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正式开学上课的第二天,宋晓丹一个人到各年级、各班级走一走,转一转。她先来到一楼,因为一年级新生在一楼,初中升到高中,学生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她刚转过走廊拐角,见一个男学生后背冲着走廊,一个人在角落里小声哭泣。她快步走过去,轻声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进教室上课?”  男学生转过脸,清瘦的面容,惊恐的目光,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老师,老师不让我进教室……”他小声的,吞吞吐吐地说。  “为什么不让你进去呢?”  “我,我来晚了二十分钟。”  “啊,是这样。你是哪个班的?”宋晓丹亲切地问。  男学生用手指了指斜对面的教室,小声说道:“一年四班的。”  一年四班的门半开着,宋晓丹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教师尖厉的声音:“你们是新生,还不了解我。告诉你们,我马老师在班级、在学校是说话算数的。在我这个班,谁也别想调皮捣乱,谁也别想不服从纪律,谁也别想不听我的话。刚才来晚的那个学生你们已经看到了吧,我就是不让他进教室上课。再来晚一次,我就不让他上学。谁来说情也不好使,这个班就我说了算。我……”这个女教师还要讲话,半开的门打开了,宋晓丹走了进来。女教师用非常不友好的目光看了宋晓丹一眼,停止了讲话。  宋晓丹用目光打量着这位穿着漂亮,满脸敌意的女教师,好像在哪儿见过,又一时想不起来。但可以肯定,她是自己七年前离开这个学校以后调进来的。宋晓丹的目光在这位教师的脸上迅速地闪过,最后看着满屋子的学生。刚升入重点高中的一年级学生,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她。似乎想知道,这突然走进教室的是个什么人。宋晓丹的目光在第二排座位上停住了。第二排正中间的位置,坐着两男一女三个高个子的学生,比后面的学生高出一个头,后面的学生要侧着头来看黑板。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师,这样排座位是极其少见的。宋晓丹的目光在那里停留了许久。然后转过身,冲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女教师,低声问道:“这么高个子的学生,为什么坐在前面第二排?”  女教师用敌视的目光瞪着她,大声回答:“他们近视。”  “近视为什么不戴眼镜?比他们个子小的近视生为什么坐在他们的后面?”  “这……”女教师的脸色更白了。她紧咬着嘴唇,说不上话来。  “你为什么不让外面的那个男同学进教室上课?”  “他上课来晚了,迟到。”女教师生硬地回答。  “来晚了你可以批评教育。但你没有取消他上课的权利。”  女教师脸色苍白,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就在这时,女教师放在讲桌上那个漂亮的小包里响起了很动听的手机声,给宁静的教室里增添了新的内容。动听的手机声仍在响着,宋晓丹用严肃的目光看着女教师:“你上课怎么可以带手机呢?学校没有规定吗?”  女教师脸红了一下,赶忙打开漂亮的小包,拿出那个漂亮的手机,赶紧关了。  宋晓丹用很不满意的目光看着这个女教师,“你马上把外面那个学生请回来。”  女教师狠狠地瞪了宋晓丹一眼,极不情愿地走了出去。一会儿,那个男学生低着头走进了教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宋晓丹看看表,冲女教师说道:“你快抓紧时间上课吧!”然后走出了教室,并把门轻轻关好。  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呢?一个重点高中的老师要都是这个样子,这学校能不出问题吗?正这么想着,迎面走来了王雨佳,她亲昵地叫道:“晓丹,你低头想什么呢?”  一看是自己的好朋友,宋晓丹停止的脚步,气愤地说道:“一年四班的那个女教师,素质也太差了。不让来晚的学生进教室上课,那座位排得……”  “你知道她是谁吗?”不等她说完,王雨佳笑着反问。  “不知道。不过,看着面熟,像在哪儿见过。”