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高三一班的选举,爆出了两个意想不到的冷门。  李文勇以高票当选团支部书记。钱大首也以高票当选班长。这两个人当选,都是李老师没有想到的。先说李文勇,他虽然学习好,是班里的尖子,也是年级的前十名,但他性格内向,除了学习,很少参加什么别的活动,也没当过什么学生干部,缺少必要的组织能力。平时在班里不声不响,这次却以高票当选团支书,算是杀出一匹“黑马”。至于钱大首当选班长,那更属意外。他和李文勇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钱大首是全市有钱大款钱庄的宝贝儿子,家里资产已经超过几个亿,是真正的富人子弟。他平时学习不算太好,也不太用功。他早已声明,高中毕业不参加国内的高考,将去英国读大学。父亲正在给他办理相关手续。他平时对自己要求不太严格,挺散漫,因为家里有都是钱,出手也很大方,这样的学生怎么能被选上班长呢?李振东真是有点百思不解。  但不管怎么说,团支部书记和班长是民主选上来的,这个选举结果应当承认。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团支部书记李文勇首先做表态发言。由于没什么思想准备,加上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在全班同学面前讲话,李文勇走上讲台的时候,脸色涨得通红,头上也冒出了热汗,他望着下面同学们凝聚的目光,想了一会儿,开口了。  “我,我十分感谢,感谢同学们对我的信任,我从小学,到初中,到现在的高三,没当过学生干部。对了,初一的时候,当了一学期的学习委员,后来,也被别人顶下去了。选我当团支部书记,我,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说到这,李文勇掏出手绢,擦了擦头的汗,继续说道:“既然班里团员这么信任我,我一定努力做好这项工作。不会的地方,我会虚心地向以前的团干部请教。”他说到这,看了一下第三排的章丽丽,章丽丽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相遇了。不过,李文勇的目光不敢在她的脸上久留,赶紧扫到一边。匆匆忙忙地说道:“我个人也没什么能力,大家学习上有什么困难,我,我一定尽力帮助大家。”说完,他向同学们深深地敬个礼,边擦着头上的汗边走回座位。  钱大首的表态发言却是相当的成熟和出色。他站在讲台上不慌不忙,满脸都是胜利者的微笑。“尊敬的班主任李老师,尊敬的全班同学们,大家下午好。”说到这他停下,望着下面的同学,等待着掌声。果然,有几个同学带头鼓掌,跟着大家都鼓掌。他自己也像模像样地为自己鼓了两下掌。等掌声停下,他又继续说:“我十分荣幸地被大家选为我们班最后一届班长,这是我的光荣,也是大家的光荣。这说明同学们对我钱大首还是十分了解的,肯定的。为了不辜负同学们对我的信任,在这最为关键的一年里,我将做到以下几点:第一,寻求社会上的大力支持,创立襄安一高中历史上没有过的高三一班教育基金。金额最少为一万元,用于我们班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学学习的需要。保证每个同学都能顺利地读完高三课程,并参加高考,绝不让一个家庭生活困难的同学掉队。”  此话说完,班里十几个家庭困难的同学带头鼓掌。看得出,那是十分感激的鼓掌。  “第二,由于我不参加国内的高考,我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为全班同学搞好服务。无论是学习上、生活上,还是文体活动等各个方面,大家有什么要求都尽管提出来,我钱大首一定能为你们服好务。并积极配合班主任李老师和团支部书记李文勇同学,做好班里的各项工作。争取高三一班,成为全年级,全学校最好的班级。最后一点,我要说说为什么要提议改选班委会,并竞选这个班长。一句话,我想要个机会,比试比试,看看我钱大首行不行。”  “现在,我只行了一半,被大家选上了班长。