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当代小说>漂二代
  宋肖新这是第三次来镇派出所了。  她是从北京来的,在一家售楼公司工作。她高挑的身材和端庄美丽的容貌,以及时尚的穿戴,在这个镇子上几乎找不出第二个。走在街上,她明显能够觉到投向她的目光如芒刺般,让她心里不舒服。她没想到还会有不敢敲门的一天。做售楼小姐。尤其是京城的售楼小姐,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她是不愿面对敲开后一双双极具攻击力和穿透力的眼睛,那眼神仿佛磨得锋利的片,足把她撕个稀巴烂。  她第一次进派出所,用尽可能准确的河南话,问一个留平头的警察,大叔,办证在哪?平头警察甩给她一句硬邦邦的河南腔:人不在!  可能听她的声音甜甜的,抑或是闻到她身散发出的香水味。说完抬头看了看她。目光顺着她两条笔直的腿一路看上来,到她的脸上,平头警察的嘴就嚓地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关在里面的牙全都突到嘴外,眼睛则迅速收缩成两个黑点。宋肖新第一次看见有人笑得如此不加掩饰,如此肆无忌惮,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惧怕。  她把办理护照的理由向他简单陈述了一遍。他听了,眼睛夸张地睁大了,好像要向嘴巴看齐。接着扯过一把椅子让她坐。略一等,略一等,坐。  说着拍了拍她的腰,又递给她个满是茶锈的杯子:喝水喝水,  我的杆子。早上刚用洗衣粉粉涮过,干净。然后问她,你是演员还是模特儿?看你长得模样、气质就不同一般打工的。  宋肖新说我是售搂的。他听了又上上下下打量她一会,是吗?那你在北京一定有房子吧  宋肖新有点儿烦了。她说售楼的就是打工的。平头警察直摇头,表示不信她的话,然后跑到院子里大喊:狼羔子在吗?有美女找你!那个被平头称为狼羔子的警察不在。宋肖新在平头警察的屋里等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有几十人过来跟她搭话,有警察,有联防,也有来派出所办事的。宋肖新是本地人,但她很小就到了北京,无沦她如何努力,也说不好河南话。她说河南话时,那些人夸她的北京话说得真好,就像她人长得那么好。在他们眼里,她是既漂膏又有钱,女人漂亮有钱说明什么“宋新从他们挑逗轻蔑而又贪婪的,神里到答案。她屁股下的椅子毫无悬念地变成针毡,接着她落荒而逃  第二次,第二次,邯个被叫做狼羔的管户籍的警察都不在,宋自颜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去响这栋楼里任何一个门握山所的院子电盛满阳光,在无聊的等待十,光把她的彬于逐渐拉拉瘦。她答!冯功铭明天就能相见的承诸又要打水漂。她能想象;他失望和焦急的神态。他的这朴神态她是既满足又心疼尽管他她大十多岁,但对她的依恋仍仪个位子。平时那个在法庭装笔挺,慷慨陈词,在律师事务所里对疑难案举重若轻,振成功男人的旷响信的他,到地面前却立刻变成十老实交的大男孩。每每想到这些,她都要闭上嘴,否则心底那种半锅感就会喷薄而小。她不愿计他看到她幸福满足的杆子。她刘他释放的信号是,她对他并不恃满意。  宋肖括虽说是回到老家。但家是剩下两旬许多年设住过人的老屋,像一个历经风雨、衣衫槛楼的老者呆板地站在那,她在老屋门前站会。看门板上依稀可辨的午画上还船着她小时候画去的笔迹。  可是,地廾不想打开老的门锁,就是想,她也根本没有钥匙,或者老屋根本就不需要钥匙。在父亲的坟前也哭不出来,或许是早就设有了悲痛,父亲变成卜个模糊的记忆。