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贝尔微笑着走进夏娃屋里:你家里人呢?  夏娃原地旋转一圏,指着满屋的娃娃:这就是我的家里人。  总有三四百款的娃娃。大体按照不同的系列摆着。同一个系列里也没有重复的服装。休闲系列、运动系列、音乐剧系列、圣诞节系列、晚宴系列、白领系列、新古典系列、超现代系列……事实上这些娃娃是同一个品种长着完全一样的脸,但是夏娃给每一个娃娃做了只此一款的时装,梳了只此一种的发型,娃娃们虽然个个是升级版的绝世佳人,但是看上去年龄和性格各各不同。  洋娃娃们早就想看看夏娃姐姐常常念叨的贝总了。一看,好帅啊!夏娃姐姐的朋友是极品小帅哥啊!  贝尔1她们好像见了老朋友那样招呼贝尔。她们有的坐在书架上,有的倚在花瓶上,有的眼看就要走过来。她们比夏娃可大方多了。  娃娃的世界不是世俗是童话,丢失天真的人自然不能读懂娃娃。儿童最能识别同类,娃妹一见贝尔,高兴家里来了一个可以对活可以玩儿的朋友。这么多的娃娃抢着说话,叫贝尔听谁的呀?  “贝尔,你是小帅哥啊!”“哇塞,太酷啦!”“不过我们夏娃姐姐比你还棒!”“那当然啦!夏娃姐姐多好看呵!”“只有夏娃姐姐那么好看的人,才会给我们做这么好看的衣服!”“而且越做越多越做越多越做越多!”“我们要是参加服装比赛,你就麻烦啦,你看花眼了不知道哪件更好看啦!”“贝尔,你是大老板,可是你见过这么美丽的地方吗?”“我们家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地方!”“从此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娃娃们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同类,乐得人来疯。  贝尔笑着,傻傻地和她们一一打招呼。好像一个新来幼儿园的插班生,看着小朋友们嬉闹,惊喜得一下反应不过来。  贝尔问夏娃有没有看过《音乐之声》那部电影?那里边有句台词很有意思——“有什么能比这美丽纯净的童声,更能代表奥地利的形象?”  贝尔终于想起这屋里除了洋娃娃,还有一个夏娃。  夏娃正在打开音响。斯特劳斯的圆舞曲《艺术家之梦》响起来了。  贝尔真觉得,这个空间本来已经是不可思议的神奇,在圆舞曲的三拍里,更是童话般的美丽。  夏娃,你也喜欢《艺术家之梦》?是的,一放这曲子,我就和洋娃娃们跳舞。和洋娃娃跳舞?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么可爱的话。你为我打开了一个那么美丽的世界。  洋娃娃的世界里,只有美丽,没有不美丽。我熬夜给她们做服装的时候,那种幸福,创造美丽的幸福,那真是没法说,我真想从此不吃不睡不喝水,永远这么做下去!我想,不会做娃娃的人怎么能感受到我这样的幸福?我同情全世界不会做娃娃的人I哦对不起,我不是说您。  不不,我想我应该在你的同情之列。我一直说工作是美丽的。可是,我在美丽地工作的同时、好像也丢失了卄么,好像有一种迷失。  贝总.你天天那么辛苦,我不忍心看到你又多一份沉重。你还喜欢斯特劳斯的哪些曲子?《拉德斯基进行曲》、《凯旋进行曲》。没想到你也这么窖欢斯特劳斯!我常常以为伟大人物都是首选贝多芬的。我不是伟大人物,所以最喜欢斯特劳斯。  说明我同样地不是。  不不,你我不是同样的。比起我,你已经有一点点伟大了。  不,在洋娃娃的世界里,你就是最了不起的。这是无边无际的想像和无穷无尽的创意,是专利,是美丽!你不要小看你自己!房地产商,不知有多少!但是能做出这些洋娃娃的,701!只有你!我想,从此除了工作,还有一些我要关心的事。  什么?  譬如说,洋娃娃!贝尔和夏娃,又爆发出大笑。  一如他们初次见面摔倒地上那样。这种笑,是一种个性和感情的释放,当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只是一个劲地渲泄一种莫名的、透心的快乐。也许世上更多的成人,从来也没有这样笑过。  他们笑,因为掰成两半的泥巴,遇上了。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离上班时间还早呢,东东已经在贝尔办公室,向老板汇报关于房模秀的策划。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投入,还是因为紧张,东东的嗓门是太高了些。对贝尔一个人说话,实在用不了这么髙的分贝。不过东东的陈述,叫贝尔真觉得,开发一个人,有时候比开发一个项目更有趣呢。  他非常有兴趣地由着东东用高分贝轰炸。  贝总,我想把过街天桥的装饰,定位在十八九世纪欧洲的风情。但是又带有百老汇音乐剧的繁华。棄华中突出纯净,纯净中透着典雅,典雅中不失现代,现代中呼唤自然。  房模秀是在夜晚,所以把过街天桥用欧式的、意大利式的光雕装饰起来。好像镶上了一个硕大的皇冠,又好像通向宫殿舞会的璀璨的大门。像两边盘旋而下的了台,又像音乐剧的超大布景。  光雕用按钮控制,可以变出几种不同的效果,不同的色彩。一种是富丽辉煌的纯金色,好像下一秒钟宫殿舞会就要开始了。一种是华美的彩色,就像华彩乐章那样出彩。还有一种是深深浅浅的绿色,把人带进芭蕾舞剧的林间仙境。还有一种是我们纯真年代的本色,纯白,从纯白的光雕走下来的,都是天使般纯净可爱的女孩。  贝尔听得出神了。  用纯白的欧式光雕装饰起来的过街天桥。夏娃穿着芭蕾舞鞋和苗舊舞裙一身洁白地出现在天桥的一边。天桥那边,又出现了一个同样是一身洁白衣服的夏娃。  天桥两边,一百个夏娃,踩着足尖碎步出来了,像纯白的花仙子。一百个夏娃从天桥两侧轻快地踩着舞步旋转而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