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西安张学良官邸客室  张学良身着戎装大步走进客室。  赵一获走上前来,帮着张学良脱去戎装:“看样子,这趟南京之行不很顺心,对吧?”  张学良:“岂止是不顺心啊!他阎老西为自保的目的,让委座命令我东北军一面在陕北进剿红军,一面在黄河西岸布防,拦截东征红军的退路。”  赵一获:“你打算怎么办?”  张学良:“简单:作为中国人,谁打日本我就支持谁;作为东北军的最高长官,谁支持我打回老家去,我就和谁结盟。”  谭海手持电文走进:“报告!李杜将军自上海发来密电。”  张学良:“念!”  谭海:“朋友已经找到,速派人来迎接。”  张学良:“太好了!快去上海把这位朋友接到西安来。”  谭海:“是!副司令,您何时飞赴洛川?”  张学良看了看手表:“下午动身!”  洛川地区的公路  一辆黑色的轿车飞驰在简易的公路上。  化人轿车内:张学良、王以哲并坐在轿车后排在交谈。  张学良:“王军长,和李先生谈得怎样?”  王以哲:“还比较融洽。”他打开黑色的皮包,取出一纸公文,“谈了三天,达成了五条口头协议,请副总司令过目。”  张学良很快阅毕,满意地:“这样一来,你们六十七军和红军就相安无事了。”  王以哲:“您何时与李先生会谈?”  张学良:“今天晚上!”他思索片时又说,“李先生两次到洛川来,我两次因公事怠慢人家。今天晚上,一俟谈判结束,我要宴请这位李先生。”  洛川六十七军指挥部  张学良:“李先生和王军长达成的协议我完全赞成。毛泽东等先生写的《告东北军将士书》我也认真拜读了,完全同意贵党联合抗日的主张。但是,我对贵党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包括蒋委员长有不同意见,愿聆听李先生的赐教。”  李克农:“蒋介石的既定方针是‘攘外必先安内’。换句话说,他对日本的侵略,采取的是步步退让的政策;对我们力主抗日的红军,则是倾全力‘围剿’。结果,张将军的家乡东北三省变成了伪满洲国,华北又要变成第二个东北。请张将军想一想,我们怎能把他列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中呢?”  张学良:“我不赞成贵党的意见。因为我知道蒋委员长从未说过不抵抗日本的侵略,只是主张先安内而后攘外。我认为应当争取他,用‘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口号,取代他‘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再说,只有争取他参加联合阵线,我们才有力量打败日本侵略者。”  李克农:“如果蒋介石果真放弃反共、卖国的政策,我们当然可以改变反蒋抗日的政策。但我个人认为难!很难!”  六十七军军部厨房  一位年过半百的厨师在用心地烹调佳肴。  高福源乐呵呵地走进:“张师傅!今晚可要把看家的本事全拿出来啊。”  张师傅:“高团长,您就蹐好吧!不是吹,当年大帅在世的时候,就爱吃咱炒的这一口。”  高福源:“听说副司令也爱吃你炒的菜,是真的吗?”  张师傅:“没错!大凡副司令宴请贵客,都请我露一手。这次副司令把我打发到洛川来,是为了宴请哪方的菩萨啊?”  高福源:“这……我可闹不淸。”  张师傅:“根据我这些年的经验,越是保密的上宾,越是副司令的莫逆之交。”  高福源:“所以你炒菜的火候更是要恰到好处!”  厨房中响起一阵朗朗的笑声。  六十七军指挥部  张学良:“贵军为何突然挥师东征呢?”  李克农:“红军东征,是以实际行动向全国人民宣告:红军准备直接对日作战,收复失地,长我中华民族的志气!”  张学良:“对此,我是十分敬佩的!李先生,为了把我们的会谈推向深入,可否达成几项口头协议呢?”  李克农:“当然可以!