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赵二妹陪邓冬兰到码头结束晨练后,钻进路边小吃店,吃下一碗小米粥,又吃完一小碟果蔬。刚刚走回疗养院的院子,邓冬兰看到有人从旁边停着的小车里钻出来,便跟赵二妹说:“你家公子来了,还有你那个风骚又漂亮的媳妇。《还我风骚》,卓青这戏名终于取了出来。昨天晚上你刚离开我的房间,她就过来讲她的戏名。”  看见儿子和儿媳一前一后钻出了车子,赵二妹便大声问道:“金星,这么早跑来有事?”  只要薛金星和左左同时在场,都由左左说话,这规矩今天也没变。赵二妹问的是儿子,但还是由左左答道:“妈,大喜啦大喜啦!”  赵二妹眼睛顿时发亮,又兴奋又紧张:“左左你有喜了?”  “妈的喜!”  “你左左说什么鬼话?妈怎么还会有喜?”  邓冬兰闹不明白她们说什么,但也被婆媳一来一往对话惹得哈哈笑了起来。  薛金星走过来先叫了一声邓局长,才把一个消息明明白白告诉赵二妹:“妈,我表妹要生孩子了,今天早上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产科。”  赵二妹巴掌一拍,惊喜地:“太好了太好了!”她转过头跟邓冬兰说,“邓局长,我看表外甥女去。她要做妈妈了。你得帮我跟周院长告个假。”  邓冬兰说:“去吧去吧。看你这样子,比生金星还高兴一百倍!”  赵二妹钻进车里,便开口埋怨:“你们看看,小你金星五岁半的表妹都做妈妈了,你们呢?”  薛金星发动车子后,嘿嘿笑了两声。  左左跟没听到什么一样,慢慢把她的头扭开……  就在赵二妹赶往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孙水平已经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当然,他根本没想到会在医院里看见赵二妹。刚到妇产科住院部门口,他遇到一个护士。护士认识他,热情招呼道:“孙老板,来看我们护士长吗?”  孙水平点头又问:“我妈在不在病室?”  “水平,找我有什么事?”廖丽芬刚好从手术室出来,看到儿子后,脱下口罩,一边问道。  “妈,您打电话找我呀。刚好在茶楼我跟几个老板喝茶。”  “看看,都把妈忙晕了,一连做了两台手术。这些当家长的,喜欢剖腹产,他们说剖腹生下来的小孩子聪明。看来还真有几分道理。”  孙水平便奇怪问:“妈您新发现了这道理,什么旁证?”  “不用打灯笼去找。以你为例证就够了。”  “我?”  “当年生你要是剖腹的,你也早该成家做父亲了。看你这年龄,当得上王老五,还不是带钻的。”  孙水平呵呵赔上笑脸说:“原来妈要当面把自己最新研究成果告诉儿子。”  廖丽芬瞅了儿子一眼:“谁跟你嬉皮笑脸的?”  “妈,那您说正事吧。”  “是这事,人人居集团范总陪他第三个老婆来生孩子,点名要我当助产士。他这个老婆才十九岁,艺术系的高材生。昨天晚上,我跟范总闲聊,无意中说到人民大剧院闲置的事。范总有些兴趣,妈想让你跟他见见面。别把他看成一般有钱老板,北京老皇家大院子里也有他亲戚。听说市里有个副市长还是找范总亲戚从上往下一路打招呼下来打成的,要解决一个正处副厅帽子那真是小菜一碟。当然在人家眼里看,人民大剧院开发也只能算作一碟萝卜条,连韩国泡菜都算不上。你孙水平面前,他一碟小菜就是你一道大菜。现在几点钟了?”  孙水平看看手表:“快十点。”  廖丽芬说:“说好了,范总十点半跟你见面。让你早一点来这等他,也叫礼貌吧。你不能跟他耍半点派头。上次一个副省长约见他,多让他等了两三分钟,他抬起屁股就走了。不过这个小老婆生孩子,他还挺有耐心的,这几天都陪在这里。艺术系的女生,连喊几声哎哟都娇气得要死,林黛玉那种呻吟声都被她们当成了艺术。大老板呀,再大的领导也管不了,但服老婆管,特别服小老婆管。什么时候也能找个女人管你呢?”  “小老婆?”  “又不正经!连大老婆都找不进门,还小老婆?有本事让妈回家开办一个私家幼儿园。你能抱回几个孩子来,我就跟你看管好几个孩子。你别以为妈封建死了?要不是你爸当初还有歪心想法,我也会再生他三五个下来。”  “在哪里?住哪里?是不是这地方——”廖丽芬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回头一看,两女一男急匆匆朝这边走来。她忙提醒道:“同志小声点,别大声说话!”  “我来这看我外甥女。12号房间待产。”说话的是赵二妹。跟在后面的左左捧着一束花,薛金星提着一个水果篮。  看到他们过来,孙水平下意识侧侧身子。  廖丽芬说:“进去左手第7间。”  赵二妹哦了一声,抢先走进去。左左落在最后,回头朝廖丽芬道了一声谢。  孙水平瞟了这几个人的背影一眼,问廖丽芬:“妈,您不认识这年纪大一点的女人?”  廖丽芬说:“这些婆婆妈妈我见多了。