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见到厂长郝怀敬,一惊,所以吃惊,是因为他的貌太不惊人:  现在我只记得他的力宽的脸,早秃的发,再记不住其他。声音也不惊人。那么低,那么轻,隔着茶几说话,有时还昕不真。想到佳地厂机器的改进、产品的远销,最近又在大连开发区买一块两万多平方米的地皮引进生产出口毛巾的经编机,这位郝怀敬真是内向人做外向事了。  一切能激励人的人目标,都是建立在现实的土壤上的。1982年厂子摸准了大众消费心理,预测弹力运动服系列产品和装饰布系列产品的生命周期长,决定从国外引进设备。但是,如何贷款?  如何还清连本带息的外汇?  佳地厂或许有自救的“遗传因子”1945年日本投降后,百姓们找不到活路。1947年建成佳地厂的前身大连绳网厂,简称大绳厂。上人用手做渔网,一月可得三十二斤苞米,家属可得九斤粮。  大绳厂竟发展到三万工人。后来,大连工业越发展,大绳厂越分散到各个厂家。大绳人是在自救中获得自立自强的。譬如大绳厂1947年有个十二岁的做渔网的童工,叫郝怀敬。1981年后他从外厂调来当佳地厂的厂长,便把这种自救自强的意识像强心剂似的注入工厂的肌体。  郝怀敬常说:躺在刀刃上,不小心就掉了下去。从1982年工厂开始贷款,利息是四厘。到1984、1985年社会上又鼓励贷款。可是到了1989年,贷款利率调整到百分之卜二。加上人民币汇率下调又下调,佳地厂贷的马克则相对升值又升值。每贷一马克所需偿还的人民币随之“升值”。工人安装进口设备时,少不了有人说还不如用这钱发奖金呢。干部中也少不了有人觉得一无外债才心安理得。然而如果我们不能生产这种锦氨纶高级弹力运动服,我们每年要耗费多少外汇进门服装?  郝怀敬贷款引进经编机,落埋怨,他闷闷儿地工作。如今佳地体操服、游泳服、自行车服、花样滑冰服、举重服等等,在全国这类项目的运动队中,覆盖面达百分之九上。更有多少文艺团体订购演出服、练功服。1984年以来佳地产量年年翻一番,金牌、银牌、优质产品连连获奖,郝怀敬还是闷闷儿地下作。上海有句话叫做:闷声大发财。意思是,少言寡语的人能发大财。佳地厂1988年1月已经与西德Penn公司签了合同。法国阿瑞娜等名牌运动服就是买Penn的面料。佳地选好了竞争对手:名牌。  “要到国际上竞争。”郝怀敬说,闷闷儿地。他如果在承包期搞短期行为,那么效益好,容易评先进,不担这风险。共产党的干部,有饭吃。但他想的是产品,不是他这一任。“国际竞争很难,人家市场占领那么牢。我再有五年,要退休了。我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或许,他是看不到了。成功,不在于能不能看到,甚至不在于能不能成功。世上原本有多少看不到的成功!真正为我们事业的肌体注入青春、种植美丽的人,人们用自己的心头记住他们。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青春美丽档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