请张将军先讲。”  张学良:“为了进一步商讨抗日救国大计,责方可否派一位全权代表,最好毛泽东和周恩来中推出一位,和我会谈。地点以肤施为宜,时间由贵军定。”  李克农:“我立即向我们中央报告。关于红军代表经新疆去苏联的事情,不知张将军可否帮忙?”  张学良:“可以!由我和新疆的盛世才交涉通道问题。”  李克农:“为了沟通双方的情报,我方可否派一名代表常驻西安?”  张学良:“可以!到时,我给以适当的名义作掩护。”  高福源走进:“报告副总司令!酒菜备好,何时开宴?”  张学良:“立即开宴!”他说罢站起,“李先生,请!”  东征前线指挥部  叶剑英指着简易的作战地图:“在我东面,有三路阎敌;在我北面,也有三路阎敌;在我南面有两路阎敌。估计有十六个团至二十个团。为此,我军应以关上、水头为枢纽,背靠石搂,集中我红一方面军最大主力,以连续战斗消灭其东面之两路或三路为基本作战方针。如南面之敌迫近水头,亦可从南面打起。”  在叶剑英的讲话声中摇出:毛泽东、彭德怀、杨尚昆、林彪、聂荣臻、徐海东、程子华等。  毛泽东:“我再讲一下重点:敌军的主力在什么方位呢?是东面和北面之李生达、孙楚所部,其方法是分路推进,而不是冒进。为此,我军应采取集中主力,连续作战,待机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具体的作战部署,由彭总下达。”  彭德怀:“红一军团第二师一部控制关上村,狙击由中阳向南进攻之敌第四纵队。”  林彪:“是!”  彭德怀:“红十五军团以一个营在隰县石口镇地区钳制由隰县城向北进攻之敌第一纵队。”  徐海东:“是!”  彭德怀:“同时,我两军团主力部队集中于兑九峪镇西南地区隐蔽待机,力求汗灭进人兑九略及其附近地区之敌第二、第三纵队。红一军团主力集结待命于兑九峪以西之郭家掌;红十五军团主力集结于兑九峪西南之大麦郊地区。”  毛泽东:“为使兑九峪之战取得胜利,我和彭总随主力部队进驻大麦郊亲自指挥。”  与会指挥员立时活跃起来。  毛泽东:“同志们!敌人战斗力虽然很弱,但向兑九峪地区集结部队的人数却很多,千万不要轻敌,要好好地打!”  彭德怀:“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  彭德怀:“散会!”  与会的指战员相继与毛泽东、彭德怀握手道别离去。  张闻天居住的窑洞  张闻天在用心审阅一份电文,高兴地自语:“好!这纸电文胜过十万精兵,老毛的后顾之忧全都化解了!”  毛泽东走进:“洛甫!是什么电文有如此大的神力?”  张闻天递上电文:“是克农同志发来的,他与这位张少帅的会谈取得了惊人的进展!”  毛泽东看后点了点头:“洛甫所言不为之过,我不仅打消了东征的后顾之忧,而且还预感到将会有新的局面出现。”  张闻天:“为了未来这步大棋走活,我建议请克农同志赶来东征前线,向中央报告他与张学良会谈的详细情况。”  毛泽东:“我同意!刘英和子珍她们去什么地方了?”  张闻天:“带领宣传队进山减话去了!”  毛泽东:“天气这样冷,老百姓又不了解红军,全都跑进山里躲起来了,时间一长,会冻死在山里的!”  张闻天:“她们这几天的工作很有成效,村里的老百姓多数都回村睡到热乎炕上了。同时,她们还交了不少农民朋友。”  毛泽东:“昨天晚上子珍对我说,这里的老百姓太穷了,一家人就一条破棉被,老大的姑娘没有衣服穿。我听后立即把一件棉背心找出来,请子珍送给穷得没棉衣穿的老百姓。”  张闻天:“这事子珍对我讲了。从话音我听得出,她同意你的做法,可又怕你在前线指挥打仗冻坏身体。”  毛泽东感叹地:“咳!这就是两口子啊……”  山村广场  刘英站在一张桌前大声说:“老乡们!红军和阎锡山的白军是不一样的,是为穷人打天下的。我们为什么要到你们这里来呢?就是为了抗日救国,打倒地主老财,让你们当家作主,过上人一样的日子!下边,请贺子珍同志给大家讲话!”  