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广东省湛江市东临南海,西依北部湾,南靠太平洋,处于亚太经济圈中重要的战略位置,具有极大的经济功能。有专家断言:以深水良港为依托的它,将成为北部湾经济圈的龙头,成为中国大陆桥与环太平洋桥的又一个转换枢纽,成为亚太经济圈中的经济增长点和增长极,与新加坡、香港成鼎立之势。湛江市,凭借着漫长的海岸线和25个良港及丰富的海洋资源,1984年被列入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港口城市之一。20世纪90年代,境内外走私分子和不法之徒觊觎湛江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交通环境,在湛江屡屡上演走私贩私和行贿受贿的丑剧。其间,尽管党中央、国务院多次召开打击走私工作会议,部署打私专项斗争,不断加大打私力度,但是,湛江地区的走私活动不但没有禁止,反而愈演愈烈,这里成为“走私者的天堂”。一时间,湛江市的上空阴饉蔽日,瘴雨霏霏,走私活动猖獗。走私分子与腐败分子勾结在一起,沆瀣一气。走私加剧了腐败,腐败保护了走私。1998年9月,正当举国上下与长江、黑龙江、松花江百年洪水搏斗的时候,在南国的边陲湛江,一场正义与甚于洪水猛兽的走私、腐败浊流的大较量,正剑拔弩张地展开。  9月3日,一道红色号令从中南海紧急发出:根据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由中纪委牵头,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审计署、海关总署等中央国家机关,在广东省委、省纪委等有关方面的积极配合下,一路精兵强将从四面八方悄然汇聚南海之滨的湛江市。1998年9月8日,在中央指挥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湛江走私受贿案被定为代号“9898”大案。从此,中国南海雷州半岛上席卷起摧枯拉朽、震惊中外的廉政打私大风暴!虽然已掌握一些重要线索,但湛江走私受贿案涉及面广,几乎覆盖湛江市委、市政府机关及海关、公安、边防……依靠谁来完成中央领导交给的这一特殊任务呢?1998年9月16日夜,一次神秘的行动在湛江拉开序幕。傍晚,支队长李勇正在家中吃饭,突然,家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李勇抓起电话,里面传来纪委书记欧真志的声音。欧书记的声音压得很低,他说:“根据中央工作组的指示,今天晚上命你部协助中纪委工作组执行一项特殊的抓捕任务。中央工作组要求:派兵执行任务要绝对保密,不能走漏任何消息。你马上组织一支精干的小分队,由你亲自带队指挥,着便装,带武器,原地待命。”  在2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李勇执行过大大小小无数次特殊任务。然而,这一次,命令才下达,他就意识到:这是一次政治性很强的特殊任务!他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是晚上7时30分。李勇问:“是否给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报告一声?”欧书记在电话里说:“不,今晚的任务非常特殊,不要跟任何人讲,只能你自己知道。”  面对如此严肃的要求,李勇还是第一次。究竟是一次什么样的行动?特殊的抓捕任务,抓的是些什么人呢?他请示说:“我报告总队首长好吗?”欧书记说:“好,但是,只能单项报告!”李勇拨通了广东总队总队长洪少虎少将的专线电话。报告完情况后,总队长明确指示:湛江支队要坚决执行中央工作组的命令,参勤官兵务必做到牢记职责,不辱使命,全力以赴,确保任务圆满完成。特别小分队很快组成,成员有机动中队中队长徐世伟、副中队长林伟和5名战士。晚上8点30分,李勇带领小分队乘两辆小汽车向市区疾驶而去。李勇把车停在环球大酒店的门口,径直上了酒店8楼。中央工作组在这里临时办公。在一间客房里,李勇受领了任务,当晚立即实施抓捕行动。在指挥车里,李勇警惕地注视着大酒店门前的动静,注意每一个从门前过往和进出的行人。