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克拉的步入式衣柜大开着,挂满了时装。克拉的床上也铺满了新买的时装。服装太多的人,往往不知该穿哪件反而觉得没衣服穿了。好比书太多的人,往往不知看本可能干脆借别人的书看了。  克拉的心情和她的服装一样繁乱。她几近绝望地喊:我没衣服穿了!  东东不解地笑着,只觉得好玩。  克拉,我怎么觉得你在房模秀开始前,就好像有的小孩在睡觉前总要哭闹一场。这叫闹睡。一边去!小毛孩!  你现在这种心态要坏事的。你本来穿什么都好看。你这个小毛孩知道什么叫好看?怎么不知道?一本时尚杂志上写着,现在要打造“3S”女人。叫做3S?有品位,真我,性感。你这是背书啊?你只会用人家的语言说话啊?  好,那我用自己的语言了。现在上场的是克拉小姐。华贵、震撼,像美不胜收的殿堂,令人晕眩然后把人杀伤。啊,她转过身走回去了,她那神秘撩人的后背,又像缤纷莫测的后宫令人遐想,不过那只是一招虚晃。小毛孩,还有两下啊!  岂止是两下!我还有事,我得快走。我来是告诉你,贝总本来说上一百个模特。我想上一百零一个。最后一个,从过街天桥中间,坐一个升降秋千飘然而下。在《拉德斯基进行曲》奏到最高潮时,那第一百零一个模特闪亮登场。啊,那就是我?!  是。因为我觉得,美不是一天打造起来的。你的身上巳经浸透了时尚的气息,你的美是一种积累。在这场房模秀中,你应该可以胜出,成为“纯真年代"的形象代言人。啊,我亲爱的小毛孩!  王丰推门而入。显然很不满惫“亲爱的小毛孩”。东东也本能地不愿意看到王丰的不敲门便入。他本能地不喜欢王丰身上的什么什么呢?是那根粗大的银项链?不是。那项链很派的。可是戴在王丰脖子上,总好像过分扎眼。  东东一走,王丰就一个歪笑:他也说:这儿瞎掰扯?克拉正要为小毛孩说话,王丰脸上一下由阴转晴:来吧,试衣吧,看我怎么在第一时间把你打造成偶像明星!从现在起,你要清楚自己的定位。任何一件商品,在生产前都要清楚这个定位。否则就不好打开市场。明星也一样,明星需要什么?需要市场占有率!现在我来跟你讲讲你的定位一美丽是你的事业,美女是你的职称,美貌是你的身价,美眉是你的身份。  克拉望着王丰,自己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听糊涂了?怎么还来个美眉?  王丰说:当然哕!你是大家的美眉,也就是大众情人。这样一定位,你就有了最大众的市场。  克拉故意围着王丰走,打量他: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要卖我?  王丰做深不可测状:今天我把话放这里了。以后你就一点一点明白了。简而言之一句话:我要提高你的魔鬼指数,让所有的人为你着魔!试衣!  王丰的手机响。  汪姑在楼下给王丰打电话:王丰,我到了,你在家吗?  王丰慌忙对克拉说有人找他,他先回屋里去一下就来,叫克拉一定在屋里等着。  王丰走到克拉楼下自己屋门口,没好气地瞪一眼汪姑。他打开门。  你怎么提前来了?提前了一小时!约好了时间就得准时!提前和迟到一样不礼貌!  我这不急着想让你包装成偶像么!还偶像?你呕像吧!我立刻就得回克拉屋里帮她选几套服装。你呢,先在我这儿待着。我一人待着傻坐啊?  没让你傻坐。这是克拉的相片。你好好揣摩揣摩。你看你跟这位美女是不是很像。  听你这口气好像我就不是美女?你本来长得很好。是你没文化没气质没品位糟蹋了你的美丽,把你变得彩旗招展又油又腻!那你找我来干什么?  我要把你包装成未来明星的未来替身!也就是克拉的替身!  也许我想当的是明星呢?哪天我买彩票能中一千万你就能当明星。这有什么?现在的美女都是包装的、组装的。你给我一包装我照样当明星。就是把我店里的模特架包装了,也照样当明星!  舞台上方是横标:模特架小姐选美决赛。  模特架们用整幅的丝绸裹在身上,裹出各沖款式。  她们走上宽大的舞台,站成错落的几排,摆出各种造型。  克拉是个一半生活在梦幻中的人。她望着床上一大堆服装,不知道抓紧挑选,只知道幻想。  茌《拉德斯基进行曲》的辉煌乐句里,装满欧式光離的过街天桥中间,一架神话般的亮闪闪的秋千出现了。秋千上坐着克拉,向欢呼的人群招手。秋干慢慢地落地。  《拉德斯基进行曲》的高潮又起。光雕天桥的中间,又出现一架亮闪闪的秋千。秋千上,克拉穿着又一身服装,向欢呼的人群招手。  《拉德斯基进行曲》的高潮迭起。光雕天桥的中间,又又出现一架亮闪闪的秋千,克拉穿着又又一身服装,向欢呼的人群招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