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你们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迟到了可不好看!”  这些喝太湖水长大的江南女子,很女人。我才想起来,原来女人是这样的。我想,如果IS09000国际标准不仅用来鉴定产品,也可以用来鉴定女人,那么我怕是通不过了。  花枝们早早地来到了环太湖苏锡常湖四城市经济社会发展论坛(简称“市长论坛”)的会场。浙江湖州同时召开这两个会,很有想像力。花枝们绕着会场边沿落座,好像给人会镶上了一圈花边,男人世界立刻靓丽起来。  好像,经济政治更多的是男子汉的事。男子汉们把大事做了,剩下的事,譬如文学,就够女人忙乎的了。如果倒过来,主席台上就坐的尽是女人,女性经济强人或女性政治强人,男人们溜边坐着,用笔记着,准保看着不和谐不顺眼。当然,女人做男人的事,是可敬的;男人做女人的事,是可爱的。  偏偏就有人来拉我去坐在主席台第二排。我知道那儿有一个写着我名字的牌。可我一直觉得往那种地方一坐,就不是我了,就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大官似的。有人对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愿去那儿坐,叫你痛苦了。”  我只好强把我自己拎起来,再往那座位上按下。我往右侧的花枝们看去,她们冲我捂着嘴一睑坏笑,一脸幸灾乐祸的大快活。把自己的快活建筑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我报之以一个大鬼脸。  大会就要开始了。正襟危坐。  世界上每一百个劳动者中,有十四点三个人在为国外消费者生产商品。我国约有四分之一的劳动者在为出口创汇干活。今日的欧盟,逐渐形成了十五个国家的统一市场。浦东开发开放后,长江三角洲成为中国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的国际联结点。环太湖四城市地处龙颈,最直接地受浦东龙头的辐射。然而,经济发展给太湖带来了生机,也令太湖付出厂代价。如何协同进行太湖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环太湖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苏锡常湖四城市中,湖州是小弟弟。《湖州日报》总编蔡小伟,看上去好像到报社实习的大学生,是小弟弟里的小弟弟。小弟弟,提建议。《文汇报》和《湖州日报》共同筹备了这次5月15日至17日的会议。坐在市长们中间的,是费孝通副委员长。主持人和市长们和费孝通,虽然讲各个不同的江浙话,口音都不一样,但是讲起北京话来,口音就很相似。  市长们讲到上海浦东对环Ta湖(环太湖)的“太进”(推进)。  环Ta湖是经济发展“在快”(最快)的地区之一。百分之三的人口创造了百分之十的生产总值和上交利税。“睡着”(随着),经济发展的“四头”(势头),“捂冉”(污染)带来了“升重”(沉重)的负担,是必须面对的“拿题”(难题)。四城市如何一起“乖注”(关注)“掼保”(环保)“啄步”(逐步)提高综合“素喷”(素质),“裂争”(力争)打出“一砸砸”(一只只)名牌。Fee(费)孝通委员长的讲话,“Fee常”(非常)重要。我们的时间,“Fee常”(非常)紧迫。Ta湖(太湖)的保护,“乖系”(关系)到可持续持续发展。我们共有吴越文化的基础,我们要建立“新赢”(新型)的合作“乖系”(关系),携手奔向新“四纪”(世纪)。  讲台上的人越是慷慨激昂,江南人的入声字越是突出。好像入声字大荟萃。吴越文化遇上改革浪潮,变得像河北梆子或是河南豫剧那么激越了。  苏州是上海辐射沿江经济带的第一接力站。以前有人说,苏州人要是喊口号,口号都变得软兮兮嗲兮兮。苏州人想吓唬对方,说依要是不来赛(不行),给依两记耳光答答。这个“答答”,在苏州话里本是“吃吃”的意思。好比吃泡饭弄点豆腐“答答”。两记耳光“答答”,还有什么威慑力?然而很南味的苏州人,如今气壮地用很多入声字,提出要完成自身能量级的提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