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苏校长的辞职是人们意料中的事。出了这么大的高考丑闻,总是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  而且这几年,一高中的管理也确实是问题不少。但宋晓丹回来当校长,而且是副校长带班,却是人们没有料到的。决定宣布完了,尚宇峰开始讲话。  “同志们,市委和市教委决定调整咱们一高中的领导班子,这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今年高考发生了雷同卷,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是非常沉重的。这些日子,我不断地接到各方面的电话,有学生,有家长,也有咱们一高中的历届校友。大家知道,我们一高中在北京有个校友会,有几位副部长也是校友会的成员。前天晚上,已经十一点多钟了,校友会的秘书长给我家里打电话,他开口就问,襄安一高中怎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丑闻,让我们这些校友在北京很是没有面子。你这个市教委主任,是怎么把学校管的?啊?!面对人家的指责,我真是无言以对,无地自容。我只得一个劲地检讨,我们有责任,我们有责任。”说到这,尚宇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看得出,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为了尽快扭转一高中被动的局面,我们向市委、市政府做了全面的汇报,决定在全市范围内,挑选一名年轻的优秀干部,来挑一高中校长的重担。现在,这个干部已经选出来了,她就是宋晓丹同志。”尚宇峰说到这,用手指指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宋晓丹。宋晓丹站起来,向大家行个礼,下面响起了一阵掌声。  “关于宋晓丹,我就不向你们介绍什么了,因为大家比我更了解她,她是七年前从你们这里走出来的。但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今天田部长也在这儿,晓丹同志是我们教委机关最优秀的普教科长,也是我们委领导干部的后备人选。本来,上级对她的工作安排也有过其它一些想法,但在一高中这个关键的时刻,好钢还是要用在刀刃上。我们就把她派回来,当带班主持行政工作的副校长。我相信,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现在,班子已经调完了,你们两位党政主要领导都表表态吧!”尚宇峰说到这,用目光看着顾守一和宋晓丹,“你们谁先说?”  顾守一伸手拿过了话筒。“我先说几句。首先,我完全同意市委和市教委对一高中领导班子调整的决定。对晓丹同志,我是十分了解的,无论是德、是才、是能力、是水平,还是为人,晓丹同志都是一个优秀的校长人选。我会和她很好地配合,把学校各项工作做好,尽快扭转这种被动局面。”说到这,他停住了话,用目光扫视下面的人们,然后把声音放慢,继续说道:“对学校过去发生的事情,我顾守一也是有一份责任的。我是党委书记,监督、保证得不利呀!尽管校长老苏这个人,有点霸道,专断惯了,什么事都一个人说了算。后期呢,也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学校教育教学和管理上。那心思呢,在招生上,在基建上,在……哎呀,不说这些了。可是我呢,常常是听之任之,睁只眼闭只眼,不愿多管一点事,总想不操心,当个太平官。可结果,想太平不太平,想不操心还得操更大的心。这些日子,我也是吃不好,睡不着,常常反思自己,我有责任呀!我有很大的责任呀!我对不起市委、市政府及市教委,对不起学生和学生家长……“讲到这,顾守一激动了,他的眼里,含着泪珠,脸上也是十分痛苦的表情。  书记的一席话,引起了部分教师的共鸣。联想到他平时不多吃、不多占,勤勤恳恳地工作,有人为他拍起了巴掌,几个人一拍,大家都跟着拍了。顿时,会场里是掌声一片。  顾书记的泪终于没有掉下来,他振作起精神,大声讲道:“我老顾这个人是知错就改。”  “这回晓丹同志来当校长,尽管她过去曾是我的学生,但我绝不能袖手旁观。我已经是五十五岁了,在工作岗位的最后几年里,我一定尽职尽责,敢管理、敢负责,做好各方面的工作,用实际行动,补回过去工作的失误。”顾书记的一席话,又迎来了一片掌声。  “下面就请新任副校长宋晓丹同志讲话。”尚宇峰的话音刚落,宋晓丹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是个高个儿,有一米六七左右,身材不胖不瘦,十分均匀。她的脸不是太白,也许是因为兴奋或者激动,脸上布满着红晕。那双大眼睛里,射出平和而又坚定的光芒。  她留着齐耳的短发,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各位老师,我首先感谢上级领导对我的信任。”  “我知道一所重点高中的校长责任有多大,我也知道现在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大家都了解我,我还是七年前的那个宋晓丹,我愿意和大家共同努力,再创一高中往日的辉煌。”宋晓丹的话不多,但一句是一句,很有份量。下面也是一片掌声。  “今天的会议内容就进行完了。最后呢,我还得再说几句。”尚宇峰拿过了话筒。“这几句话呢,既是对新领导班子讲的,也是对你们在座所有教职员工讲的,既是讲的过去,也是讲的未来。一所重点高中,不能仅仅满足有几个学生考上了重点大学,我们要在教育改革中走在前列。说到教育改革,我不妨多说几句,我们的教育改革同经济体制改革相比,那是落后了。