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达尔文说过,自然界就像一个由成千上万个楔子紧密排列而成的弹性面,在受着连续不断的敲击。每一个楔子就是一个物种,每一次敲击就是一次天择。每一次天择的结果,就是排挤出适应力较弱的一个。由此可见,当一个物种——楔子,失去了自己生存的空间时,它们也就不复存在了。这就是栖息地的重要性。远去的辉煌——300万年前,大熊猫物种从始熊猫演化而来,成为一个独立的物种。300万年来,大熊猫物种开始了自己的兴衰过程,从大熊猫小种到巴氏亚种,再到现生种。这个过程,也是栖息地从小到大,又得而复失的过程。大熊猫物种的辉煌时代,在70万年前到30万年前,是巴氏亚种的时代,不但,体型最大,数量最多,还有着最为广阔的领地。考古证实,那时候,大熊猫的栖息地西起缅甸,南至越南和泰国,东抵江淮平原,北越秦岭,伸向中条山脉,直达北京周口店。几乎遍布于中国的黄河、长江及珠江流域,包括西南、华南、华东、华北和西北五个大区,北京、陕西、山西、浙江、安徽、江西、福建、台湾、广东、海南、广西、湖南、湖北、河南、四川、重庆、贵州和云南等18个省市,几百个地点。随着几十万年来地质气候的变迁,特别是第四纪冰川的严酷考验,在大自然中,一些“楔子”被挤出去了,不复存在。但是,大熊猫物种却顽强不屈地生存下来。为了适应环境,不惜改变了几百万年的食肉习性,特化为以竹子为生。在这种变化的过程中,这个古老的物种,体型变小了,领地缩小了,也告别了自己的鼎盛时期,演化成今天的现生种。现生种大熊猫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人类领地的迅速扩张。它们不得不退出缅甸、泰国和越南,仅存于中国。而且,又从中国的华北平原,江淮平原,以及一切人类已经或者试图占领的地方撤退,退到了秦岭、岷山、邛崃山、大小相岭和大小凉山。往日的辉煌渐渐远去,但是,正像应对大自然的考验一样,面对人类的扩张,大熊猫物种没有放弃,它们还在顽强地生存,艰难地繁衍,坚守着最后的领地。最后的领地——在人烟稀少的丛林翠竹中,大熊猫成了神秘的物种。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它们生活在海拔1300米以上的高山峡谷。但是,即使在这样的高山峡谷,它们也会因为生境不同,采取不同的生存方式。秦岭是我国南北气候的分界线,也是今天大熊猫分布的最北端。秦岭山体北仰南俯,北坡陡峭寒冷,南坡舒缓温暖,所以,秦岭的大熊猫主要生活在南坡的高山密林里。邛崃山是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海拔从500多米直上5000多米,宛如天梯,植被及其丰富。但是,低海拔已被人类占领,所以,在海拔2000米上下的山地落叶阔叶林带,才是大熊猫盘桓取食的基地。岷山山系起伏于川甘两省边境,绵延上千里。这里的大熊猫就有了自己的冬宫和夏宫。从秋末到初春,有半年的时间,熊猫都待在温暖的河谷,取食青川箭竹、糙花箭竹和巴山木竹。夏季来临之前,又会来到海拔2400米以上的山脊,正赶上缺苞箭竹的竹笋出土,可以一边避暑一边大饱口福,美美地待上半年。凉山是大小凉山的总称,这里雨水充沛,竹子丰富,从山脚到山顶,至少有6种竹子,一年到头,接替生发。所以,这里的大熊猫一年到头都在迁徙。4月从低山一路吃着春笋往山上走。8月,中山的方竹正好发笋,它们也正好来到中山。9月,秋凉了,它们又一路吃着秋笋往下走。11月,在河谷避寒时,河谷里又长出了营养丰富的筇竹叶,足够它们过冬。所以,凉山熊猫的个头,比其他山系的熊猫大四分之一。相岭山系是大小相岭的总称,地处四川盆地的西南边缘。这里的气候和环境较差。特别是小相岭,人类的耕作区和放牧区一直升到海拔2800米的高山。所以,这里的熊猫终年生活在海拔3100米以上的高寒山区,可供选食的,也只有峨热竹一种。即使在冬天,它们也只能坚守在高寒的山岭上,采食枯枝败叶,忍受饥寒交迫。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许这是天地间所有的物种必须直面的严酷。但是,无论南北,无论高低,硕果仅存的大熊猫家族,都在坚守。无论苦乐,无论难易,艰苦支撑的大熊猫物种,都不会放弃。因为这是它们最后的领地,也是它们美丽的家园。美丽的家园——“竹子开花罗喂,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星星呀星星多美丽,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咪咪呀咪咪请你相信,我们没有忘记你,高高的月儿天上挂,明天的早餐在我心底。请让我来帮助你,就像帮助我自己,请让我去关心你,就像关心我们自己,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太阳出来罗喂,照亮我也照亮你,一样的空气我们呼吸,这世界,我和你生活在一起。”这首歌叫《熊猫咪咪》,诞生于1983年,在大熊猫最后的栖息地,竹子大面积开花,食物缺少,造成了大熊猫物种危在旦夕。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们,都在心急如焚,为抢救大熊猫捐款捐爱心,让大熊猫物种度过难关。然而,冷静的科学家告诉大家,大熊猫物种生存了几百万年,竹子开花由来已久,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一次,是周期性的,是竹子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不足为怪。而且,也没有妨碍大熊猫小种走向大熊猫巴氏亚种的鼎盛。真正给大熊猫物种带来致命威胁的,不是竹子开花,而是栖息地的缩小和破碎化。当大熊猫生存的领地竹子开花,又不能超越人类的领地到达其他没有竹子开花的山林时,它们就只能困守孤岛,坐以待毙。从此,大熊猫栖息地的问题,就提上了人类的议事日程。中国就有了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合作的《中国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工程》,提出要完善原有的13个大熊猫保护区,新建14个大熊猫保护区,恢复和修建大熊猫走廊带17处。如今,《熊猫工程》已经完成,新的保护措施还在继续。大熊猫保护区也已经从13个,扩大到30多个,有的还连成了片,为大熊猫种群之间的来往交配,为物种的遗传多样性,提供了越来越好的环境。几百万年来,人类的老祖宗就和大熊猫的祖先一起,在同一个地球上,共生共长,相依相存,有着割不断的关系。几千年来,人类在壮大自己的领地时,也给大熊猫物种的生存带来了威胁,特别是近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的捕猎又加剧了大熊猫物种的濒危。但是,今天,人类终于清醒了:“请让我去关心你,就像关心我们自己,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是歌词,也是人类的决心和行动。大熊猫物种的魅力和濒危,使它们成为人类的最爱。大熊猫物种只生活在中国,又为中国人带来了自豪和责任。“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也是大熊猫物种的家园。今天,当四川的大熊猫栖息地再次得到世界的关注时,我们也要尽自己的能力,和大熊猫一起,和天地间的一切物种一起,走向和谐,走向昌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