我要争取再行那一半,就是当好这个班长,让全班所有的同学都满意。谢谢同学们。”钱大首激昂的讲话完了,向所有的同学深深地敬个礼,走下了讲台。大家又给了他一阵热烈的掌声。  当选者表完了态,最后该班主任李振东老师讲话了。他首先对团支部、班委会选举成功表示祝贺,对新当选的团支部书记李文勇同学和新当选的班长钱大首同学表示祝贺。并希望全班同学支持团支部、班委会的工作,在最后一个学年里,努力学习,争取高考都有个好成绩。说完这些话,他的目光在章丽丽的脸上扫了几下,耳边又响起了宋晓丹跟他说的那件事。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我有一件事,想和同学们商量商量。看看这样做行不行。”  同学们一听这话,都瞪大了眼睛,看看李老师要说什么事。  “刚才,新当选的团支部书记李文勇同学讲了几句心里话。他说他没当过班干部,特别是团支部书记这样班里的主要干部。没当过不等于说就当不好,我还是相信李文勇同学能当好,大家也是相信。要是不相信,大家也不会一致选他。但他毕竟没有经验,要有个熟悉的过程。我突然想,为了帮助李文勇同学尽快熟悉团支部书记的工作,做到新老交替,我想把李文勇同学和章丽丽同学调到一个座。上学期结束的时候我曾经对大家说过,新学年班里不再调座,不管是什么人说情。但这次是为了工作,不知道同学们是否同意?”  “同意”。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回答。  李振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既然大家同意,那就这么办了。希望章丽丽同学尽快帮助李文勇同学熟悉团支部工作。”  班里的会刚开完,李振东一走出教室,就被等候在走廊里的齐菲芳拦住。  “李老师,我是赵俊飞同学的母亲,我找你有事。”  “找我,那请您到办公室去谈吧!”李振东客气地说。  “不啦,到办公室谈也不太方便。就在这儿谈吧!”齐菲芳说着往走廊的一头指了指,李振东点头同意,两个人走了过去。  “李老师,俊飞这孩子学习一直不太好,进步很慢,我这个当妈的,都快要急死了。您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小户人家,要权没权,要钱没钱,孩子今后的前途,只能靠他自己刻苦学习。可孩子又这么不争气,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找您的。我想给孩子调个座,争取在高三这最后一年里,孩子学习上有进步,能考上大学。”齐菲芳说话的声音挺大,眼珠子也瞪得挺圆。  “调座位,这恐怕不行。我在上学期末已经向全班同学讲过了,新学年谁也不能调座。”李振东边说边摇头。  “就求您这一件事了。俊飞想跟一个叫李文勇的同学一个座。您就同意了吧!”齐菲芳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挺鼓的信封,就往李振东的兜里塞。嘴里还说道:“李老师,就这么点小意思,您买条烟抽吧!”  李振东一见,赶忙用手拦住她的手,嘴里大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快拿回去,快拿回去!”  齐菲芳还是不肯罢休,继续往他的兜里塞,两个人拉扯起来。李振东急了,脸色也变了,厉声说道:“你给我住手。你把我李振东当成什么人了?你要是这么做,别说我不能调这个座,就是能调,也绝不给你调。”  一见李老师真是发火了,齐菲芳这才停住了手,她放低了声音说:“李老师,我,我也是没办法,就这么一点意思吧,多了也没有。”  “我已经说过了,班级座位一个不能调。你回去吧!”李振东的脸上仍然是没有一点笑容。  “真,真就一个都不能调吗?”齐菲芳不相信地问。  “我李振东说话算数,说一个不能调,就是一个不能调。”  “那,那也只好这样了。谢谢李老师平时对俊飞的关照,希望您今后还要多多关心他。”  “我会的。”  齐菲芳满脸不高兴地离开了学校。  就像是心灵有约。放学了,章丽丽和李文勇都借故走在了同学的后面。到自行车棚取了自行车,他们一前一后地推着车子走出了校门。