不安。  县令曹德一边安排人揖盗追赃,一边把刘邦喊过来一顿训斥:“听说你能干,叫你做泗水亭的亭长,纷乱不但没减少,现在反而盗贼越来越猖狂,你这亭长怎么当的?”  “我才干多长时间?没人没钱,起初靠朋友帮忙,长了他们都不愿干了。”刘邦有些不服气地说。  “有人有钱,傻子都能干,还要你干?不能干就别干!”县令气呼呼地喊道。  “想想办法,想想办法,他这是刚干,再给他次机会。”萧何听到大堂里咋呼,知道是刘邦在挨训,忙过来打圆场说。  一阵沉默。县令忽然又嚷道:“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抓贼,等我请吃饭么?”  刘邦忙“是,是”地退出。  盗贼早跑得无影无踪,连官府也毫无办法。刘邦挨了一顿狠训,自觉很没面子。他苦思冥想,想出一条路子:要干活,没有人不行,要有人,就得有钱,羊毛出在羊身上,这钱还得从老百姓身上出。  他算了一笔帐:他这也就二十多人,每天每人吃二斤粮食,一年也就一万多斤。沛县城里有几万人,每人每年拿出一斤粮食给他,他这亭里一切开支的费用都有了。  刘邦这样想着,越想越觉得可行,第二天一早就找各关的大户、族长商量,因着这次县城里遭抢,大家一致同意。刘邦很快把这一措施付诸实施,不仅日常费用绰绰有余,连给县令上贡、喝酒的钱都有了。县令为此很高兴,打着官腔说:“只要动脑子,办法总是有的嘛。”  刘邦的那帮伙计平常没钱还跟着混,现在有点报酬了,自然一招呼就到,“土八路”开始正规运作起来,日有值班,夜有巡逻,特别是对一些打架斗殴、偷偷摸摸的坏人进行了严管重罚,一时社会风气大为好转。  好长一段时间,泗水河里的那帮强盗没有上岸侵扰百姓,刘邦亭长的小日子过得比较消遣。一日正要邀上几个朋友到乡下转转,忽有一个巡班从外面跑来报告:“西关有两户居民因为盖房打了起来,姓曹的喊人把姓朱的打成了重伤。”并问:“是交到县衙还是我们来处理?”  刘邦说:“这种事还是我们处理,不然县老爷又说我们躲懒。待我去看看。”说着,就带了卢绾、灌婴、王陵等五六个人到了西关。  刘邦到时,见有一人正尖声尖气地骂街,并口吐狂言:“我想怎么盖就怎么盖,谁能把我怎样?你告到哪里我也不怕,再来惹我叫人打死你。”  那边有一个女人回应:“你也太欺负人了,会遭报应的。”  刘邦一看现场聚集了那么多人,马上走到中间大声讲道:“我们是亭上的人,你们两家都跟我走!”  “你亭上的算老几,别在老子跟前充大尾巴狼,一边歇着去!”那骂街的男的并不把刘邦他们放在眼里。  “你还挺硬的。”刘邦一挥手,“带走”,几个人上去连推带搡把那人架走了。  到了亭里,刘邦问明情况,这男的叫曹无伤,女的那一方丈夫叫朱康,已被曹家打伤,没能来。原因是曹家盖房把宅基地垫得太高,致使朱家成了一个坑,朱家上前劝阻,双方发生争执。  刘邦问曹无伤:“她说的情况是真的吗?”  “是真的又怎么样?”曹无伤傲慢地反问。  “是真的主要责任就在你,就要惩罚你!”  “你敢,我是曹县令曹老爷的人。”曹无伤呲着牙说。  刘邦到曹县令那里去过几次,从没见过这个人,又看这人如此蛮横,打心里厌恶,大声说道:“大胆,你还敢冒充曹老爷的人,曹老爷家有你这样的人?曹老爷要求百姓睦邻友好,你却故意抬高宅基地,与邻为壑,还打架把人打伤,分明是给老爷抺黑,本不想重罚你,但看你如此不上路,不教训教训你不会长记性。罚款一千钱,重打五十棍。”  “我真是的。”曹无伤依然坚持说。  “他还嘴硬,弟兄们,打!”刘邦喝道。  一帮弟兄上去把曹无伤按下痛打一顿。  事后刘邦向县令提起这事,这曹无伤还真是县令家才雇的一个打杂的,刘邦心里一笑,马上赔礼道:“恕下人有眼无珠。”  县令反说:“没什么,打得好,没想到这么一个人也打着我的旗号胡作非为,该教训教训他。”  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县城的人都称赞刘邦铁面无私,连县太爷的人也敢打,一些平常说话办事不讲究的人也轻易不敢生事了。只是自此刘邦和曹无伤结下仇恨,以后有几次差点被曹无伤害了。  刘邦当亭长的几年,自从那次被县令狠训一顿之后,日日不敢懈怠。大概是第三年的冬天,在泗水河上摆渡的何老大一日向刘邦的巡班汇报说:“近日有两只船在河上出没,鬼鬼祟祟的,会不会是强盗又要来了?”  巡班一听很警觉,马上汇报给刘邦。刘邦觉得很有可能,立即召来卢绾、灌婴、王陵、樊哙等几个人商量,定下伏击之计。  沛县老百姓多年来被泗水河里的强盗害苦了,提起来强盗两个字就既恨又怕。刘邦让他的弟兄每人又联络两三个青壮年一起参加伏击,共组成了六七十人的队伍。  刘邦率队一连等了两天晚上,没有发现动静。到了第三天半夜,果然有七八条船偷偷摇了过来。刘邦的人先不去惊动他们,等大多数人上了岸,走进城里,伏击的人把留在船上的人一齐捉了,并把船全部拉得远远的。过了半个时辰,那些进城抢劫的强盗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刘邦率众迅速把他们包围起来。那些强盗也都是武功高强的人,无奈这边人多势众,船又被拉走,这伙强盗想跑跑不掉,有的跑出不远又被追了回来,两边一直打到快天明。可怜十八个盗贼,为害沛县多年,被刘邦一网打尽。  天明刘邦把这伙强盗全部押到县衙,县令喜出望外。经过这样几件事,曹德对刘邦越来越信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