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朱元璋
  朱元璋分析,那个彭大还算讲义气,人也比较正派,孙德崖却很坏,他和赵均用勾搭在一起,早晚是祸害。  ”那你说怎么办?“郭子兴问。  朱元璋进言,及早扩充队伍,离开濠州,另辟蹊径。说得干脆。  郭子兴点点头,话是这么说,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呀。  朱元璋认为,赵均用当年占山为王,打家劫舍,抢男霸女,如果不除掉他,有损义军清名。况且,这号人,本来就不该收留,一条鱼会腥了一锅汤。  郭子兴也承认,现在是鱼龙混杂,难分良莠,赵均用手上有兵,要除掉谈何容易,内讧反而不好。所以委决不下。  朱元璋主张不先发制人,必受制于人。  郭子兴只是唉声叹气,他下不了这个决心,没这个勇气,也自认为没这个实力,谈了也是白谈。  从帅府大堂下来,朱元璋没有马上走,他有意在后花园里走动着,希望碰上马秀英,或者吸引她注意。今天没有琴声,朱元璋好不失望,他不时向绣楼上张望。楼上很静,阒无人声。  朱元璋拾起一个小石子,向楼上抛去。当啷一声,小石子在朱漆窗上响亮地打中了。  果然奏效,拿着一卷书的马秀英走到窗前来张望,一见朱元璋在下面,冲他笑笑,又想回去。朱元璋不敢大声说话,就打手势让她下来。  马秀英很是犹豫,但还是下楼来了,她没有往朱元璋跟前靠,远远地站下,问:”先生有什么事吗?“朱元璋说:”没有大事,怎敢来打搅。“他往前凑了几步,告诉她,桃花山抢她的那个匪首赵均用投到濠州来了,而她父亲并不知他的根底,反倒称兄道弟,现在赵均用又想把她父亲架空,由他说了算。朱元璋觉得这个话题选得非常好。  马秀英果然很在意地说:”这不是引狼入室吗?有他这种人在,濠州就不是什么义军,倒成了山寨了,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劝父帅?“”对,必须除掉他。“朱元璋说。  ”你为什么不说?“马秀英问,她有耳闻,朱元璋虽没品级,大事小情,郭子兴倒常问问他的看法。  朱元璋说一则他人微言轻,二则她父亲并不知道他上桃花山救马秀英的事。  ”好吧。“马秀英答应马上去找父帅,绝不让父亲与这样的打家劫舍大盗为伍。  说完正事,朱元璋见她急匆匆要走,就说:”小姐这么烦我吗?“马秀英望着他笑笑:”我何尝烦你了?“朱元璋当然有说的,干吗不敢多说几句呀?与他交谈时,马秀英也是左顾右盼,像做贼似的。  马秀英嫣然一笑。她岂不知朱元璋的心思?无论出于对朱元璋的感激,还是出于对他有见地、有才干的景仰,她也愿意与他多在一起呆一会儿,但她不得不防着别人的悠悠之口,毕竟是男女有别呀。  不过,她临走时投给他的一瞥温柔的目光,就足够了,朱元璋会不解其中味吗?  一个要坐第一把交椅,一个要霸占人家女儿,利益均沾,借刀杀人。一张热饼藏怀中,烫烂了皮肤的是热饼,还是那颗滚烫的心?  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郭子兴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濠州城里,与他一道起兵的孙德崖本来与他明和暗不和,分歧主要是要反元还是搜刮民财。郭子兴虽然眼高手低,毕竟想干一番事业,而孙德崖他们,眼睛盯着的是金银财宝。如果说赵均用、彭大来投效之前矛盾尚未表面化,赵均用一来,就越来越尿不到一壶里了。  这天,孙德崖请赵均用喝酒,酒过三巡,话题自然转到郭子兴身上。  孙德崖说郭子兴要文没文,要武没武,却要统帅我们,还背地里称赵均用匪性不改。  这当然是明显的挑拨,胆小怕事的郭子兴避还避不及,岂敢主动树敌?赵均用不傻,明白孙德崖的野心是在濠州坐第一把交椅。赵均用先让他当出头的椽子,而自己现在最想得到的是郭子兴的女儿马秀英。