看看前后左右没有什么熟人,李文勇向前赶了几步,走到了她的身边,轻声说道:“章丽丽,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章丽丽知道李文勇在自己的身后,忙回过头,微笑地看着他。她的脸色有些微微地发红。  “我,我真不好意思。我,我没想当你这个团支书……”面对章丽丽的目光,李文勇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怎么是我的团支书?”章丽丽开心地笑了。  “我,我真是没想当。是,是大家硬选我。我,我从小学到现在,没当过学生干部,我,我跟你比,肯定不行。”  “你怎么知道你就不行?要我看,咱班还就数你行。你学习好,人品好,哪样都比我强。选你当团支书,真是选对了。”章丽丽满脸真诚地说。  让她这么一说,李文勇的脸顿时通红,他抬头看了章丽丽一眼,真诚的说道:“李老师已经说了,让你这个老支书多带带我,你不帮我,我心里真的没底。”  “你放心吧,我肯定能帮你。不过,咱俩也得交换,学习上你也要带我,咱俩这回可是一个座呀!”章丽丽笑着说。  “那没问题。”李文勇连连点头。  两个人就这么推着自行车,在马路边上边说边走着。不一会儿,来到了一片高档住宅小区。这也是襄安市近年来建得最好的一个小区,都是二层小独楼。章丽丽停下了脚步,轻声说道:“我到家了,有话到我家里去说吧!”说完,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用微笑的目光看着李文勇。  望着这一幢幢高档的漂亮小楼,李文勇马上摇着头:“不。我不去。”说完,他看了章丽丽一眼,又问道:“你家,你家过去不是……”  “我家是新搬来的。刚来两个多月,班里谁也不知道。走,进去坐坐吧!”章丽丽再一次真诚地让着。  “不。我不去,不去。我上车走了。”李文勇慌忙地说着,连个告别的话也没来得及说,飞身上了自行车。  “那你慢点骑,有空过来玩。”章丽丽边说边和他挥手。李文勇连头也没敢回,更没敢吱一声,转眼的工夫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一进家门,章丽丽就冲着妈妈叫道:“妈,饭做好了没有?我都饿了。”  喻威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满脸是笑的女儿说道:“好了。就等你回来吃了。”  说话的时候,组织部长章阳也回到了家。一家三口坐到了餐桌前。新搬的这栋二层小楼,建筑面积三百多平方米,装修也比较讲究,餐厅里设施都是高档的。章丽丽也许是真饿了,端起碗来就吃,喻威看着女儿,冲丈夫说话了。  “你们选的那个新校长,素质真是太差了。我主动给她打电话,她对我还代搭不理的。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带班的副校长嘛!”一提起这事,喻威就是一肚子的不高兴。  章阳看看妻子,笑着说道:“怎么样,碰钉子了吧?”  “你说,我找她校长给孩子调个座,这么大点的小事,她还支我,让我去找什么班主任。我告诉她,我是工商局的喻威,是章丽丽的母亲,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她一个小小的副校长,心里还有没有我?有没有你?”  “也许,她不知道你呗!那么多的学生,找她的也不能少。哪能个个都解决呢。”章阳解释着。  “妈,我的座已经调完了。”章丽丽放下饭碗,满脸是笑地冲着妈妈说。  “调完了?谁给调的?”喻威问。  “班主任李老师调的。”  “我,我也没找你们李老师啊!”  “那你找谁了?”  “我一听那女校长的几句话,就气得把电话挂了。后来,我又找了你们学校的顾书记,他是满口的答应。看来,这是老顾给办的了。”喻威十分肯定的说。  “以后啊,这样的事还是少办,尽量别给学校找麻烦。你啊,也要注意一点影响。”章阳说。  “不就是调个座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像你当组织部长的,一调就是县级干部。”