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城市人》杂志向读者征文:“我最烦恼的一件事”。  曾有人担心能不能征到叙述烦恼之文?社会开放,人心封闭,人们有好事愿意对外讲,烦恼的事还会公开吗?  出乎编辑部所有人的意料,来信来稿异常踊跃。从中学生到大学教师,从工人、农民到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各个阶层的人都有烦恼,而烦恼又是五花八门。  城市人的烦恼大致可分为四类:  家庭造成的烦恼一丈夫脾气不好,骂不离口、拳不离手;丈夫是酒鬼;妻是50年代的大学生,对社会的了解还不如个小学生,心善爱做好事,却不得好报,老是长不大;父母经常吵架,放学后害怕回家……等等。  感情上的烦恼一脸不会笑,心不开放,不适应现代社会交际,错过爱的机会,误了青春;中学生初恋接到第一封情书,不知所措;中学生里居然有“情场老手”,也有失恋的烦恼;当好学生,太苦太累,自由太少,自己丢失的太多,想做个“坏女孩”等等。  领导给造成的烦恼一不给进言的机会,无法跟领导对话;被领导误解;领导不给派活干;领导越来越像主子,自己越来越像仆人……  与社会有关的烦恼一送礼成灾;拜年为祸;评不上职称;工资、物价、失业等等不胜枚举。  随着物质文明的不断发展,现代人生活水准的不断提高,烦恼并没有减少。相反,当今世界充满了烦恼!你要想快乐,则必须自己下力气去寻找,所以到处可见劝说人们要多笑、如何笑的文章。  然而烦恼是躲不开的。带着烦恼很难找到快乐,即便强颜欢笑,也只能是苦笑。  我并不简单地劝自己和别人“不要自寻烦恼”、“退一步海阔天空”、“知足常乐”、“随遇而安”等等。  烦恼都是具体的,千差万别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空话、套话排解不了细微的烦恼,也不可能带来真实的快乐。光说要乐观是乐观不起来的。  世上有没有不烦恼的人呢?  有光在笑声中长大的孩子吗?  埃利斯说,只有一个地方是乐天派成堆的,那就是精神病院。  对付烦恼最积极最有效的办法是正视烦恼,用强大的理智,用实际行动。有时彻底感受了烦恼之后,反而能解除烦恼。烦恼的滋味虽然是苦的,但也能成为灵魂的营养液。处理得好能成为财富。烦恼后能彻悟许多东西,深刻往往来自烦恼,而不是欢乐。烦恼和痛苦是人生的导师。  世界著名的“烦恼大师”,被鲁迅称为“拷问灵魂”的作家陀斯妥也夫斯基有言对于具有高度自觉的深邃透彻的心灵的人来说,痛苦和烦恼是他必备的气质。”  烦恼是自己的,快乐不过是偶尔光临的客人。欢迎客人,但也不能不要自己。  我说的正视烦恼不等于钻进烦恼中出不来,被烦恼纠缠不休,那就构成了对自己的迫害,会扼杀灵魂。  像前边提到的由某些领导人给造成的那些烦恼,首先是你把自己放在了软弱可欺的位置上。或者惹他一下,让他也烦恼一回,看他能把你怎样?或者惹不起躲得起,君子不跟小人斗,阿Q—回。如果真的连躲也躲不了,身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就学习日本人的办法,给领导画个像,然后用木棍敲他的头……  有些在自己看来非常烦恼的事情,几乎是过不去了,在别人看来却很简单。其实过一段时间你自己回头看,也觉得当初烦恼实在不值得。每个人都不会是欢乐一生,也不会是烦恼一生。  烦恼是有时间性的。  生活充满烦恼,生活也从不停止前进。所以我们就有理由问一句:果真有那么烦恼吗?  其实,人类有许多对付烦恼的办法:  去旅游,游山玩水,超然尘世之外,有助于遐想静思,许多解不开的烦恼很容易化解。