她在村广里见到的多是老人苗于,这些老人,她是觉得面熟,却经不知怎么称呼,而孩子们,则完全把她成个过客。她在一个儿时的小伙伴家住个晚上。  邯个小伙伴听说她回来办护照,昨着大眼看了她好大一会,惊奇地问,你在北京小:十年,咋还小是北京人  来自新假装逗那个同学的孩子玩没听见。  老家对于米新允苒脸只是个符号:在北京这么多年。她足外地人;到了老家,她感觉也成外地人。在北京她买不起房子,町租房子仕;而在老家。她在过去的小伙伴家借仕一十晚上,又住进了宾,这是唯一的能满足她的私密要求和起码的适要求的办法,但却址她更感觉自是外地人。人在旅途,多少会有些孤,宋新这时清清楚楚地意识到想冯功铭真真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急促地响起。她的心跳一下,马上想到是冯功铭打宋的。她故意不接,让手机啪完半支歌,然后摁下接听键,漫不纯心地说。嘛呀没想到,电话那头是十女人的声音小新。我是你妈。  妈的脸仿佛一个苦大仇深的朽,一天过去真贝,是苦;过一天,!翻一页。是难广张不是牢骚就是抱怨,一听她的声音就心烦,问干吗冯萍萍说,你咋还不呵来,柱破地方你还待得住宋新说你力我想待要不是你把我生在这破地方,八抬大轿抬我也不来。  冯仲萍说,你这次全赛又拿了第一名:,他都拿次第一名你还不快点来小冯说说。来日新一愣,蹬小冯说什么冯萍萍说让小冯他爸爸给你弟办北京户口啊米新听就火,对话里兴高采烈、理直气壮的冯萍萍说,你为你是讹,小冯他爸听你的冯萍萍急。小冯他爸不是剐长吗他一句话样白北京户口术落上冯萍萍说的是口河南普通话,说北来”寸总说成“白京”。宋新说他爸真那么大本事就啥也别干。每天说句话就够吃够喝。  挂冯萍萍的电话,宋渐接着就给弟弟。样打过去。祥关机。  她想想拨冯功铭的电话,听见电话的音乐响声就挂掉。  常常这样给他打电话。不为省钱,也不是返他玩,而足不想让他觉得自。太工动。祥户的事,她冯功铭提到过,冯功铭答应问问。现在再提起,会不会冯功铭觉得太功利可是,她自的亲身经历,又,她深深知道北京产对祥多么重要。  只过丫十秒,冯功铭的电话就打来,宝真。终十想起绐我打电话丁。宋日新说没有啊,是不小心碰错丁键吧“冯功铭真碰错了键也算足我的福分。你什么时候来,想死我丫。宋新说户带不走找就不去冯功铭那边一了壳。米新也生气地挂断电话、,就这德性,说户的事不是绕令就是装聋柞哑,你冯功铭到底对我真不真心祥得第一,这让来日新很高兴,这个同母界父的弟弟是末日新最亲的人。她又给样打电话,日样还是关机。无奈,她缩自祥发了条擅信祝贸。你顿奖那大姐一定到场给你祝贺。姐也蛤、个大奖肖扦走出北”成长杯中学生迎奥运外语竞赛颁奖大会会场。迎接他的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姑姑日桂桂、被称为“乡长”的李跃进、他的主任老师等等。一个女孩笑连颠开地给他送一朵鲜花,祝权你样吁。你给咱们十八里昏力工子弟学校争光,这个女孩叫李京,老家和日祥个村,在是十八吞刊、。子弟学校初一的“牛。  日样在浓浓的亲情和乡情簇拥下,上他的好朋友张杰的昌河面包车。自桂桂自得合不拢嘴,左手拉着样的,右手不寸摸侄儿的脸,擦擦鼻子,再擦擦眼角,好像在给侄儿美容,李京生歪着头瞅着自桂桂。兴奋地说,桂贴,我次写作文。写到激动得说不出话米寸,知道怎样描写真完,拿着自样的奖书,反过来看倒过来看。  样哥,你读高中可进个好学校,巾、八中、人大附中、实中学哪个不得抢你。你还得好好姚一挑呢  日祥没说话。他脸上的淡淡愁容,引起桂桂的不安。她说,你姐老家办护照能有事耽误。你别尘她的气。  自样说。我姐给我发过短信桂桂又说你哥郎里开会,请不下伯,也不能来杆的班主任也一直没说话,还不时皱着眉头。张杰从日祥和他主任的晴绪中好伟看出了点什么。