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没有人知道她是他的保镖。  他帅帅地来了。她酷酷地来了。他们的出现总是伴随着一束束追光——公司所有人的眼睛全亮了。你会觉得就是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手牵手地走进来,也不能把他们的眼晴点得这么亮。  酷女一身灰黑色中性装,一顶立体感很强的哈克帽,一条低低地垂在胸前的男式领带,好像有意要把女性特色低调处理。服装细节处的白色,乂使她靓靓的一如黑色帝国似的深不町测、髙不可及。  帅男雇用这位冷艳的女保镖,就是为了抵挡所有爱情的信号。他是本城最吸引眼球的房地产开发商。一米八几的万人迷样儿,绝对星光灿烂。只要说到明星老板,便知道是他贝尔。  他姓贝。自小就老有各种出奇出格的想法。父亲就给他取名叫贝尔,当然是因为外国有——个人叫诺贝尔。他没有成为科学家、发明家。不过他身上不知哪来的财富基因,他这个穷小子,如今让全城多少女孩一想到他就巴不得自己能演绎一场现代灰姑娘的童话。  财富是个陷阱,事业或许更是个陷阱。事业做大了还要做大,三十岁以前不成家,是他给自己定的公司法。  两年前他登报招聘一名女秘书。公司接待室里,像选美一样挤满了现代灰姑娘。  山尔出现了。灰姑娘们全都坐立不安起釆。贝尔穿着王子的服装,拿着一只水晶鞋。他让侍从们挨个儿给姑娘们试鞋,谁穿得下这只水晶鞋谁就是他苦苦追寻的灰姑娘。  当然这是现代灰姑娘们的臆想。  只有一个姑娘远远地站着一动不动,三分冷傲,七分没表情。她很有一种东方女性的内在美,她髙挑的个子稳稳地站成一座雕像,她色泽很深的黑眼睛里传递着一份浓重和一份由衷。她那大大的哈克帽和松松的男式领带,又令她卓然不群与众不同。  贝尔对众灰姑娘高速扫描一遍后,就进了掊待室里边的小会客宰。灰姑娘一个、两个地迸去,一分钟、两分钟地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灰头耷脑地真的成了灰姑娘。点名的小姐直接走到那个七分没表情的雕像跟前:小姐,你跟我来。  雕像看看自巳的左右,再看看点名的小姐,才判断真的是叫自已。她很不自在地走过排在她前边的那么多灰姑娘,好像白已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  她走向贝尔桌前,远远地站着。  你叫什么?  麦子。  麦子?  对,我姓麦。我爸是种麦的,就管我叫麦子。——一个人从农村出来闯天下?对。  做过些什么?  练武术、开电梯、当电工、搞装修、当会计、当司机、当文秘、玩电脑、学英语。英语几级。  六级。  你的面前摆着不少机会,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网上常常看到关于您的报道。在您这儿可以学到各种生活新主张。包括三十五岁以前莫谈家事。  这条主张只适用于我。  也适用于我。我喜欢有更多自已的空间,我想不出什么理由人一定要结婚。  哦?你这么有气质的女孩,你的爱情的网页应该非常可爱。  麦子的视线模糊了。她看见过去的麦子,穿得鲜花烂漫的,蝴蝶般地飞上楼梯推开门,却看见自己的男友和另一个姑娘在一起。麦子蒙了。麦子醒了。麦子明白了。麦子实在不能明白。麦子绝望了。麦子不能绝望。曾经麦子那样爱过。后来麦子不相信爱情。  一个个麦子的脸叠印着,慢慢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七分没表情地站在贝尔面前。  为什么要让她翻到过去那一页?  我,我在这个网页上,巳经死机。哦对不起!其实我的这个网页一直关机。爱情么,投入和产出常常不成比例,甚至成反比。你也无法对面临的爱情作可行性分析。所以这种投资风险太大。成本太高。  你我的对话,倒像是两个爱情杀手在过招。好像一场意念中的武打。  你被录用了。谢谢。  对外我只说你是我的秘书,事实上你还得兼职当我的保镖。保镖?  我从不担心我的人身安全,我是要找一个不相信爱情的人,帮我阻挡各种美女的入侵。哦?  我身边有一名美女,就免得媒体胡乱给我编织爱情故事了。我就想寻觅一名爱情杀手,适当的人物,总是出现在适当的时候。  麦子从小会客室出来的时候,还是七分没表情。不过灰姑娘们从点名小姐的身体语言,已经读到了童话水晶鞋的结尾。  麦子换上了去参加宮廷舞会的长裙,坐上了美轮美奂的南瓜马车。  两年过去了。  今天贝尔和麦子一走进办公室,贝尔就让麦孓先去照看一下现场。贝尔为又一个新楼盘征集楼名,过一会儿就要举行新楼起名激情派对。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