宋晓丹如实回答。  “你真是贵人好忘事,连这么重要的人物都能忘了,我真佩服你。就是她,从你手中夺走了你的丈夫,拆散了你美满的家庭。她叫马丽娇,李振东的现任妻子。”王雨佳微笑着说。  “我说呢,看着有些眼熟。不过,就见过一次面,早就忘了。她怎么调到这儿来了呢?”宋晓丹问。  “你和李振东离婚不久就调走了。她就和李振东结了婚,分配时就到了咱们学校。都是冲着李振东的面子,当时李振东说了,要是学校不同意把马丽娇调进来,他就要调走。咱们学校哪舍得放了这个语文权威呀!”王雨佳说。  “啊!是这样。”宋晓丹点点头,又苦笑了一下。然后不满意地说道:“这个马老师,素质怎么这么差呢?那三个高个子的学生就安排在第二排,这……”  “这内幕我知道。三个学生的父母都先后找过我,让我在排座时给予照顾,还都拿来了钱和物。我说我不是班主任,没有排座的权利。再说,这么高的个子,眼睛又不近视,怎么能往前面排呢?他们见我不行,又托别人找了马老师。就有了现在的结果。”王雨佳接过话茬说。  “你怎么知道这些内幕?”宋晓丹不解地问。  王雨佳笑着回答:“我教他们班的化学,当然知道一些了。”  “真是不像话。要是我们所有的老师都这个样子,那我们这所重点高中还怎么办下去了呢?难怪我们这所学校出事呀!”宋晓丹说到这皱起了眉头。“这种现象必须立即坚决刹住,绝不能留情。”她说完冲王雨佳点点头,快步走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王雨佳想了想,快步来到了三楼的语文组,冲着正在备课的李振东喊道:“李老师,你出来一下。”  因为都是好同事,好朋友,王雨佳说话也不客气,她把李振东拉到走廊的尽头,开口说道:“李老师,你该回家好好管管你的第二夫人了,她太不像话了。”  “怎么了?”李振东莫名其妙地问。  王雨佳就把刚才听到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李振东说了一遍。末了说道:“振东,我和晓丹,和你都是多年的好朋友,你和晓丹虽然分了手,但现在晓丹回来当校长,我们都要支持她的工作,把我们学校办好。马老师这个样子怎么行呢?”  听完了王雨佳的话,李振东的脸一红一白的。他沉思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了。”说完,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宋晓丹在楼里转了一圈,心情十分沉重地回到校长室。刚才在数学组,她看到了两个男教师无事在偷着下象棋。在外语组,两个年轻的女教师在研究服装的样式。在二年级的一个班,一个男生因为不会答题被罚站了半个小时。在三年五班,一个老师厉声地批评学生:你的脑袋怎么这么笨呢?这道题我都讲三遍了,你怎么还不会呢?……几个教室里,上课的时候都传出来手机或者呼机的声音。下课的时候,有几个男生在楼外的角落里偷着抽烟。她知道,这几年重点高中为了资金问题招了一些自费生,学苗的质量可能是有些下降。那么学校的教育到底跟上了没有呢?这千头万绪,到底从哪儿抓起呢?  “当当当”,有人敲门。她喊了一声:“请进。”副校长冯克林走了进来,开口道:“宋校长,有个事要请示一下。”  “别客气,有什么事就说吧!”  “今年公费录取的四百名新生中,只有一个没报到。她叫杨芝,是从泉水县考上来的,成绩在泉水县的考生中排第二,在全市新生中排列第三十四。现在她来了,但不是来报到的,而是来告知要退学的。这学生学习成绩这么好,退学了太可惜,我想……”  “你别说了,快领我去看看。”宋晓丹说着快步离开办公室,冯副校长紧跟在她的后面,来到了政教处。只见在屋中间站着一个个子不高,脸色有些发黄的女孩,她穿的衣服很破旧,鞋上还沾着泥巴。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见宋晓丹进来,那农村妇女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冯副校长马上介绍道:“这是我们学校的宋校长。”  “你为什么不想念书了呢?我们这所重点高中,别人花多少钱想进还进不来呢,这是多好的机会呀!”宋晓丹的话刚说到这,女孩“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她边哭边呜咽着:“我,我想念,我想念呀!”  一听这话,宋晓丹冲着那个妇女道:“既然你的女儿想念书,你为什么不让她念呢?”  “她,她哪是我的女儿呀!