一辆豪华小汽车停靠在大酒店门前。坐在车里,李勇看到湛江市海关打私办主任郑炳林夹着皮包走了下来。他在湛江,算得上是一位风云人物,拥有很大的权力,即便是市长、书记也敬他三分。李勇见他锁上车,走进酒店,径直奔向电梯。他会是今晚的行动目标吗?李勇在心里直犯嘀咕。又一辆轿车停靠在大酒店门前,引起了李勇的注意。这是一辆黑色本田轿车。流畅的曲线,耀眼的光泽,为轿车的主人平添几分风采。这辆轿车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湛江市海关关长曹秀康。  他比郑炳林能耐更大,权势也更无法估量。在拥有25个良港的湛江市,海关关长就是老大,就是龙头,就是上帝。曹秀康关好车门,夹包也进了大酒店。他身穿一件灰白道条纹衬衣,通明的灯光映衬得他容光焕发、器宇轩昂。他难道也是今天晚上抓捕的目标?郑炳林和曹秀康一前一后走出8楼的电梯,各自走进一间客房后,湛江市法院及纪委的同志向他们宣布:“停止工作,交代问题,接受审査。”  不久,湛江市常务副市长叶振成和湛江市计划委员会某某也先后走出8楼电梯,也走进检察院及专案组张开的罗网中。是夜11时许,抓捕开始。身着便装的武警战士配合法院及工作组将4人分别带到大酒店前的轿车里。子夜时分,一支秘密车队在夜幕的掩护下悄然驶向湛江城外,朝广州方向驶去。在车队前开道的,正是武警湛江市支队支队长李勇。鉴于车上被押人员的势力和影响,车队必须在最短时间里离开湛江。夜色深沉,车队像一条潜龙游弋在茫茫的夜色里。车队才出湛江市郊的石龙桥,警灯大开,警笛轰鸣,风驰电掣般朝广州方向奔去。1997年初的二天上午,支队长李勇正在办公,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李勇拿起电话,一听是常务副市长叶振成的声音。这位领导几年来对支队建设给予了很大支持。李勇才问了一声好,叶振成就说:“我有事要跟你商量,你可要大力支持哟!”李勇客气地说:“领导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叶振成说:“我分管的一个部门有点货物要从徐闻运抵湛江,路上怕有什么闪失,想请你派几个兵路上押运。事成之后,我去看你,会重重地酬谢你的。怎么样?老朋友,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李勇没有马上答复,而是说:“派兵的手续比较繁琐,等请示报告了上级领导再说。”  放下电话,李勇敏锐地感觉到事情的复杂和严重:徐闻是湛江市最南端的一个县,与海南省隔琼州海峡相望。作为湛江市政府的某个部门从下属的地盘上拉点货物回来,恐怕不是什么为难的事。可身为市政府的一个领导,为什么这么瞻前顾后、疑虑重重呢?这里面一定有名堂!经过一番明察暗访,李勇终于打听到:这位市政府领导要从徐闻运回的货物之所以害怕路上出现“闪失”,是因为它是一批走私货!李勇倒吸了一口凉气:好险啊!稍不留心,就会陷入走私分子的圈套,就会成为走私犯罪的帮凶。当这位市政府领导再一次打来电话时,李勇以部队执勤、训练紧张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走私分子觊觎武警部队,看中的是武警部队这块招牌。有了这块招牌,他们就有了一把可靠的保护伞,就可以逃避有关部门的稽查监督;有了这块招牌,他们就有了一个锐利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一个老板经人介绍找到支队,走进李勇办公室,神秘地拍拍一个鼓鼓囊囊的提包,十分自信地对李勇说:“这是10万元,等我挣了大钱,还会有您的好处。这点儿,不过是毛毛雨啦!”李勇脑子里的那根弦一下子绷紧了。对于这个老板的营生,他多少有点耳闻,不动声色地问:“你出手大方,想要我给你干什么呢?”  老板郑重其事地提出想借支队两副车牌子用。李勇认真地问:“借两副车牌,是不是给你搞走私活动用?”  老板见事已挑明,就大着胆子将10万元人民币往柜子里塞。李勇拍案而起,厉声喝道:“你住手!钱,我不要,车牌不能借!这种违反原则的事,别说是10万,就是100万,我也不会干!”李勇连推带搡将这位老板推了出去。走私分子见利忘义,寻找一切可乘之机,向武警部队频频发起“攻击”。1997年6月上旬的一天上午,支队党委成员正在会议室学III50釀习。