在刘英的讲话声中缓缓摇出几十个年龄不等的老百姓站在广场中,一个个冷得缩着脖、抄着手。  木桌旁边放着摆得整整齐齐的旧军装。  贺子珍:“老乡们!我们红军很穷,没有多余的东西。但是当看到你们比我们还穷的时候,大家主动捐出了一些衣服,要我们分给大家。俗话说得好:千里送鹅毛一一礼轻情意重,这是我们红军的一点心意,请大家排好队领衣服!”  刘英、贺子珍等红军宣传队员拿起一件又一件旧军装,双手交到衣难遮体的老百姓手中。  有顷,贺子珍拿起一件比较新的棉背心在手里掂了括,阵异样的佾感打心底涌起。  刘英小声地:“我看还是留给他吧?”  这时,一双老年的手伸到了贺子珍面前。  贺子珍抬头一看:  特写: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农伸着双手站在桌前。  贺子珍把心一横:“不,是他自愿捐的。”双手把这件棉背心交到老农的手里。  老农问道:“红军婆姨,是谁自愿捐给我的?”  刘英一怔:“是她的丈夫!”  老农自语地:“丈夫?……”  刘英:“用你们的话说,是她的男人!”  老农:“红军婆姨,这件衣服我不要了!”  贺子珍:“为什么?”  老农:“等你的男人冷了再向你要咋办呢?”  贺子珍:“是他让我捐的,不会再向我要的!”  老农:“你的男人好,想着像俺这样的人!”转身走去。  山村街道  刘英、贺子珍等红军宣传队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走在大街上。  街道两边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好奇地看着,有的还在模仿。  那位老农捧着用土布手巾包的一只鸡走到贺子珍面前:“红军婆姨,请把这只熏鸡收下吧,给你好心的男人吃。”  贺子珍愕然一怔:“老乡,你们家这样穷,怎么还买得起熏鸡呢?”  老农:“俺哪有闲钱买熏鸡呢!前几天,听说你们要来杀人放火,我就把家里的这只下蛋的鸡杀了,熏好藏在地窖里,等你们走了以后我再回家来吃!”  贺子珍摆摆手:“这样的熏鸡我可不能要!”  老农:“不!我一定要给你男人吃。”  贺子珍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银毫子,“刘英,你还有吗?”  刘英摇了摇头。  贺子珍接过熏鸡:“老乡,我就有这点钱了……”  老农:“这钱,我不要!”  刘英:“你不知道,她男人给红军订了一条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她白要你的熏鸡,那可真的要挨她男人的骂了!”  老农:“真是一个正派的男人啊!”遂收下钱。  张闻天的窑洞  毛泽东:“就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了,你要准备一个纲领式的发言,对统一全党、全军的思想是必须的。”  张闻天:“你也要准备一个发言,对未来红军的发展以及和东北军、西北军的关系都要在会上讲一讲。”  毛泽东:“我是要讲的!但是,我首先是要赶到前线,指挥打胜兑九峪这一仗。”  张闻天:“是啊!只有在兑九峪打败了阎锡山的晋绥军,我们才能安稳地在石楼地区召开这个重要的会议。”  这时,贺子珍双手捧着熏鸡和刘英高兴地走进窑洞。  张闻天:“你又要上前线了,那子珍呢?”  毛泽东:“我们有言在先,交给你和刘英。”  贺子珍一惊:“为什么?”  毛泽东:“这次战斗将会打得很苦,非战斗人员一律都不准去前线。”  贺子珍不高兴地:“好!我不给你当累赘,留下做群众工作。”她看着手里的熏鸡,“这是我用伙食尾子买的你最爱吃的熏鸡,带着上前线吧!”  毛泽东双手接过熏鸡,馋得口水就要流出来了,他凝思片刻,干脆地:“这只熏鸡太瘦,还是你自己留下吃吧!”  刘英生气地:“你不要忘了自己是个穷老板,鸡再瘦,也是子珍这个老板娘的一片心啊!”  