那么多,记不住几个。好像不认识这人,看样子郊区来的吧。”  孙水平说:“您有过她的照片。”  “我有过她的照片?”  “只是照片早毁了。小时候,我还把照片上她那双眼挖出来过。”  “她是……”  “市文化局,那个工会主席。”  “赵二妹!她是赵二……”  “就她!”  廖丽芬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声音冷得发硬:“原来是她!几年没见,都老成这模样了,捡破烂里面拖一个老女人也比她好看。”  “人家名声响得很,新世界地产公司总经理。”  “那又怎么样?当了女总统,她也就是一个捡破烂的老女人!难怪刚才经过身边时,一股破烂臭味让你妈有点呛鼻!”  一个护士快步走过来,跟廖丽芬说:“护士长,12号房间一个老太太要求我们把最好的接生医生帮她外甥女接生。”  “12号房间?刚进去的那个老女人?”  护士点点头。  廖丽芬没好气地:“排到哪个医生值班就是哪个。”  “如果今天剖腹,那该是郭医生。12号房间三个床位刚好也是郭医生管。如果不是剖腹,那还得看孕妇熬到哪个值班医生。”  “那你就跟她这样说。”  “说了。老太太还是执意要见您。”  “不见!”廖丽芬喝道。只是护士刚退开两三步,廖丽芬又抬头一扭,“好吧,我去见她!我要认认真真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老成什么样子!水平,先到妈办公室坐上一会儿。桌子下箱里有饮料王老吉,还有牛奶。”  赵二妹看到戴着口罩的廖丽芬和刚才出去叫护士长的护士一块儿走进来,便有点不高兴:“叫护士长怎么还叫一个护士来?”  “我不是护士。”廖丽芬说。  赵二妹说:“穿一样的衣服,会不是护士?”  廖丽芬说:“我不是护士。我是护士长!”  赵二妹说:“你是护士长?!那好那好,你来得正好。想请你帮忙找个好医生给我外甥女接生,让她少受些苦,让肚子里的孩子平安钻出来,我可以多付钱。”  廖丽芬冷冷地:“有钱?”  左左说:“有钱。没钱,我妈不会开口。”  廖丽芬说:“没钱的孕妇,我们也会全力接好生,确保每一名孕妇每一个孩子平安,这是我们的职责。助产椅上个月才换新的,但它也不是用人民币垫起来的。”  左左说:“那就好。这年头什么事都讲究人性化,也该允许孕妇提出合理要求吧。”  廖丽芬没说话。  左左显然对廖丽芬刚才那几句话听得有些别扭,依然矜持地歪起下巴:“刚才这位护士小姐也该转告你们护士长了,孕妇以及孕妇家属要求把你们妇产科最好的接生医生请过来。就这个要求。”  廖丽芬稍稍想了一下,侧身跟旁边的护士嘀咕几句什么。护士点点头碎步又走了出去。没过几分钟,护士陪着一个戴口罩的医生回到病室,跟赵二妹说:“这位医生姓李,我们妇产科最好的接生医生,去年刚刚到美国进修过。”  赵二妹顿时乐了,连声说:“好好好,美国回来的那就好。从美国回来的医生比国内医生技术应该强些。”只是一转眼,她又有些担心地问左左,“左左,这美国女人跟中国女人不像同一个人种,接生起孩子来该不会有什么区别吧?”  左左还没答话,护士已经解释道:“什么人种的女人生孩子都是一样的。”  左左看到护士抢话了,脸拉下来:“我妈又不是问美国女人生孩子是不是从肚脐眼生。她担心美国人接生有些技术或者流程用在中国女人生产时合不合适。”  “一样的。”  听了护士的肯定回答,赵二妹便跟李医生说:“要辛苦李医生了!”  李医生说:“应该的。”  “也还是辛苦……”赵二妹突然怔了怔,有些奇怪,“李医生说话的嗓门怎么这么粗?”  “喉咙我就这么一个。”李医生眼珠子跳了一下。  赵二妹鼓起双眼盯着李医生,几乎不可相信:“我的妈哟,你喉结怎么这么大?把口罩摘掉,摘掉口罩看看。”  “摘口罩——”李医生感到意外,但还是缓缓摘口罩。赵二妹急退两步,抽出口冷气:“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李医生反问道:“我哪点像女的?”  赵二妹的脸色刹那间发紫,扭过头责问廖丽芬:“你这护士长怎么当的?生孩子的是我外甥女,又不是我外甥女婿他生孩子,你怎么找个男医生来接生?”  李医生被赵二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廖丽芬好像觉得对方这种反应是预料之中的,脸上也就很平静。等赵二妹把话说完,她才冷冷瞪去一眼,没再说话就走出了12号病房。  这时,孙水平正坐在护士长办公室。母亲愤然走进来,他听到母亲恨恨地:“我就是要找一个男人看看她外甥女的屁股!”  “什么?”孙水平一怔。  “想看就去看,穿一件白大褂去!天下男人想看,我都帮助他实现愿望。参观不用买门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