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毛泽东的窑洞  毛泽东大口地吸着纸烟,蹙着眉头在缓缓踱步。  张闻天严肃地捧读一份电文:“岂有此理!我提议: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公布俄界会议的决定,严厉处分张国焘!”  毛泽东:“处分张国焘容易,可他手下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党的干部,以及几万名红军指战员。”  张闻天气愤地:“你看他来电的行文,完全是以君临天下的口气,还无端地指责中央。”  毛泽东:“不要忘了他这封电文是拍发给张浩同志的,落款是党中央。也就是说,他以党中央的名义向张浩同志一一实质上是向共产国际告我们的状!”  张闻天:“我们必须向共产国际戳穿他的反党面目!”  毛泽东:“虽说我们有了和共产国际联系的密码,可我们还没有大功率的发电机,暂时还与共产国际联系不上啊!”  张闻天:“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毛泽东:“我们可否请张浩同志来做这篇文章呢?”  张闻天:“张浩同志说,共产国际没有授权给他。”  毛泽东:“这只是个形式问题!”  张闻天:“对!在共运史中,也不乏有事后追认的决定。”  周恩来高兴地走进一看:“这气筑太沉闷了吧?”  洛甫叹了口气:“活跃不起来哟!”  毛泽东一看周恩来的样子:“下边,请恩来同志用他那满面春风,扫去我和洛甫的一脸阴霾。”  周恩来:“彭德怀同志来电说,高福源见到了张少帅!……”  洛川王以哲的指挥部  高福源身着红军衣服,有些焦急地看着门口。  随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身着戎装的张学良在王以哲的陪同下走进,他严厉地盯着高福源。  高福源行军礼:“报告张副司令!高福源回来了,有万分重要的大事向您禀报。”  张学良猝然大怒:“高福源,你好大的胆!打了败仗,当了俘虏,还有脸回来见我吗?你还记得当年对我效忠的誓词吗?”  高福源:“记得!不成功,则成仁,如果怕死通敌,枪毙!”  张学良把手一挥:“来人!把高福源拉下去枪毙!!”  高福源蓦然大笑。  王以哲:“离福源!你为何大声作笑?”  叠印字幕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  高福源:“我笑自己报国无门!”  王以哲:“你难道就不怕死吗?”  高福源:“怕死?我就留在红军那边打日本了!怕死?我就不回来向张副司令剖白我的忠心了!”  王以哲:“副司令,就让福源把心里的话都讲出来吧?”  张学良往太师椅上一坐:“讲!”  高福源:“副司令!我是您一手栽培的,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一切。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如何做才是报答副司令的栽培之恩呢?是做溜须拍马的小人呢,还是当披肝沥胆敢向副司令说真心话的部属呢?我决定当后者!”  王以哲边听边侧目一看:  特写:张学良渐渐合上了双眼。  高福源:“副司令!你还记得我们是东北人吗?你还没有忘记老帅是死在日本人的手里吧?我们东北军为什么远离白山黑水,来到了这黄土高原?这里有我们的死敌日本军队吗?这里有我们东北的三千万父老乡亲吗?没有!一切都没有!”他边说边哭了起来,且哭得是那样的伤心。  王以哲满含激愤的泪水侧目一看:  特写:张学良微闭的双眼渐渐溢出了两行泪水。  高福源嚎啕着:“副司令!您这样走下去,三千万东北父老乡亲会伤心的,二十万东北军也会失去军心!结果,副司令就会被后人骂作于国不忠、于家不孝的罪人啊!……”  张学良渐渐睁开泪眼,缓缓起身,走到高福源身边,深情地说:“福源,你变了,你的心真的变红了……”  高福源:“人家红军说的在理,我能不变吗?”  张学良搬来一把椅子:“坐下,我们好好地谈。”  瓦窑鑼毛泽东的窑洞  周恩来:“高福源不虚此行,以他赤诚的爱国之情感动了张学良。接着,他又肩负着张学良希望和红军代表直接面谈的使命回到了洛川,仍旧住在彭德怀同志的窑洞里。”  毛泽东:“高福源此行功德无量,永载史册!”  张闻天:“老毛,你看派谁去和这位张少帅谈判好呢?”  毛泽东:“地位低了,对张学良不礼貌,不利于谈判;选派中央主要负责人前往,似还不到火候。老彭的意见呢?”  周恩来:“开始,他们想派和东北军有关系的周桓同志;后来,他们又认为李克农同志比较合适。”  毛泽东:“我看就派李克农同志吧,他是我们中央的联络局局长嘛!”  张闻天:“我也同意。不过,谈判方针要等中央通知。”  毛泽东:“看来,我们有可能靠克农同志演出一场单刀赴会,即可为东征免除来自南面后患的好戏。”  周恩来:“为解决来自北面的威胁,新组建的红二十八军军长刘志丹已经率部北征。”  毛泽东:“很好!我看是到了召开政治局会议,专门研究东征的时候了。”  瓦窑堡中央政治局会议室  毛泽东:“我们为什么要东征呢?这是为国内革命形势的发展所决定的。今年,我们的基本任务一是巩固和扩大苏区,再是打通和苏联的关系。同时,我们还必须把国内战争与民族战争联系起来,在全国要扩大抗日力量和主力红军。为此,我们的基本作战方针是稳扎稳打,背靠苏区建立根据地,争得来往渡黄河的自由。