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步行街。  街上的时尚几乎淹没在涌动的人流里。过銜桥上也都是人。有老奶奶,有小胖墩。一支穿得大红大绿的秧歌队,从桥的一侧上来,要从另一侧下去。有人大红,有人大绿,有时候下,有时候上。生活就是这样流淌。  东东站在街中央。  那神情,一望而知是任重道远的贝尔公司房模秀的策划。连个头都好像长髙了点。他远眺过街桥,他的心里隐隐地响起《拉德斯基进行曲》的旋律。  夜幕下,在《拉德斯基进行曲》的灿烂辉煌的乐声中,同样辉煌灿烂的,是变成十八九世纪欧洲建筑艺术的过街桥。桥两侧盘旋而下的阶梯口,都打上了舞台追光。追光里怎么走出了一个举着糖葫芦的小胖墩?两边跟出一位也举着一串糖葫芦的老奶奶?奶奶和孙子跟着《拉德斯基进行曲》的节拍摇着糖葫芦,又好像是茌用糖葫芦指揮《拉德斯基进行曲》。  然后是那支大红大绿的秧歌队,踩着拉德斯基的节奏,走上十八九世纪的欧洲建筑,又非常拉德斯基地里贯而下。  欧洲古典艺术中出现了大红大绿,令东东大吃一惊,他晃兄脑袋再看过街桥,他看到了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