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下寺湾窑洞  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围着一盆炭火取暖。  王首道汇报:“据我们初步调查,自九月份以来,他们不仅逮捕了创建陕北革命根据地的领导人刘志丹、高岗、习仲勋、马文瑞等同志,而且还杀害了一些干部。对此,陕北军民的意见是很大的。”张闻天:“他们的根据是什么呢?”  王首道:说陕北的同志执行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  周恩来:“有什么根据吗?”  王首道:“一、刘志丹等同志在陕北搞‘土革’,不同意对地主搞肉体消灭,被扣上了富农路线的帽子;二、由于陕北红军坚持开展游击战争,坚持农村割据,不同意攻打大城市,被扣上‘捎山主义’的帽子;三、刘志丹等同志为开展党的统一战线,有意团结国民党中有影响的爱国人士,又被扣上了‘投降主义’的帽子。”  毛泽东霍然起身,掷掉手中的烟蒂:“好大的三顶帽子!仅从这三顶帽子看,不是陕北的同志右了,而是搞肃反的同志左了,而且左到了把革命同志当成了反革命!首道同志,他们是如何逮捕刘志丹同志的呢?”  王首道:“说来就更让人难以相信了!那天,刘志丹同志作为红十五军团的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去军团部开会,路上碰到送信的通讯员,看他像个首长的样子,把信就交给了他。他打开一看,是西北军委要红十五军团保卫部逮捕他的命令。他十分镇静,把信封好,交给通讯员,自己直接到瓦窑堡西北军委,说道,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我来了!”  张闻天:“这恰好说明刘志丹同志心中无鬼,是个组织性很强的好同志!”  毛泽东;“谢天谢地,若是刘志丹登山一呼,陕北红军与徐海东的红二十五军打起来,新成立的红十五军团就完了!”  周恩来:“据悉,这种危险是存在的!陕北的同志一一尤其是陕北红军就看中央的态度了。”  毛泽东:“立即下令:停止审查,停止捕人、杀人,一切听候中央解决!”  下寺湾村边  张闻天:“为解决陕北肃反问题,先行组成以董老、王首道、李维汉等同志为首的工作团赶赴瓦窑堡。你和老彭率部南下之后,我和博古、少奇等同志再去瓦窑堡。”  毛泽东:“一定要转告陕北的同志:虽然刚到陕北,但我看到了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很高,懂得许多革命道理,陕北红军战斗力很强,苏维埃政权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中央相信创建这块根据地的同志是党的好干部,请大家放心,中央一定会处理好这个问题!”  周恩来:“一句话:坚持真理,纠正错误,惟有搞好党和红军的团结,才能粉碎敌人对陕片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毛泽东:“恩来啊,前方打仗可少不了你啊!”  张闻天:“时下,解决红军的吃穿更重要啊!”  周恩来:“只要南线的战机成熟了,主席一个电报,我就会赶到前线。”  这时,刘英走到近前:“停止谈话,快回去参加为主席、彭总送行的早餐会!”  毛泽东:“刘英同志,长征胜利结束了,你和洛甫同志也该请我这个大媒喝喜酒了吧?”  张闻天和刘英难为情地不知如何应对。  周恩来:“我看这样吧,等主席和老彭在南线打了胜仗,庆功酒和喜酒一块喝!”  南京张学良下榻处  张学良面带愠色,驻足窗前。  有顷,谭海引于学忠走进:“报告,于学忠将军到了。”  张学良转身取来一纸公文:“孝侯,你先看看这份以委员长和我的名义下达的作战命令,然后我们再谈怎么办。”  于学忠接过命令阅毕:“汉卿,你的意见呢?”  张学良:“委员长的用意是清楚的:朱毛红军到达陕北,与徐海东、刘志丹两股共匪会合,他决定假借我们东北军之手,消灭立足未稳的朱毛红军。”  于学忠:“同时,也达到削弱我们东北军的目的。”  张学良沉重地点了点头。  于学忠:“汉卿,我们远离沦亡的东北家乡,被蒋某人调到这偏僻的黄土高原‘剿共’,上下军心不稳啊!”  张学良愤然不语。  于学忠:“再说,我们仅仅和徐海东、刘志丹部交了两次手,就败劳山,再败榆林桥,共损失一个师又四个营的兵力,一一〇师师长何立中等捐躯,汉卿的爱将高福源团长等做了共匪的俘虏。如果再和朱毛共匪交手……”  张学良:“我淸楚!