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大麦郊总指挥部  指挥部外传来零星的枪声;指挥部内传出嘀嘀嗒嗒的发报声。叶剣英指着军事地图:“晋绥军失敗之后,第二、第三纵队退至孝义、汾阳及其附近地区,第一纵队一部退至腸县、一部退至临汾;第四纵队主力仍驻柳林、离石、中阳,一部在关上村附近,准备再次与我在兑九裕一带决战!”  毛泽东:“这是料中事!叶参谋长,陈诚率领的中央军推进到什么方位?”  叶剑英:“第二十五师已经从风陵渡北渡黄河,沿同蒲路进抵灵石;第三十二军主力沿正太路向平遥、介休开进;第十三军等部正准备从晋东南和风陵渡向侯马地区开进;其他中央军还在调运之中。”  彭德怀表情肃穆地:“形势严竣啊!一旦中央军与晋绥军形成合围态势,我们就只有退回陕北一途了!”  毛泽东沉吟片刻,微然摇头不语。  彭德怀:“时下的敌我态势,与当年在中央苏区粉碎敌人的第二次‘围剿’有些相似。”  叶剑英:“我也想起了主席的两句名词:横扫千军如卷席,为营步步嗟何及!”  毛泽东:“为打破敌人步步为营的构想,我们必须主动打到外线去,给他来个横扫千军如卷席。如果我们只走这样一步棋,费神费力打出的这点地盘就得丢掉。莫说中央政治局开会没有了会场,就说我们再回陕北也没有了通道!”  彭德怀深沉地点了点头。  毛泽东:“为此,我决定与老彭留在大麦郊唱一出《空城计》,剑英同志留下演常山赵子龙,但你的任务不是等司马氏回杀西城的时候截击魏军……”  彭德怀:“而是带着小股部队主动出击,利用游击战术,把敌人的主力吸引在兑九裕一带,掩护我红军主力秘密打到外线去。”  毛泽东:“等我两大主力军团完成‘七百里驱十五日’,开始演出‘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时候,你再像当年赵子龙那样欢送魏军。这样,中央政治局会议也就可以在石楼地区安全地召开了!”  大麦郊军事会议场地  远天的夜空偶尔传来几声枪响以及狗的叫声。  毛泽东站在桌前,大声说道:“为了粉碎蒋、阎军队的反击,我红军主力决定兵分三路:以红一军团和第八十一师组成第一路军,也可以叫右路军,由大麦郊地区出发向霍县出击,而后沿汾河和同蒲铁路南下作战,并相机向晋东南发展;以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第七十五师主力及军团直属队为第二路军,也叫左路军,向灵石佯攻,北上进逼太原向晋西北行动,掩护右路军南下;以总部特务团、骑兵团、红十五军团有关部队组成第三路军,也叫中路军,统由叶剑英参谋长指挥。我和彭总随中路军行动,具体作战任务伺机而定。”  彭徳怀:“同志们!为了实施这步带有战略性的大棋,总部要求你们,一切军事行动必须听从命令,再是要严格保密纪律。你们还有要问的问题吗?”  “没有了!”  彭德怀:“林彪和徐海东同志留下,其他同志散会!”  与会者起立,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林彪、徐海东走到桌前,向毛泽东、彭德怀行军礼。  毛泽东:“老彭,你是司令,就由你给他二人下达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吧!”  彭德怀:“我有言在先,这次由你下达作战命令!”  毛泽东:“为了完成整体的战役计划,你们一定要走好第一步棋,用军事术语说叫声北击南:首先,由徐海东同志率领左路军向灵石发起佯攻,把敌人主力吸引到北面来,掩护林彪率领的右路军悄然南下,打到外线去,直至向霍县发起攻击。清楚了吗?”  “清楚了!”林彪和徐海东同时答说。  彭德怀:“为完成这次战役计划,徐海东同志的左路军在进攻灵石的时候要打得有声有色;林彪同志的右路军要神不知、鬼不晓地南下,以从天而降的态势向霍县发起猛攻!”  “是!”林彪和徐海东同时答说。  毛泽东紧紧握住徐海东的手:“海东同志,你们左路军佯攻灵石的战斗要打得狠,打得阎锡山睡不着觉!”  离石城郊  激战的枪炮声震得大地颤抖,硝烟弥漫在离石的上空。  徐海东、程子华站在阵地前沿的指挥部里,每人拿着一架望远镜观察战情。  参谋:“报告!守卫离石的敌人从梦中被我炮火惊醒,吓得连军服都来不及穿,就拖着枪,举着白旗投降了!”  徐海东:“传达命令,加大火力,继续攻击离石的守敌!”  