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延安颂
  操场边  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声中,毛泽东、周恩来在李克农的陪同下走来。  毛泽东停住脚步,指着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进行操练的东北军官兵问道:“克农同志,你这是从哪里变出来的东北军官兵?他们怎么也唱起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李克农:“这是红十五军团在榆林桥战役中俘虏的东北军官兵,遵照主席和周副主席的指示,我在瓦窑堡成立了一个解放军官政治学习班,帮着他们转变思想。”  叠印字幕中共联络局局长李克农  毛泽东:“为什么叫解放军官政治学习班?”  周恩来:“开始叫类似改造白军的学校,被俘的东北军官兵有些意见,后来克农同志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就叫解放军官政治学习班吧!”  毛泽东:“好!他们是被红军解放过来的军官,又在李克农这个班长领导下学习抗日救亡的政治,名符其实。”  李克农:“主席,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唱得怎样?”  毛泽东:“蛮有劲的嘛!”  李克农:“没有变味吧?”  毛泽东:“和红军指战员唱得一模一样。”  周恩来:“这都是克农同志的功劳。”  李克农:“古语说得好,移风易俗,莫过于乐嘛!”  毛泽东:“恐怕你这个安徽人还记得楚霸王的八千子弟兵,是被张良的一支箫吹散的故事吧!”  李克农:“我可没有主席想得这样多。当时,我对他们说:红军和白军的区别是什么呢?你们一唱这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全都淸楚了!”  周恩来:“三唱两唱,就把这些东北军官兵的心唱变了,有的要参加红军,有的甚至还要求加入共产党。”  毛泽东:“了不起!今天,既然是请我和恩来同志检阅东北军官兵,为什么还要一位红军干部来指挥呢?”  李克农:“他不是红军,是被俘的一个东北军团长。昨天,他向我请求,希望能穿一身红军军装指挥检阅。”  毛泽东:“有意思,他叫什么名字?”  周恩来:“他呀,就是那位被徐海东同志打了两个嘴巴子的高福源。”  毛泽东笑了:“他姓高,又叫福源,真可谓是福气之源。克农,我一定要见见这个高福源。”  李克农:“你们二位可真有缘分,他也向我提出了要见主席的请求。”  操场中  高福源带着队伍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走过操场的弯道,驀地向前方一看:  毛泽东、周恩来、李克农向他们黴笑着招手。  高福源惊呼一声:立正!一一”  全体东北军官兵下意识地停住脚步,也收住歌声。  高福源快步跑到李克农的面前,行军礼:“报告首长!解放军官学习班的官兵准备完毕,请首长检阅!”  李克农:“毛主席、周副主席,你们看……”  毛泽东:“恩来,我们站在这里,不是已经检阅过了吗?队列操练得不错,歌子唱得也蛮好。”  高福源有些紧张地:“您就是毛主席?”,  毛泽东:“对!”转身指着周恩来,“他就是周副主席。说到办军校,你们的蒋委员长还得要感谢他呢!”  高福源激动万分:“请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给弟兄们……不,不对,给我们这样的同志训话!”  毛泽东和周恩来、李克农听后忍不住地笑了。  操场中  高福源快步跑回队伍面前,大声地:“立正!一一”  全体东北军官兵立正,十分紧张地向前方看着。  毛泽东、周恩来在李克农的陪同下大步走来。  高福源转过身来,十分紧张地:“报告首长,请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给大家训话!”  李克农:“主席,讲几句吧!”  毛泽东边走边说:“你李克农既然办了这样一所好的学校,又造就了这样多的好学生,我是要讲几句的。”他说罢向着这支特殊的队伍走去。  李克农抢先走到队伍前,高兴地:“同学们!我们热烈欢迎毛泽东主席给大家讲话!