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共同美”问题  关于“共同美”问题的讨论,可以追溯到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美学论争。当时的许多争论文章,特别是论及“文学中的共鸣问题”的文章,都在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共同美”的问题。如有的文章认为,人们对自然物的欣赏,主要是引起生理上的快感,本身是没有阶级性的;某些山水诗(如王维的、因为只是直观摹写自然景物,单纯表现自然景色,或者只表现作者对自然景色的生理上的感受味觉,视觉等、所以也不存在阶级性。有的文章认为,自然美是客观的属性,没有阶级性;为自然美所决定而又反映自然美本身的山水诗、花鸟画,未必含有更多的深意,不一定具有时代阶级性。应当说,这些论点都与后来讨论“共同美”问题出现的观点相似或相近。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些讨论未及深人和展开,大都从自然美谈到山水诗、花鸟画的阶级性问题,还没有把问题放在更广阔的美学领域来研究。因此,还不能看作严格意义上的“共同美”问题的讨论。  在我国,明确提出“共同美”问题的,应当首推1977年9月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何其芳同志的遗文一《毛泽东之歌》。何其芳同志在这篇文章里首先披露了毛泽东同志关于“共同美”问题的谈话。据他回忆,毛泽东同志曾说过:“各个阶级有各个阶级的美,各个阶级也有共同的美,‘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接着,何其芳同志谈了自己对“共同美”问题的看法,认为美的差异性和共同性是对立的统一,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的。有同有异,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这是社会生活的辩证法,也是审美现象的辩证法。这篇文章的发表,在全国文艺界、学术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给人们解放学术思想、勇闯美学禁区提供了先例和开辟了道路。  1978年10月,上海《复旦学报》复刊号和吉林《社会科学战线》第三期分别刊登了邱明正同志和高克地、张锡坤同志的论“共同美”的文章,拉开了“共同美”问题讨论的序幕。从1979年1月开始,《上海师范学院学报》、《广西民族学院学报》、《文艺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学报》、《文艺报》等报刊杂志相继刊登了讨。论“共同美”问题的文章。但是,比较集中地发表论述“共同美”的文章,而且形成了争论局面的,还是上海的《复旦学报》。  《复旦学报》复刊号在刊登了邱明正的文章之后,又在1979年第一期上刊登了陈东冠同志就“有没有‘共同美’”问题与邱文商榷的又刊登了胡惠林同志与陈东冠商榷的文章以及姜浪萍同志就“什么是‘共同美’的决定因素”的问题与邱文、陈文商榷的文章。嗣后,又陆续有杨振铎、温靖邦等同志撰文参加讨论。这些文章大都思想解放、旗帜鲜明,提出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使讨论开始呈现出“各抒己见、百家争鸣”的热烈气氛。  关于“共同美”问题的讨论,应当说还是刚刚开了一个头,许多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深人,有的问题才是初步提出来。我们相信,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进一步深人,“共同美”问题的讨论必将不断地向纵深发展,从而为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美学理论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一、什么是“共同美”?“共同美”是事物本身的客观属性,还是人们审美时的共同美感?  一种意见认为,“共同美”是一种相同或相似的“共同美感”叫不同阶级的人,甚至对立阶级的人们,对于同一审美对象,在一定条件下,可能产生相同或相近的审美感受,以及由此而得出相同或相近的审美评价,这就是共同美气这种审美过程中的共同美感现象,过去存在,现在存在,将来也仍然是存在的。  一种意见认为,“共同美”是美的客观实体和人的审美感知两方面因素的综合。“共同美”首先表现为客观性,即不依赖于人们的社会意识而独立存在的,具有可感形象的属性和质的规定性。人们之所以感到对象是美的,那是因为对象本身是“美”的,不是人把“美”移给对象的。其次,人们的美感能力有一个从个别到一般,从低级到高级的辩证发展过程;美感认识规律又要求对象必须是生动的、丰富的、和谐的;既整齐一律,又多样统一;既平衡对称,又能激起人的想象和幻想。正是由于人们在审美实践中必须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着历史所形成的这些美感认识规律,所以在审美实践中,人们往往会有某些“共同”的感受。  