太原绥靖公署  阎锡山穿着睡衣,边骂边从内室走出:“他娘的,连个回笼觉都不让睡,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爱源:“阎主任!共匪突然挥师北指,离石危在旦夕。”  阎锡山:“什么,共匪又突然挥师北指?”  杨爱源:“对,对!”  阎锡山自语:“这就他娘的奇了怪了,我的反击部队尚未到指定地点,他们就又突然挥师北上?……”  杨爱源嗫嚅不语。  阎锡山:“爱源,是共匪主力呢还是小股袭扰?”  杨爱源:“据离石的报告说,从攻城的火力看,绝不是小股共匪所为。”  阎锡山:“他们攻击离石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跳出我晋绥军的包围圈吗?”  杨爱源:“据来自离石的报告,说共匪对守城弟兄公开喊话说,缴枪不杀,不要阻挡我们北取太原!”  阁锡山沉思有顷:“传我的命令,急调开往兑九峪的军队,务必把共匪挡在离石以南!”  晋西山野大道  晋绥军浩浩荡荡向着北方急行军。  吕梁山地小路  林彪、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主力悄然向南行进在山道上。  大麦郊总指挥部  远方传来激战的枪声以及山中雄鸡报晓的鸣叫。  毛泽东若无其事地漫步在山林之中,偶尔停下脚步作几下深呼吸。  彭德怀走到近前:“老毛,敌人果真中计,被我们牵着鼻子向北增援,预计敌人的先头部队明天开到离石。”  毛泽东:“林彪率领的右路军距离霍县还有多远?”  彭德怀:“今天初夜即可对霍县构成包围态势。”  毛泽东:“立即电告徐海东同志,今夜左路军停止进攻,撤到安全的地方进行休整、待命;同时电令林彪同志,右路军于明展向霍县发起攻击。”  离石远郊  徐海东、程子华率左路军快步行进在夜色的大道上。  霍县城郊  林彪站在树林中的隐蔽处,用望远镜眺望晨嗛中的城郭。g荣臻伸出右手看着手表。特写:时针业已指向六时,秒针就要与分针重叠在一起。  聂荣臻:“时间到了,下达进攻命令吧!”  林彪严肃地点了点头:“进攻霍县的战斗现在开始!”  随着林彪的声音一落,晨空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枪炮声。同时,霍县的上空升起一团团硝烟。  太原绥靖公署,阁锡山的卧室  红木茶几上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  阎锡山熟睡在床上,被电话铃声吵醒,他拿起话筒没有好气地:“喂!你是谁啊?”  远方出现杨爱源打电话的画面:“阎主任,我是杨爱源!”  阎锡山惊得跳下床来:“你…这个丧门星,又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向我报告?”  杨爱源胆怯地:“离……石的共匪突然消失了……”  阎锡山:“那也用不着天刚亮就打电话啊!”  杨爱源:“可、可……快着说!”  杨爱源:“可共匪今晨又向霍县发起攻击!”  阎锡山:“胡扯!离石距霍县有好几百里,共匪怎能一夜之间就飞过去?”  杨爱源:“是真的啊!霍县失守在即,请阎主任定夺!”  阎锡山:“攻击霍县的共匪是从哪儿来的?”  杨爱源:“不淸楚。”  阎锡山:“撤围离石的共匪又去向何处?”  杨爱源:“不……清楚。”  阎锡山震怒地:“你到底清楚什么?”  杨爱源:“我淸楚……北上部队已经到达指定位置!”  阎锡山:“一群饭桶!”啪的一声,再次挂上电话。  大麦郊总指挥部  毛泽东边在山林中散步边说:“老彭,霍县就要失守了,阎老西怎么还没有动静?”  彭德怀边走边说:“他呀,是中国近代有名的善工心术的政客,也是出了名的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老狐狸,在他连失几招之后,他宁可坐失霍县,也不再匆匆调兵南下增援。”  毛泽东:“看来,我们应该走第二步棋了!”  彭德怀点了点头:“给剑英同志下达作战的命令吧!”  毛泽东点了点头:“更重要的是,电令林彪在夺取霍县之后,乘晋南空虚之际迅速南下,相机夺取赵城、洪洞、临汾,并向曲沃、闻喜、运城前进!”  彭德怀:“同时,再命令徐海东亲率左路军挥师北上,包围交城,威胁晋祠,让阎锡山亲耳听到我们的枪炮声。”  