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走进支队大院,找到支队长李勇和政委孙超。此人是走私分子李深的得力干将。巧的是,他与支队长李勇同名同姓,也叫李勇。这个人递上湛江市副市长写的条子后,自报家门道:“我是湛江市赤坎区的打私办主任,叫李勇。”  见是副市长介绍来的人,又是打私办主任,支队长李勇和政委孙超当即决定暂时休会。跟随支队长和政委走进办公室,这位打私办主任说:“我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专程来支队找你们这些领导,主要是想与支队合作办―个汽车修理厂。支队出地,我出钱。一年给支队40万元。另外,给支队领导10万元零花钱。地点嘛,当然是选择在支队大院里。”  李勇和孙超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毫不客气地说:“你先回去吧,办厂的事我们商量后再定。”  打私办主任面露愠色,悻悻而去。这位既是打私办主任又是老板的人走后,支队党委成员的学习继续进行。不过,话题己经转移。大家议论起刚才的事情。有人说:“支队一不出钱,二不派兵,仅出租场地就可为部队增加收入,弥补资金的不足。就是上级追究责任,我们顶多算是轧了一回‘黄线’,不算‘闯红灯’。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40万元,对于一个支队来说不是个小数目!此时,支队大多数中队都还居住在五六十年代的危房里,远没有达到武警总部规定的营房标准;支队机关的办公楼没有一间房子安装空调;支队领导们坐的汽车已经用了三任……支队建设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而上级下拨给支队的经费又实在有限。因此,一不出钱,二不派兵,仅靠出租场地一年就能挣来这么一大笔钱,对于湛江市支队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是求之不得的。在这诱人的金钱面前,在伸手即得的利益面前,李勇提醒大家说:“这个赤坎区的打私办主任,他出手大方,是因为他有钱。这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据我所知,他是靠走私起家的。他提出跟我们合作办厂恐怕是假,而利用我们武瞀部队的牌子进行走私藏私才是真!我们支队组建多年来,从未经过商、办过厂,怎么能被他人利用呢?在执行上级规定时,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含糊,即使是‘擦边球’也不能打,轧‘黄线’、‘钻空子’就更不行啦!”政委孙超坚决地说:“我赞成支队长的意见。  这种来路不明的钱别说是40万,就是400万,也不能要!”经过统一思想,党委“一班人”一致认为:出租场地虽然不违反规定,但这位出手大方的老板是靠走私汽车发家的,他找到武警支队合作经营,无非是看准了武警部队的牌子,在这块招牌下寻求庇护;合作办厂是假,在营区里拼装、销售走私汽车是真;支队一旦陷进去,就是与走私分子沆瀣一气、同流合污。这种违背部队性质、宗旨的钱,部队再穷也不能要!就这样,走私分子合作办厂的请求被挡了回去。在金钱与职责面前,支队长李勇选择了后者,支队党委“一班人”选择了后者。实践证明,这是一个多么明智的决定!事实证明,这是一次多么正确的选择!抵制走私分子洪水猛兽般的拉拢腐蚀,拒绝几十万、几百万的诱惑,不是平常人所能够做得到的。在湛江,在走私活动猖獗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党政机关和执法部门的干部很多被走私分子拉下了水,成为金钱的奴隶和走私分子的帮凶。1998年2月,支队卫生队搬迁,旧址的一幢三层楼房空闲了出来。消息不胫而走,一个依靠走私发财的老板找到支队,对李勇说:我出价每年100万,把这幢楼房租下来做仓库。对于只有几百人的支队来说,额外有这么一笔收入可算得上是“飞来的横财”,且不担任何风险,唾手可得。没有商量的可能,没有回旋的余地。李勇和党委“一班人”毫不动摇,坚决回绝了走私分子的要求。  “9898”大案被侦破后,摆在世人面前的除却那些走私分子惊人的巨大的走私金额之外,还有一个十分令人发指和深思的事实,那就是:走私分子之所以在湛江进出自由、上下通达,除了以陈同庆为首的的政府首脑腐败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些执法部门知法犯法,不仅为走私分子开方便之门,还与之合作为其销售走私货物。湛江市赤坎区打私办和湛江公安边防分局与走私分子合伙开办了一家拍卖行,与走私集团头目李深和张猗相互勾结,贩私卖私,真正形成了一个走私、通关、拍卖罚没走私物资的一条龙作业。然而,走私分子唯有在武警湛江市支队面前无能为力、望而却步。在走私贩私甚嚣尘上、走私分子频繁进攻的时候,李勇和支队党委“一班人”坚定信念,遵守纪律,不为金钱所动,不为暴利折腰,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一个领导集体在大是大非面前高度的政治敏感和坚强的核心作用。李勇和支队领导在走私风暴面前不惊不乱,对他人“发财致富”不攀不比,为基层官兵树立了学习的榜样。李勇在与猛如潮、狂似浪的走私风暴中磨练着自己的品格、道德和勇气。这种道德勇气是一种探求和坚持真理的勇气,是一种坚持正义的勇气,是一种抵制诱惑的勇气,是一种恪尽职守的勇气。  “9898”大案,武警湛江市支队无一人涉案,而仅一墙之隔的边防支队的主要领导却被判处死刑。这是一个不经意的对比。这个结果是发人深省的。被后人誉为“打鬼英雄”的寇准,在公元1022年任宰相时,曾被奸臣陷害,被贬任雷州司户参军。雷州半岛上,因此而传诵寇准的英名。武警湛江市支队被湛江市人民誉为“现代的打鬼英雄”。在“9898”大案的侦破、审判过程中,在与黑社会团伙真枪真刀的交火中,在无数次的急难险重任务面前,支队官兵表现出了坚贞不屈、英勇无比、百折不挠和砥柱中流的革命精神。他们的英名在雷州大地上传扬。1998年9月16日后,支队的外出执勤工作显得日趋繁忙起来,且总有几十人、近百人在外长期执勤。然而,支队很多领导都不知道这些官兵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了!执勤的官兵在每时每刻忠实履行职责的同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执行一项什么样的任务,在看护一群什么样的人。特别形势下的特殊情况,不允许官兵们知道。整个支队只有一个人明白。他就是支队长李勇。为确保目标的安全和任务的完成,李勇科学组织执勤力量,严格政审,使每一个上岗官兵认识到这次执勤是一项特殊的政治任务,并对执勤官兵明确提出严明的纪律:不给看护对象有自杀的机会,不给看护对象有逃跑的机会,不与看护对象聊天;提高警惕并注意自身安全,不执勤时注意自身形象;不该看的不看,不该知的不知,不该问的不问,不该传的不传;牢记13个“怎么办”等。  1999年1月17日,湛江市海滨宾馆11号楼1104房间。曾连续夺得三届广东省公安系统散打冠军的湛江市坡头区公安分局局长雷啸天在这所房子里接受中央工作组的审查已经有些时曰。做贼心虚的他,时常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唉声叹气。他的反常举动早被细心的李勇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为防患于未然,李勇组织执勤官兵分析情况,研究应对方案。在李勇的组织指挥下,加强了执勤力量,为防止被看管对象逃跑、行凶,官兵们进行了多套方案的预演。17日凌晨,雷啸天又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阴沉着脸,不停地抽烟、咳嗽、吐痰。过去的好日子,真的随着一场秋风飞逝而去了吗?已经习惯了在一方称王称霸、为所欲为,且具有粗壮、魁梧身材的公安分局局长,此时此刻如何能够忍受这囚牢般的生活?更无法容忍的是在此继续下去的后果一一旦真相暴露,接踵而来的将是法律严厉的制裁。过去,铁窗里的世界是他最熟悉而又最鄙视的;而明天,他自己就可能是其中的一员了……此时,雷啸天渴望出现奇迹,渴望岁月倒流。也许是过去的如意太多,此时的愿望便没有一个能够得到老天的帮助。在近乎绝望中,雷啸天心生一计。此时此刻是早晨6点,他向哨兵说:“我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  哨兵将他带到住所的卫生间。