另一种意见认为,美没有“阶级美”和“共同美”之分,美只能是客观的。美是一种客观存在,它能使一切有能力感受它的人都感受到,并使一切不带阶级偏见的人产生相同或相近的审美评价。客观美不属于任何阶级,不是任何集团的私有财富,它对人们公正无私,只要你能感受它,它就是你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有正常的审美能力和健康的审美观念的人来说,一切客观美统统都是“共同美”,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共同美”这一概念已失去了原来的含义,因此,概念本身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二、“共同美”表现在哪里?  一种意见认为,“共同美”首先表现为自然美,例如,杭州西湖的妩媚,桂林山水的清奇,苏州园林的雅致,万里长城的雄伟,日本樱花的秀丽,千百年来,都吸引着本国和外国各阶层人民游览,成为美感的源泉,游人尽兴游览,无不心矿神怡,啧啧称颂,留有终生难忘的美好印象;在女性美的问题上,虽然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现象,但也存在着许多共同美的审美现象。《诗经“卫风“硕人》形容女子的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史记,田敬仲世家》说:“……田常乃选齐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为后宫。”《唐书》里也有“玄宗选长白女子侍太子”的记载,可见盛唐之前,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都是以女子长白为美的。在艺术美的欣赏上,也存在着大量的共同美审美现象,如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孟浩然的《春晓》、民族乐《春江花月夜》、绒绣《长城》、水墨画《迎客松》等,或者千古流传,有口皆碑,或者人人赞赏,交口称誉。即使表现一定思想内容的艺术作品,不同阶级的人欣赏时也会在精神上产生某另一种意见不同意上述的看法,认为从人的审美活动看,“共同美”不存在,所谓“共同美”的种种表现,都是站不住脚的。他们认为,人的审美活动不同于一般的感性认识,它既为世界观所左右,又表现为一种精神享受,因此,不同阶级的人决不会有“共同的美感”。牙雕艺匠欣赏和享受自己的巧手所创造的美,资本家也会赞颂艺匠的作品,但他决不会赞颂劳动的美,而是把牙雕作为装饰品加以玩赏。只要他喜欢,他就会以重金收买,与其说他是欣赏牙雕的美,不如说是在欣赏金钱的美。当人们观赏黄山云海时,有的人会想:“到此一游,此生不虚度也!”有的会想:“能在这里造一幢别墅,那真是美极了,或者开一家旅馆,定能赚大钱!”有的人会想:“人生如过眼烟云,虚无飘渺,沉浮不定,还是今日有酒今日醉吧!”还有些人则在欣赏大自然的时候,感到当家作主的幸福和自豪,从而更加激发起努力建设祖国大好河山的凌云壮志。人们在审美过程中流露出的感情,或者是赞叹不已,或者是兴奋异常,或者是怒不可遏,或者是泣不成声,或者是充满柔情蜜意,或者是嗤之以鼻,不可能是超阶级的。  三、产生“共同美”的原因是什么?  肯定“共同美”的同志中,对“共同美”现象产生的原因的看法也不尽一致。  第一种观点是“人的共同生物发展过程决定”说。持这种观点的同志认为,人的感官是伴随着人的社会实践逐渐被丰富起来的,而审美需要、艺术活动正是植根于这个从人的历史发展的本质中产生出来的深刻过程。人的审美力就是通过视觉和听觉在这个历史进程中从自然感中成长起来。既然人的感觉有其共同的生理机能,人类社会又有其发展的共同道路,大自然为人类提供的生活环境和基本生活条件(比如水、空气等)也是大体相同的,那么,对人的审美力来说(从人类的童年时代起、就可能有共同的地方,人在利用自己的感官感知外物时,就会出现共同的交叉点,而这一切又必然具有一定的历史继承性。所以,孟子说的“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是有道理的。他起码看到了人们的感官对外界事物的感知有共同的一面。比如,整洁的床铺,清新的空气,窗明几净的环境,人们大都是喜欢的,大都是能感到赏心悦目的;而对于肮脏的地面,蚊蝇充斥的垃圾堆,则大都是讨厌的。颐和园的山水亭阁、曲径长廊,不仅当年慈禧太后喜欢,直到今天我们也并不厌弃它。这些都是很好的证明。  第二种观点是“不同的审美者和同一审美对象之间某种相同的审美联系决定”说。这种观点认为,一个审美对象愈典型,它和审美者的关联愈多,两者的审美联系就愈易建立,共同审美现象就愈易产生,其内涵的一致性就愈大,其外延也就愈广。西湖等自然景物,作为审美对象,所以容易引起不同阶级审美者的美感,因而出现共同美的审美现象,原因就在这里。青海湖也是自然湖,所以不能媲美西湖,引起共同美的审美现象,原因也在这里。过去,“共鸣说”的争论,总是围绕着某些山水诗、花鸟画而进行,也就是因为山水、花鸟本身没有阶级性,与人们有着普遍的审美联系;山水诗、花鸟画本身虽具有一定的阶级性,但表现得相当隐晦,往往不易看出,而又有很高或较高的艺术性,因此也就比较容易和审美者建立起审美联系,引起共鸣现象。