他弃了山寨投到濠州来,有一大半原因是冲美女而来。但这心思不能说破,他甚至不能说他抢掠马秀英时就知道她是郭子兴之女。于是赵均用先恭维了孙德崖几句,说他是大将之材,理应坐第一把交椅,附和他说郭子兴是个无能儿,最多能当个书办、刀笔吏什么的。三说两说,他扯到了马秀英身上,这是他与孙德崖的交换条件。  赵均用说昨天到郭子兴府上,无意中看到一个美人儿,原来是郭子兴的千金,真是闭月羞花呀!  ”你看上了?“孙德崖说,”你说的是马大脚吧?那朵花人人想摘,郭子兴视如掌上明珠,他会给你?“赵均用说:”不瞒你说,前些天马大脚去皇觉寺上香还愿,我都把她掠到桃花山上去了,差一点把她睡了,可惜,我稍一马虎,叫她逃掉了。你知道帮她逃走的人是哪个?“孙德崖说:”是谁?“赵均用道:”就是这个朱元璋,他那时还是个和尚。“孙德崖笑道:”你是吃他醋吧?“赵均用说:”这个人诡计多端,听说郭子兴对他言听计从,他在郭子兴面前献计,要除掉你我呢。“孙德崖火了:”这贼和尚胆敢如此,我可不是好惹的,我一定饶不了他。“赵均用说也不必费事,用借刀杀人计,就叫那秃和尚死无葬身之地了。  孙德崖被他点起火来,恨不能立时来个清君侧,除掉朱元璋,让郭子兴失去左膀右臂好听命于自己。  赵均用早已打探明白了,朱元璋得宠,郭子兴的小舅子和两个儿子都很生气,妒火中烧,如果用个小小的离间计,让朱元璋失宠,郭子兴没了羽翼,再收拾他不迟。  孙德崖称赞这是个好主意。  赵均用说:”灭了郭子兴,我无二话,拥戴你为王。“”那你就是丞相。“孙德崖表示得极慷慨。  赵均用色迷迷地说:”宰相不宰相的我倒不在乎,嘿嘿……“孙德崖立刻明白了:”放心,郭子兴那个女儿归你,我绝不会争。“于是达成默契,二人击了一下掌,赵均用让孙德崖等待好消息,他拍胸脯说马到成功。  赵均用看得是很准的,郭天叙和舅舅张天佑早看着朱元璋不顺眼了,凭什么他来了没几天就成了郭子兴的座上宾?  这一天,郭天叙正在签押房里和小丫环调笑。  一个护兵来报告:有一个人要找朱元璋,问他什么事,鬼头鬼脑的又不肯说。  郭天叙立刻起了疑心,跑了出来。  在门口,郭天叙吼了一声:”谁找朱元璋?“一个小兵扭头就跑,郭天叙追上两步扭住他,问:”跑什么?有事跟我说。“小兵显得很恐惧,说:”赵元帅叫我必须把信送到他本人手中。“郭天叙说:”交给我吧。“小兵不肯交,说怕回去挨军棍,说着又要跑。  郭天叙下令:”把信给我搜出来。“几个护兵不费吹灰之力,便按牢了那送信小兵,从他怀中截获了一封信。  郭天叙拿过来一看,写着”朱元璋钧鉴“,左上角有”十万火急“四个字。  郭天叙急不可耐地扯开火漆封口,只看了几行,便吼了一声:”好啊,你个朱元璋!吃里爬外!“那小兵又要溜,郭天叙命令逮住他,先关起来,别走漏了风声。  这可让他抓到了朱元璋的罪证,郭天叙立刻告诉了张天佑,二人联手去找郭子兴发难。  郭天叙和张天佑气冲冲进入大堂时,见朱元璋忠于职守地站在堂前。  郭天叙冲朱元璋哼了一声,大步上堂,把截获的信拍到了郭子兴案上,郭子兴看了看他们俩,拾起信看过,一脸的困惑:”不能吧?“郭天叙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郭子兴看了廊下的朱元璋一眼,怕他听见议论他,就叫他先下去。  朱元璋应声退出。  郭子兴心想,朱元璋一直在劝我及早除掉这个姓赵的,怎么会和他联起手来加害于我?  张天佑一口咬定,也许这是他的障眼法。  郭子兴疑惑地说:”我待他不薄,这于理不合呀!再说了,朱元璋算个什么人物,值得赵均用重金拉拢?“郭天叙说:”父亲到这时候还这么心慈面软!这很简单呀。朱元璋是你的亲兵,随时有机会对父亲下毒、行刺。“郭子兴说:”再访察访察,别冤枉了好人。“他听儿子说得有理,却又下不了决心。  张天佑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给了他喘息之机,他先下手怎么办?