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我走到海边。就要告别蛇口了,可我多么留恋那海水漂洗过的海风。如果能把风装进一只瓶子里,回家后一打开瓶塞,风就会像一个巨人一样从瓶子里腾空而起,一边喊着fee!fee!一自由了!自由了!这是我上学时看的英语片《巴格达窃贼》的一个镜头。不过,往瓶子里装风是我此时此刻“急中生智”想出来的。  “阿姨,你干吗呢?”  一个甜蜜得像水果糖一般的小声音。唔?是一个4岁左右的上海籍小女孩。她妈妈抱着她,让她站在海边的栏杆上。她那两条小胖腿在栏杆上一蹬一蹬的,直想超越我呢。  “我看海。你干吗呢?”我问“水果糖”。  “我站得高!”这位小移民越发越起劲地蹬着腿。  “你干吗要站这么高呢?”  “我要……我要……看很大很大的海!看所有所有的海!”  “水果糖”大张开双臂,那所有所有的海,就全汇进她的双臂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