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东征前线指挥部  这是一座三孔相联的石头窑洞:中间这孔窑洞有一张八仙桌,上边铺着一张简易的军事地图,四周有几把椅子。  窑洞外边传来时断时续的枪炮声;两边的窑洞中传出嘀嘀嗒嗒的收发报机的响声,时有参谋拿着电文进进出出。  彭德怀指着地图:“东渡黄河做到了初战必胜!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我们相继取得了篷门、关上两次大捷,以伤亡三百余指战员的代价,歼灭或击溃晋绥军五个团,俘敌一千二百余人的胜利。同时,我们还攻占了石楼、中阳、孝义、隰阳交界的广大地区。应当说,我们初步有了一个立足点。”  毛泽东:“初战必胜是在所料中事,因为阎锡山在黄河东岸是有防无备。我们如何把老彭说的这个立足点变成根据地呢?那就需要我们必须打垮阎锡山的晋绥军有计划的反扑!”  叶剑英持电文走进:“主席,博古发来急电,说是南京派出的代表到了瓦窑堡!”  毛泽东接过电文阅毕递给彭德怀,自语地:“有意思,一来就来了两位,一个叫周继吾,一个叫张子华,都是由宋庆龄先生介绍来的,又都是张学良派专机送的……”  彭德怀看罢电文:“没有蒋介石的默许,孔祥熙是不会发放委任状的!同样,张学良也不敢派专机送这两位使者来瓦窑堡的。”  叶剑英:“博古来电指出;张子华是共产党,周继吾是个牧师,自称认识周恩来等同志。叫我说啊,这位洋和尚说不定也是当年恩来特科系统的同志。”  毛泽东:“恩来已经去了刘志丹的二十八军,我们这些人猜也猜不出来。”他接过电文,“博古同志来电中的这段话很重要:‘蒋介石系统的陈果夫主张联红抗日,曾扩情主张联日反红,此外孙科、于右任、张群、冯玉祥等均主张联俄联共,并云蒋介石亦有与红军妥协反日的倾向’。”  彭徳怀:“这恰好证明了主席在瓦窑堡会议上讲的在亡国灭种的关头,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有两面性,连蒋介石集团里的人也有分化的可能是正确的!”  一位参谋手持电文走出,交给叶剑英。  叶剑英看罢递给毛泽东:“克农发来的急电,说是张学良未能如约来洛川,去南京见蒋介石了。”  毛泽东看罢电文又递给彭德怀,遂点燃一支烟,边大口地吸烟边陷入凝思。  彭德怀看罢有些焦急地:“蒋介石电召张学良一定和我们东征有关。”  毛泽东:“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一明摆着的事!”  叶剑英:“张学良会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吗?”  毛泽东:“我想聪明的张少帅,他这次是绝不会干蚀本的买卖的!”他沉吟片时,“剑英,把博古同志的电报转发给克农同志,供他参考。”  叶剑英:“是!”  毛泽东:“同时,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搞清阎锡山下一步棋打算怎么走,为我们制订新的作战部署提供依据。”  太原阁锡山绥靖公署  晋绥军第二路总指挥杨爱源站在大墙下边,指着军事地图严肃地下达命令:“为彻底粉碎共匪对我三晋大地的侵扰,阎主任特作如下军事部署:我晋绥军第六十九师三个旅为第一纵队,杨澄源任司令,由隰县地区进攻!”  杨澄源起身:“是!”坐下。  杨爱源:“我晋绥军第六十六师三个旅为第二纵队,杨效欧任司令,由介休地区经孝义向西进攻!”  杨效欧起身:“是!”坐下。  杨爱源:“我晋绥军第七十二师二个旅和第六十八师一个旅为第三纵队,李生达任司令,由汾阳地区经三泉镇西进!”  李生达起身:“是!”坐下。  杨爱源:“我晋绥军第一〇一师三个旅和第七十一师、七十二师各一个旅为第四纵队,孙楚任司令,由中阳地区向南进攻!”  孙楚起身:“是!”