他打开车上的音响,首流行驮,想比。样和他的班主任调剂下心情。不料,祥刚听了几句就让张杰关上。哥们,我累了。找歇歇行吗求你!  张杰又扪开车窗点立烟,刚抽口,李京从后边、其不意地仲过手给他夺下。嘴里嚷着我抗议在未成年人面前抽烟,危害未成年人健康。张杰说,你个小头从小就横,长大别找不到老公。现在剩女满真都是。你等着当替补吧,目桂桂骂张杰乌鸦嘴,京生是十八里香最漂亮的小公主,才不愁嫁不出去呢。  祥仍不声不响,闭着眼,靠在座位”,神情有些疲倦:张杰从后视饿看样一眼。知道日扦里肯定右事。  自祥和姑姑自桂桂住在个老院子史。桂桂双脚迈进院子,就看自家门摆着的只红色塑料桶。她紧走几摹,装作开门,悄悄地用一张报纸把那只塑料桶。她这个动作既自然又敏捷,一股看不山来。  自祥家在院子东北角旮兄处。一间大约有一二平方米的房外边足甲方米的临时搭建的棚屋。中间用帘子隔起来,姑姑自桂桂住在里边。外边的单人床就足月祥的卧室,这一下来了七八十人,别说唯,站着也有点下面条,日桂桂不好意思地对日样的班主任说。屋子太小,役来得及收拾。就不请你们到家喝茶,样的丰任井不在意。他说,咱们还不都。样,哪有几家住得宽敞的。我还要学校,家人就不客气、张杰有车,耍送老师回家。  老师也世拒绝。  咱们的状元郎回来,找看看拿个金杯还是银杯。随着产粗放的声音落地,一位年龄六十左右、高高胖胖的妇女迈着咚咚响的大步进日样家的院子李京尘高兴地说,耶蚂来了。然后扑前拉着她的手,亲热地亲了两下。  桩李京生称为韩妈的妇女叫朴冬,是㈠香扑届委会的主任。  她个子高,进“寸门框碰了头。疼得哎哟声。她把肖祥拉到怀,傀见到久别的儿子一样。看看我家孩子多棒呀。我从当村委会主任。  到收社居委会十任也有二十多年丁,你是八里香的广们中章奖最多的。可绐。八里香争光了:,你韩妈脸上也有光。不信,你摸摸韩蚂的脸,抽光油光的,哈哈桂桂搬了凳萨呼冬坐。恳地说,韩姐您给孩子多费心。这些真子哪个都打电和您亲。  韩冬撰摆子。你老大姐不蓉欢听奉承话。耍说,心还真没少岔。忙倒是设帮多大。我刚才还给居委会的几个同志说,居委公虽然役多少钱,们想方设法也得给秆这孩子点奖励:  李京抢着说,韩蚂您要奖我样哥,就把北京户给他转呗,怀冬笑,摸摸半求的脸蛋。闺女,等哪大你韩蚂说话当家,第十就解决你杆的。她完,发现祥笑得有此不自在。  她深深知道。这些孩子既有强烈的自卑感有强烈的自尊心,容易多心、多疑、多愁,也容易多情事恩、多变他们的尊就像挂在树枝上的露珠儿,句、一个跟神都有能碰落。她叮嘱桂桂弄点好东给孩子补补。然后就要告辞、李京生说要回家,牵着她的手活蹦乱跳走:,韩冬刚虐,冯萍萍来。她在日样很小的时候就改嫁,和自祥小生恬在一起。她从胳肢窝里央着的花书包十,取㈩件印右”迎奥运“大红宁和奥运吉祥物的恤衫。不由分说地帮着。祥脱下身穿着的恤衫给他换上,拉着自桂桂看。仙姑,你秆这件衣裳还行吧我给小宝买衣服寸特意买得大一号,留给汁的。她本来是想告诉自祥她心里惦他,没想到弄巧成拙。样听,舱又多丫一层反感。把恤衫脱来仍给她,然后爬到床面着墙睡丫、冯萍萍委屈地说,曦,怀这孩子咋越大越不通人性方桂桂赶忙把冯萍萍拉到门外,赔着笑脸说,祥心不知有啥事,这半天设见他笑笑。  冯萍萍揉了揉眼睛说。祥和冉新恨我偏心小宝,力那年送他老家。他就记旧我。可你足知找”家那几年的光景,多苦多难啊!我这当娘的有一分容易也不会送他回女下。说着泪就掉来。  桂桂说,姐你也别多想。反正我没听肖祥说你个不字。他懂事。知道你的难处。他初一那你给他百元钱。他在枕头几大半年,最后让老鼠吃得还剩个角负,角角他还夹在书本里,不时拿出来看看,两人边说边走,到了街㈠上,碰送肖祥班任皋的杰。街停一辆拉货的大十,张杰的面包子廾下进去。他摁了会喇叭。