才进卫生间,雷啸天猛然调头,一头将猝不及防的哨兵重重地撞倒在地。雷啸天夺门而逃。由于勤务任务重,战士们每人每天站岗执勤都在12小时以上。此时,在楼道站自卫哨的列兵张三洪听到动静,他向雷啸天吼道:“站住,不许逃!”并不顾一切扑上前去,双手抱住了已冲到大厅玻璃门前的雷啸天。雷啸天左右甩动。没有甩掉张三洪。张三洪像一块磐石紧紧扣在了他身上。情急之下,雷啸天带着张三洪冲向宽大厚实的玻璃门……大玻璃门被撞破一个大洞,不顾死活的雷啸天和张三洪都滚落在玻璃门的外面。张三洪身上多处被玻璃划伤,鲜血流了一地。令雷啸天震惊的是,此时,张三洪的双臂仍然死死地抱住他的腰,不曾松幵。雷啸天见无法摆脱张三洪,恼羞成怒,一边嚎叫着“当兵的识相点,否则打死你”,一边用肘部对准张三洪的头狠狠捣下去……张三洪的头被雷啸天击中,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他无力地松开了双手,脑子里却仍然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跑了!不能让他跑了!摆脱了张三洪的雷啸天似离弦之箭冲进晨雾里,向四面长满灌木的公园跑去……张三洪忍着剧痛,凭借顽强的毅力从地上爬起来后,又向雷啸天追去,眼看雷啸天就要翻过一道绿化墙,张三洪毫不犹豫,一个前扑,扑出去6米远,抱住了雷啸天的双腿。陆续赶到的士兵将雷啸天制服,押回房间。这是雷啸天人生中的一次“奇耻大辱”,更是湛江市“9898”大案走私和腐败分子在武警官兵面前的又一次失败。  雷州,西汉时曾作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外贸港口,唐时为东通闽浙的重要港口,“巨舶往来,可致千石”……然而,这个当年汤显祖力倡知书识礼、去愚存睿的地方,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光天化日之下,以土匪、海霸为主的黑社会渐渐形成、发展,且越来越猖獗。他们践踏法律、草菅人命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2月13日深夜,距除夕还有两天。一支由百余辆警车组成的浩浩荡荡的车队,满载千余公安和代写:9898II帕武警官兵直扑雷州,扑向黑势力最猖獗、最疯狂的犯罪团伙的老巢,设卡、搜捕、清査、巡逻……李勇率领支队部分官兵在夜幕掩护下火速向雷州挺进。黑社会团伙骨干武装精良,戒备森严。官兵们冒着生命危险,勇敢接近一个又一个目标,搜查、格斗、擒拿……突袭一夜,抓获黑社会骨干分子6名,缴获各类枪支42支、走私香烟1083箱,没收赃款人民币200多万元。3月3日凌晨,“打黑”狂飙再次席卷雷州。李勇带支队部分官兵直赴乌石镇“天城台度假村”。这里是走私分子李春强的庄园,也是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时常光顾的地方。官兵们按照预定方案分别向目标扑去,在李勇指挥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一幢幢别墅的台阶,踹开房门,冲了进去。走私犯罪团伙的成员来不及抓武器,有的甚至还在睡梦中,就被武警官兵抓获。这一次,共抓获黑社会团伙成员30余名,缴获赃款4000多万元。  在湛江市“9898”大案中,武警湛江市支队官兵在李勇和支队党委领导下,像一道钢铁长城支撑着雷州半岛的经济大厦,捍卫着这方人民的利益。他们是国家的忠诚卫士!他们是真正的中流砥柱!五1999年4月,霞山区看守所。准备接受审判的第一批38名重大走私和受贿犯罪嫌疑人被关押在此。连续执勤8个多月的湛江市支队官兵依然威严地挺立在各自了的哨位上。肩负神圣使命的官兵,更觉肩上重任的分量!审判的日期在迫近,走私和腐败分子更加紧了活动。通过科学技术手段,工作组掌握了一条十分重要的信息:有人计划里应外合劫持犯罪嫌疑人。箭在弦上!担负看守任务的武警湛江市支队官兵接到命令:严防死守,决不让一个犯罪嫌疑人逃脱法律的制裁。接到情报后,李勇陷入了沉思:由于武警支队担负的是外围警戒任务,因此,犯罪嫌疑人逃跑定会与公安人员相勾结,里应外合,才可能达到目的。