有位女干部,被烦恼缠住时就去逛商店,逛了一家又一家,挤人,被人挤,看人不看货,什么东西也不买,在人山人海中挤累了,回到家就睡觉,一觉醒来就好过多了,有个女工,心一烦就去采购,把钱花光心里就好受了。还有的人烦恼时找一本喜欢的书看,或找个地方大吼大叫一番,心里也会顿觉痛快许多,或者去运动,出一身大汗……  日本有个“笑节”,每年十月十日,高博城的人或脸上涂成红白相间的条纹,或戴上面具,疯笑,狂笑,直笑得满地打滚,直笑得怒气全消。据报纸发表的统计资料,在一年365天里,中国有375个节日,为什么不再增加一个“烦恼节”?让大家公开地淋漓尽致地烦恼一回,看看会怎样。  生命中的软与硬  去年一位朋友掉了牙齿,换上一口假牙,洁白而整齐,他却经常抱怨感觉不对了,一下子觉得自己老了。我对此不甚理解,看上去他的假牙比以前的真齿还要漂亮坚硬,只会使他变得年轻了,怎会发出老之已至的感叹?也许是作家太敏感太脆弱了……  前不久我从外面回到家里,有点渴也有点饿,见桌上摆着一盘洗好的名叫红富士的苹果,拿起一个就咬。这种苹果肉质紧密,被我咬下了一大块,却感到自己的嘴里也有点不对劲儿,赶紧吐出苹果,才知上面的门牙少了一颗,那颗牙还插在苹果肉里。  这对我打击可不小,对照镜子仔细端详自己的嘴,果然变了一掉了这一颗牙不仅使整张脸都变了,甚至连气质也变了,我把双唇獗起来像老大爷,把嘴瘪进去则如老太太。我对着镜子反复演示,一番感慨,一番痛悔,一番愤怒,是谁搞出的这种鬼苹果,还起了这么个怪名字,我对他有“没齿之恨”!  说来也怪,牙齿是人身上最坚硬的东西,到老的时候很少有牙齿不坏的。舌头是软的,且运动量比牙齿还要大:吃东西的时候用牙齿也要用舌头,而说话的时候只用舌头不用牙齿。人活一生,说话的时间肯定要比吃饭的时间长,不要说人到老了,即使是人到死的时候,也很少有坏舌头。用牙齿把人咬死太难了,而“舌头底下却能压死人”。  原来世间有许多硬的东西最终都要被软的东西所战胜。水是软的能穿透硬的石头,能锈蚀硬的钢铁。硬接受软的保护才能经久耐用,骨头是硬的包在软的肉里才安全,到老了硬的骨头会变疏松,易断易碎,而软的肉老了则变粗变韧,蒸不熟煮不烂嚼不动。硬的轮毂要配上软的轮胎才转得轻快而又耐磨,即使是火车的轮子,轴上也要垫软的弹簧。硬的枪炮要受软的政治的操纵……等等,简直可以写出一篇《软的颂歌》。  为什么软比硬会更强大呢?  也许世界本来是由软物质构成的,生命不可缺少的三样东西:阳光、空气、水,都是软的。构成地球的“三山六水一分田”,水和田都是软的,山又怎知不是由软变化来的?硬的钢铁其实是把各种元素烧软后炼成的,硬的陶瓷也是由软的水和土烧成的。把任何物质无限地分解,追到老根上去恐怕都是软的……  由此想到生活,想到男女:人类一直认为男性应该呈阳刚之势,雄壮、强硬;女性应该有阴柔之美,温良、娇弱。事实果真如此吗?即便从生理上讲,男性的所谓硬,所谓强大,是短暂的,是靠一种软性的荷尔蒙物质支撑。一旦这种物质泄出,立刻就蔫就软,若定要以软硬论成败,任何男人最终都要败给女人,没有这种失败就没有人类生息的繁衍。真正强大的是阴柔,是女性。物质社会发展到今天,男性想维持表面的短暂的强大都遇到了麻烦:目前发达国家已有20“以上的夫妇没有子女,有人预言到2000年,500的美国男子将没有生育能力(引自1991年11月18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这当然是环境污染的结果,照此下去,有一天男性就会从地球上消失。为什么环境污染最先受到伤害和受伤害最重的是男性呢?不正说明了阳刚不刚、硬的脆弱吗?