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佳地厂在1982年,也和全国许多同行一样濒临绝境。佳地的产品积压达三百三十八万元。资金周转不动了。能否生产棉、毛、麻、丝都干不了的新产品,用“绝招儿”来竞争?服装运动化和家庭体育运动开支的增长是世界潮流。发达国家很多人有几件锦氨纶服——泳装、自行车服、健美服等。能不能开发国内还没有的锦氨纶运动服?  上海针织厂与佳地厂所见略同地开始了开发锦氨纶“绝活儿”。不过上海针织厂产品多,没有这招绝活儿也能活。而佳地厂若打不出这张牌,几乎没有活路。  负责技术开发的高工张坊,是个上海人。晴黄而没有光泽的脸色,同样褪了色泽的大眼睛。那眼睛不知道是双眼皮的十倍,还是除了双眼皮还有一圈圈的皱纹:他的思虑,像水波那样向眼睛周围一圈圈地扩散开来。大学毕业后,不能学以致用,抑或压根儿就是用非所学。譬如大学并没上过“文革”课。他1981年调到佳地厂,后来任发展处处长,发展佳地产品的同时也发展了自我。自己虽是上海人,就小愿听“赶上海”一说。“老是赶上海,赶赶赶,跟在人家后边是赶不上的。只有想办法超过去。搞特殊的产品第一个占领市场。等别人上来了,我走出好几步了。等别人也能生产锦氨纶了,我们的锦氨纶能配套了。”  国内锦氨纶运动服,首推佳地,上海人张坊终于在这个领域超越了上海。然而他眼睛旁一圈圈扩散开来的皱纹,似足一个个不能不面对的新课题、新问号。没有一丝欢快之色,只有不断扩散的思虑。五十来岁的人了,有了工作的机会了,从经编、染整到成衣等等,“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说不清。”他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