另外,山西的发展对陕北会有极大的帮助,我们必须下大气力到山西去发展。”  周恩来:“为了取得东征完全的胜利,我们不仅要统一认识东征的意义,而且还要做好各种物质方面的准备。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央政治局做了必要的分工。下边,请洛甫同志宣布中央有关组织分工的决定!”  张闻天:“在宣布名单之前,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建议:张浩同志参加中央政治局的工作。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  张闻天:“通过!”  博古:“鉴于彭德怀同志在红军中的地位,我提议彭德怀同志也参加中央政怡局的工作。”  张闻天:“对于博古同志的提议有反对意见吗?”  “没有!”  张闻天:“通过!下边,我宣布:在红军东征期间,中央政治局随军行动,陕北组织中央局;毛泽东、张闻天、彭德怀、张浩、何凯丰随红军主力行动;周恩来、博古、邓发组成中央局,周恩来任书记,主持后方工作,王稼祥同志病愈后可参加会议。同志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了!”  张闻天:“泽东同志!就要东征了,你还有什么想法,就对同志们讲一讲吧!”  毛泽东:“我们就要东渡黄河,东征山西了!有哪些准备工作需要做呢?一是为了做到师出有名,由我和洛甫同志起草一篇讨阎檄文,战端一开,通电全国;再是做好东北军和第十七路军的工作,首要任务是做好克农同志与张学良的秘密会谈,由恩来同志具体负责;三是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如统一思想、粮草先行等。一句话,只要上述运筹帷幄的工作做扎实了,我们的东征就一定能决胜千里之外!”  瓦窑煲毛泽东的窑洞  毛泽东坐在桌前,有些亢奋地捧读一篇文稿。  贺子珍蹲在地上,向炭火盆中加炭,用力吹了几口,炭火发出一闪一闪的火焰,旋即端起火盆,小心地放在桌下。  周恩来悄然走进,看见贺子珍放好炭火盆,轻轻站起。  毛泽东把手中的文稿往桌上一摔,得意地自语:“好!这颗精神炮弹一定会在全国人民的心中开花。”  周恩来:“主席,又制造了一颗什么样的精神炮弹啊?”  毛泽东拿起桌上的文稿:“为东征讨阎而作:《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东进抗日及讨伐卖国賊阎锡山的命令》,是依我、你和老彭的身份写的。”  周恩来接过文稿阅毕:“的确是一顆很有分量的精神炮弹!不过,打出这顆精神炮弹的时机要很好地选择一下。”  毛泽东:“我个人的意见,是在发起东渡黄河的前夕。恩来,克农同志那边有消息吗?”  周恩来:“他来电说,收到了主席为和张学良谈判起草的电文,今天晚上他将依据电文的精神和张学良谈判。”  毛泽东近似自语地:“祈愿克农同志打破坚冰……”  洛川六十七军军部大院  空荡的庭院中只有几只灯笼,隐约可见持枪站岗的哨兵。  有顷,一辆黑色轿车驶入,戛然停在庭院的中央。  前车门打开,潭海迅速跳到地上,麻利地打开轿车的后车门,伸出右手放在车门上方。  王以哲俯身步出轿车,恭敬地驻足一旁。  富商打扮的张学良走出轿车,巡视了一下环境。  王以哲:“副总司令,您刚刚从太原飞抵洛川,一路鞍马劳顿,还是先到临时下榻处休息吧!”  张学良:“不!先去看看红军代表。头一次和人家谈判,就让客人等了好几天,实在是有失常礼。”  会客室  李克农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在观看手中的盖碗茶碗。  室外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李克农倾听片时,急忙起身,向门口走去。  王以哲指着业已走出屋门的李克农,热情地介绍:“副总司令!这位就是红军的代表李克农先生。”  张学良快走一步,伸出右手,紧紧握住李克农的手。  特写:两只紧紧相握的手。  张学良:“李先生,实在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李克农:“张将军!听王军长说,昨天你还在太原,今天就飞到了洛川,真是辛苦得很哪!”  张学良:“说句见笑的话,我经常是辛苦的不是地方!”  李克农:“失败是成功之母嘛!”他指着张学良那身富商打扮,风趣地说,“若不是王军长介绍,我真的会以为张将军是位阔商人呢!请问,你是何时解甲从商的呢?”  张学良看了看自己的打扮,笑呵呵地:“李先生,我这个生意人非同一般,脚大手也大,专搞趸销,不是零售!”  李克农也凑趣地说道:“我们的胃口也大着呢!只要是打日本的买卖,不管是趸销,还是零售,我们全都做!”  王以哲高兴地:“好!一个想买,一个想卖,我看这笔大买卖是一定能做成的。”  张学良伸出右手:“请!”  瓦窑堡毛泽东窑洞的门前  阴云低垂,漫天飞舞着雪花。  毛泽东望雪兴叹:“丰年好大雪啊!”  周恩来冒雪走进庭院:“主席,克农同志给我们带来了丰收的消息。”  毛泽东兴奋地:“快说说有囑些丰收的成果!”  周恩来取出一份电文:“你自己看吧!这是克农同志发来的电报,应当说此行成果颇丰。”  毛泽东边看边小声地念道:“张学良表示愿意为成立国防政府奔走,东北军中同情中共抗日主张者不乏其人,对‘剿共’态度消沉,愿意目前各守原防,恢复通商。”