喻威有些不高兴地说。  “妈,爸,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重大消息,我已经不是班级的团支部书记了。”章丽丽大声地说。  “为啥?”喻威瞪大了眼睛问。  “新学年,班委会、团支部重新改选,我被选下来了。”  “凭啥选下来?你没有干好?”章阳也瞪着眼睛问。  “不是。这次改选,有个先决条件,当过一年团支部书记的,不能再连任。我已经当了两年了,没有资格再任了。”章丽丽笑着说。  “这,这是谁的主意?”喻威大声问。  “咱班同学钱大首提出来的,李老师也挺支持。后来,报到了学校,校长更是同意。”  “这个老顾,这么大的事,咋不事先和我说一下呢。丽丽啊,你不当这团支部书记了,你,你心里能承受得了吗?”喻威不放心地问。  “妈,有啥承受不了的,新选上来的团支部书记,就是比我强。”  “选上谁了?”喻威问。  “李文勇。”  “李文勇?就是,就是你要和人家一个座的那个男生?”  “嗯。他是高票当选。别看他过去没当过班干部,可他肯定能干得比我好。”丽丽挺自豪地说。  “吃饭吧,吃饭吧,你们看看这饭菜都凉了。”章阳说着拿起了筷子。  “老章,这搬了新家,房子也大了,家务活也挺多,我也干不动了。我看,咱还是找个保姆吧,收拾收拾家,做做饭,也把我这个工商局的副局长解放解放。”喻威说。  “找保姆?”章阳拧紧了眉头想了想道:“找个保姆倒行,可你一定要找个知根知底,老实厚道的。不然,进了咱们这个新家,你不怕弄出事来?”  “哎,我也是这么想呀。要不,我早就张罗找人了。可如今,可靠的人到哪儿去找呀?”喻威叹息道。  “这个不着急,碰上算。碰不上呢,你就再辛苦辛苦,一切以安全为第一。”章阳说完,端碗吃饭了。  钱大首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他的家是一栋三层小楼。进门就冲着钱庄吼道:“老爸,儿子今天给您带回来好消息啦!”  “好消息,你能有啥好消息?”钱庄扫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儿子,又低下头按着计算器,他正在一个人算帐。  “老爸,您啊,就知道算帐算帐,挣钱挣钱。您就不知道在政治上关心关心您的宝贝儿子?”  “政治?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政治?”钱庄连头都没抬一下地说。  “老爸。您也太瞧不起您这个儿子啦!告诉您吧,我今个当选班长啦!襄安一高中三年一班班长,而且是民选的,班级得票率百分之八十九。”  钱庄抬起头,不相信地看着儿子。他早就想让儿子在班里当个干部,锻炼锻炼。可这个李老师就是不同意,钱物也是一点不收。都说这个李老师犟,不好办事,连校长都拿他没办法。如今,这是儿子胡说呢?还是李老师回心转意?钱庄的目光在儿子的脸上认认真真地打量着,足足看了能有一分钟,然后,用不相信的口吻问道:“你说的这些,能是真的?”  “老爸,您儿子还能撒谎吗?班里刚开过大会,我还发表了就职演说呢。同学们为我还一个劲地鼓掌。”钱大首得意洋洋地说着。  “行。我儿子还真行。爸爸过去没给你办成的事,你自己办成了。了不起。了不起。”  钱庄说着站起身,跟儿子一比,他矮了不少。他用手拍拍儿子的肩头,“跟你爸学,好好干。”  “老爸,我就职当班长,主动提出个目标,建立班里的教育扶贫基金,用于咱班贫困学生读完高三学业,数额是不少于一万元。”儿子说完,用目光看着钱庄,等待他的下文。  “当个班长,拿一万块钱?值。”钱庄连连点头,表示认可。  “爸,这不是拿一万块钱当班长,而是当了班长以后资助一万块钱,帮助困难同学完成高三学业。”儿子纠正道。  “反正是一万块钱,怎么说都是一回事。这钱我认了。可是,我今天去你们学校了,结果呢,碰了一鼻子灰。”一提起这事,钱庄是满脸不高兴。  “你到咱学校也是赞助去啦?”儿子笑着问。  “就算是赞助吧。想送两个学生,拿几个钱。可这个新来的女校长,一点面子也不给。赞助钱不要,个人钱不收,送的学生也不接。我钱庄这几年从没掉过这样的链子,真是一点面子也没给呀!”  “爸,我听人说,新来的宋校长不错。