一一”  东北军官兵听后震愕不已,遂又格外激动地鼓掌。  毛泽东伸出双手,示意禁声,风趣地:“东北军的同胞们!你们的家乡在关外,你们的亲人在白山黑水,你们为什么要跑到大西北来打红军呢?过去不知道,现在,我想你们的李克农校长一定把道理讲淸楚了,那就是蒋介石利用你们打内战,为日本灭亡中国让路!你们现在会答应吗?”  东北军官兵齐声地:“我们决不答应!”  毛泽东:“好!过去,你们和红军打仗,就像是大水淹了龙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红军和你们一一还有那些不愿当亡国奴的东北军、西北军,包括爱国的中央军团结起来,把枪口对准日本帝国主义!”  高福源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东北军官兵齐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毛泽东:“下边,请周副主席给你们讲话!”  东北军官兵热烈鼓掌。  周恩来走到队伍前:“方才,应该讲的毛主席都讲了,我没有更多的话讲了。现在,我只想问你们一件事,你们会唱《打回老家去》的歌吗?”  东北军官兵:“会!”  周恩来:“好!下边由我来指挥你们大家唱这支歌好不好?”东北军官兵:“好!”  周恩来举起双手:“打回老家去,预备一一唱!”  东北军官兵随着周恩来的双手向下一挥,齐声高歌:  打回老家去,打回老家去,  老家本是我们自己的!……  毛泽东看着周恩来指挥东北军官兵高唱《打回老家去》,遂微微地点了点头。  李克农取出一份电文:“主席,这是刚刚收到的有关南京方面的情报。”  毛泽东接过电文很快阅毕,他看着李克农说道:“看来,蒋某人这个元旦可不好过哟……”  南京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在打电话:“喂!你再讲一遍……传达我的命令:上海来南京请愿的暴徒要从火车上推下去!平津保南下的暴徒要分而治之,不准过黄河!”他生气地挂上了电话。  宋美龄:“达令,新年伊始,不要生国人的气。”  蒋介石:“那夫人就是让我生外国人的气了?”  宋美龄:“不,我希望你多关心外国人在想些什么。”  蒋介石:“叫我说啊,夫人还是多关心一下你的二姐庆龄,还有你的阿哥子文,请他们尽童少和我蒋某人过不去。”  宋美龄:“我淸楚,你对二姐把‘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发展为‘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一一并被推为主要负责人有意见。可是她当面对我说,她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救亡抗日。”  蒋介石:“难道我蒋某人就想向日本人投降?”  宋美龄:“我也向二姐讲了你的苦衷。可她却严肃地问你知不知道日本外相广田弘毅即将提出的对华三原则?”  蒋介石:“我能不知道吗?一、中国取缔一切排日活动;二、树立中日满经济合作;三、中日共同防共。”  宋美龄:“你的态度呢?”  蒋介石:“我们拒绝,就是战争;我们接受,就是灭亡。”  宋美龄:“你是准备战争,还是等待灭亡?”  蒋介石:“我当然不会坐等灭亡,可战争呢,我又未准备充分。”宋美龄:“你认为具备哪些条件,就算对日作战准备充分了?”蒋介石:“一面和苏俄修好,以夷制夷;一面借助苏俄的力量解决中共问题。”  戴笠走进:“报告校长,邓文仪已经安抵莫斯科,正在通过各种途径与中共驻共产国际的负责人联系。”  蒋介石:“很好。电告邓文仪:加快步伐,注意保密。”  戴笠:“是!另外,陈部长已经携张冲经法国去苏俄。”  蒋介石:“立夫身份不同,切不可走漏半点风声。”  戴笠:“是!”  蒋介石:“共匪已经到了陕北,你们除去密査共匪的行径,还要关注张学良、杨虎城、阎锡山这些人的政治动向。”  戴笠:“是!”转身退下。  宋美龄:“你想和共产党打交道,何必舍近求远呢?”  蒋介石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夫人是能帮这个忙的。”  宋美龄:“我设法动员阿哥一一甚至二姐庆龄帮你打通和共产党的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