在工作组的每天的例会上,李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经过一番论证,李勇的方案被确定为最佳方案。随后,一系列的行动紧锣密鼓地展幵了:加强警戒岗哨;为每一个走私受贿犯罪嫌疑人照正面标准相;每一个被带出的犯罪嫌疑人除严格对比照片外,还必须持有关领导的亲笔签字……在一道道威严的关卡前,走私和腐败分子望而却步。  从执行“9898”执勤任务的第一天起,武警湛江市支队官兵在李勇带领下,严格落实工作组的指示,严明纪律,忠于职守,认真完成每一次勤务,没有出现过任何纰漏。他们为圆满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光荣任务,确保“9898”大案的顺利侦破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他们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赤胆忠心苍天可鉴,他们的贡献与曰月江河共存!随着反走私、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和发展,斗争形势也不断变化,许多过去隐蔽的转为公开,迷离的转入明朗。李勇家里、办公室电话及手机突然变得多了起来。一时间,“表弟”、“表妹”多了起来,且“思念”之情热烈,渴望“走动”的心愿一夜间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时间,老友新朋云集湛江,“叙旧”、“话别”的宴会邀请如雪片般纷纭而来,“特别的情谊”在这个特殊时期显得格外深厚而动人心弦。别有用心的人们在情和义的掩饰下,在权与钱的支撑下,满怀信心地走向武警湛江市支队,走近支队长李勇。  “9898”大案侦破工作展开后,李勇奉命带领部分官兵负责看管涉嫌走私、受贿人员达300多人。由于工作的需要,李勇经常与工作组领导在一起开会研究工作,掌握一些机密,并常见到被看管人员。某些人以为有机可乘,便放胆而来。1998年12月16日上午,市委招待所。哨兵跑进李勇所在房间,称有一男一女手提密码箱,自称是李支队长的朋友,有急事求见。李勇严肃地说:“不见。”  当哨兵上前劝说其离开时,女人将密码箱递上说:“请把这个交给李支队长。”  哨兵在接过箱子时顺手打开了箱子盖。箱子里是一沓厚厚的人民币!哨兵将箱子交给女人,说:“支队长不在这里,请你们离幵!”女人眼含泪水,语气哀伤地说:“求求你,一定要把这个交给支队长。我们是市委陈书记的亲戚。陈书记遇到了麻烦,想请支队长跟工作组说说。这是一点小意思……”哨兵回来后向支队长报告了事情的详细经过。李勇说:“你告诉他们,马上离开。否则,交工作组处理。”  送礼者悻悻而去。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李勇赶到海滨宾馆检查勤务,正在房间里听取汇报,一个身穿公安制服的人走了进来。李勇吃了一惊,原来是一个转业在广州的老乡光临了。同乡意外相会,李勇十分高兴,但心中又不免生疑。简单扼要地叙谈了近期的情况,老乡开门见山地说,他专程从广州赶来,是想看望一下曾经是战友、现被李勇看管的一个对象。他说出了一个名字。同时,老乡递上一个牛皮包,说:“这是一笔钱,你一定收下,一定帮我去活动活动。拜托啦!”李勇说:“老兄,你这是在行贿,是让我去犯错误,如果真的是朋友,就请你带上你的钱马上离开这里!”老乡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气咻咻地说:“我是看在老乡、朋友的面子上才来求你的,你总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吧?”李勇耐心地劝说:“我是很想给你面子。可是,那等于害了你也害了我啊!”老乡还想强调什么,李勇起身送客:“好了,你不必再说了,请马上离开这里吧。”  老乡不走。他说:“咱们是朋友,不同于别人。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这钱也要收下!”李勇不客气地将他推出门,说道:“既然做朋友,就要讲道理;否则,朋友就不要做了!”老乡夹上皮包,气呼呼地走了。  2月的一天,海滨宾馆11号楼大厅。