我是她家东院邻居,杨芝这孩子命苦,她娘前年病死了,她爹今年还得了重病,她……”农村妇女赶忙解释。  “她没有别的亲属和兄弟姐妹吗?”宋晓丹追问。  那妇女看了看杨芝,长叹了一口气。“到了学校,就跟老师讲实话吧。这孩子命苦,是个城里的遗弃儿,杨家老俩口没孩子,就把这孩子抱回家。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懂事,聪明,对两个老人也好,学习上更没说的,总是学校里的第一名。可谁知道,这两年先是杨芝的妈死,现在她爹又得重病,家里没有钱,她哪能到市里来念这高中呢!”  听着农村妇女的述说,看着满脸泪水的杨芝,宋晓丹的眼里也含着泪水。她想了想说道:“尽管家庭生活有困难,但这么好的孩子,书一定要读。这样吧,这孩子在我们学校读书的一切费用,包括学费、书费、住宿费等等全部免掉。”  “这,这是真的?”农村妇女不相信地问。  “真的,我是校长,这事我说了算。”宋晓丹点头回答。  “杨芝,快谢谢这位校长,谢谢这位恩人。”妇女赶紧说着。杨芝一听,先是“哇”地一声又哭了,然后,恭恭敬敬地给宋晓丹行了三个大礼,又给冯副校长也行了三个礼,还要给屋内其他老师行礼,被宋晓丹拦住。“杨芝啊,你快回去抓紧准备吧,今天已经上课两天了。你明天,或者后天来报到上课吧。到校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们一定帮助你解决。”  冯副校长也在一旁点头说道:“杨芝啊,好好感谢宋校长吧,像你这样学习费用全免的,在我们学校可是第一个呀!”  杨芝听了,又连连向宋晓丹行礼。宋晓丹亲切地拍了拍她的肩头:“别灰心,有困难可以克服。”  从政教处出来,宋晓丹来到了书记室,她想和顾书记单独碰碰工作。可书记室的门紧锁着,问办公室的同志才知道,顾书记上午到教委开会去了。她又回到校长室,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着下午要开班子会需要研究解决的几个问题。  下午的班子例会开得异常顺利,研究的几个问题全部按她的设想通过,这是宋晓丹完全没有想到的。研究的第一个问题是四十四名雷同卷学生要求回校复读的问题。宋晓丹阐述了同意这些学生回校复读,并进一步加强对其教育,使他们在明年的高考中都能考个好成绩,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的想法。她知道顾书记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意见,会和自己争论一番。在此之前,她早已知道了顾书记的态度。她说完了自己的想法,先请顾书记发表意见。顾书记点头道:“我同意你的意见。”其他两位副校长也纷纷点头同意。第二个问题是研究考试监视系统。宋晓丹提出了暂时不建这个系统,把钱用在刀刃上。她特别提到了上午新生杨芝同学的事情,提出要拿出一笔钱,建立学校贫困学生救助基金,让家庭困难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在校完成学业。这个意见,大家也是一致通过。顾书记一个劲在点头,没有再提要建考试监视系统的事情。第三件事,宋晓丹提出了今天所见所闻,对教师要进一步加强管理的事情,教师体罚学生,污辱学生是绝对不允许的。听到这里,顾守一气得发言了。“晓丹,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见过。老师身上确实存在。过去我也都批评过,大会讲,小会讲,文件制度也没少下,可就是不见效果。我真是头疼。你说一个老师,罚学生站了二十分钟,你能把她怎么样呢?从心里说,她也是为了学生的好,也是为了教育好学生。我拿这些人也是没办法。”  陈副校长说:“我看应当马上开个大会,让宋校长把这个问题好好讲一讲,特别是一年四班的那个马丽娇,仗着是李振东老师的妻子,根本不把学校的规章制度当回事。这次就拿她开刀。”  冯副校长也说:“我同意陈校长的意见,应当立即开个大会,狠狠刹刹这股歪风。”  宋晓丹想了想说:“现在还不要急于开会,我在想,为什么这么多的规章制度就不好使呢?这说明我们的规章制度有毛病。我们要很好地研究制度创新问题。至于怎么搞,我现在心里也没数。这个会上,我只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咱们大家共同想办法。