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是一个青春美丽档案库。胸围、腰围、臀围、肩宽、腿长……如果把这几百组数据输入电脑,复制出几百个年轻健美的机器人,再让他们自由恋爱、登记结婚、只生一个,我们又会有多少健和美的传人?不过,那数据老在变化,怎么复制?譬如,个子长高了,身条更纤细了。  编制,而且一直在发展这个档案的,是个年轻人,叫王守刚。  我一见之下,觉得他可能是个纯50年代或是纯80年代的人都不接受的人物,或者又可能是个50年代站得住80年代打得开的人物。  他吹了两个女友。读者看到这里,或许有逆反心理:干吗写个人物都要吹掉几个女朋友?是个人物都得没有七情六欲心肝肺吗?  善哉,善哉。不过,第一次告吹,是因为他不如80年代的年轻人那么实惠;第二次告吹,足因为他不如50年代的人那么朴素。  第一次,本来那年国庆节要举行婚礼。他临时又有任务。节前“新郎”一个跟斗翻到江西去了。“新娘”一声“绝唱”凄然离去。第二次,来个“先小人后君子”——先声明自己实际上没有时间谈恋爱。然而对方比他还君子:不允许王守刚同志的发根偶及后领,鬓角末梢务须与耳朵保持距离。她自己一直穿那种大裤档的长裤。  王守刚说她,人走出二里地了,裤裆还在家门口呢。这位姑娘以正宗道地原味原装50年代的眼光来检测他的外形,明明朴素大方便也不合规范了。轻轻地说一声再见吧,介绍入觉得双方品质均无可挑剔,又给他们买好两张轻音乐会的票。王守刚提前十分钟进剧场口她呢?她不足那种故意“拿”着让人等她的人,她实在是很实在的。这不,她来了。说她在远处观察他好一阵了。看看他穿的衣服是否规范,头发有没有过线。  王守刚长叹一声。挥挥手再见,再见何必说什么语言。人生的旅途匆匆,先抓住一个今天。  懊丧、后悔、思前、想后,往往是因为寡断,因为波动,因为闲暇,闲为无用。左思右想不如一个行动。譬如那些年为了让“佳地”服打进北京,打进国家队,如何行动起来叫人认识你,接受你?说白了:如何吸引人?或许,这些场面外的事也属“隐私”?王守刚到京后为一些体育界人士免费提供系列化服务:量衣、裁剪、缝制,保证质量,服务周到,外加可心的微笑。感情有种植就会有收获。  交上这些北京朋友,少不了报之以大连苹果,当然是用他自己的工资购买的。诚招天下客,一个销售人员都能做出各种使人称心如意的服装,这个厂的服装你不想试一试?  王守刚在外是个受欢迎的人物:“啊,守刚来了!”王守刚在家也是个受欢迎的人物——他太少在家。1986年结婚时买的一台缝纫机一次没用过,已经生锈了。妻花了二十多元买了件衬衫不合身,王守刚陪她上个体摊贩那儿去改。途中碰到熟人,惊呼:守刚,你怎么还找别人改衣服?果然别人没给改好,而自己义无余力为家人制衣。如果按照50年代的写法,可以写诸如姐姐段衣料在他那儿,被束之高阁三年,依然深居而无出头之日。母亲一段衣料更是“白头宫女”,怕是再没见“皇帝”的福分。80年代的年轻人未必有兴致了解王守刚为了对客户作感情投资,自己大体成了妻子的“客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