坐下。  在杨爱源讲解军事部署和下达命令的过程中缓缓摇出:阎锡山端坐绥靖公署主任的宝座上,以及那些正襟危坐的晋绥军将领的不同形象。  杨爱源:“阎主任,请您训示!”  阎锡山:“我再重复一遍,此次反击共匪的战役统由杨爱源将军指挥。换句话说,你们这四路大军不得各行其是,都要听从杨爱源将军的调遣!”  “是!”  阎锡山:“我为什么从北东南三面调遣你们四路大军压向兑九峪一线呢?这是因为西面是天堑黄河!我的用意是清楚的,把共匪从三晋大地上再赶回黄河以西去!”  孙楚:“万一共匪跳出我们的包围圈东出河北或南出河南呢?”  阎锡山:“我已经电请蒋委员长的中央军人晋剿共了!”  全体与会的晋绥军将领愕然。  阎锡山:“不要大惊小怪的嘛!这是做给共匪看的表面文章,堂而皇之地告诉毛泽东:东面和南面都不要去,只有乖乖地给我滚回陕北去。”  杨爱源:“说到共匪滚回陕北去,我们的阎主任还有一步绝妙的大棋呢!下边,请阎主任明示!”  全体与会将领鼓掌。  阎锡山得意而笑:“天机不可泄露……”  南京蒋介石官邸  宋美龄在打电话:“你是二姐吗?……阿哥让我告诉你,那位牧师已经乘坐张学良的专机飞抵那边。介石让我谢谢你……好,我去上海的时候一定看你。再见!”挂上电话。  蒋介石:“很好,你二姐第一次帮着我办了一件事,接通了和陕北中共的秘密联络通道。”  宋美龄:“驻典斯科的邓文仪那条线有进展吗?”  蒋介石:“有!他和中共驻共产国际的负责人王明举行了会谈。邓文仪来电说,不久,中共将派一位驻共产国际的要人回国,到时再和立夫他们协商。”  宋美龄:“立夫回国以后,他的工作有什么进展吗?”  蒋介石:“尚未和中共上层人物联系上。听说,他已经和周恩来当年的朋友谌小岑取得了联系。”  宋美龄:“要是能和周恩来联系上,国共两党的事就好办了!”  蒋介石摇擄头:“这恰好说明夫人不了解周恩来。”  侍卫走进:“报告,张学良副司令求见!”  蒋介石:“请他去军委会作战厅。”他看着有些愕然的宋美龄,“夫人,对付朱毛共匪可不能只有一手啊!”  南京军委会作战厅  蒋介石身着戎装,站在军事地图的下边,严肃地:“汉卿,你见到共匪的东征宣言了吗?”  张学良:“部属向我报告了。”  蒋介石:“你是应该知晓共匪此举的真实目的吧?”  张学良:“愿聆听委座的高见。”  蒋介石:“共匪东征,无外乎假借无知百姓要求抗日的情绪,跳出贫瘠的陕北,到物产丰富的华北壮大他们的力量。”  张学良:“那就立即电令阎百川、宋哲元,请他们同心协力,消灭企图流窜华北的共匪!”  蒋介石:“你我所见略同!我想汉卿比我更了解这位阎百川吧?他绝不会让共匪在他院中放的火越烧越大,他已经电请我派陈诚率十万精兵人晋,帮着他灭火。”  张学良:“那委座令我来南京的目的是什么呢?”  蒋介石:“阎百川说,他绝不让共匪借道去河北。结果只有一个,退守陕北。”  张学良微微地点了点头。  蒋介石:“阎百川来电还说,请你借这天賜良机,一是迅速剿灭留守陕北的共匪,再是移师黄河西岸,以逸待劳,把退守陕北的共匪主力埋葬在奔腾的黄河浪涛之中!”  张学良:“我已经明白委座的用意了!不过,委座是淸楚的,我开进陕北的东北军接连损兵折将,尚有三个师的建制不能恢复,我只能督导所部,尽全力完成委座交给的任务!”  蒋介石故作动情地:“国难出英雄,此次能否在黄河两岸剿灭共匪,我就全仰仗你了!”  东征前线指挥部  毛泽东:“方才,我们总结了东渡黄河第一阶段的情况。下边战役的重点,就是要主动地打破晋绥军有组织、有计划的反扑,为我们在吕梁山区站稳脚跟,创建新的根据地打下基础。叶参谋长,先介绍一下有关敌人的情况吧!”  叶剑英指着铺在桌面上的简易军事地图:“阎锡山面对晋绥军屡屡受挫的危局,再次召开了紧急的军事会议。他认为我红军此次东渡黄河,意在三晋建立根据地。为此,他一改拒蒋派兵入晋的政策,正式请蒋增兵山西‘剿共’。