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邓冬兰独身一人默默坐在302房间,手里捧着《外国著名话剧简述》中的最前面一帧书页。看看扉页上好熟悉的名字,几分潇洒的字体,让她长长叹出一口气。  邓冬兰慢慢把眼睛闭了起来。  接着,又一声叹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机响了。一直响了三四遍,她才睁开眼睛瞥了手机一眼。她没有接听。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丈夫黄义国的号码。看到这个号码,她脸上的神情忽变,回忆中的一脸惬意陡地转换成了鄙视和冷漠。叫吧,你叫吧,你手机就是叫哑我也不接!她心里发狠嘀咕着。大概黄义国对邓冬兰不接听电话的原因也心知肚明,过了一会儿便没再打过来。  邓冬兰好容易才把自己的情绪收回来,她的目光再次洒落到扉页签名上。  偏偏这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不是手机号码。显示一个座机号码,陌生的。响过两遍,她慢慢拿起手机。刚一接听,手机里传出的是黄义国的声音。  “冬兰,我想解释一下上周发生的事。你听我说……”  邓冬兰知道自己上了当,黄义国不知道上哪儿找了一台座机打自己手机。她愤然把话挡了回去:“有必要解释吗?别跟我狡辩。我后悔,后悔我自己怎么会赶到信天游大酒店去?我真是一个死不要脸的女人,还要……”  黄义国说:“谢谢你,冬兰。这些天来只要一回想起当时的情势,我心里害怕得很。你这个菩萨要是不突然下凡,我黄义国彻底完了。父母生了我,组织上培养了我,我都感恩,但这辈子我最要感激的还是你,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大恩不言谢,不过我内心里一句话还是要说出来,冬兰,谢谢你!你不来的话,我真要从信天游大酒店十九楼跳下去!”  “跳楼的是我!我命贱,天生一个跳楼命!二十几年夫妻,你竟然这么来伤害我。我应该把那个婊子扭送给警察。不,我要撕碎那女的!我要把她燕子两张嘴都撕得稀巴烂!黄义国,我早听到人家议论,你跟燕子这个婊子关系不正常,经常到酒吧,到雪茄吧,一起去洗浴中心冲浪,也够刺激吧。你以为我的耳朵全聋了?我耳朵没聋,我就是瞎了眼,也是一个睁眼瞎!找了你这么一个畜牲不如的丈夫,我、我……”  “冬兰,你先别生气,我跟你道歉!”  “道歉?道歉是一个创可贴吗?你、你把全世界的创可贴都拿来,统统拿来,也盖不住我这伤口,更止不住我的血流出来!”  “你听我解释,我也有难言之隐呀。这么多年来,你总希望自己丈夫事业上能超过你。我也不希望被别人介绍成某某的先生。我同样想听到人家介绍说,某某是我黄义国的夫人。但每一次机会我都失去了。下半年这次应该会有一个机会,我不能再坐以待毙,我一定要抓到这辈子已经为数不多的一个机会……”  “你抓到机会?你抓到的不是机会,抓到手的是那婊子两坨肉!你怎么跟她上床?”  “我、我刚刚睡上去,根本还没……”  “呸!别说了。你再说,我马上向市纪委张书记打电话举报你!要让你身败名裂,今生今世我要让你都抬不起头来!你有脸敢见人,也没脸敢见你儿子善善!做好准备你,我随时一咬牙,哼,这辈子你黄义国算玩完了!”  说完,邓冬兰猛地摁掉手机。  手机终于没再响了。一个很静寂的世界中,邓冬兰用力按按自己的额头。她感到脑子里面乱糟糟的。这些天来,每个晚上那信天游大酒店的情景都会浮现在她眼前,她的心被吞噬着,一口又一口,一口比一口痛,一口比一口狠。刚才她跟丈夫没说假话,她确实听见过一些说法,但她一直把这些说法当成流言飞语。