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纯真年代”的售楼处,总是像集市那样热气腾腾。销售人员进入角色,也如演员登上舞台。观众越多,演员越来劲;买房的越多,卖房的越来灵性。李中正在跟买主们说:现房销售,现在享受;今天投资,今天拥有。  东东挤进人群,悄悄问李中:李中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贝总办公室往哪里走?  李中:你要找贝总?那得通过麦子小姐。  东东:行,我知道。我有重要的事得告诉以总。  李中:你从售楼处那个门门出去,走过人工湖、运动场,就是。  “纯真年代”的楼盘,带着新生儿的光鲜,欣喜地看着他的老笆。老笆叫贝尔。公司开发的每一个楼盘都是他的儿子。他用父爱的眼光打量着“纯真年代”,喃喃着:我的孩子。  任何一份爱的沟通,都是这样叫人感动。  天上投下一派阳光,像新生儿的皮肤那样粉红。阳光包裹起老笆和他的儿子,烘托出一曲欢乐颂。此时此刻,这世界上的一‘切都隐去了,只剩下这一派欢乐的粉红。  东东远远站着。他在视像里把此情此景装进一个大大的镜框,要留住这份粉红的感动。他喃喃着:点击全选,复制,点击另存为,点击3.5寸软盘,点击保存。  东东不由向贝尔走去,可又匆忙退了回来,不忍惊扰父子间的无言的对话。他又犹犹豫豫地向贝总走去。他的眼睛里只有贝总,完全没看见脚下有台阶。东东一脚睬空,摔向贝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