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好像,孩子糊涂是天真,姑娘糊涂是可爱,在家当表率、出门当正人的成年人再要糊涂,就不大被宽谅了。成年人自当步步慎重,事事认真,只在作潇洒状时说一句:难得糊涂。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潇洒不潇洒的,糊涂不糊涂的,难得糊涂或者难得不糊涂的,很喜欢用宣纸用板子用镜框用雕刻托起“难得糊涂”这四个字,摆起来,挂起来。就不明白糊涂是难得的还是不难得的?  糊涂成了一种摆设,一种饰物,一种只在某些场合佩戴起来的身外之物。正人君子依然要求君子正人自省自觉自律自控,不动情不愤激不澎湃不洋溢不糊涂不受挫不犯混不失误不阴差阳错不跌宕起伏不悲欢离合不再有戏剧性和独一无二的人物,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然而,带着三分糊涂,才有坐筏子飘流长江,坐气球飞越大洋,才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敢,才有永无边际的想象和生生不息的突破。  带着三分糊涂,未必懂政治的人才能画出政治漫画,即使自己曾被政治嘲讽过。带着三分糊涂,作家才能写起世态人生,真要看破红尘,也就没有小说毋需文学了。带着三分糊涂,才能想象出信息高速公路和坐在家里上班,也包括坐在电脑前盗窃银行钱款,然后增加了多少奇案、侦破、通俗小说和电视连续剧。  带着三分或者天知道多少分的糊涂,才会坠入相称或不相称或本来无所谓相称不相称只要爱就足够了的爱河,才有了丘比特的盲目。一个爱字,就起起伏伏生生死死千人千面永不重复当孩子突发奇想的时候,当画家顿生灵感的时候,当发明家走火入魔的时候,当改革家呼啦啦打破陈规旧习重整乾坤的时候,当作曲家物我两忘激情汹涌的时候,哦!天哪!真美,让我糊涂一回,让我糊涂一回!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