这社会上,仕途中,又有什么时候耳根清净呢?只是亲眼目睹那种情景时,她才知道自己比被捆绑上刑场还要痛苦百倍,绝望一千倍。她可以接受一切说法,那些议论她可以当成一种谣言,当成人家政治暗箭来中伤自己丈夫的手段罢了,唯一难以接受的就是自己看到真实情景。这种情景,她知道永远刷不掉。就说晚上躺在被窝里吧,闭上眼睛比睁开眼睛更难受,睁开眼睛也一样历历在目。她多么想挖掉自己的眼珠子。但她又明白,即便挖掉了眼珠子也挖掉不了自己的脑袋!她后悔了,不该推门进去,敲响门后自己就该毅然离开信天游大酒店……  这时,有人敲门。  邓冬兰赶紧起身跑进卫生间,站到玻璃镜前照照自己,迅速打开水龙头,捧起水洗了把脸,再拿毛巾轻轻揩揩。她知道谁来了。果然,她一开门就看到邓娃娃站在门口。  “表姑妈好!”  邓冬兰立刻笑道:“娃娃好,你来了?”  “我接到表姑妈的电话,刚好没出警,跟李大队长说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就借了一台车子开过来。表姑妈想见娃娃,娃娃也好想见表姑妈。娃娃从小觉得表姑妈待娃娃特亲特亲,上警校时还是表姑妈借车送我去的,中途又给买了一大堆我特别喜欢吃的果冻。没几天,有几个男生便给我取了一个绰号叫‘果冻警察’。这名字挺好听的。听到人家这么叫,我马上会想到表姑妈。我爸还说呐,这辈子一定要像你表姑妈一样有出息。当年当兵是表姑妈自己跑去报名的,表姑妈您怕自己被刷下来,又跑到宾馆找部队首长,找了五次,每次都跟首长表决心提申请。我爸说,你表姑妈当兵没关系也找出了关系来,女兵名额少,要不然还轮不到你表姑妈。”  “看看娃娃,都把表姑妈捧上天去了。不错不错,知道捧人,才会被人捧的,你娃娃很适合在机关工作。”  “表姑妈本来就是娃娃学习榜样,崇拜的楷模。上个礼拜六,娃娃想来这看望表姑妈的。只是李大队长约我去陪他的客人,只好又拖下了。”  “表姑妈也想娃娃呀。嗯,借的车子不是局里的警车吧?”  邓娃娃摇摇头说:“我本来想借一辆警车,李大队长管得很严,没哪个敢给钥匙给我。”  “那就好。到人家那里实习,还得好好守人家规矩。实习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昨天我跟你爸爸通过电话,要他尽早找点关系,争取到时候把你塞到市局机关就好。嗯,这也是你表姑父的意思。他说,这年头公安没人还真过不好日子。放心,表姑妈还有表姑父也会帮你忙,一定鼎力支持。”  “谢谢表姑父,表姑妈你们真好!”  “娃娃可爱,从小懂事,表姑妈和表姑父当然喜欢你呀。上个月,你表姑父还在夸娃娃最有出息。我那个顽皮儿子黄善又不在身边,表姑妈、表姑父平日也只能想看看娃娃。黄善就是在家也没你那么听话,男孩子顽皮,他在家里,我还是喜欢娃娃一些。”  “黄善他挺懂事的,比我聪明得多。表姑妈,他一个人在美国加州念研究生,日子过得也孤独,上个礼拜,我们一起QQ聊过,他说挺想妈妈。”  “他哪天不想爸想妈?三天打一个电话来,打了他爸爸又打我。一讲话就是想爸爸想妈妈,好像天下父母数他爸妈最好。不过每次看到娃娃你时,表姑妈也想黄善。”  “表姑妈你学会上网聊天吧。”  “表姑妈这个年纪了,手指僵硬,脑子不活,哪能学得会这些新鲜花样?”邓冬兰笑了一下,接着拿过自己的手提包,扯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邓娃娃,“来,拿着。”  邓娃娃发怔:“什么呢?”  邓冬兰说:“表姑妈给你买衣服的。表姑父昨天来看我时,还说这几天约你出来吃饭呐。我说算了,把娃娃吃胖了,嫁人档次那要降低一两个等级,划不来的,还是给娃娃买一件衣服。要买好看一点的,别不舍得花钱,做女孩子不花哨一点,到时候后悔也迟了。