看看我们的基础教育,问题还少吗?当然,这些问题不仅我们襄安一高中存在,全国各个学校也都存在。但是,我们作为一所重点高中,不应当为全国的教育改革做出一些有益的尝试吗?我们把宋晓丹派来,绝不是仅仅为了保持襄安一高中过去的荣誉,而是为了教育的创新,为我们基础教育改革杀出一条血路。当然,这绝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我们所有襄安一高中人的共同任务。”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会议结束了。尽管快到中午了,但田部长和尚主任都没有在一高中吃午饭。临别时,田部长握住宋晓丹的手说:“宋校长,你算是幸运的,这么年轻,就担起这么重要的职务。告诉你,这个校长的人选,我们组织部选了十个,个个条件都不错,你这是十里挑一呀!”  “那,那我真得谢谢田部长啦!”宋晓丹微笑着说。“谢倒谈不上。不过,也真有事找你,希望你多加关照。”“关照什么?”“关照一个孩子。”“你的孩子?”“哈哈。哪能是我的孩子呢,我才三十出头,孩子也不能上高中呀!是我们组织部长的孩子。”“组织部长?是章部长吗?”“对。正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阳同志的宝贝女儿。她开学上高三,在……”  没等田部长说下去,一旁的顾书记马上接茬道:“她叫章丽丽,在高三一班,是班级的团支部书记。她的班主任是语文组组长李振东。”  “行。顾书记你真行,章部长的事你是记住了。要是今后宋校长想不起来,你多给提提醒。”田部长笑呵呵地说。  “你放心吧田部长,这孩子在学校一直不错,什么都差不了。你回去向章部长汇报吧,一高中这里没问题。”顾书记爽快地回答。  “好。有你们这句话就好,祝你们工作顺利。”田部长和尚主任与他们一一握手,上了汽车。  “啪”,宋晓丹觉得自己的肩头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美丽漂亮的化学女教师王雨佳站在她的身后。“晓丹,你真不够意思,回来当校长,咋不提前告诉我呢?忘了咱俩这些年的友谊啦?”  一看是王雨佳,宋晓丹上前把她的胳膊抓住,亲热地说道:“忘了谁,我也忘不了你呀!我就是想,给你一个突然的惊喜。”她说着,上上下下地打量王雨佳:“你告诉我,这几年,你怎么一点也不见老呢,而且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有什么秘诀吗?”  王雨佳把宋晓丹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秘诀倒是有,只怕你做不到。”  “我为什么做不到?你能做到,我就能做到,快告诉我,秘诀是什么?”宋晓丹急着问。  “秘诀就是两个字:男人。”  “去你的,胡说。”  “怎么是胡说呢?有一位作家曾经说过,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将是枯萎的。有了男人的滋润,女人就年轻,女人就漂亮,女人就妩媚动人。”  “这个作家纯属是胡说八道。那么多被男人滋润的女人,也没有你王雨佳年轻漂亮啊!”宋晓丹有些生气地说。  “我,我不是教化学的嘛!我知道怎么进行化学反应。”王雨佳笑呵呵地说着,随后又跟着问道:“晓丹,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嗯。还是一个人,和七年前离开这里一样。”宋晓丹平静地回答。  “晓丹,你现在的条件这么好,干嘛还不趁年轻时找一个呢?你说说,想找个什么样的,我们大家帮你选。”  宋晓丹摇摇头,“我现在这么忙,哪顾得上呀,等过几年,晓东上了大学以后再说吧!”  “过几年,你不就老了么,你现在才三十八,抓点紧,四十岁之前,一定要解决问题。”王雨佳告诫说。  “那,那要看我有没有那个缘份呀!”  “晓丹,你,你是不是对李振东还有那份情呀!这些年你是不是一直还在等他?”王雨佳大着胆子问。  “去你的,别胡说。他把我的心伤透了。”宋晓丹连连摇头。  “可是,可是你们有个儿子呀……”  “可是,他也已经有了女儿呀!我与他是绝对不可能的。”宋晓丹坚定地说。  “这个李大才子也真是的了,这么优秀的老婆跑了,后悔不后悔呀!刚才你在会上讲话时,我偷偷看看坐在我身边的李振东,他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黄,低个脑袋,连看也不敢看你。那心里,别提多后悔啦!晚上回到家,马丽娇也不能饶过他。”王雨佳乐呵呵地说。  “雨佳,咱不提他啦!你现在怎么样,教几年级呢?”  “报告宋校长,我刚刚送走了高三,高考成绩还不错,马上让我接高一新生。”  她们俩正说着话,顾守一大步走了过来。“王老师啊,你别跟宋校长说起来就没个完,我知道你们俩个过去就好,可现在是工作第一啊。我找宋校长要马上开会。”  王雨佳一听这话,也没有客气:“顾书记呀,认识你这么多年了,可从来没见你这么积极呀。你要是早点认真负责,学校也不至于出现这么大的丑闻呀!真是孩子死了来奶了。”  一听这话,宋晓丹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守一的脸色变白了。“王老师,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这话难道不对吗?你刚才在会上不是讲了,学校出事,你也有重大责任吗?”  “这……”顾守一被问得没了下话。  见这情景,宋晓丹马上开口道:“雨佳,你就别说了,我马上还有会,以后咱们再细唠吧!”  “行,你忙你的去吧。一半天有空,我找几个好朋友,专门为你接风。”王雨佳笑呵呵地说着,看也不看顾书记一眼,转身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