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中东两伊的外长将陌生了八年的手握在一起时!当世界两个超级大国的首脑共同在中导协议上签字时;  当好战的以色列与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国终于愿意坐下來商谈停火时;  ……笼罩在地球上空的战争风云似乎已趋消失,和平的阳光普照着人类。  多么脆弱而又强盛的人类!当战争的硝烟不再成其为生命的窒息物时,她的生命繁殖力又一次显示出威力。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今仅四十余年,在地球绵长的寿命中仅一眨眼的工夫。可是,这一眨眼间,地球惊异地发现,靠吮吸自己的乳汁生存的人类,竞以千倍的速度在扩充和繁殖自己的力量,大有踏沉这宇宙行星之势。  从地球诞生人类的第一人算起,发展到第一个10亿数时,这时间少说大约用了50万年。从第一个10亿到第二个10亿,大约花了100年。至1987年,全球总人数为50亿,后3个10亿其增长的总时间竞不到50年!  人类的繁殖力连人类本身都感到不可思议。  人们看着咋天的事不敢想象明天的事!为此引起恐慌的不仅是人类自己。被称之为人类摇篮的地球早已在无言的哭诉着,并用它特有的方式开始报复与惩罚人类:  ——不给新鲜洁静的空气,让人们在有毒的环境中染病  ——不给清澈甘甜的水,让人们在枯竭干裂的土地上喘息挣扎。  聪明的人类似乎并不怕这些。污染的空气可以净化,疾病可以医治;当甘甜的淡水失去时,他们开始向大海与地心。  然而,人力并非万能,人类可以改造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却无法再生大地母亲躯体内的乳汁。这乳汁就是当今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未来学家最为发愁的三大问题之一——资源。  人口、资源、环境,未来人类不可逾越的危机,它排行笛一。  母亲生下孩子,孩子就要吃奶。母亲只有一个,于是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揪住那对本是丰腴的乳房,拼命地吮吸着。终于,有一天,乳房被吸干,孩子们濒临缺奶之灾了。  人类与资源的关系,就是孩子与母亲乳汁的关系。  孩子太多,食量太大,母亲的双乳已经趋呈干瘪,伤痕斑斑一这就是当今世界的严酷现实。  在天一方的中国,作为地球大家庭的一分子,母亲在这里哺育的孩子更多,而且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拥有的土地仅占地球陆地面积的百分之几。吃惯豆腐与咸菜的炎黄  子孙们,从文革那场噩梦中醒来后,开始以过去无法比拟的勤劳与干劲拼命地创造富有。从七十年代末期到八十年代末期的10年间,人们感到楼房、彩电和口袋里的钞票一下多了无数倍。可是,与此同时,人们又惊异地发现,冬天取暖的煤比以前少了,吃饭后拉闸停电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大街上的铁锅与锡壶价格吓人!  工厂开始出现停产,铁路干线无货可拉,矿山像漏气的气球……  一个劲朝前赶的东方列车似乎发现了什么。多少年来,以地大物博的金牌引以为自傲的黄种人开始恐慌起来。他们发现,西方发达国家所面临的资源危机,在人民共和国同样用不着再遮遮掩掩了。1989年2月23日,在全国矿产工作会议上,最明了中国矿产资源情况的共和国地矿部部长朱训首次市式向外界宣布:  中国矿产资源形势相当严峻!  这不可能!我们是批界公认的地大物博之国,难道连地球留下的遗产都会变值和消失?  当《人民日报》以醒目的位赏刊出这一消息后,中国经济界、工业界、金融界、社会学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据说,当天的地矿部部长办公室频频接到询问和质问的电讯,扣的帽子大得吓尺。而且这些吓人的帽子并非仅仅来自那些赶在经济浪尖上的人们,有些还是来自专门从事国情和未来学的研究机构和权威部门。  