女人街有几个店子,比如花季年华、风铃,还有流行元素和北京小妞,那几个店子衣服不错,都是一些淑女装。上班是警花,下班当靓女,别委屈了自己的青春。”  “谢谢表姑父表姑妈。我不能接这钱,我有钱花,妈给了我,治安大队还发给补助。”  “表姑妈表姑父的钱,给你就收下。黄善他在美国读书,也不知道他还回不回来,他要是不回来,表姑妈老了还得靠娃娃伺候。所以说,表姑妈今天给你钱,明天娃娃还得养活表姑妈。种金子,表姑妈在种金子。收下收下,娃娃听话。”  邓娃娃只得谢了一声,把信封接过来,放进自己的小包里。接着,邓冬兰问她实习怎么样,找了男朋友没有,如果有对象,表姑妈要亲自审查一下。邓娃娃有点不好意思:“警校有一个同学暗恋了我两年多,就是刚到警校给我取绰号那家伙,人还不错,他叔叔是一个省政协委员,姨妈当老板,做煤炭生意,他爸给他姨妈当助手,家里情况还算不错,但我不喜欢他那抽烟的习惯。”邓冬兰说:“能这样做综合分析,看出娃娃成熟不少了。终身大事,慎重一点好,理想现实要结合一块考虑,人品要优秀,形象要端正,最好不抽烟,一般不喝酒,当然你也不能搀扶着他一起去讨饭吃。如果他家里还有一两个从政的,那就更好。这人呐,最大的财富资源还是权力,这人最有效的保护伞也是权力。有权力的家庭,你的身份会更保值、更容易升值一些。爱情不能当饭吃,但没饭吃就会饿死爱情的。”邓娃娃点点头:“精辟,真精辟!到时候一定请表姑妈亲自面试,表姑妈这关过不了,哪怕被其他女孩都当成一个白马王子,我也会毫不犹豫跟他拜拜的。”邓冬兰笑眯眯表示赞许:“不错,爱情需要激情,也需要冷静。”  闲聊了个把小时后,邓冬兰把邓娃娃送到疗养院门口。看到邓娃娃发动车子时,她似乎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说:“对了,信天游大酒店的事纯属误会。那天刚好表姑妈住的小区停了水,又没送暖气,太冷了,你表姑父提出到信天游大酒店住上两天。本来我也不想去,我总怕那些大酒店的被子不干净,只是你表姑父他跟信天游大酒店老总打了电话,那老总姓杜,跟你表姑父早混成了铁哥们,这下子不去也得去,也就去了。谁知道闹出这种让人气愤不过的事来。接到你的电话,我正好在1905号房间。听了你的电话,还觉得你怎么突然不懂事竟然跟大人开起这种玩笑。你表姑父说,娃娃一定听错了。我跟你表姑父一样都没想到,警察还真的来了。你看看,弄得你那些同事好尴尬吧。表姑妈更尴尬。当时表姑妈正睡在被窝里,看到那么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来,弄得我脸都红了。这事,一定是谁故意来戏弄你们110。看来当警察还得要多长一个心眼。嗯,这事后来没什么反应了吧。”邓娃娃说:“就是李大队长受处分了吧。他把责任一个人给挑了起来,局长专门找治安大队全体人员开了会,要求我们一定要吸取教训。其实,还有几件事同样弄得很糟。”邓冬兰说:“你们公安局那个罗副局长专门来跟表姑妈道过歉,本来那是秦局长要亲自登门的。这公安头头道歉可是不多见的,稍有一点蛛丝马迹被他们抓住,也可以让他们做出天大的文章。确实没办法找到任何一点东西,他们才不得不低头。表姑妈也没为难他们,毕竟当警察不容易,人民警察还是爱人民的。当然,这件事算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表姑妈我也要从中吸取一些教训,当时怎么没把娃娃的话当真呢?表姑妈跟你表姑父一样实实在在地明白了,公安里面有一个自己人,还真是不错。刚才表姑妈已经讲过这话一遍,真是这么一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