大车司机不知跑哪去,他怒气冲冲地车,軏大车的轮胎踢几脚,嘴恼羞成怒地喊着,响这样停:的铲旁边右家小美容美发店,店门放着一真大铁盆,一个大约二  岁的女人高挽萧袖子,满头大汗地在搓洗衣服。旁边一十岁多的女孩在低头玩耍那十妇人川沾满洗衣粉的撩起田擦汗,抬头看见了张杰,热情地和他扎招呼,小杰兄弟,你干吗和轮胎生气。你蹋它。七不知道疼,疼的是你的脚,你要放心,就把车停我这门“找帮你看着。  这寸,她身边十小女苗手里的玩具掉布地”,雄到了两米外小女孩跑过占弯拎。辆由南向北的摩托车突然疾驶来。眼看就要撞到小女真的身”。那个洗衣服的女人隙吓得大叫一,“,猛地站起来:她绊倒洗衣的大钦盐,被大铁盆纤倒,肢伸张趴在泥水十。张杰跃身冲过去。抱住小女,顺势在地上翻个身。躲过了弛过的摩托车,然后起身把那个惊魂未定的女人拉起来。那个女人乎所地把他和小女茁一起抱在怀里,小杰兄弟,谢谢你救找女儿。  张杰看,那个女人雪的脖颈。梅于真,兄弟还客气啊  边边走的桂杜和冯萍萍也秆到这惊险的一幕。桂桂说,张杰这孩子一义。冯萍萍却努努嘴,不为然地说,他哪是仁义。是想打梅子的主意你设他天到晚贱眉鼠跟地在运转来转占让祥少和他来往。  张杰看见日桂桂,边擦汗一边迎上前,桂姑。找还有点事。你告诉祥哥,晚我清他吃饭!说完,风风火火地走  ㈢祥获奖的消息,在他所在的十八里香打子弟学校初一初二两个年级引起很大反响。呵初:年级的反应却冷冷消清。  主任老师卜来就表扬自柞,说学校打算召开表彰大会,给日样嘉奖。祥这是第:次在伞火赛中获奖。这不仅是他个人的光荣,且是咱们班、咱们学校的光荣,他边真,边带头鼓掌,然而教室静寂了很长时司,叶响应的也没有。有的学生甚至表现出不一顾,开得他非常尴尬,㈢样也不好意思地低头趴在桌子。他生气地拍讲台,唏,看看你们一个个不为然的样。是什么心态这时,一十胆子大点儿的女学生站起来,冲老师说,老师你血别把我们看得太低。我首先声明我不是嫉妒自样,而是同自祥,为祥抱屈。班主任问她什么意思她反问班十任,杆获:次第一,但他能,续在北京凄高中、号大学吗教室里响起片呼叫声回答呀!怎么不告诉我们实话  嘉奖、嘉奖,一张空头奖状右屁闻  不收掸校费、借读费也行,做榲到吗  一个男孩子扯着嗓门叫喊样冤,窦还冤在北京学用功有啥用。另个男孩接上喊,祥不是喜剧是悲剧。老你为啥坟励我们演悲剧,不知准,讲台扔十纸团,接着有人扔只空矿泉水瓶子:矿泉水瓶广打在黑板上,又掉下来砸在班主任的头上。于是,教室里爆发出阵,笑声。  班主任呆若木鸡地站在讲什任凭学生吵闹而言不发。他经当五届初三中业的班主仟,每一届初:班到了下半学期,也就是临毕业时都不好带,原是中后的去向选择问题。按照北京的学籍仔理规定,外来人的子女在北京借读,只能到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所,打子弟学校也只有初中班。他们中有些家庭条件好的,花点钱继续在北京借读三年高中是不可能。但高中毕业必须回籍参加高考。、北京的教材和老家的教材不一样,教学方式不,样,在北京成一优秀的学生地方参加高考,不一定就考得好。所老师支持甚至动员他们早点间原籍。?适应当地的教育。到初:下中学期,行的学生前转学广所在的原籍;有的学生辍学。提前走上社会。既然不能继续在北京读高中,不愿老家,还小如早点找十事做。一十初中班韧。学时往往人员严重赵编,他壮过的人数最多的班有八十多人,拥挤得连写作业都伸不开胳膊肘儿。佩是到初一下半学期。能剩十就不错,去年学校不得不采取措施,让两个班合并为个班。班主任老帅去年接受一家媒体采访寸。说着说着竟然位不成声。他说改革开放:年,进城务的农二代都长人,几千万人呢。国家这些年改革多少制度。怎么这籍、学籍就那么难改。铲这些孩子同他们上辈人的想法不一样。大多数人打死也不老家。如果有部分人有初中学历在城巾里。