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一面大墙,罩着黑丝绒幕布,十分庄重、肃穆。  黑丝绒幕布缓缓打开,是一张人工绘制的全国地图。  有顷,送出深沉的男声画外音:  “一九三五年十月,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破长城,把侵略的魔爪伸向华北以后,为把华北五省变成‘第二个满洲国’,又正在积极筹划亲日派、汉奸发动所谓‘五省自治运动’,企图不费一枪一弹达到吞并华北的目的。这时,中央红军神奇般地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再次宣告蒋介石‘剿共’国策的破产!面对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掀起的‘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救亡抗日浪涛,蒋介石又再想些什么呢?……”  随着画外音内容的推进,一个红色箭头迅速标出所指位置。同时,画面远方隐隐叠印出有关的历史资料片。  南京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作战厅何应钦指着一幅作战地图讲道:“委座,据确切情报,流窜陕北的朱毛共匪已不足万人,由于解决不了过冬的给养,业已撤离吴旗镇南下,寻求新的生存之地。”  叠印字幕国民政府军政部部长何应钦  蒋介石:“很好!徐海东、刘志丹两股共匪会合后去向什么地方?”  叠印字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  何应钦:“据悉,他们会合后编成十五军团,在劳山、榆林桥小胜东北军后,继续在陕北到处流窜。我很担心,他们与朱毛所部会合……”  蒋介石断然地:“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嘛!”  何应钦:“可他们的实力又会得到增加啊!”  蒋介石:“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  何应钦一怔,不语。  蒋介石:“敬之,陕北为什么自古多出土匪啊?”  何应钦:“地瘠人悍。”  蒋介石:“在历史上有几个闹出名堂来的?”  何应钦:“影响大的有两个,一个是张献忠,另一个是李自成。”  蒋介石:“是在陕北成的气候吗?”  何应钦微微地摇了摇头。  蒋介石:“为什么?”  何应钦,“陕北地广人稀,实在是太穷了!既无兵家所需的粮草,也没有徐图发展的兵员。”  蒋介石:“着哇!土生土长的张献忠、李自成在自己的家乡都呆不住,他毛泽东就能在陕北这个穷地方立住脚吗?”  陕北高原  身单衣薄的中央红军行进在弯弯曲曲的太道上。  叶剑英骑着一匹战马逆着红军行进的方向飞驰而来。  叠印字幕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参谋长叶剑英  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骑着三匹战马沿着山路、顺着红军行进的队伍飞驰而来。  毛泽东与叶剑英就要相会了,他们几乎同时勒紧缓绳,两匹战马也几乎是同时竖起前蹄,引颈长啸。  接着,张闻天、周恩来也相继勒紧缰绳,两匹战马也相继竖起前蹄,引颈长啸。  叶剑英跳下战马,行军礼:“主席,周副主席,洛甫同志,有重要情况报告!”  毛泽东:“剑英同志,先喘口气,慢慢讲!”  叠印字幕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政委毛泽东  叶剑英:“从截获敌人的情报得知:蒋介石下达了围剿我红军的作战命令,用敌人的话说,叫一困、二剿、三消灭。”  周恩来:“剑英同志,何为一困、二剿、三消灭?”  叠印字幕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  叶剑英:“所谓一困,就是电令东面山西的晋绥军、西面的马家军、南面的杨虎城的第十七路军,还有进驻陕北的东北军,把红军困死在陕北。用蒋介石的话说:只要不让红军从陕北逃走,他们今冬就一定会冻死、饿死在陕北高原上!”  毛泽东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有些沉重地说:“有一定道理!冬天将至,我们还没有御寒的棉衣啊!”  周恩来:“陕北太穷,老百姓几乎家家没有隔夜粮,就说像江南那样富有的土豪吧,也找不到几个。”  张闻天看着迎着瑟瑟朔风前进的红军指战员,遂怅然叹气地说道:“看来,我们这些自称天降大任的无产者真的要在陕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了!”  叠印字幕中共中央负总责张闻天  毛泽东:“还不仅如此!接着,蒋某人就会命令上述部队对我发动大规模的军事围剿,利用我们缺衣少吃的不利时机,妄图把我们消灭在陕北高原上!”  周恩来沉重地点了点头,遂怒视阴霾的长空。  毛泽东漠然冷笑,近似自语地:“当年过大渡河的时候我曾说过:红军不是太平军,我毛泽东也不是石达开;今天,我还是要说:红军不是当年陕北造反的农民军,我等更不是张献忠和李自成!”  有顷,王首道骑着一匹战马飞驰而来。  