他们据以反驳的理论出自用电脑和微机进行椅确计算和统汁过的唞实:  中国面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拥有世界第三大的国土。  中国发现162种矿产,其中探明储量的矿产148种,凡地球上所有的矿产资源,我们儿乎都有。  中国有大庆、开滦等世界一流的油田基地和煤田捲地。  中国的钨、铋、锌、钛、稀土、硫铁矿、砷、石棉、石好……上10个矿种资源储量居世界之首。  况且,我们才刚刚起步!真正的工业革命与经济建设从新中国建立至今才四十年时间,而这中间尚包括了那一段又一段不幸的岁月。  中国正在突飞,突飞就是凯歌,而凯歌声中就不该掺杂悲音低调。尤其对上帝赋予的一切。一许多学者、机构就是凭据这样的理论和基点来指责地矿部长的悲观论。  其实,作为主管共和国经济发展基础工业的地矿部部长又何尝愿意给全国一片经济热当头浇上一桶冷水?但他是务实派,来自矿产业系统的各种信息和信号已经告诉他一个任何人不可逆转的事实:世界性的资源危机问题,在中国也已赤裸裸地暴露和突出来了,不管你承认或者不承认!  低吟或者高唱悲歌总都是痛苦的。就像给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宣布《你已经得了癌症一样,对方有几个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在宣布中国矿产资源形势相当严峻这一消息之前,朱训部长特意向李鹏总理作了请示汇报。  我们的经济发展是过热了,资源危机确实存在嘛!两位同在列宁故乡接受过正统马列主义教育的当代中国高层领导人观点完全一致。  总理:部长同志,我们的资源形势究竟是怎样个状况?  部!。从矿产资源总量而言,我们是名符其实的资源大国,仅次于苏联、美国。但批界的资源拥有量是按人均数计箅的,这样,我们就一下降到世界的第80位,人均资源拥有量不及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按此水平和国家经济发展的现状,那么我们的近期资源形势怎样呢?总理非常关心这一点。  从近期看,已探明储景和国民经济发展的耍求相比,形势也是严峻的,钢铁,有色与化学工业的部分大宗矿产包括铁、锰、铝、铅、锌、镍、硫、磷及钠等,虽然总储量现在能基本保证当前建设所需,但由于种种因素的影响,这些矿产的产量并不能满足国家建设的需要,其中一些矿产每年都大量进口。  而这呰矿产过去一直是我们的拳头产品,拥有数一数二的储跫呀!总理打断部长的话,不无感慨地说。  是的。部长继续报告道:还有,石油、天然气、锏、贵金屈以及煤炭等重要矿产资源,虽有一定潜力,但目前可供规划开发利用的储量缺口很大。储量的增长已成为生产发展的关键问题……  总理点点头。上任一年多来,这一点他汝有体会。作为占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世界大国的大管家,他有时也被逼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地步。  稳定、碉整……在刚刚结朿的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上和即将召开的企国人大会议上,他已经下令各级政府进一步采取有关措施。不过,生活在秋凉中的人总难体察到真正的冬寒,而他更关心的是未来10年和下个世纪的中国资源状况。  矿产资源是一项远期事业。部长焦虑的也正是这个。  ……几十年前为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大庆、胜利、开滦等主力油田和煤矿,大多进入了中晚期,也就是说,到2000年,这些国家能源的顶梁柱将全部或者基本进入开采能力逐步下降的衰老期。铁、铝、锌矿等生产能力也将分别消失百分之十至四十以上,大部分有色金属矿山开始枯竭。如果在今后几年内,我们的地质找矿不能有簞大突破,那么,我们将极大可能地出现空着双手驾驶已经启动了的并在飞速向前的经济形势,那将是一种什么境地?  饿着肚皮参加长跑比赛。  