“郭子兴问:”你们俩的意思是……“”抓起来,一刀宰了,“郭天叙说,”永绝后患。“郭子兴摇头,说:”我还是不相信朱元璋背我,既背我,又何必投我?这样吧,先把他押到地牢里去,看一看再说。“郭天叙二人便不再说什么,只要抓起来,朱元璋也就完了,不再是拦路石了。  二方才还好好的,转眼之间就成了囚徒,朱元璋百思不解,不知犯了哪路神仙。  朱元璋被反绑在柱子上,屋中空空,只有些烂草凌乱于地上。他的表情是沮丧的,大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难堪之慨。  他也猜到有可能是张天佑、郭天叙在郭子兴跟前下了蛆,以朱元璋的精明,会看不出他们眼里冒出来的妒火吗?想想自己又问神灵又派人实地访察,最终才投了郭子兴,到头来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不是咎由自取吗?  他盼着马秀英来救他。她一定被蒙在鼓里,以她的善良和正直,她只要知道我朱元璋在受难、受委屈,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来搭救的。因为心中存了这样一丝希望,朱元璋心里又好过了些。  朱元璋无论如何想不到,这是赵均用在报一箭之仇施行的反间计。  朱元璋被下牢的消息一传出来,赵均用乐坏了,马上骑马赶到孙德崖家去报喜。  赵均用一进来,孙德崖立刻说:”我们得摆酒庆贺呀,略施小计,朱元璋叫郭子兴关起来了,只可惜没有立即砍头。“”别急呀。“赵均用说他早得到消息了。庆功宴也不忙摆,等把郭子兴这根刺拔掉了,再一起庆贺。  孙德崖问他对付郭子兴用什么计?  赵均用说:”根本不用计,召他来,五个元帅议事,他能不来吗?到时候擒而杀之,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吗?“孙德崖说:”好吧。“恨不得立刻在濠州城称王。  与此同时,马秀英急得不得了,她本来约好这天下午拿一本书给朱元璋的,到了约定时间,到了后花园荷花池畔,左等他不来,右等不见影,一个下午过去了,朱元璋始终没来。朱元璋是个守时守约的人啊,今天是怎么了?  她以为是跟着父亲外出了,可一打听,父亲一天没动地方,她问舅舅,问哥哥,都是一问三不知,她不免有点着急了,担心朱元璋出了什么意外。一不打仗,二没有危险的任务,他又会出什么意外呢?她想不明白。她坐在屋子里胡思乱想,有时又为自己的坐卧不安而羞臊,朱元璋是你的什么人,值得你为他这么牵肠挂肚?可她又没法控制自己,难道这就是男女间那种感情?一想到这儿,她不禁一阵阵心跳耳热。  直到吃晚饭了,马秀英仍在绣房里等消息。  她的绣房很特殊,没有香艳之气,反倒是书籍很多,像个公子的书房。她在屋中焦急地走来走去,有时就走到楼窗处向下望望,坐立不安。  一个小丫环来叫她,”小姐,老爷、太太请你过去吃饭呢。“马秀英说:”就来。“却不动地方。  一阵咚咚的楼梯响,贴身丫环金菊上来了,向她报告说,看来朱元璋真的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她见人就问,连徐达、汤和的兵营也找过了。  ”这可奇了。“马秀英不禁忧心忡忡起来。  金菊提示她,去问问元帅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马秀英没出声,神情恍惚地下楼。  餐厅里,张氏正陪着郭子兴吃饭,小女儿郭惠也在。见马秀英进来,郭子兴说:”吃饭也要人三番五次地请!“马秀英搪塞说:”父亲叫我抄的榜文没抄完,赶了赶。“张氏叫丫环替她盛上饭来说:”也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急什么!你父亲也是,外面的事拿回来让女儿做,不是有的是幕僚、文书吗?