他挥舞着电文,“对中国革命而言,也应了瑞雪兆丰年的吉言了!”  周恩来:“据汪锋同志报告,杨虎城的工作也大有进展。自从王世英同志奉命到了西安,应该说有了实质性的突破。”  毛泽东:“很好!恩来,一旦东征的枪声打响,张学良和杨虎城会顶着蒋某人的压力作壁上观吗?我们能不能让他们做到明骂暗帮忙呢?”  周恩来沉重地:“说不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只能做到尽人事而听天命!”  毛泽东:“我是相信人定胜天的!换句话说,恩来同志是一定能战胜天命的。”  周恩来:“我尽力而为之!”  毛泽东沉吟有顷:“为了表示我方的友好,我想可以利用红一军团准备东征换防的机会,通知王以哲军长,我们不仅在甘泉撤围,而且还归还被俘的东北军官兵。”  周恩来:“我同意!”  这时,窑洞中传来电话铃声以及贺子珍接电话的声音。  周恩来:“快进屋去接电话吧!”  毛泽东:不急,让她代我接,我们继续谈!”  贺子珍走出窑洞门口:“你们要谈啊,也得和洛甫他们一块谈了!”  瓦窑僅筒易的会议室  张闻天严肃地:“方才,我宣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决定》草案,在付诸表决之前,同志们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说。”  博古:“张国焘成立第二中央的性质是严重的,其行为无异于自绝于党,自绝于中国革命!我同意这一决定。”  凯丰:“全党应该坚决执行这一决定!另外,我还建议:党中央除电令张国焘立即取消他的一切‘中央’,放弃一切反党的倾向外,还应当公布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在俄界的决议。”  “赞成!”与会的同志相继说道。  张闻天:“还有其他的意见吗?”  张浩:“有!为了继续挽救张国焘同志,我经过严肃的考虑,决定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致电张国焘:一、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二、命令他取消‘中央’,成立西南局代表团;三、与中央的原则争论可提交共产国际讨论解决。”  毛泽东:“功莫大焉!党和红军团结有望了。”张闻天:“下边,同意该决定的请举手。”  与会者全体举手。  瓦窑堡外  一支穿着百姓衣服的队伍站在大道旁边。  张闻天、周恩来、博古、何凯丰、张浩等大步走来。  张浩:“下边,请周副主席讲话!”  这支穿着百姓衣服的特殊队伍热烈鼓掌。  周恩来:“同志们!你们就要随毛主席东征上前线去了。现在,中央领导同志前来为你们送行,预祝你们取得东征的胜利!”  这支穿着百姓衣服的特殊队伍再次热烈鼓掌。  周恩来:“同志们!你们是一支特殊的队伍,肩负着保卫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重任。为了工作的需要,你们穿上了老百姓的衣服,扮成一支过黄河去山西采购的商队。请问:你们的老板是谁啊?”  “毛主席!”全体答说。  周恩来:“对!但是从现在起,谁都不准再叫毛主席。请问:你们都记得叫什么吗?”  “叫老板!”全体答说。  周恩来:“对!你们叫贺子珍同志呢?”  “老板娘!”全体答说。  张闻天转身向着大道一指:“毛老板和老板娘来了!”  全体顺着大道望去:  身着商人打扮的毛泽东、贺子珍沿着大道走来。  瞀卫员小李挑着两只箱子紧随其后走来。  周恩来玩笑地:“同志们!欢迎你们的老板和老板娘。”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着热烈鼓掌。  博古走上前来,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语意双关地:“毛老板!这趟买卖可不好做啊!”  毛泽东:“希望你多提醒,让我少做一些赔本的生意。”  张闻天走过来,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来。我也要提个醒:子珍这位老板娘身体不好,行军途中可不要摆老板的架子哟!”  毛泽东:“我早就想好了,你和刘英同志一到前线,我就把子珍交给你们!”  周恩来走过来,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主席,行前还有什么叮嘱的吗?”  毛泽东取出一沓文稿:“这是我连夜赶写的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你看后以我、你以及红军高级将领的名义发布。”  周恩来接过文稿:“好,交由我办吧!”  毛泽东:“一句话,我最放心不下的事全都交给你了!可是每当我想到东征的战事,我总是又想到你。”  周恩来:“只要主席一个电令,我立即赶到前线,协助你指挥东征战役。”  张闻天:“千里搭帐篷,没有不散的宴席。毛老板,请上路吧!”  毛泽东拱抱双手:“同志们,我希望东征这趟买卖多赚一些。到时,不仅能带回吃的、穿的和用的,而且还要来个增人添枪!”他说罢转过身来,大声地:“同志们!上路!一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