一位40岁左右的男人推幵大厅的玻璃门走了进来。一看不是工作组人员,哨兵迎上去问:“同志,您找谁?”男人朝里张望了片刻,说:“同志,我是边防局的。我找你们支队长,我跟他是朋友。”  同时,来人递上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牛皮信封,说:“请把这个交给支队长。”  哨兵走进了房间,如实地向正在检查工作的李勇作了汇报。李勇语重心长地说:“这些人在这个时候来找我,都是有目的和企图的,你去礼貌地请他离开。”  哨兵走回大厅,将这位不速之客劝走。那段时间,到执勤点和支队办公室找李勇的“朋友”、“战友”络绎不绝,他们或手拿大信封,或手提皮包,却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一请李勇为在押的走私和腐败分子说情。那段时间,李勇先后拒绝请吃饭、请喝茶68次,拒收红包、礼品19次,金额达60多万元。有人曾到办公室相求:如果能够帮助某人在工作组面前说几句开脱罪责的话,即马上奉送10万元活动经费……在李勇人生哲学的字典里,“恪尽职守”排在首位。1999年6月29日,军报内参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在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中武警湛江市支队官兵出污泥而不染》的文章。文章只有千余字,但它却引起中央军委领导的注意。7月7日,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看到文章后,提笔在文章的眉页上批示:“请总政认真核实。如属实,我看可以作为全军革命气节教育的典型。在敌对势力和错误思潮面前,在金钱、权力、美色面前,我们就是要有‘出污泥而不染’的气节和精神……”不久,总政治部、武警总部工作组分别赶到湛江调查研究。他们走访了中纪委工作组、广东省委、湛江市委及湛江党、政、军各大单位……在武警湛江市支队,他们听到最多的是一个声音:我们只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做了我们应当做的。官兵们的语言朴实真挚,毫无粉饰,更无丝毫哗众取宠之意。或许,这些作为,在荒僻、落后地区很容易做到。  然而,在物欲横流、走私猖獗的湛江,能够做到确实不易!很多到过湛江市支队的人,在了解了湛江的环境后,在了解了湛江市支队长李勇和官兵们的作为后,都曾感动地扪心自问:如果是我,能够做到湛江市支队官兵做到的一切吗?能够做到支队长李勇做到的一切吗?在许多场合,认识与不认识的人们都曾向李勇发出这样的提问:“在湛江那样的环境里,你们怎么能做到不被走私分子腐蚀利用?”回答是简单的,没有丝毫的传奇色彩。在湛江市支队,不要说参与走私、护私,谋取非法暴利,就是来源正当的钱和物,李勇、孙超等支队党委“一班人”,也是急基层所需、所用。1997年8月,湛江市工商银行的领导到支队走访,看到支队领导办公室还在用电风扇,主动提出出钱为支队部门以上领导办公室购置空调。支队党委却把这笔款项用在了机动中队的文化设施建设上。  1998年6月,湛江市从财政部门拨款给支队领导换车,支队党委把这笔钱又用在了基层中队的建设上。李勇、孙超他们的办公室里,仍然没有空调,汽车也仍然是过去的那几辆老掉牙的旧车……然而,支队近几年投入在基层单位建设上的款项却达240万元人民币,是前15年的总和。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艳。松色不肯秋,玉色不可柔。武警湛江市支队官兵松柏一样的品格、玉石一般的操守,岂是湛江复杂、恶劣的环境所能改变的!官兵们经受了金钱、权力、美色诱惑的考验,用生命维护着祖国雷州半岛上的稳定,用忠诚撑起祖国一方天空的安宁,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名垂青史的光辉诗篇。官兵们经受了危险、艰苦、寂寞的考验,用胆识和意志在共和国土地上铸起一道镇住邪恶、捍卫安定的铜墙铁壁,奏响了一曲赤胆忠心、无私无畏的英雄乐章,踏出了一串响彻云霄、气吞山河的豪迈足音!  (王霞)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