“郭子兴说不是缺人手,他是有意让秀英历练历练。  郭惠说:”明儿个我也要帮爹爹做事。“”女子无才便是德,“张氏说,”这可是老爷常对我说的,到底是偏向女儿。“”你看看,又派我不是了。“郭子兴说,”人说上阵还得父子兵,真是不假呀,别人,天好,也指望不得。“他不由得长叹一声。  张氏劝道:”不值得为一个亲兵生气,他那叫不识抬举,幸亏天佑他们截了密信,否则你这个亲兵取你人头太方便了。“闻言,马秀英大吃一惊,忙停下筷子问:”你们在说谁?“”和你无关。“张氏说完,冷不丁想起什么,问马秀英:”你看朱元璋这人怎么样?“”诚实、仗义,有智谋。“马秀英一口气说了一大串,怔怔地看着他们等下文。  郭子兴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马秀英说:”我可以为他担保。“她已经料定,是父亲不信任他,打发走了?  ”你这丫头疯了吧?“张氏说,”你与他不沾亲不带故,你替他打什么保票?“郭子兴说:”他差点来刺杀我了,你还在这儿替他打保票。“马秀英吃了一惊说:”不可能,这一定是谣传、中伤。“郭子兴奇怪地望着女儿,张氏说:”秀英,你挺反常啊,你怎么口口声声替朱元璋开脱?莫非……“她闪了郭子兴一眼,没说出下文来,但意思到了。  马秀英虽反感,已顾不了这些了,她说朱元璋想杀谁也不会来杀父亲。  郭子兴的筷子往桌上重重地一撂,说:”白纸黑字写着呢,我会诬他不成!“马秀英问:”你,你把他怎么了?“郭子兴说:”关起来了,要杀头。“郭惠插了一嘴:”这也太狠了吧?“马秀英突然满眼是泪,一扭身跑了出去。郭惠追了出去。  张氏看了郭子兴一眼,问:”看出来了没有?秀英这丫头好像看上朱元璋这小子了。怪不得他们在院子里谈得那么投机。“”这太邪了!“郭子兴说,”朱元璋算个什么东西?没有门第,没有功名,一个刚刚还俗的小和尚罢了,秀英那么个心性高傲的人,怎么会看上他?这断不可能,你不要再疑神疑鬼。“”那秀英方才的一番表白作何解释?“张氏说,又叫丫环:”去催催,烙饼怎么还没好?“郭子兴站起来,烙饼也不吃了,不耐烦地说:”你少唠叨几句行不行!“赌气走了出去。  三马秀英一口气跑到厨房,她已经弄明白了,朱元璋就押在后院地牢里,那里从前是衙门里的牢房,一直空闲着没有关过人。  这里热气腾腾,几个厨师忙着炒菜、烙饼。  几张葱油饼在巨大的平锅里,油作响,已经熟了。厨师把烙好的饼放到方盘里。一回头,见马秀英进来,面案师傅笑了:”小姐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烟熏火燎的。“”我等不及了。“马秀英顺手抓起一张大饼,烫得她咝咝哈哈的,厨师拿了一个盘子,把饼放在盘子里,马秀英接了,道了谢往外走。  面案师傅很觉奇怪,对另一个上灶的呶呶嘴,今天马小姐怎么不怕失身份,自己来抓饼呢?  上灶的说:”饿急了吧。“几个人忍不住笑。  刚走到厨房门口,马秀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一抬头,见张氏过来了,她顺手把热饼塞到了怀里,烫得她一咧嘴,又随即把盘子扔下。  张氏把她堵在厨房门口,狐疑地问:”不好好在饭桌上吃饭,跑这里来干什么?“由于胸部烫得难以忍受,马秀英不自然地扭动着,支吾着:”我,我想来要一碗酸梅汤。“张氏半信半疑地说:”想喝酸梅汤,叫下人端嘛,也用不着自己下厨房啊。“马秀英也不说什么,赶紧低头往外走。  张氏一直盯着她,早起了疑心。  马秀英一口气跑到后院地牢,一股发霉的土腥气熏得人喘不过气来。  马秀英给了看守半贯钱,看守便乐得放行,反正她是元帅的爱女,乐得送人情。  马秀英来到地牢前,隔着粗木栅栏,看见朱元璋被绑在柱子上,头垂到一旁。  马秀英眼泪刷一下下来了,叫了声:”朱元璋。“朱元璋应声抬起头来,眼前模模糊糊的影像逐渐对实,他没想到是她,又惊又喜:”马小姐,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他不一直盼着她这救星出现吗?