妇女们曾焦急地呼唤过男子汉,千呼万唤的结果严格总义I\的男子汉不仅没有增多,反而越来越少。有些男子对此感到不好意思,开始借助手术隆胸,练肌肉,一有机会就脱掉衣服炫耀自己的肌肉,西方人称其为:可悲可叹的“花花硬汉”。这正是男性的一种失败,已经不能通过内涵使女人感兴趣,只能靠外形去加以引诱。  经过这样一番打击,作为一个男人失去了一些自以为是的优势,可以冷静地思索自己的人生经历了:哪些时候硬,哪些时候软,硬的后果如何,软的结果怎样……发现凡是由着性子硬拼、硬碰,都容易惹起麻烦,对自己的伤害也大。凡是软中有硬,外软内硬,效果都不错。软硬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如同烧瓷器一样,是一种水火功夫,一种品质的提升。  到掉牙的时候才开始思考这些问题,虽然有点晚,但总比“死硬到底”好。人到中年以后骨质开始疏松,恐怕更应该重视软功的威力,以柔克刚或以柔养刚、以柔抚万物。但又不同于“老滑头”、“老油条”、“老奸巨滑”,才是人生最后一个也是最高的境界。  闲的恐惧  你说现代人怕忙,还是怕闲?  人嘛,哪有不愿意淸闲的。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好受不如倒着。”一般人都认为躺着没事干,淸闲自在是一种快乐。中国传统文化曾非常推崇闲云野鹤无拘无束的境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一一多么美妙的闲适。  然而能够有静心享受这份淸闲的人,必须在银行里有大把的存款,不愁衣食住行,不愁给孩子交学费、办喜事,不愁自己老了没有积蓄。在生存竞争非常激烈前程基本上要靠自己把捶的商品社会,淸闲却是一种灾难。无尽无休的闲阵临到谁的头上,谁就将失去快乐,和优虑烦恼结缘。  中国曾经有过有钱人才有闲的时代。眼下正相反,闲人是城市里最贫穷的阶层。他们因企业倒闭或亏损,失业了或提前退休了,但得不到应有的退休金,只能享受最低生活费。某君在家里闲了一年多了,为了不被邻居笑话或怜悯,每天却装作上班的样子早出晚归,整天整天地在大街上游荡,寻找招聘启事,在书店里耗时间,渴了不敢买饮料,饿了不敢进饭馆。闲知日月长,真是度日如年。他认为有闲就等同于没有本亊,没有人要,正在走背运。闲下来无所事事,没有精神活动,是一种丧失,是一种死,时间长了生命会腐烂发臭。  闲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上和生活上的压力,实际上闲人最苦最累。基于对闲的恐惧,现在真正聪明的人决不抱怨忙,抱怨累,抱怨自己干得多。自己份内的事要干,份外的事也干,能多干就多干。干得多收获就多,认识的人多,门路多,权力多。越忙越吃香,越忙越有安全感,说明人家需要你,离不开你。  那些敢说自己很忙很累的人,是一种炫耀,说明他正在走鸿运。而那些蹲在家里的人则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闲人、是多余的人、是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上无立锥之地的人。  闲人没有闲心,没有闲情,他们不知如何处理毒菌般的闲暇。只有忙人,忙里偷闲才能真正享受闲暇的快乐。人们喜欢的正是这种“偷闲”,而不是别人送的、不接受不行的大闲、彻底的闲和永远的闲。  闲适是一种奢侈,要付出辛苦,要有资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