那我再以个人的名义发一份密电:通令参加‘进剿’的五十七军和六十七军,在我开会期间,不得擅自行动。”  荒凉的陕北黄土高原  天空阴云密布,飘落着雪花。一个穿着老羊皮袄、蒙着羊肚毛巾的老汉走在高坡上,他一边赶着十多只啃草的山羊一边随意放歌:  正月里,是新年,  陕北出了个刘志丹。  刘志丹来是清官,  他带上队伍上横山,  一心想共产……  深山道沟  一队穿着单衣的中央红军顶着小雪,快步走在山沟通道。  毛泽东和彭德怀骑马并行前进,他们一边仰首眺望歌唱刘志丹的放羊老汉,一边随意地议论。  毛泽东:“老彭啊,你听清了这歌的内容了吗?”  彭德怀:“听淸了,是唱刘志丹是淸官的陕北民歌。”  毛泽东:“可我们有些同志呢,却把刘志丹这个陕北淸官给关了起来,说他是右倾投降主义的代表。”  彭德怀:“这和主席当年在中央苏区的情景差不多。”  毛泽东:“不完全一样!一、我还没被他们关起来;二、我在中央苏区待了六七年,老百姓也没把我们编成歌来唱。当然,我是不赞成这样做的。”  彭德怀:“这不是我们赞成不赞成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歌声代表了民心。就这个意义上讲,刘志丹一定是个好同志!”  毛泽东:“换句话说,当全国人民真心歌唱我们这些共产党人的时候,一个新的中国就要诞生了!”  这时,警卫员小李骑马赶到,取出一份电文:“报告主席,这是我们截获的敌人的军事行动计划!”  毛泽东接过电文阅毕,有些激动地:“老彭,这份情报恰好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彭德怀接电阅毕,兴奋地:“那我们立即赶往红十五军团,与徐海东、程子华同志部署直罗镇歼灭战!”  道佐铺村头  徐海东、程子华等站在村口,顺着大道向远方张望。  徐海东:“子华同志,你原是中央苏区的干部,一定认识毛泽东同志,见面的时候……”  程子华:“放心,我一定向毛泽东同志介绍,这是烧窑工出身的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同志。”  徐海东:“千万不要这样介绍。”  这时,毛泽东、彭德怀等沿大路走来。  程子华指着大道的前方:“看,毛主席和彭总他们来了!走在前边的那位就是毛主席。”他说罢快步迎上去。  徐海东迟疑片时,大声地喊了一句:“毛主席!”遂大步踉跄地超过程子华,沿着大道近似小跑地向前奔去。  毛泽东、彭德怀等高兴地快步走来。  徐海东行军礼,激动地:“毛主席,我是徐海东,一年多了,我和子华同志带着这支队伍南北转战,牺牲了很多好同志,对不起党中央交给我们的重任啊!”  毛泽东紧紧握住徐海东的手:“海东同志,你们了不起!老彭可以作证,我们的牺牲更大啊!”  程子华高兴地:“主席、彭总,请到军团部再详谈吧!”  红十五军团部  这是一孔较大的窑洞,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四边各有一把雕花太师椅,桌上铺着一张简易的陕北地形图。  徐海东指着地图:“红十五军团成立以后,为粉碎敌人对陕北的第三次‘围剿’,我们相继发动了劳山和榆林桥战斗。劳山一役,共毙伤敌第一一〇师师长何立中、师参谋长范驭州、团长杨德新等以下一千多人;俘敌三千七百多人,缴获不少武器。榆林桥一役,全歼守敌一〇七师四个营,俘敌团长高福源以下一千八百余人,同时还缴获大量军用物资。  程子华:“但是,国民党西北‘剿总’不甘心失败,重新调整军事部署,据悉以东北军的五个师兵力,分别由富县、合水对进,企图围歼中央及红军于洛水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现在,我们还不清楚敌人的军事部署。”  毛泽东:“我们的情报部门已经截获了!老彭,给海东同志和子华同志讲一讲吧。”  彭德怀指着桌上那张简易地图:“敌人的部署是:以东北军第五十七军的四个师由甘肃的庆阳、合水地区,经太白镇沿葫芦河东进;第六十七军之第一一七师由洛川北进富县,而后西进,以实现构成对葫芦河东西进行封锁的目的。两路敌军的总兵力约三万余人,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只有一万多人,敌人在兵力和武器装备上都占有很大的优势。”  毛泽东:“但我们有陕北人民的支持,再加上刚刚会师的红军指战员士气高涨,这是我们消灭敌人最强大的力量!”  徐海东:“我们还有毛主席、彭总亲自指挥,又选定了有利于我的战场直罗镇,打破敌人第三次‘围剿’是有把握的!”  警卫员走进:“报告!欢迎毛主席和彭总的饭做好了。”  毛泽东:“海东同志,你们拿什么欢迎我和老彭啊!”  