她果然来了,这令朱元璋心里一阵阵热血翻涌。  看守打开牢房大锁,放她进去,说:”小姐快点出来,我可只有一个脑袋呀。“马秀英从怀里拿出大饼,疼得她皱起眉头。朱元璋心很细,发现了她的痛苦表情,问:”小姐你怎么了?“”没怎么。“马秀英问他,他们为什么抓你?  朱元璋说他叫人暗算了。倒不恨她爹,郭子兴是个没主见的人,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愚人,人家结了套让他钻,他连想都不想就上套,又不听朱元璋陈述。  马秀英要替他松绑,看守在门外说:”小姐,这可不行,千万别连累我……“马秀英便举着大饼送到朱元璋嘴边,朱元璋一口口地吃着。  这情景,已经被跟踪到这里的张氏看在眼里了。看守回头见了张氏,吓得面无人色,立刻给她跪下,叩头不止。  张氏倒没有为难牢子,踢他一脚,让他起来,张氏什么也没说,返身走了。  这一来看守吓得快没魂了,一迭声催促马秀英快走,还求她在张氏面前为他说好话,否则自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马秀英这才知道方才这一切都被张氏看见了。  她勉强安慰那牢子几句,再嘱咐朱元璋放宽心。她必须去见张氏了,过不了她这一关,郭子兴那一关更难过了。  没等走到张氏房门口,张氏的贴身丫环来叫马秀英了,叫她立即过去。  四张氏正在逗弄笼中的金丝雀,马秀英进来了,小心翼翼地问:”娘,您叫我?“张氏回过身来,不认识似的上下打量着她,弄得马秀英发毛,心里更没底了。  张氏坐下,说:”你说说,这些年来,我对你怎么样?“马秀英说:”您待我胜似亲娘。“”这还是句有良心的话。“张氏说,”我虽不是你亲娘,但你从七岁到了我跟前,是我把你拉扯这么大的,你不该有二心吧?“马秀英说:”娘言重了,女儿不知犯了什么大过错,惹您生这么大气。“”倒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张氏说,”女大不由娘,不像小时候,仨瓜俩枣的事都跟娘说。“对马秀英来说,这已经是相当重的话了,她是个很自重的人,张氏几乎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马秀英垂下头来:”娘,女儿真的没有什么对不住娘的事。“”是吗?“张氏直截了当地问,”那你方才到地牢里去干什么了?你先到厨房里偷大饼又是为什么?“马秀英早知全都露了底,便扑通一声跪下,说:”女儿不敢欺瞒,我是拿了一张大饼送给朱元璋去吃的。“”你好大的胆!“张氏说,”这事若让你父亲知道了,那还了得?这朱元璋人面兽心,你父亲高看他一眼,重用他,他却恩将仇报,和歹人合伙,要杀你爹,你却站在他一边。“马秀英申辩说:”娘,朱元璋是冤枉的,我还是那句话,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断然不会有害爹之心。“张氏道:”这就奇了。你跟朱元璋非亲非故,他给你这么大面子?是看上你了吗?这种势利之徒,我会把女儿许给他?“马秀英含泪说:”娘,我实话对您说吧,我去皇觉寺上香还愿那次,被桃花山歹人劫去,就是这个朱元璋不惧个人生死,凭着侠肝义胆,深入虎穴把女儿救出来的,他会害我父亲吗?“张氏呆住了,怔了半晌,她起身扶起马秀英,说:”你怎么不早说?况且,朱元璋既是咱家的恩人,他不说,你也不说,咱们亏待人家了呀!“马秀英说:”我本想告诉父母亲的,可朱元璋不许我说。“”这我倒不明白了。“张氏说。  马秀英说:”这正是朱元璋为人可取之处。他不想利用这层关系邀功,他要凭自己的真本领升迁。“”好样的。“张氏很感动,心想,真是个仗义、有气节的男子汉。她忽然叫了起来:”唉呀,快去找你父亲放人,咱们这样对待恩人,岂不是以什么怨报什么了吗……“女儿提示说:”是以怨报德。