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连数日,韩雪都是在病榻上度过的。  彻夜失眠,神情恍惚,耳畔总是响着“叮当叮当”的马车铃铛声。  有几次,她半夜三更爬起来,看到院外停着一辆马车。她真想跑出去扑到他的怀里。  她忘不了他,脑袋里装的全是他,一会儿是他在舞会上陪她跳舞,一会儿又是被他抱到马背上,两个人骑着一匹马在雪地里颠簸……这种欲罢不能的痛苦,把她折磨惨了。  这期间,母亲每天将饭菜端到她床前,劝她,安慰她,说父母永远不会坑害自己的孩子。母女俩的关系因此好转了。  一天晚上,韩一平又扮成车夫,偷偷地回到家里,跟韩雪聊了很长时间,劝她想开点,说时间能治愈一切,过一段时间感情就淡了。  韩雪却啜泣道:“敢情你没有体会过失恋的滋味了。”  韩一平却说了一句:“我大概只有死亡没体会过了。”  “怎么,你也失恋过?”  “何止是失恋啊?”  “给我讲讲好吗?”  “不行。我一会儿就得走了,以后再讲给你听吧。孩子,人这一辈子什么事都能遇到,希望你能坚强起来,挺过这段难关。”  这时,韩雪却忽然冒出一句令韩一平吃惊的话:“爸爸,我想跟你一起走!”  “你跟我去哪?”  “跟你一起去打鬼子啊!”  “你?”韩一平忍不住笑了,“因为失恋就想去打鬼子了?”  “才不是呢。”  “可我并没有在抗联队伍里……”  “那你在哪?”  “以后再告诉你好吧。”韩一平无法将自己在江上军的情况告诉她,就说,“你想离开哈尔滨出去散散心,可以去齐齐哈尔你三姨家住一段时间。”  他知道由于日寇对抗日联军的残酷镇压,东北抗日联军的处境非常艰难,多少同志都在冰天雪地中牺牲了。剩下的部队撤到苏联境内整编呢。他不可能让女儿去冒险,他知道韩雪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想用抗日来转嫁失恋的痛苦,也是说说而已。  “我不去三姨家!我就想跟你去打鬼子!”韩雪噘着嘴巴说。  “小雪,”韩一平严肃道,“你有抗日的想法很好,说明你有民族责任感。可你太小,什么都不懂,哈尔滨的斗争非常复杂,你根本辨别不出谁是汉奸,谁是特务,谁是真正的反满抗日。听话,千万不要凭着满腔热情被人利用,成为敌人的牺牲品!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读书,完成学业,与岗察洛夫断绝关系!听到没有?”  临走,韩雪问父亲:“你去哪?还回到那个小破屋吗?”  韩一平没有回答,拍了拍她的肩膀,起身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