争取用一种全新的制度,把教师管理起来,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当然这件事可能挺难,但我想只要咱们大家努力,就没有想不出的办法。”  散会后,宋晓丹把顾书记单独留了下来,并亲切地问道:“顾书记,您是我过去的老领导,对我工作中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意见,就大胆地说。刚才在会上,您没有发表什么不同意见,但我知道,您对前两个问题,是有自己想法的,您为什么不说呢?”  顾守一想了想,如实说道:“我本来是想谈些自己意见的。上午到教委开会,散会以后,尚主任把我找到了他的办公室,说是要和我谈谈心。他告诉我,要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多在背后补台,不要在前面挡路。他还明确表示,市教委支持将这四十四名学生收回复读,也赞成暂时不上考试监视系统。教委主任的态度这么明确,我还能说什么呢?”  “啊,原来是这样。”宋晓丹终于明白了,她想了想说道:“我刚来,情况了解的不够,有些决策也不一定完全正确,您是老书记,可不能站着当旁观者呀!”  “晓丹,你还不了解我吗?我顾守一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不对的,肯定是要说的。刚才的那两个问题,我也是认真想了。你说的都有道理。我有的时候也是有点偏激,看问题不全面。我是真心赞成这两件事的。”顾守一真诚地说。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宋晓丹高兴得上前紧紧握住了顾守一的手。  晚上,李振东一进家门,七岁的小女儿萍萍就冲他扑了过来:“爸爸,你抱我,你抱我。”  李振东没有好脸子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像往日那样去抱她,而是厉声说道:“回你屋学习去。”  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见爸爸满脸不高兴,撅着小嘴,回自己屋里写作业去了。李振东换了拖鞋,把皮包往茶几上重重一摔,大步来到了厨房。妻子马丽娇比他下班早一会儿,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见他进来,还故意问了一句:“你今天怎么了?还能进厨房?”  李振东没有说话,上前“叭”地一下把电子炉具关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这菜还没熟呢?”马丽娇大声地问。  “我问你,你今天上午都干什么了?”李振东的脸色铁青。  “我,我没干什么呀!正常上课。”  “你是怎么上的课?还做了什么?”  一听这话,马丽娇明白了。她把手中的铁勺往炉盘上重重一摔,大声叫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是不是你的前妻找你了,说了我的坏话?告诉你,我不怕她。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批评了一个学生,安排了三个座位,手机在课堂上响了两下吗?我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你当老师的,不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师德吗?”  “违反师德的也不是我一个人。课堂上响手机的好几个,她专门来对付我。这是故意找茬。七年前她被我气跑了,现在回来当校长,就要治我,告诉你,我不怕她。”马丽娇大声吼着。  “你,你小点声,别让楼上楼下的人听见。”李振东的话音小了些。可马丽娇的话音反而更大了。“我小点声?我凭什么小点声?我做错什么了?你回来这么指责我,我给你生儿育女,给你洗衣做饭,我们俩干一样的活,挣一样的钱,凭什么这么不平等,还要你回来说三道四。告诉你,别看你的前妻回来当了校长,我马丽娇不怕她。你怕我现在说话声大,把我惹急了,我到她校长室找她说理,让全校的师生都知道……”  “你……”李振东没有想到妻子会是这个样子,他使劲地一跺脚,离开了厨房。马丽娇也气得一摔厨房的门,回到了女儿的屋里,并把门在里面使劲一关。  这晚上,一家人都没有吃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