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只有三百多名男职工的佳地厂,从1984年到1986年连获三届大连市职工举重比赛的团体冠军。1987年,获辽宁省的第四名。1985年和1986年,获全国职工拳击比赛第一名。至于女职工,1988年获大连市中年女子健美赛第二名。该厂有这么多健康美丽的佳男佳女,真是一方佳地了。  厂党委书记姜岩,看上去像个比小青年大一点的大青年,譬如三十多岁,清秀白净而略带腼腆。去年夏天我问他多大,竟是五十来岁。真是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今年夏天和他通长途时,我开口闭口叫他小姜,三十多岁的人么,总不能称老姜。我9月到大连又见到他,旁人说这屋子人里最年长的数姜岩了。他多大?我问姜岩。他说五十岁了。  哦,天,是的,去年夏天我问过的,怎么忘光了?实在是,他这个人就像三十几岁。  看不出他有什么老的症状。心态的老化,包括猜疑、固执、守旧、挑剔、偏狭、变态乃至出尔反尔任性如老小孩。姜岩的笑,平和、率直,笑得别人也会笑起来,厂里开家属会,某车间有些女职工就足不让家里人来。一了解原来女职工们有的跟妈过,有的跟婆婆过,有的月奖金、年终奖都自己留一手。如果让家里人来,难免私房会败露。怎么能既使家属会开成又掩护私房?姜岩说,他采取厂狡猾的办法。会上家属们问起奖金,他说奖金足根据本人劳动情况和产品的质量、产量而定,多少不一。姜岩笑了。敞着嘴,亮着健康、洁白、明朗、快活的牙。  姜岩初值班,发现一个职工酒后打人,趁着酒劲把人打伤。派出所要拘留他,怕是至少拘上十五天。姜岩想,这个人正交女朋友。一拘留,女朋友一生气走了怎么办?念其不是有意伤人,是酒后失手,让他好好写份检查吧。检查交上来了,太浅,重写。义交上来了。这次认识得可以,但是不能再借调在科室工作了,回车间劳动。以后姜岩到了这个车间,远远地就听热腾腾的一声:“书记来了!”是他。姜岩笑了。  佳地针织女工多。从表面看,女工们平均每人总有三套连衣裙。姑娘们进厂时像服装表演队似的。但是姜岩打开她们带的饭盒,实在吃得太俭省了。四五月份青莱很多,有些人饭盒里还是成萝卜干,舍不得买时鲜蔬菜。星期一,女工的饭盒里常有鱼头鱼尾。那是星期天家里改善伙食,把鱼段给丈夫、孩子吃了,剩下的“边角料”自己享用。  生活是不容易的。  所以厂里无论怎样扩大再生产,1989年义花了。一百二十多万买了二十一套单元房。百分之七十分给老工人,同等条件下党员、干部该让得让。  说来都是平平常常之事。我在什么企业家传一类的书上看到过姜岩自己写的小传:“……政绩平平,倒是抓了点人头的工作,企业有了精神……偶尔也写点散文也拼八凑不足二十万字,甲淡无奇,亦无痕迹……”  写到这里,知道11月初国家体委评选“体育事业贡献奖”,佳地厂的六套专项比赛服装被评为“最佳比赛服”,囊括全部六项的名次。  我想姜岩在领奖会上一定笑了,敞着嘴,亮着健康、洁白、明朗、快活的牙,小青年似的。或者说,比小青年大一点的大青年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