毛泽东:“我淸楚!方才,我看着这只瘦瘦的熏鸡,想起了曹操鸡肋传令的賊典。我不想带着它指挥兑九峪战斗。”  贺子珍和刘英有些生气地看着毛泽东手里的鸡。  张闻天从毛泽东手中接过熏鸡:“你们俩啊,连老毛借口鸡肋传令不吉利,把这只熏鸡留给子珍吃都看不出来?”  贺子珍恍然醒悟:“那……咱们就留下一块吃!”  窑洞里生出一阵惬意的笑声。  吕梁山小路  红军快步行进在山道上。  毛泽东穿着棉大衣,戴着棉帽,拄着一根木棍,与彭德怀又说又笑地快步走在蛇行山道中。  郭家掌防区  林彪、聂荣臻等巡视严阵以待的红一军团阵地。  大麦郊防区  徐海东、程子华站在制高点处,拿着望远镜俯视山谷。  特写:一队晋绥军大摇大摆地走在山谷中。  大麦郊前方指挥部  这是一座背靠着山坡建的临时指挥部,内有指挥作战用的电话、电台等。  叶剑英:“晋绥军第二纵队由孝义向大麦郊、水头镇方向推进,其主力已经进入兑九峪地区,一部前伸至阳泉曲附近;第三纵队由汾阳、三泉镇进至兑九峪西北之下堡镇一带,准备次日拂晓配合第二纵队向我发起进攻。”  彭德怀:“我军主力是否准时进入阵地?”  叶剑英:“就等首长下达攻击命令了!”  毛泽东:“好!明天凌晨,我红一军团主力进到兑九峪西北之张家庄一带,我红十五军团主力进到阳泉曲、兑九峪以南之仲家山、孟家庄地区,对兑九峪之敌构成三面包围态势。叶参谋长,明天淸晨七时,我两军团主力同时发起攻击!”  兑九峪战场  在激战的炮火声中传出深沉的画外音,同时叠印出相应的战斗画面:  “兑九峪战斗打响之后,担任正面主攻的红一师和右翼红十五军团主力迅速击溃敌人第一线部队,由于地形不利以及敌人火力猛烈,一时无法发起攻击,与敌人形成对峙;我红一军团主力发起攻击后给敌以重创,迅速突进到兑九峪西北约五公里处的原家庄、黄文村一带,不意受到敌第三纵队一部的狙击,我方进展缓慢。从此,敌我双方展开了猛烈的激战……”  太原绥靖公署  阎锡山拿着电话大发雷霆:“杨爱源你再说一遍,究竟是我们向共匪发起进击,还是共匪突袭了我们?”  远方现出杨爱源打电话的画面:“报告主任,的确是共匪在兑九峪地区突袭了我们!”  阎锡山:“一定要顶住!告诉他们,我立即派驻太原的王靖国所部两个团火速增援!”  杨爱源:“恐怕远水救不了近火,他们很难坚持到您增派的援军赶到!”  阎锡山:“剩下一个人也要坚持!告诉他们,我马上命令飞机起飞,在兑九峪上空助阵!”  杨爱源:“是!”挂上电话,远方画面消失。  阎锡山用力挂上电话,自语大骂:“他娘的!难道共匪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万一我的部队不是共匪的对手呢?……”他又拿起电话,“喂,喂!再给我接通杨爱源!”  远方现出杨爱源打电话的画面:“我是杨爱源!”  阎锡山:“你下达我的作战命令了吗?”  杨爱源:“放下您的电话就下达了!”  阎锡山:“你心里要有个数,不要把多年的家底拼光了!实在顶不住,你就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  杨爱源:“请放心,主任的用意我全都懂了!”  阎锡山:“方才我接到老蒋的命令,他的爱将陈诚率十万中央军就要开进三晋大地了!”  杨爱源:“好!我会留下足够的人枪再对付中央军!”  在激战的枪炮声中送出深沉的画外音,同时叠印出有关兑九峪战场激战的画面:  “兑九峪战斗打得十分惨烈,在毛泽东和彭德怀的指挥下,由林彪指挥的第一师、第四师和第七十五师两个团乘胜东进,进至汾阳附近的南北马庄;由聂荣臻率领的第二师等部向北迫退敌第四纵队;由程子华率领的第十五军团主力控制于水关、大麦郊以南,迫退敌第一纵队。阎锡山组织的晋绥军第一次反击终于以失敗而告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