“”对了,“张氏说,”那太没良心了。“这时郭天叙进来,张氏问:”你父亲呢?“郭天叙说:”叫孙德崖、赵均用请去议事了,好像商量取滁州的事。“又问:”娘,找爹干什么?“张氏说叫他快把朱元璋放了。  ”放了?“郭天叙说,”父亲回来就要拿他开刀问斩了。他朱元璋太张狂了,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舅舅他也认为是草包,有他在,我们都靠不到父帅跟前,他早就该有今天了!“这一番话,等于不打自招,出于妒火陷害朱元璋的就是他。  马秀英心里气极了,现在却不能刺激他,就说哥哥误解朱元璋了。  张氏也说他就会小肚鸡肠。  正说到这儿,张天佑满脸是血地闯了进来,大叫道:”姐,不好了,不好了!“越紧张,越是语无伦次。  ”什么事呀,吓成这个样子?“张氏拿面巾为他拭着脸上的血迹,问:”怎么弄了个满脸花?“张天佑说,他陪姐夫到孙德崖那里去议事,哪是他妈的议事呀!是孙德崖和赵均用设的圈套,一进了大厅,刀斧手齐出,把郭子兴拿下了,他若不是跑得快,连个报信的也没有了。  张氏急得团团转,说:”这可怎么办?快想个法子呀!“马秀英主张尽起本部人马去救人,他们不能不有所顾忌。  郭天叙说:”咱们加起来没有一千兵,那不是去送死吗?“张天佑也说:”人家早有防备,满城是兵,救不出来姐夫,反把我们也搭上了。“张氏生气道:”依你们,反倒是不救了?不管元帅死活了?“二人不敢言语,霜打了一样。  这时马秀英建议说:”娘,去把朱元璋请出来吧,他一定有办法,不会袖手旁观。“郭天叙出来拦挡说:”不行,朱元璋是孙德崖、赵均用同伙的,说不定设计陷害父亲就是他参与的呢。“”住口!“张氏气得乱颤,”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还有脸往人家义士身上泼脏水!走,秀英,我们去请朱元璋。“她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对郭天叙说:”等我回来再跟你算账。“五朱元璋已被松绑,和张氏、马秀英三人就在牢中商议起来。张氏说:”天叙他们说救不下来,只好来求你。你别记恨我丈夫,他是中了奸计,受了人家挑唆。“”这都过去了,不提它了。“朱元璋很大度地说,”无论有多难,都要把元帅救出来,大不了搭上我一条命。“张氏感激涕零地说:”元璋果然如秀英所说,仗义,你不记仇就好。没时间多说这些了,救了人再谢吧。“朱元璋沉思着说:”这是赵均用这贼人设计的连环扣,刀对刀、枪对枪地去拼,恐无济于事。“一听这话,张氏又着急了:”那可怎么办啊!“朱元璋说:”只可智取,我已有了个主意在此,不过得要委屈小姐一下。“马秀英立刻明白了:”你是想拿我为钓饵?“没等朱元璋作答,郭天叙进来了,说:”赵均用欺人太甚,打发人下聘书来了,说让妹子嫁他,就可放父亲回来,并且尊为主帅。“说着把一个大红信套递给张氏,张氏看也不看,把它扯了个粉碎,骂道:”他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天下的人死绝了,我也断不会把女儿嫁给他这个千刀万剐的贼。“朱元璋说:”请主母消消气,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方才我说要委屈小姐一下,也想到了这一层,现在正好将计就计。“张氏担心弄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朱元璋说:”不会。我说让小姐委屈一下,只是名声委屈而已,并不会让她抛头露面的。“”这我就放心了。“张氏说。  马秀英却关心地望着朱元璋,说:”这事非同儿戏,万一……“朱元璋说:”忘了桃花山的事了?你放心吧,那几个贼人捆绑在一起,智慧也还差十万八千里呢。“马秀英欣慰地问:”你还要什么?