毛泽东:“一定要电告程子华:任何人不准向晋祠打一枪,谁破坏了这千年文物,我是一定要军法论处的!”  太原绥靖公署作战室  阎锡山身着戎装,闭目坐在太师椅上。  杨爱源站在作战地图下边,一边看战情通报,一边移动地图上的不同标记。  有顷,参谋将一份电报交到杨爱源的手里。  杨爱源阅罢电文吓得有点不知可否。  突然,远方隐隐传来一声炮响。  阎锡山惊得站起:“是我们的炮声还是共匪的炮声?”  杨爱源出示手中的电文:“说不淸楚!”  阎锡山生气地:“你能说淸什么?”  杨爱源:“我能说淸这是敌我在晋祠一带交战的炮声。”  阎锡山焦急地:“这样说来,共匪不是已经打到家南门了吗?传我的命令,进攻兑九裕一线的部队全都回援太原!”  大麦郊总指挥部前  毛泽东站在指挥部前,边听隆隆的炮声边大口地吸烟。  警卫员小李:“主席,我求您了行不行?快回指挥部吧!”  毛泽东:“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了,就听你的。”  小李:“您说吧!不过,答不对,您也得听我的。”  毛泽东:。大白天,敌人为什么乱丢这样多的炮弹?”  小李:“阎老西有的是炮弹,想丢咱管得着吗?”  毛泽东:“当然管得着!你再想想看,敌人这次丢炮弹是为了进攻,还是为了逃跑?”他说罢取下棉帽掸了掸上面的尘土,复又戴在头上。  小李想了想:“我听子珍大姐说,当年在井冈山的时候,敌人逃跑前打了一通炮。您就写诗说: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按这么说,这次敌人打炮是为了逃跑。”  毛泽东:“着啊!敌人就要逃跑了,我们还不应当站在这里给他们送行?”  突然空中传来咝咝的叫声。  小李大声惊叫:“卧倒!”  几乎同时,炮弹在毛泽东的身边落下,“轰”的一声,一片硝烟卷起尘土,把毛泽东和小李淹没了。  小李大声惊呼:“主席!主席!……”  硝烟尘土散去,只见:  毛泽东屹立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头上的帽子不知去向。  小李惊慌地:“主席,您没事吧?”  毛泽东:“有事还能站在这里?”他指着前方地上的帽子,“给我把帽子拿回来!”  小李拿起地上的棉帽一看:  棉帽的右上方被炮弹皮打了一个洞。  小李害怕地:“你看多险!再往下一点……”  毛泽东:“也没事!”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的脑壳硬着呢,枪子和炮弹是打不穿的!”  杨尚昆从指挥所内走出,高兴地:“洛甫同志来电话,博古、稼祥、邓发、克农等同志到了!”  毛泽东:“恩来呢?”  杨尚昆:“他昨天就到了!他正在听张子华的汇报。”  毛泽东侧耳听了听:“炮声停了,敌人跑了,我们赶快打扫房子,准备听取克农同志洛川之行的报告!”  大麦郊上贤村会议室  李克农:“以上,就是我和张学良会谈的全部经过。行前,张学良再三指出,由毛泽东、周恩来二人中选一位和他会谈,共商救国大计”  毛泽东:“看来,这位少年得志的张少帅是嫌我们克农同志的官小啊!”  李克农:“算你说对了!”  毛泽东:“我以为在和这位张少帅会谈之前,首先要对全国局势的发展有个正确的认识。这样,我们才能做到无论是秘密会谈,还是公开东征,都立于不败之地。”  张闻天,“我认为张学良力主抗日,是出于真心;而蒋介石近来做出的一些姿态则是被动的。”  毛泽东:“如果能把蒋介石由被动转为主动不更好吗?就这个意义上说,它应当是我们未来工作的一个重心。”  周恩来:“能否完成蒋介石这一转变,我尚无把握。但张学良与杨虎城和我党建立抗日同盟是有希望的。因此,我主张尽快实现与张学良的高层会谈。”  彭德怀:“我同意恩来的意见!当务之急,还是决定派遣谁去和张学良谈判。”  毛泽东:“恩来是东北军工作委员会的负责人,自应他去肤施与张学良会谈。为了协调和杨虎城的关系,我提议派遣我的秘书张文彬同志去西安,落实双方达成的协议。”  张闻天:“我同意,但会谈日期应在恩来参加政治局会议之后。如无不同意见,立即由泽东、德怀联署电告张学良。”  西安张学良官邸卧室  张学良躺在双人沙发上,精神有些疲意地在翻阅报纸。  赵一荻捧药杯从内室走出,爱责地:“好好休息,按时吃药,就是不准看报!”她放下药杯,夺过张学良手中的报纸。  张学良:“我得的是喉疾,并不影响看报嘛!”  