同时,他还下令抽掉晋绥军主力编为四个纵队,分别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同时向我压来,妄图在兑九峪一带与我决战。”  毛泽东认真地察看地图:“老彭,你看敌人还有几天才能到达指定的地点?”  彭德怀:“我算过了,最快也得五天。”  毛泽东:“好!有鉴于敌人和我们决战的地点选在兑九峪地区,我们可否提前埋伏在四周山林之中,打它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呢?”  彭德怀:“我也有此设想!另外,如果兑九峪地形适合隐蔽,我军又是以逸待劳,克敌制胜是有把握的。”  毛泽东:“叶参谋长!”  叶剑英:“在!”  毛泽东:“由你带领一个参谋小组,亲自到兑九峪侦察地形,为发起兑九裕伏击战制订作战方案。”  叶剑英:“是!”  彭德怀:“为确保兑九峪战役取得胜利,等叶参谋长制订出作战方案以后,再召开一次由军团首长参加的军事会议。”  这时,杨尚昆走进:“报告主席,洛甫同志他们到了!”  毛泽东:“现在什么地方?”  杨尚昆:“正在你住的窑洞里休息!”  毛泽东:“我可不能让他们休息!老彭,你留下继续关注战局的发展,,我去向洛甫他们报告有关东征的情况。”  毛泽东居住的窑洞  贺子珍边倒水边说:“自从来到这里以后,我就经常一个人呆在这座窑洞里收发战报和文件。有时空下来,我真盼着你们快些到前方来。”  张闻天:“行前我是有言在先的,老毛再忙也得关心你,不能扔下不管。”  贺子珍:“他呀,枪声一响想的就是战争,打了胜仗脑子里就剩下如何再打更大的胜仗。他哪有闲心陪我呢!”  张闻天:“这样说来,老毛他最好不要有陪你的闲心。”  刘英生气地:“你的立场变得可真叫快啊!”  张闻天笑了笑:“叫我说啊,我这种立场变得越快越好!”  刘英:“为什么?”  张闻天:“你想想看啊,老毛越没闲心关心子珍,说明东征取得的胜利就越大!”  刘英:“那谁来关心子珍呢?”  毛泽东边说边走进窑洞:“我早就说过了,交给你和洛甫同志来管!”他主动握住张闻天的手,玩笑地,“你这位明君是御驾亲征,我等末将未能远迎,吃罪不起啊!”  张闻天:“老毛就是会开玩笑!方才,尚昆同志向我作了报告,你和老彭了不起!”  毛泽东:“了不起的事还在后边呢!”他转身对贺子珍、刘英说,“下边,我和洛甫同志要做一篇大文章,请二位夫人去对面那孔窑洞……”  贺子珍生气地:“你们去吧!我和刘英需要在这孔窑洞里做一篇大文章。”  毛泽东一怔:“你们做什么大文章?”  贺子珍:“就只有你了不起?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大文章?你们在前线打了胜仗,谁来发动群众支持红军?”  张闻天打圆场地:“好!我和老毛主动让步还不行?”  对面那孔窑洞  毛泽东边走边说:“博古同志来电说,那位姓周的洋和尚认为自己出来的时间太长了,需要向孙夫人报吿陕北之行的结果,因此就不来前线了。至于孙夫人带给红军的礼品一尤其是云南白药,就托张子华同志带到前线来。”  张闻天:“我们共产党人永远不要忘记孙夫人啊!”  毛泽东:“还有一个好消息,刘长胜同志自莫斯科回来了,他不仅带来了共产国际的决议文本,而且还带来和他们联系的密码,完全印证了张浩同志的记忆是正鶉的。”  张闻天:“为了深入地赏彻共产国际的决议,加快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步伐,我提议留在瓦窑堡的政治局委员全都赶到前线来,召开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  毛泽东:“我同意!”  张闻天:“老毛,在这期间,克农同志与张学良的会谈会有大的进展吗?”  毛泽东:“我只能这样说,让马克思的在天之灵保佑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