你这个城市的辖体素质!怎么提高“他当时还举张杰的例子。张杰为不真老家,初:留丁一次级,初三又留两次缎,等于比别人多上了个初小。占年下半年离开学校,一年中;进派出所在校的初;年级学生中,有的是家长打着骂着逼着才没诅学。但公开宦称足为家长学习,有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精力用在赛信息,找工作”,一找到工作女马走人;有的勉强应付作业,每次验成绩都不及格。这一类学生,压根就不再把学校的纪律放在暇里。更不用说班主任老师如果遇张杰那样的学生,句话不投机,或者管得严一点,对老师动拳头也是有可能的、,自样受到的精神打击班主仟老师还要重。他。直趴在桌子好伟睡斡。其实,他是在想着同学们说的活,心里如江诲般翻腾。下课竹声响过,教室里的其他学生走光。班主任老小心冀翼地走到自样面前想劝劝他,见样不说话,也不抬头,只好陕陕不乐办公富去了:  班怔老师刚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飘了进来。肖祥不用看就知道足车京生来李京生好侮刚剐喝蜜。一脸甜甜的笑容,什么也没说,托起自祥就向外跑。祥问她干什么占。她说左了你才能知道。  祥和女同学接触少,被李京生这么一拉于,胎上红。  伞京。拉着日柞跑到校门的宣传廊前,她喘息未定,指着画廊的橱窗让自样看。橱窗里边张贴着学校的公告,还有各种各样获奖的学生的照丑事迹介绍。样一就看,他的照片。照片边是介绍他真,何苦学习等事迹。他看不仅没有汴汗得意,还阵心酸。  卞京生两眼睛笑花办,口光流露出的是羡茹和敬佩,只顾着高兴,没看出祥的神晴变化。她说桂姑今天可高兴啦,那跟泪就像结在树上的果子。风吹都掉不下来。样说,京牛,回家再广播宣传丁。  他说先,长艮地叹息声。  李京尘当然不明白日祥的心思。  祥第一次获全大奖。姑姑准备丰盛的晚餐。有鸡,有但,有肉那天,吁吁辉、姐宋自新全口宋,高高兴兴地吃那顿晚饭。临睁前,日桂桂边流着日一边给他他爸爸病危前对他的期望。  讲着讲着就哽咽。样。你要能考大学,姑姑带你“老家在你爸坟前烧香磕头,过那灭姑姑就是也无憾。到了阴间你爸会认我这个亲妹妹。说得出祥放声痛哭。  也许是主任怕祥受不打、小什么事儿,放学时把。祥找到了办公室,直言不讳地把北京的学籍政策给他详细说遍。  主任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自样你也别介意这户的事。  你的学成绩奸。到,儿考试都不怕。说不定你口老家考试。像你哥日辉样中十全县的状元呢。  日杆到家,日桂桂还没。他从床下拉出只红本箱。把这几年参加各种竞赛赛巾获奖的奖状、奖品翻看遍,晴不禁地流川。他关箱子后霓躺在床上。他瞋的是张尚低床,下铺是他哥哥辉在家寸住的,床板层贴料一张纸条,足辉初三时写贴上去的。纸条上写”北京户口“个宇,后边还加十感叹号。  扦的母亲冯萍仲先后嫁过三十男人,冯萍萍嫁的第一个男人姓宋,卞丁十女儿叫宋新。宋新岁那年,父亲山车祸死。冯萍萍过不了片丁。又嫁给同样带着个孩于,妻子刚刚去世的姓目的男人。宋新跟着萍萍到肖家。按说,她吃肖家的饭就演随,家的姓。仉姓的同意她在宋的后边又加个,叫宋新。姓。的带着一家人来到北京找饭办,在同李跃进带的村建筑队当泥瓦不久和冯萍萍生下了日祥,㈠里香那时还没改居委会。叫十八里香村。李跃进等最先来的。詖当地人戏称为”老外“,意思是老外来户。老外来户都过刚六岁的宋新,个小保姆一样性大抱着、驮着样,绗他喂汤喂粥真弟俩小就悄深意长。设想到,到了扦六岁那年,老在一次程事故中死亡,冯萍萍是离男人就没有上心骨的女人,再说个女人家拖儿带女生活也没保障,不久就经千跃进撮合嫁蛤了老光棍赵家老家愤恨冯萍萍水性杨花,有克夫命。