咱班班干部民主选举,就是她点头同意的。要不,我这个班长也是当不上的。”  “可她,把我给顶回来了。”  “你呀,也真是,总爱管那些闲事,是不是钱多了烧的?你要是有工夫,赶快帮我找个后妈吧。我妈已经去世三四年了。你硬是不找,你倒不影响什么,可谁照顾我呢?你看看我,真像是个没妈的孩儿。”一提起这事,钱大首对老爸是一肚子意见。  “嗯,我倒是想给你找个后妈,可,可总没遇到合适的。”  “你合适不合适的我不管,但我有个条件,要找个有文化的,年龄也不能太小。更不能找个什么小姐。”  “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钱庄气得用眼睛狠狠地瞪着儿子。  “我,我不是给您打个预防针嘛!”儿子说着,回自己房间去了。  齐菲芳回到家里,先冲自己的丈夫发火。“你啊,真是一点能耐都没有,什么事都让我出面,你连一点正事也办不成。”  一听这话,赵志就知道妻子又有什么事不顺心了,他没敢回话,一声不吭地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齐菲芳肚子里有话非说不可,她马上追进了厨房。“你说说这个李老师,我就让他给咱儿子调个座,他一个不行,十个不行,真气死我了。”  “那你,那你没表示表示?”赵志小心地问。  “咋没表示呢?我给他拿了一个数,硬往他手里塞,可他,他说什么不要。”  “一个数,是不是少了点?”赵志又小心地问。  “这还少啊?调个座位就要一千,我一个月才挣多少钱?你还是个科长呢,你一个月才挣多少钱?他胃口也是太大了吧?!”齐菲芳没好气地说。  “唉,没办法,咱这不是求人嘛!”赵志叹着长气说。  “他真要是给办,再多花一点也没什么,点个数呀!他可倒好,一口一个不能调,上学期说定了,找谁也不能调。那架式,像是大公无私。可这唬谁呢?谁信他那一套呀!”  “也许,这个李老师还真是坚持原则的呢!”  “屁吧!我才不信呢!”齐菲芳说着一赌气,摔门出去了。  赵志把饭菜做好,端到了餐桌上。下的过水面条,做了两个卤,一个是肉丁尖椒,一个是鸡蛋西红柿,还切了一盘黄瓜丝。赵志做饭的手艺不错,色香味俱佳。儿子赵俊飞从外面回来了,他放下书包洗洗手,就坐到了餐桌前,他看了爸爸妈妈一眼,端起碗吃面条。  看着劳累了一天的儿子,赵志心疼地往儿子的碗里盛肉卤,嘴里还说道:“多吃点肉,多吃点肉。”  齐菲芳在一旁说道:“儿子啊,今天下午妈去找你们的李老师了,他说现在一个座位都不能调。要是调一个,就是你。”  儿子抬起头,停止了吃饭,用陌生一样的目光看着齐菲芳,吞吞吐吐地说道:“妈,我要调的那个李文勇,他,他已经调座了。”  “什么,他调座了?”齐菲芳用不相信的目光看着儿子大声问道:“他和谁一座了?”  “和章丽丽。”  “什么时候调的?”  “今天下午放学前。”  “叭”,齐菲芳气得把手上的饭碗使劲往餐桌上一跟敦,用劲太大,饭碗碎了四半,面条洒了一桌。“这个狗日的李老师,明目张胆地唬我,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看看,这件事我跟他没完。你说说,那个叫章丽丽的父母都是干什么的?”  儿子被母亲的动作吓坏了,他想了想,小声说道:“她爸爸,是市委当官的。”  赵志在一旁赶忙接茬道:“我知道,她爸爸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阳。她妈妈是工商局的副局长喻威。算了吧,咱们小门小户的,不能跟人家比。”  这一句话更把刘菲芳激怒了,他冲着丈夫吼道:“你真完蛋,还算是个老爷们?人家都骑在你头顶上拉屎了,你能咽了这口气,我可咽不下。我明天就去找他们校长去,我要告这个李老师。校长要是不管,我就去找教委主任。教委主任要是再不管,我就去找市长。”  “你,你还是消消气,咱们吃饭吧!”赵志小心地劝着。  “吃饭?我这都被气得鼓鼓的,哪还吃得下去饭。”齐菲芳说着猛地站起来,离开了餐桌。  赵俊飞低着头,眼泪成双成对地淌了下来,他顾不得去擦,眼泪就掉在了饭碗里。赵志看着儿子,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