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个集子付印的时候,已然是世纪之尾了。  这虽然是几年前的笑谈,但是却比较准确地解析了文学与生活的关系。20年来,作者小说中表现的生活,多篇是在作者泅渡过的苦海行舟。在80年代之初,作者无法洗净50年代文学的粉黛铅华,尽管其中的小说如《大墙下的红玉兰》、《泥泞》等篇,在文学解冻初期,曾引起过轰动效应;但是今天回眸一望,那种轰动并非正常的文学回声。大概是从80年代中后期,作者开始意识到了作者应当向苦海深处潜水,因为那苦海底层才是作者昔日生活的原本。  印在这本书里的几部中篇小说,大都是作者写在90年代初期的作品。其中《死亡游戏》一篇,是写于90年代之末。在90年代,作者的中篇作品产量不多,因为作者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长篇小说和回忆录的写作中去了。90年代中期,作者出版了长篇小说《裸雪》、《逃犯》。到了90年代尾声,作者的长篇纪实文学《走向混沌》三部曲与长篇小说《龟碑》先后问世。  今后,作者有可能多写些中篇小说了一因为作者在历史新时期之初,重新亮相之作,几乎都是中篇小说。仅以此短言代繁,并为书前自序。  作者1999年1月15日于北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