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呢?菏兰的世界长跑名将乔斯,赫尔曼曾对此作过刻骨铭心的描述有一次,我在参加2万米的世界田径赛时,因为后勤方面的原因,赛前的数小时内,竟然使我没能给肚子补充一点食品。糟糕透了!那赛场上的枪声一晌,在竞相争夺的跑道上,我这个没有补养的汉子,竟然像弱不经风的懦女,想跑又跑不动,想歇又歇不下来,那滋味简直比死还难受……我终于从赛场上退了下来。  乔斯,赫尔曼从赛场上退下无非是少得了一块奖牌。可一个拥有11亿人口的国家要从全球性的经济大赛中落伍,失去的就绝不仅仅是一块金牌,而是整个民族!  资源攸关着民族的存亡!  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与现代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决定了国民经济建设的巨大躯体,需要依靠大量资源给予输血。谁想停止或者减少一点这种输血,便等于置国家与民族于死地。  中国的资源事业已被无情地悬挂在飞速向前的车轮上!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正当中国面临资源危机的时刻,  一股叵大的野蛮的抢矿窃宝风,有如龙畚风一般地开始席卷神州大地。  圾初是那些岑星、边角的小矿,有人用锄头与铁铲,这儿刨一块,耶儿挖一勺,像轻风细雨,矿山无关痛痒;  后來是举足越过矿界线,有人开始肩驮担挑出现了买卖交易。矿山开始不安,在它的脚边和四周,已是噪杂的生意场。  再来,是成千上万的队伍,开着汽车,打着显赫的招牌,漫山遍野地扑来,矿山陷入混乱和被动的退让,直至最后的失控。  开凿、采伐、抽吸!永无满足永无止境的开凿、采伐、抽吸!煤田、钨矿、铜山、汞窑……无数国家重点或非重点的矿产资源摧地,都在承受着空前的踩躺,处于存亡续绝的紧急关头!  于是,久负盛名的开滦惊呼:由于成百成千的小煤井与国营矿井争抢挖煤,大片有生煤田惨遭破坏,无法拾遗。  于是,号称世界锡都的个旧告急:十几个省的民采队进入国费区,矿山已呈无政府状态,每天竟有价值数十万元的精锡砂被窃;  于是,素有中国北极的漠河泣诉:当年慈禧派来的清兵和东洋鬼子都没有这么狠,用不了几年,富饶的金矿区将变成一堆废墟……  多少年来雄赳赳、气昂昂地鼎立在神州大地之上,支持着社会主义建设宏伟大厦,启动着共和国历史车轮前进的成百成千的国营矿山,似乎在一夜之间出现了全面的崩溃。一份份停产的报告,告急的电文,如同雪片般的飞向地矿部、冶金部、煤炭部、石油部、民政部、国务院、人大常委会,每一位珍惜人类资源、珍惜人类生存环境的有血性的炎黄子孙,当他了解中国矿山的现状时,都会拍案而起,忧心如焚!  据国家矿产管理部门统计:我国七千余座国哲矿山中,处在被劫、被抢、被占领而造成停产、瘫痪或半瘫痪状态的达半数以上!其中,陷入水深火热的热点矿就有一百多个!  何谓热点?云南的兰坪铅锌矿便是典型一例。此矿国家耗资数千万勘察费,查明了1400万吨的储量。这一旗惊世界的铅锌大矿正处于筹建阶段,却被人乱采乱挖,在短短几年内,耗废了500余万吨高品位的富矿石,留下的是一片丙孔千疮而目全非的荒丘。  1989年7月,在塞外明珠一呼和浩特召开的全国资源学术讨论会上,一批老专家们用拐棍将地板捅得咚咚直响。他们疾呼道什么最重要?没有饭吃最重要。矿产资源就像我们吃的饭,上帝给得有限。可是在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是肆无忌惮的掠夺式开采,其结果是,明天的中国人将没有饭吃!  明天的中国人将没有饭吃!  难道这是耸人听闻的瞎说?不,当我们稍稍冷静下来看一眼处在无法无天中的中国矿山现状时,结论将自然而出。  希望明天的日子过得好些,就该多看一眼现实中的今天。我们应该学会这个。  啊,充满希望而又痛苦的民族,聪明而又愚昧的庶民!  由于对富有的追逐,常常使善良人变得贪得无厌,变得罪恶累累。  ——魏斯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