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16岁的时候,妈妈常常唬我,说我不是她生的,是16年前她经过一只垃圾箱,从里边捡出来的。我就大叫我是妈妈生的。  后来我常常有一种感觉,好像我不是16年前生的,我是今年生的。我睁开眼睛,看一个新的世界。这世界是我用我的眼睛,才能看到的。而过去于我,是一本读过的老书,闲置着,叉如一个闲坐说玄宗的白头宫女。  我不喜欢回忆过去,如同我也并不畅想未来。我只做今天要做的事。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唤醒我的声音是:今天要做什么事?  好像,一切就从今天开始。岁月,只是我身后的一幅舞台布景,拉洋片似的一天一天换着不同的画面。有时又拉错,把过去插入今天或者把未来拉到今天,我也弄不清。我只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然而今天是这么丰富,是先种绿色的树,还是先结红色的果,还是靠在岁月的树上,先做蓝色的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