怕予着冯萍萍学不好。坚决要把自样留在自家。日样的爷爷奶奶跑到北京找冯伴萍说理,日样是家的后代,是家的件绕,应当中自家抚养。赵家仁本来就不喜欢冯伴萍拖儿带女嫁绐他,来日新又到上学的年龄,于是也给冯萍萍加压力。冯萍萍在自家赵家卜的头夹击下,无奈何地答应丁。  样到老家,跟着爷爷奶奶和姑姑桂桂生活。爷爷奶奶午龄都人,能从事。此简单的家务活。他还仑个哥哥日辉在小学。桂杜个人既要忙活地里又要忙活家里。全家人日子址得十分艰卒,爷爷奶奶过扯后。姑姑桂桂便带着肖祥和岿辉来到北京,落脚十八香。冯萍外跟赵家生儿子,心思伞在小宝宝身上,;:没工作。  靠着赵家广微薄的打王收生活。也真不上自样:宋新桂桂和家弟感情深,对祥尤为疼爱:她三两头往日祥家跑,和自辉蚌常带样小去玩。她参加作斤第十月轲列元钱的资,毫山没犹就韦小二百元给样买部手机。为这事赵家差点儿对她动手。自样也把这位同母异父的姐姐当成母亲那样依恋,什么事儿也不向她隐瞒。  一个月前,宋新说想肖祥,把自样约山去吃了顿饭。她见肖祥瘦丫,神情也显得焦虑,劝祥不要光顾着埋头学,还得注意身体。你后就是考:书牌大学,耻找份好十作,身体不好不行:  祥告诉宋新,老师经开始在初:年级学生巾调矗摸底。淮愿意老家读尚小,雕愿意继续在北京借读,述有准不打算冉读,搞得非常细致:名说学期就耍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分班。末。新问样是怎么想的样乔吞吐地说我听姑和你们的,米新初中中业口年。为在北京没有户,不愿意回老家读高中而上办的中等技术学校,参加工作后有收人才熄继续教育专升本,如今这个祥遇上,她惟姑知道吗日杆摇头,我设敢给姑姑说。我刈找哥说:他说那你就我学,打老家去,过儿考到北京来。宋。新沉默。她、桂柞、辉,供养他在老家读完高。㈠没问,但毕竟离北京太远不便于照顾。十八里香老乡家每年都有一批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有的老家勉强凑完高中北京来找父母,就业解决不了就做”啃老族。;有的一离开父母伟脱缓的,马,混迹社会。犯进监狱。实在不愿占的。就在北京滇民办的中专。十。技,更多的加父辈的打行列宋新想想就害㈩。  祥犹犹豫豫地问宋新。北京户好不好办她笑笑,没有正面答,在弟弟前,她直都顽强地榨着。但是,她又不敢答能办。  冯功铭答应过试试经过去段时间了,至今仍没有消息。  没有北京户。在北京生存没有大的问,但考学、就业等人生大小却不得不接受下公平的现实。就是参加工作,在同一十单位,有北京㈠的叫。就业”。没有北京广的叫”务丁“,务还算好听的,什么打、北漂、农民的称号她都拥有过。她和她的好朋友李豫立过哲:  找老公得找个能帮着办北京户口的人,李豫生就给别人燥过,如果不是为解决北户。来日新怎也不会秆上冯功铭。年龄她长,个子她矮宋自新安慰日样说,你管用功学,户口的事不用你操心。  扦过去直信半知识改变命运这个理,学习非常用功,在打工子弟学校年年都是:好生。这人赛,他夺个第一。然而,这个第。”没给他带来好心情,想着面。临左留的选择。他觉得心里堵得历害,于是从家里出来,想到街上散散心,八香过去就是个人村厂。有干多广人家。它处于城结合部。早在多年的就有两家同营的工厂仓库盖在这坦为行车和骑行车人便。衬里一条主街几次加宽。到个世圮八十年代还铺柏汕路面。这些牛,随着外米务人员与日俱增,㈠里香越来越拥挤。  但是,几万口的柴米抽盐醋、吃喝拉撒睡带动了这里的商业。不用说村的主街道,就是每一条巷旷里也墩罗棋布地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小店铺。