叠印字幕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保卫局局长王首道  毛泽东:“首道同志,找到陕北红军了吗?”  王首道:“找到了!同时,我们还获悉:徐海东同志的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军会师了,成立了红十五军团。”  周恩来、张闻天异口同声地:“好啊!真是太好了……”  毛泽东激动地:“这叫天无绝人之路!”  王首道突然变色:“可是陕北正在搞肃反,抓了很多人,连陕北红军的创始人刘志丹等同志都被抓了起来。”  周恩来:“为什么?”  王首道微微地摇了摇头。  毛泽东:“你立即查明情况,向中央做出报告!”  王首道:“是!”他取出几张报纸,“这是缴获的敌人报纸,说蒋介石近期在南京召开国民党六中全会。”  毛泽东接过报纸审阅。  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门前  数十名国民党中央大员有些不耐烦地站在门前,有的穿着长袍马褂,有的穿着西装革履,间或还有几位身着戎装的将军。有意思的是,前排中间空着两个位置。  庭院中挤满了等待拍照的中外男女记者,小声地议论。  前排中央站着一位身着戎装的上将,他两眼就要发火了。  叠印字幕国民党西北“剿总”副总司令张学良。  张学良侧目望着一位身着长袍马褂体态肥胖的官员:“孔院长,蒋先生怎么还不来?”  叠印字幕中华民国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  孔祥熙:“汪先生上楼请他去了,估计很快就到。”  国民党中央党部二楼休息厅  蒋介石蹙眉伫立窗前,俯视院中有些混乱的情景。  身着西装的汪精卫走进:“蒋先生,请下楼照相吧!”  叠印字幕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汪精卫  蒋介石:“我不去照相了!”  汪精卫:“为什么?”  蒋介石指着院中:“你看,今天秩序很不好,说不定要出事,我决定不参加摄影,我也希望你不必出场。”  汪精卫:“各中委已伫立很久,专候蒋先生,如我再不参加,将不能收场,我一定要去。”说罢转身走出休息厅。  蒋介石望着汪精卫的背影微微地摇了摇头。  中央党部门前  汪精卫走到那预留的空位前,有情绪地:“请安静,合影开始吧!”  等候照相的大员听后愕然,窃窃私语起来。  张学良看着身后一位中年女性,玩笑地:“既然蒋先生不参加了,那就由汪夫人站在汪先生身旁吧!”  叠印字幕汪精卫的夫人陈璧君  陈璧君高傲地:“我是女权倡导者,绝不沾汪先生的光!”  汪精卫有些生气地:“都请肃静,开始摄影!”  伫立很久的大员停止议论,注视前方。  众多的记者相继打开相机,准备抢拍。  突然,“啪、啪”响了两声。  汪精卫应声倒在中央党部门前。  顿时,列队照相的中央大员四处奔命。  张学良闻声赶到拿着手枪的青年身边,熟练地下掉手枪。  突然,院中再响三枪。  张学良大声命令:“不要开枪!我们还要留下活口,好问口供!”  二楼休息厅  蒋介石紧张地望着窗外,听着院中传来的喊声:“刺客打伤汪先生了!刺客打伤汪先生了!……”  蒋介石蓦然转身,快步走出休息厅。  中央党部门前  庭院中布满了督查,记者全部被看管起来。  中央大员惊惶失措地看着倒地受伤的汪精卫。  陈璧君跪在汪精卫的身旁,双手把着汪精卫的脉:“不要紧,不要紧,不要说话……”  汪精卫全身淌满殷红的鲜血,无力地:“不,璧君……我可能不行了。”  陈璧君:“你放心吧,你死后,有我照料儿女。革命党反正要横死的,这种事,我早已料到了。”  这时,蒋介石赶到近前:“汪先生,你要挺住。”  汪精卫惨然一笑,无力地:“蒋先生,你今天大概明白了吧?我死之后,你就会单独负责了!”  蒋介石愤然地:“汪先生,这种事绝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戴笠走到近前:“报告校长!凶手已经捉拿归案。”  蒋介石猛然转身,重重地打了戴笠一记耳光:“戴笠!人家打到中央党部,你还不知道!每月花上几十万元,就让你们出现这类祸事吗?限你三天之内将指使者缉获,否则要你的脑袋!”他说罢转身大步走去。  这时,藏身汽车下面的孔祥熙边喊边吃力地往外爬:“蒋先生,快拉我一把!”  蒋介石生气地俯下身,边说边拉住孔祥熙的手:“你这样胖,怎么还往汽车下边钻!”遂用力一拉,特写:  孔祥熙被拉出汽车,马褂的袖子被扯成了两半。  陕北高原  身单衣薄的中央红军快步行进在大道上。  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站在山坡上,边眺望黄土高原初冬的晨色边交谈。  张闻天:“恩来,你看谁是行刺汪精卫真正的幕后凶手呢?会是蒋介石吗?”  周恩来:“蒋介石和汪精卫在国民党中的位置就像是梨园中的金少山和梅兰芳,都想挂头牌,很难同台演出。可是他们在抗日救亡的大舞台上,虽然各有想法,却没有根本的矛盾。因此,蒋介石不会导演这幕行刺汪精卫的戏剧。”  毛泽东:“我同意恩来的意见。虽说这出戏剧的本身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但从另外一层意义上去看,却说明‘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是不得人心的!”  周恩来:“可蒋介石是一个从不接受教训的人。