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无锡很强调名牌是一种无形资产,是地区优势。创名牌是提高经济运行质量和构筑新一轮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我想起无锡有只名牌叫小天鹅。1987年我认识一个小天鹅人,他的眼睛总是红的——太忙,缺觉。这只红眼睛天鹅现在再来我家,顺手抽出我家书房坦的一把剑,边说话边挥着。不是舞剑,是挥动宝剑来加强语气,好像那宝剑是他说话的一个人惊叹号。我知道这只挥宝剑的小天鹅,已经走向多元化、现代化、集约化、国际化。  常州在1987年就被国家计委列入利用世界银行贷款进行中等城市综合建设项目。常州的住房商品化改革,曾经叫我抛下北京,抛下上海,专门跑到常州去慨叹。当然,北京人本也不把我当北京人,上海人也早不把我当上海人。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上海人在北京,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北京人在上海。但我确实觉得,常州人身上,兼具北人南人的优长。这次环太湖女作家笔会上,最靓的新星,在常州。  湖州因傍太湖而得名。湖州的蚕丝产量占全国的十分之一。  湖州一个安吉县的竹,就占全国的十分之一。湖州的湖笔,光是王一品这个笔庄就有五百多种。我看一个个秀秀的江南女子,用手工做着一道道细细的工序,真觉得在看一幅美人与笔的工笔画。原先只以为毛笔就是毛笔。现在才知道做一支正宗的湖笔,就有一百道工序。  安吉县的天荒坪镇,原先真是天老地荒,上山无路,上天无门。天荒坪报废的轮胎,堆积起来也是一座人山。如今一条环山路,投资一个亿。一个犬荒坪抽水蓄能电站,投资一百个亿,亚洲第一。春节后可发电。水库垂直落差七百米,像一口大锅。我怕怕地顺着锅壁走下。想起马戏团节目飞檐走壁。  水库的主机在车间里。车间,就是山里打出的一个洞口、屋顶做好了,两台行车在四十八米的高处运行。二百米长的两壁,是凿得凹凹凸凸的黑乎乎灰乎乎的山壁。有人大喊:比威虎厅壮观多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深邃朴拙。总工程师说,以后两壁会装修得很漂亮。我说不,不要,就这样最好!总工程师说得防潮。这下我傻眼了。  可不,这里的发电机是加拿大的,水轮机是挪威的,计算机控制系统是奥地利的,变压器是英国的,开关是瑞士的,高压电缆足日本的,水库浇铸是德国承包的。现在还有十五个国家的五十个人在这里干活。车间上的山顶覆盖是四百米。总工说:扔原子弹扔啥弹都不怕。我说:扔成鸭蛋呢?  这下总上程师傻眼了。  以前,我小时候,知道一句话,叫做:苏湖熟,天下足。  现在,我不小的时候,知道一句话,叫做:天下足,苏湖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