与此相反,资产阶级没落时期的一些乌七八糟的所谓艺术,除没落的资产阶级、海畔逐臭之夫和嗜痂成癖的人去欣赏外,广大的人民群众和真正的艺术家都会对此嗤之以鼻的,因为和它建立不起审美联系。  第三种是“美的对象和审美力两方面诸多因素决定”说气这种观点认为,构成“共同美”的现象是复杂的、多种的,主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工)客观事物本身具有对于人的共同的美的因素,自然界中的红花绿叶,明月清风,黄山、漓江、三峡、西湖,甚至包括描写自然物的艺术品,如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等。这些事物本身能充分体现自然界的生动和丰富,有鲜艳的色彩,有旺盛的活力。它们于人类的生活有益,对各个阶级的人的利益关系大体上是相同或相近的,而且在历史的长河中,自然界本身的变化及其对人类影响的变化,一般说是比较稳定的,基于客观事物自身的这种共同美的因素,不同阶级的人就承认其是“美的”这一点上就有了共同的基础和语言了。  (之)就艺术方面来说,各个阶级之间存在着某些共同的规律―美的规律,如都要求艺术形式服从政治内容,力求达到政治内容与艺术形式的统一;都努力驾驭各种艺术体裁、艺术形式,努力运用语言、音响、色彩、身段等各种艺术手段等。如果某个阶级的某些作品遵循了这些规律,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那么,不同阶级的人就有共同赞美的可能。  对于不具有鲜明政治内容的形式美,不同的阶级都可以予以赞赏。如匠心独运的花篮、花边、图案、灯彩,精雕细琢的翡翠、玛瑙、象牙、贝壳等,这种优美的形式、高超的技巧,具有自身的规律性、继承性,在与内容统一的前提下,常常还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  (在)在社会的审美实践中,能够反映历史真实和人民力量具有“人民性”的作品,也可能突破阶级的界限,超越时代的限制,使不同阶级的人和不同时代的人从中感到美。如杜甫的《石壕吏》等。  否认“共同美”的同志,对上述看法均表示异议。他们认为,由于人们对美的概念理解不一致,影响审美意识的审美理想不相同,从来没有什么“不同阶级的共同美”;某些进步的艺术作品在不同的阶级人们中间发生共鸣,原因在于这些作品所表现出来的人民性。在人民之中,劳动人民是主体,代表整个人民的意志和愿望,这种力量显然不是超阶级的,与所谓“共同美”问题是两回事。他们还认为内容与形式永远共处于统一体之中,一方不能脱离另一方而存在。因此,不能把形式当作超然独立的东西来看待,而应当把形式当作有一定内容的形式来评价。我们有时候感觉到某些艺术形式是美的,正因为它完善地体现了内容的美。人民英雄纪念碑离开了人民英雄的美,便成了一块毫无生气的石板;长江大桥的玉兰花灯离不开玉兰花的美;《江山如此多娇》画面上的色彩、线条、布局、明暗等离开了祖国河山的壮美,便成了单纯的材料、工具、手段、技巧。世界上不存在脱离一定内容而又相对独立的形式美。因此,他们认为那些所谓“共同美”产生的种种原因都是大可怀疑的。  四、怎样理解毛泽东同志关于“共同美”问题的论述  在“共同美”问题的讨论中,许多文章都提到了何其芳同志《毛泽东之歌》遗文中谈到的毛泽东同志关于“共同美”问题的论述。普遍认为,毛泽东同志的“共同美”论断十分重要和适时,它不仅打破了多年来的美学禁区,开拓了美学研究的新领域,而且对繁荣社会主义文学艺术事业,促进整个社会科学的研究工作,都有着极大的现实意义。  但在具体理解毛泽东同志“共同美”论述的基本精神时,看法似乎还不尽一致。有的文章着重从美和美感两方面来理解,认为学习和领会毛泽东同志的论述,可以使我们在研究美学问题时,“一方面承认不同阶级也有共同美和美感,同时肯定不同阶级也有不同的美和美感”。有的文章则主要从美感一方面来理解‘21。如有的文章说:“毛泽东同志用‘口之于味’来比喻‘人之于美’,提出了:不同阶级的人,对于客观存在的山水、花鸟、人事、风物等等,有他们各自阶级的特殊的爱好,也有超越阶级界限的共同的爱好。毛泽东同志的比喻,同时也向我们说明了,为各个阶级的人们所共同爱好、共同欣赏或共同赞美的东西,就叫做各阶级共同的美”。有的文章则更明确地说:“从毛泽东同志这一论断本身来看,他讲的未必是美的阶级性和共同性,而是美感的阶级差异性和共同性,尽管他借用了‘美’这一字眼。这是因为,在‘各个阶级有各个阶级的美,各个阶级也有共同的美’这一论断后面,毛泽东同志紧接着引用了孟子的一句话:‘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我们知道,味是事物的客观属性,正如清代著名学者戴震指出的‘味与声色,在物不在我’。味本身不存在什么‘同嗜’不‘同嗜’的问题,有‘同嗜’的只是人们对客观的味的主观感觉(味觉)。因此,毛泽东同志用孟子这句话作比喻说明的也只能是人们对客观的美的主观感觉(美感)的某些共同性,而不是其他。  在“共同美”问题的讨论中,有的文章还提出了“共同性”与“人性论”的关系等问题,因为尚未充分展开,而且少有争论,故不详作介绍了。  以上就是1978年至1980年4月关于“共同美”问题讨论的大致情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