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冰心  读完《十月》1985年第六号上的报告文学《经济和人》,更加证实了我读《祖囯高于一切》以后,对于报告文学家陈祖芬的看法!这位年纪很轻、身材纤秀、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扑人的英气的陈祖芬,似乎是专为描写我们祖国的值得大书特书的人和事,而出生在中国土地上的女怍家。  她满怀着炽热的爱国情感,以一双有着对生活透视力的、雄鹰一般的清澈锐利的眼睛,看到了一座只有二十万人口的中国小城市——安庆。这座浮出水面的小小的安庆城,正在召开一个裹挟着一系列经济问题旋风的“窗口经济”的会议,她便又象雄鹰一般从高空疾飞而下,来攫取这个和欣欣向荣的祖国同步迅进的猎物。  她来到了这个“有大有小”又“没大没小”、“有头有脑”又“没头没脑”的会议中间。她又象一头生机蓬勃的幼狮,抱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绣球,她就欢喜腾跃地和它一起摸、爬、滾、打,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  陈祖芬说过:“我们的报告文学难道不应当增加节奏感、信息量、幽默感、空间感、多变性、随意性吗?”在这篇《经济和人》里,她交出了一份满分的答卷!  我作了统计,在这研讨“窗口经济”的会议上,围绕着“王峻和孙超分别是安庆内外贸窗口的两块牌子”转的,还有好多位领导干部,如博学多能的安徽省人大常委副主任苏桦;“改革狂人”——安庆市政府副秘书长胡江;为王峻和孙超解决贷款问题的安庆市副市长何其哲。此外如安庆市委书记孙继怀;安庆市长谢永康;安庆市常务副市长洪从恒也都是发现和支持王峻和孙超这两块牌子的领导干部。此外还有报刊界人士如《江淮论坛》哲学编辑室主任王开玉和总编辑高正荣;安徽人民出版社副总鳊梁鸿猷;《企业界》编辑室主任倪学鑫;《中国食品报》顾问郭游。这个热闹的会议便是由《中国食品报》、《江淮论坛》杂志社和安庆市三家联合召开的。  我们得先介绍一下王峻和孙超。  王峻,这位安庆食品厂厂长,以一块小小的质量优良的蛋糕,给安庆市打开了“窗口经济”。他们在兰州开设的安庆之窗,1984年9月开业,那年的中秋节一天销售额就高达一万九千余元。至今全国已有北京、上海等三十二个城市有安庆之窗。王峻的战略还要向全国把窗口辐射出去……  孙超,一个邮电局的二十四级干部,替局里管理知青劳动服务队,他成功地安置了一百四十个待业青年,当年卖电视机的商店就获利二十五万五千多元。他又搞供销公司,向国外出口黄豆。他冲破官商限制,采购、运输,风尘仆仆。“他唯一的法宝是爱国主义”,“爱国是大局”,孙超常常对大家说:“我们为国家多做事,就是爱国主义。”现在他的外贸窗口,已经开到九个国家和地区。  孙超说改革的人愈多愈好^应该团结大家一起干……是领导给我们开路,否则我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行……我没有那么多领导支持不行,人家说我胆大,胆大就大在这里。  《经济和人》就是写王峻和孙超这两块“经济窗口”的牌子和以安徽省人大常委副主任苏桦为首的领导干部们,怎样地在这会议舞台上合唱出一首“面结一致、振兴中华”的凯歌!  最后,陈祖芬兴犹未尽,她又酣畅淋漓地描写着受到巨石阻挡,而仍然奔腾直泻的黄山瀑布。她说,“我看见那瀑布从山顶飞下,叉开成人字形直泻下来……千差万别的,千千万万的人字组成的巨大人字瀑,象大写的人字,挥写在整整一面的黄山上……你是在向我展现人的力量吗?”  陈祖芬说过:“一部作品能打动读者,往往不是因为文笔华丽或手法别致,而是因为它们蕴含的精神力量,思想力量……”  我觉得这篇《经济和人》给我的印象,也就象黄山的人字瀑!  1985年11月24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