赵一荻递上药杯:“请吃药吧!”  张学良端起药杯一口喝下:“好苦啊!”  赵一荻:“不苦能治好病吗?”  张学良:“说得好啊!我现在不仅需要苦口的良药,而且还需要逆耳的忠言啊!”  赵一荻:“别急,等你的病好了,去肤施和共产党的大人物周恩来先生会谈,他一定会向你说逆耳忠言的!”  谭海走进:“报告!李杜将军找的客人到了西安。”  张学良下意识地站起:“立即会见这位客人!”  赵一荻急忙拦住:“不要这样急嘛!”她有意向谭海使了个眼色,“谭副官,这位客人叫什么名字?”  谭海:“姓刘名鼎。据赵毅说,这位刘先生能熟练地运用英语、德语、俄语会话,是位了不起的有学问的人。”  张学良近似自语地:“怎么有学问的人都跑到那边去了呢?”他转身命令地,“小妹,帮我更衣!”  张学良官邸客室  张学良有些焦急地在客室踱步。  谭海引刘鼎走进客室:“副总司令,刘先生到了!”  张学良迎上前去,握住刘鼎的手:“欢迎刘先生的到来!一路辛苦了,请坐下谈。”  刘鼎遵命落座:“感谢你派人专程去上海迎接!今天能与张将军会面,深感荣幸。”  张学良猝然板起面孔:“你是共产党人,我有几件事想请教,可以直言吗?”  刘鼎:“请张将军直言。”  张学良:“我与日本人有杀父之仇、毁家之恨,抗日救亡决不后人,可你们共产党为什么也骂我是不抵抗将军呢?”  刘鼎:“张将军身为东北边防军司令,率几十万大军坐镇东北,守土有责。‘九一八’事变嫌发之后,张将军执行不抵抗政策,一夜之间,沈阳失陷;不到四个月,日寇兵不血刃地占领了东三省,这当然要遭到国人唾骂。对此,共产党也不能不表示态度!”  张学良脸色铁青:“在陕北,红军为什么那么狠地打东北军?刘先生不会不知道吧?东北军遭受了严重的损失!”  刘鼎霍然起身:“张将军也不会忘记吧?自打你西游归来,东北军已经变成了‘剿共大军’,使苏区和红军都受到了很大损失!另外,蒋介石驱使东北军剿共是借刀杀人,是一石二鸟。请张将军想一想,是谁对东北军厉害?”  张学良停下脚步,低沉地:“请刘先生继续讲下去!”  刘鼎:“为国之计,打回老家去是东北父老、全国人民最大的愿望。东北军只有联共抗日,才能摆脱蒋介石消灭异己的阴谋,张将军才能一洗不抵抗将军的罪名。抗日胜利之后,张将军和东北军将名垂青史!”  张学良突然大声狂笑。  刘鼎闻之不惧,遂藐视地一笑。  张学良收住笑声,用力捶了刘鼎一拳:“骂得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朋友,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  晋西会议会场  毛泽东:“我同意洛甫同志代表中央做的报告!从我们学习有关文件可知,去年十二月我党在瓦窑堡会议上作出的决议,是完全符合共产国际七大精神的。这说明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是一个成熟的党!中国人的事要自己干,要相信自己。当然,我们招个朋友更好。因此,我们未来工作中的方针应该是:一、应相信自己,二、不要朋友是不对的。”  周恩来:“为了贯彻共产国际七大决议,推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我认为必须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陕北和东北军、西北军的工作;二、北方局一一主要是平津保地区的工作;三、立即恢复上海地下党的工作。”  博古:“我赞成恩来同志的提议!在东征期间,我收到了宋庆龄、沈钧儒、鲁迅、茅盾等先生的通电和来信,他们认为在我们的身上寄托着未来中国的希望。这是一股正义而强大的力量,我党应当派出专人去上海做统战工作。”  张闻天:“我和泽东、恩来等同志交换过意见,准备派和鲁迅先生有着亲密关系的冯雪峰同志去上海。”  王稼祥:“通过参加这次会议,我淸楚了东征的真正目的和意义一一以发展求巩固的战略是正确的,因此我撤销原先质疑东征的意见。另外,时下东征取得了胜利,我认为中央政治局应回到后方瓦窑堡。”  张闻天:“对此,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  张闻大:“一致通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