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上海人把个子细细高高的人,叫长脚螺丝。我现在才想到,螺丝是圆乎乎的,与细细高高有什么关系?我在上海戏剧学院上大学时,听惯了街头“野蛮小鬼”的喊声长脚螺丝精,螺丝敲洋钉。”就明白世人已给我定位了:长脚螺丝。  然而我最懊丧的就是自己的长脚——上海人叫长脚,辞典里应叫长腿。因为公园里的儿童乐园门口,都清清楚楚地写着:一米以上的儿童不得入内。可我就想玩一米以下儿童才能玩的诸种设施,尤其是秋千。假期的清晨,我常常和弟弟5点钟就跳起来往附近的襄阳公园跑。一米以下的儿童,妈妈是不会这么早喊醒他们的。一米以上的“儿童”,就会专找清晨儿童乐园无人把守的时候,叫秋千滑梯们在迎接一米以下的正式公民之前,好好热身。  就一直想玩儿童乐园。如今虽无当年长脚螺蛳精的勇气,然而依旧活跃着长脚螺蛳精的玩心。成人为什么不能玩儿童乐园?我们能不能想象一些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我玩不起高尔夫,不爱进舞厅,也不希望席间有人卡拉起来叫我吃饭也不能OK。我就想玩儿童乐园。我想建一个成人幼儿园。里边的一切设施,包括桌、椅,都按童桌童椅的比例放大。成人可以像儿童一样排排坐,吃果果。成人玩沙坑玩彩球上滑梯钻小洞骑木马开玩具车趴在地上搭积木有阿姨送点心,困了睡彩色的童床。真正地当一幼儿除了不用换尿布。  在紧张的现代节奏里,放松一回。在嘈杂的尘世里超脱一回。唤醒童心!让成人在公共场所也有可以不正襟危坐的时候,可以恣肆烂漫可乐可掬。  我的这项“专利”什么时候才能变成项目?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其实成人都有童心。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