因此,他所召开的六中全会,也只能是一个继续贯彻他的‘攘外必先安内’既定国策的会议。”  毛泽东:“用老百姓的话说: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  张闻天:“我们该怎么办呢?”  毛泽东:“时下,我们刚刚结束长征,到达陕北,可说是立足未稳。为打破蒋某人对我‘一困、二剿、三消灭’的战略方针,我们只能根据‘预则立,不预则废’的古训行事。”  周恩来:“我提议:等我们到了下寺湾,立即召开政治局会议,统一思想,采取措施,首先解决过冬的吃穿。”  南京军事委员会作战厅  蒋介石驻足墙下,木然地望着标有不同符号的军事地图。  戴笠肃然立正,看着蒋介石的后背,惶恐地:“校长,刺杀汪先生的是四个激进的反日青年,他们在南京组织了《晨光通讯社》,利用记者的身份混进中央党部行刺。”  蒋介石:“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行刺汪先生吗?”  戴笠胆怯地:“不,不是……”  蒋介石:“那又是为什么呢?”  戴笠:“学生不敢说。”  蒋介石猛然转身,震怒地:“讲!”  戴笠:“他们行刺的真正对象是校长。”  蒋介石愕然大惊。  戴笠:“据刺客供称:他们反对校长‘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想通过行刺校长,达到唤起全民族救亡抗日的目的。”  蒋介石大怒:“一派胡言!”  张学良一步闯进:“委座,不可断然下此结论。”  蒋介石一惊:“汉鄉,你的立场……”  张学良:“是坚定的。一、我坚决反对这种偷偷摸摸的暗杀行为,所以我才冒着危险下了刺客的枪;二、从另一个角度看,刺客的行为也代表了民心……”  蒋介石:“不要说了!你这种坚定的立场我早就知道了。”  张学良:“你不知道!面对华北五省就要自治的危局,稍有一点爱国之心的中国人都不会坐视国土沦丧!”  蒋介石:“你……这是在变相地骂我是卖国!”  张学良:“不!我是在向你表白,我再也不背‘不抵抗将军’的骂名了,我要亲率二十万东北军打回老家去!”  戴笠悄然地退出。  蒋介石自语地:“我终于明白了,你的东北军为什么在陕北一战败于劳山,再战败于榆林桥了……”  张学良反驳地:“可委员长的中央军呢?”  蒋介石:“他们还在执行我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坚决消灭在陕北立足未稳的朱毛红军!”  陕北甘泉下寺湾会场  张闻天:“诚如毛泽东同志所说:长征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结束了!为适应新的革命形势,中央决定进行新的组织分工。下边,请泽东同志发言。”  毛泽东:“目前,我认为暂不公开使用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的名义,对外用中共西北中央局和中央办事处的名义较适当。随着中央红军抵达陕北,蒋介石集结重兵于陕甘苏区的周围,有张学良的东北军、杨虎城的第十七路军,中央军所属的胡宗南、关麟征、毛炳文等部,总兵力多达几十万人。因此,我们必须在这个月打破敌人的第三次‘围剿’,否则敌人会利用冬季建造碉堡,对我们立足陕北是很不利的。”  王稼祥:“我赞成泽东同志的意见,时下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一大任务,就是为立足陕北扫清一切障碍!”  叠印字幕中革军委副主席王稼祥  毛泽东:“为此,我建议我们同红十五军团会合后,应保存其编制。我们的这支陕甘支队可编成红一军团,与红十五军团共同成立红一方面军。”  周恩来:“为了便于统一指挥,我提议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以毛泽东负全责。”  张闻天:“我看还是成立以毛泽东为主席,以周恩来、彭德怀为副主席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同时,任命彭德怀为红一方面军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叶剑英为参谋长、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大家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与会者齐声答说。  张闻天:“为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我建议中央暂分两路:我和博古、少奇、稼祥等同志率领中央机关去陕北根据地的后方瓦窑堡;泽东和恩来、德怀等同志率红一方面军开赴前线,准备粉碎敌人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  “同意!”与会者答说。  张闻天:“下边,请德怀同志发言。”  彭德怀:“感谢中央对我的信任!就要进人隆冬季节了,我们的红军指战员还穿着单衣。因此我提议,在我和老毛南下粉碎敌人第三次军事围剿的同时,还要尽快筹集冬装。”  毛泽东:“还要努力地扩大红军队伍。当然,还要解决陕北根据地内部的肃反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