“朱元璋说:”大饼,多拿几张来,我得吃饱了才行。“张氏便一迭声叫:”告诉厨下,烙大饼,拿几斤酱肉来,还有好酒。“  被人猜忌,又替人消灾,到头来并不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由阶下囚一跃而为东床快婿,朱元璋与马大脚演绎人间悲喜剧。  一这正是歹人弹冠相庆的日子。  赵均用用反间计不费吹灰之力把朱元璋送入大牢,一纸公文又骗来郭子兴赴鸿门宴,手到擒来。  赵均用在庆功宴上简直就是狂饮,不用杯不用碗,他和孙德崖一人提一个酒坛子,不是品酒,简直就是往肚子里倒。  孙德崖没想到会这样顺利,马到成功。他说赵大人可是走了桃花运了,除了对手、仇敌,又得了俏佳人,可喜可贺呀。  赵均用说:”我言而有信。明天就号令三军,濠州城全归你节制,我在你手下当个参议,绝无二话。“孙德崖说:”你纳了郭子兴的女儿为妾,你还忍心再杀死他吗?可是留下郭子兴,他手下有徐达、汤和、耿再成这些悍将,早晚是个祸害。“赵均用喝干了一大坛酒说:”你忘了无毒不丈夫这句古语了!我睡他女儿该睡就睡,和杀死郭子兴各不相干。“孙德崖高兴地说:”你果然是大丈夫,公私两清,这我就放心了。这郭子兴也够可怜的了,赔上女儿,又得赔上自己一条命。“赵均用又拎起酒坛要灌时,孙德崖说:”别喝多了,一会儿人家就把佳人送过来了,你喝得烂醉如泥,可让小娘子守空房了,哈哈哈……“赵均用说他玩女人,向来是酩酊大醉后,那才有味!他也狂笑不止。  这时一阵喜庆的唢呐声由远渐近。孙德崖说:”来了!快出去迎娶佳人吧。“赵均用又喝了一大口,才把酒坛子向地下一摔,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孙德崖扶着他。  赵均用趔趔趄趄地来到大门外,咧开嘴乐了。  郭天叙为首,带了一个鼓乐班子,簇拥着一顶暖轿吹吹打打而来。徐达、汤和等人换了便装,杂在队伍中。他们在赵府门前停下,正好见赵均用在孙德崖搀扶下走出来,侍从卫兵前呼后拥一大群。  赵均用醉眼惺忪地望着掩在红轿帘后的新人,说:”小佳人,叫我好想啊!上回在桃花山,煮熟的鸭子叫你飞了,这回,我看你往哪儿跑!“说罢放肆地狂笑。  郭天叙上前拱手道:”二位元帅在上,小的已遵约将姐姐送到府上,望二位大人勿食言,将家父放回。“孙德崖说:”这个自然,全包在我身上,就是赵元帅食言,还有我呢。何况,我们与郭元帅共同起事,本是手足一样,岂忍加害!今天,要等郭元帅看着女儿入了洞房,再回去不迟。“徐达说:”什么时候回去得由郭元帅自己定,现在请把郭元帅请出来一见,小姐也好放心。“赵均用却借酒盖脸,歪歪斜斜地来到小轿跟前,见轿帘底下露出一双穿大红绣花鞋的大脚,忍不住上去捏了一把说:”真是马大脚,足有九寸金莲了,哈哈哈哈。“这一捏,那双大脚立即缩了回去。  赵均用说:”还害羞啊?一会儿搂到被窝里,看你害不害羞!“说着动手去掀轿帘。  轿帘掀开,可由不得他了,穿着新娘吉服的却是朱元璋。说时迟那时快,他甩去红盖头,纵身跃出花轿,登时把银光闪烁的利剑架到了赵均用的脖子上。  几乎同时,徐达、汤和和花云、郭天叙等人都从轿里取出事先藏好的利器,徐达没等孙德崖转身逃去,也把利刃横到了他的颈上。其余的人也都逼住了赵均用的从人。  孙德崖说:”有话好好说,别误会。“朱元璋抖掉头上的凤冠,对孙德崖、赵均用说:”快说,郭元帅在哪里?放不放人?“”放,放,“赵均用早吓醒了酒,一迭声说,”饶命饶命,我怎能害我的老泰山呢……“朱元璋踢了他一脚:”谁是你老泰山!快说,人在哪儿?“赵均用说:”在,在石头牢房里。“他扭头对一个校尉说,”快去放人。“校尉答应一声,引着汤和、郭天叙去了。  孙德崖看着朱元璋的脸色说:”其实,赵均用是色迷心窍,绝无恶意,他怕郭元帅不舍得把女儿嫁给他,就用了这个雕虫小技。“赵均用等于受了提示,忙附和着说:”小的该死,想郭小姐,不该用这样的手段,请朱壮士留点情面,好在我们都是反元义士,不要叫元贼看笑话。