徐海东:“韭菜馅的饺子。”  简易饭厅  一盆冒着热气的饺子,缓缓摇出毛泽东、彭德怀、徐海东、程子华围坐四周,十分香甜地吃着韭菜馅饺子。  毛泽东夹起一个薄皮大焰的饺子,一口吃下半个。  特写:毛泽东看着半个绿绿的韭菜馅饺子出神,忘了吃嘴里的饺子。  徐海东发现毛泽东凝思忘吃的样子推了推程子华。  程子华也犹如丈二和尚一一摸不着头脑,遂与徐海东交换了一下眼神,他又推了推埋头大吃的彭德怀。  彭德怀看了看毛泽东那望着饺子出神的样子,玩笑地:“老毛,是不是发现韭菜馅饺子里边有肉啊?”  毛泽东:“没有!不过,我的确想到了和肉有关的话题。”  徐海东和程子华有些茫然地交换了个眼色。  彭德怀:“是什么和肉有关的话题啊?”  毛泽东:“肃反。我们一定要叮嘱同志们,杀头不能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就长不扰了。如果我们错杀了人,杀了革命同志,那就是犯罪的行为。要告诉首道同志他们,一定要慎重处理刘志丹等同志的问题。”  彭德怀愤慨地:“这些年来,我们许多中高级干部不是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错杀的。对此,我们党应当立个规矩才行毛泽东沉重地点了点头:“老彭说得对!海东同志,你们鄂豫皖根据地的情况如何?”  徐海东:“很是严重!就说跟着我一起长征到达陕北的这支红军队伍吧,还有三百多反革命嫌疑犯没有作结论。”  毛泽东:“为什么呢!这些同志跟着长征一路过来,吃了许多苦,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当做反革命呢?”  程子华:“毛主席的意见呢?”  毛泽东:“要立即给他们摘掉嫌疑犯的帽子,党员恢复党籍,团员恢复团籍,干部要恢复工作。”  程子华:“我们一定按毛主席说的去办!”  毛泽东:“光办还不行!你和海东同志要亲自去解释,要安慰他们,必要的时候,还要主动承担一些责任。同时,还要告诉同志们,革命的路还长,要准备挑更重的担子。”  徐海东和程子华深沉地点了点头。  毛泽东:“时下,最重要的是开辟根据地和发展红军。这二者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就像是王勃的名句说的那样: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道佐铺村头  毛泽东牵着战马:“中央的意图是淸楚的,那就是利用直罗镇有利的地形,集中红军大部兵力,力求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至二个师,再视情况转移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以打破敌人的‘围剿’。具体部署,请老彭给你们说吧!”  彭德怀牵着战马:“目前,红十五军团要加大力度围攻甘泉,造成敌人的错觉,加速敌第五十七军东进,尽快进入直罗镇伏击圈。同时,红一军团秘密进抵富县西北之秋林子和甘泉西南的老人仓地区,做好发起直罗镇战役的准备工作。”  徐海东、程子华认真地听,不时点点头。  毛泽东:“一句话,我们要以逸待劳,引诱他们大摇大摆地进人我们在直罗镇预设的伏击圈,然后我们再趁势给他来个瓮中捉鳖。”他说罢冷得一哆嗦,遂打了一个喷嚏。  徐海东:“毛主席穿得太少了!”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大衣给毛泽东披上,“先穿上我这一件吧!”  毛泽东:“那你怎么办呢?”  徐海东:“我会有办法的。”  毛泽东:“老彭啊!为答谢海东同志悚慨大方的帮忙,自然还有那餐韭菜馅的饺子,我们送他一部电台吧。”  彭德怀:“可以!”  徐海东激动地:“那我们就等于有了千里耳了!”  程子华高兴地:“也等于拉近了我们和中央的距离。”  毛泽东:“为确保直罗镇战役的胜利,那就利用这部电台先给恩来发报,请他立即赶来前线。”说罢骑上战马,“直罗镇战场上见!”遂加鞭催马向前驰去。  彭德怀骑上战马尾随奔去。  徐海东、程子华目送远去的战马。  葫芦河岸边  一队东北军沿着葫芦河向东强行军。  一个传令兵骑在马上大声吆喝:“弟兄们!我们的上峰牛师长指示,加快步伐,尽早占领直罗镇!”  一个下级军官大声问:“直罗镇那疙瘩有共匪吗?”  传令兵大声答说:“没有!共匪正在甘泉那疙瘩围攻我们的弟兄呢!”  东北军边小声议论边快步行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