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搬家的汽车一路驰去。纸袋里的洋娃娃们用小手抓住纸袋口,把脑袋尽可能探出来,好奇地看着銜道两旁。前方红灯亮起,车停住。旁边銜口的模特架店前,王丰和汪姑还在说叨。  纸袋里的洋娃娃们又七嘴八舌了。“我怎么看着这两个人不像好人?”“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像’好人?”“就是觉得呗!”“我也觉得他们好像和夏娃姐姐不一样。”“为什么?”“不知道。”“有人说过,其实儿童最能看到事情的本质。”“什么叫本质?”“本质就是——本质。”  王丰看着汪姑突然心生一计:也许,你赚钱的时机到了?  汪姑不明白地看着他。  王丰在想像中给汪姑来个脱胎换骨的包装。汪姑褪去了颜色堆砌的衣饰,褪去了很不得体的彩妆,又打开那怪怪的染发,换上克拉爱穿的名牌,梳成克拉的发型,克拉!简直就是克拉!  彩票汪姑和变成克拉的汪姑,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汪姑,叠印着,交替着,直看得王丰快把自己弄傻了。  王丰对汪姑:如果我让你赚大钱,我分成多少?汪姑:三七开呗,我拿七,你拿三。王丰:五五开。  王丰笑。他看到真假两个克拉从左右走向贝尔。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