“这时,汤和等人已经拥着遍体鳞伤的郭子兴过来了。郭子兴指着孙、赵二人说:”同室操戈,没想到你们会这样对我,令我寒心。“孙德崖说:”我是听信了赵均用的话,觉得总归是儿女情长的事……“”住口。“郭子兴说,”我看透你们了。“朱元璋却出人意料地说:”你们也太欠考虑了。元帅之女不是金枝也是玉叶,你们想用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办事,这不是污辱郭元帅人格吗?“赵均用借坡下驴说:”我一时糊涂,还请郭元帅看在共同反元大业上,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没等郭子兴说话,朱元璋道:”这还是一句人话。你们知道,郭元帅是最通情达理的,心里有气,也断不会敌我不分,忘了反元起义的大局。惟望今后二位能洗心革面,顾全大局。“说罢,把架在赵均用脖子上的刀拿了下来,徐达也放了孙德崖。二人忙着致谢。  郭子兴却不满地看了朱元璋一眼。  这时马蹄声骤起,一彪人马飞驰而来。朱元璋一见,又靠到了赵均用跟前,刀剑虽未举,气势已逼人。徐达也如法炮制。  朱元璋揶揄地说:”二位,救兵来了,可下令把我们尽行杀掉啊!“孙德崖忙说:”大丈夫岂能食言!“这时那彪人马已到眼前,正要下手,孙德崖说:”你们马上回去,这儿没你们的事,我们几个元帅议事,你们来干什么!“来将虽然莫名其妙,见他这么说,也只得说声”得令“,约束队伍走了。  郭子兴松了口气。  朱元璋这才下令:”你们护送郭元帅先走,我和赵、孙二位元帅还有几句话说。“孙德崖明知其意,却只好苦笑着说:”好说,请到屋里说,这里多不雅!“郭天叙、花云等人趁机让郭子兴坐了花轿,抬上他一溜烟走了。  二朱元璋和汤和、徐达、耿再成、花云等人都带着兵里三层外三层戒备着帅府。他们再也不敢大意了,惟恐赵均用起兵作乱。  梆子敲过了三更,郭子兴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身旁的张氏说:”你还没睡着吗?“郭子兴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心里乱糟糟的,哪里睡得着。“张氏便摸索着点上油灯,说:”那就说会儿话吧。“郭子兴说他这次能大难不死,全仰仗朱元璋了,况且他还是秀英的救命恩人,想起来,真有点对不住人家。  ”什么叫有点啊。“张氏说,咱们是太对不住人家了。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义士,你却疑神疑鬼,差点中了离间计,砍了人家的脑袋。  郭子兴连叹几声说:”那可是贻笑大方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我们父女二人都是朱元璋救出来的,没什么可报答的,我想升他为镇抚,别人不会有什么议论吧?“”谁敢不服?“张氏说,”连我弟弟和天叙都服了,称朱元璋是大智大勇,今后你少听我弟弟他们在你跟前吹风,大事干不了,小事瞎添乱,要不是他们,朱元璋能叫你关到地牢里去吗?险些坏了大事。“郭子兴又问张氏,朱元璋这人怎么样?  张氏扑哧一声笑了:”你真是莫名其妙,说了朱元璋半天好话了,怎么又说车轱辘话?“郭子兴说:”什么都好,只是人丑了点,那大下巴、一对招风耳朵,看上去不顺眼。“其实张氏早猜透他是看中朱元璋了,故意把丑话说在头里。  张氏说:”你管人家长得丑俊干什么。“她索性挑明说:”我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了,你想让朱元璋当你的东床快婿,是不是?“郭子兴点头承认。不过又担心辱没了秀英,怕秀英不愿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