那些小店铺大多足一问门面,有的连门面也没有只廾个窗很多物品楼在门前占着道儿,水来狭窄的巷子更显得拥挤不堪,混乱不堪,样刚转到一条巷于,巷口就有岽小美容美发店,门的站竹千“他大儿岁的姑娘,操着浓重的东北音说,哥,进来玩玩。他下看一,确认姑娘是在跟他真话,意识地朝型瞅眼。她上前推他说隔着玻璃你啥也莉不到。进了边想看什么看什么。  她还说些自样听不懂的”专、旷名词。  日样恶地说,我没兴趣。口姑娘说,你没兴麓我能让你有兴趣。  她说着不知怎么给店发个信号,店里下子来两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三个人你椎我忱,硬是把自杯拉进匣里。样还没反应过来,在门遇上的那个姑娘经把罩在:身的短袖衫掀起来,肖祥脸红,吓得闭上眼睛,巧她一仙不知羞耻。屋里几个姑娘哈哈火笑,一个骂祥假装经,十骂日祥不足个男人。样没想到川来转悠不但心情没有好转,而且越发堵得慌,几近发疯。  张杰就是这个时候拢上门来的。这家小美容美发店对面。还有一家小美存美发店,两家同在一条巷子,是竞争对手。对⑦那家店的人认识张杰。一见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菏出他是在找人,就这家店努努嘴。张杰大吃一惊。他设想到样也会到这种他经常出的地方来。  他犹豫会,听见肖祥在里边骂人才毅然决然地跺开门。他一脚跨进店内,顺手在台于上抓把剪“,那一个姑娘吓得躲到单间,老板娘恤肋堆笑地跑;柬点头哈腰地说丫一堆好话。张杰骂她贱。你对我兄弟这属强奸知道不公我带我兄弟占报臀,私你赔我兄弟精神锁火。老板娘说赔赔,接着就去数跋。自样卑待不去丁。  拉着张杰商丌那家美容荚发店。他等柞萨静卜些,况请他到老孙家饭店吃饭。自样觉得自这个状态家会止姑姑拟忧,就没有椎辞,着张杰乍。  老孙家饭,是个姓孙的河南人丌的,扪牌是铲内烩面。山于价格低廉,加:对口味,每天中午和晚上顾客都很多。间屋子那样火店里座无真席,在门口又摆几张桌子,就这样也常常要排队等候。位于老孙家饭店斜对面的梅的美窖美发着沾不少光。有候客人到饭店,看设有位子。又不好意思站在那单看别人吃饭、就到梅子的店里洗洗头。做个按摩。等十二三十分钟钉位子再过米,由饭店挨着马路门设有停午场。开着乍末的客人都把车停在马路边。张杰还有一小车位,就让样丸午,已往车位倒车。  突然,一辆宝马越野车戛然而止,司机想枪卑位。打着大灯晃张杰儿,又柜喇叭催促他,同时朝车位打方向盘。张杰从车来,见宝马的车头快顶他的车屁股,把吓得,桂呆的祥夹柞中间,差就撞到祥身。张杰恼怒地骂句找死,弯腰摸起块石头就要玻璃,被肖祥夺广来。年下来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从司机位置下来的那个男孩长得又高又胖,瞪着张杰说你敢碰一下老于的车。老板娘”少半勺子“这时也跑出来劝张杰事宁人,笑容掏地给胖男孩在不远处找了个车位,把他和他的同伴招呼进店。  张杰和。祥随后也进了。店里只有一张桌子刚刚走几个客人,“口个开宅马车的胖男孩和他朋友占了两个座位,旁边还空着两个。  张杰大大方拉着自祥过去坐下,拍着桌子喊:米一儿冰镇啤酒。  张杰点了一支烟。他抽和他的性格一样,喜欢猛。大人口地吸进去,然后又大火地吐出来,烟雾也一团连着团,像从发厂的高炉冒:的烟雾:,日祥被他的烟雾呛得咳嗽几声。旁边个与开宝马乍。起来的男孩,杰。眼。骂了句放毒:张杰蹬了他,咦你狗的骂谁说着就耍站起来。被自祥拉住  跟着胖男孩来的那个孩鄙夷地打张杰眼,低声骂一句真他妈的粗野他为声肯低,却没想到张杰耳朵尖。一直在找茬的他哪忍受得。他问你骂准野种“那男孩说我设骂野朴,我说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