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横贯抚顺东西的浑河,原名叫小辽河,又称贵端水。据说,此河水原来并不混浊,河水碧波闪闪,清澈见底。它像一条翠绿的飘带,随着滚马岭的群山缓缓起舞,飘然而下。它像一条母亲的河,多少年来用它甘甜的乳汁,哺育着沿河两岸千百万儿女,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可后来河水为何变得混浊,又给两岸人民带来无数灾难了呢?这里还有一段民间传说。  传说有一条白龙,居住在这条碧河之中。它有个女儿叫小白龙,长得十分英俊俏丽。她不甘于在河中过清静寂寞的生活,就经常从河中跑出,到岸边的高山上去游逛、嬉戏。  一天,正是春光明媚、漫山遍野开满鲜花的时节。长久在河水的樊笼中生活的小白龙,一见这漫山的大好春光,就不能控制自己。她简直太兴奋了,早就把平日父母的谆谆嘱咐,和身边佣人的耐心劝告,都统统忘到脑后了。她到草丛里采集鲜花,她到密林中摘取野果。一筐筐,一篮篮,这漫山的花果和美景使她忘记了归途。  黑松林中有一只凶猛的黑虎,它在这儿深居简出独霸江山。方圆千百里的群兽百鸟无不向它称臣纳贡。这天,黑虎王酒足饭饱之后,正在山岗上悠闲散步,忽见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女正在林间嬉笑。她肩上的白纱巾随风飘扬着,犹如一缕白云在山林间飞舞。  黑虎王一见喜出望外,让他的手下将少女小白龙捆绑起来,劫至山中强行为妻。少女小白龙一路哭喊厮打,终因寡不敌众,被强行捆绑起来。  事情发生后,小白龙的随从慌忙逃回河中向老白龙如实禀报。老白龙愤怒了,率一伙兵马到山上找黑虎王讲理。独断专横的黑虎王哪里肯认错?双方争执不下,竟然刀戈相见,厮杀格斗起来。白龙、黑虎各领一伙儿兵马,从河边杀到林中,又从林中杀到河谷,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只杀得雷电交加,风雨大作,刹时间几百里山川河谷一片天昏地暗。结果,把好端端碧蓝的河水给搅混了,好多林木冲垮了。经过几个回合的鏖战,双方都不分胜负。  山神一看慌了手脚,再如此杀下去可不得了。生灵惨遭涂炭,人们也不得安生,于是他就出面给双方讲和。条件是:黑虎将大片山地森林让给白龙作为领地,白龙将女儿嫁给黑虎作为妻子。小白龙起初不愿意,后来见木已成舟也就默默同意了。但老白龙无论如何不情愿这门婚事,认为这不仅辱没了祖宗的门风,同时对黑虎蛮横无理、仗势欺人的行径也深感气愤。但山神劝解中有言在先,除令黑虎向白龙赔礼外,双方和解立约为证。约法规定:每年春夏之际和金秋之后,女儿小白龙回家探望父母,盛夏和初秋,必须住在山林之中。老白龙虽然不得不恪守山神的约法,但每年到了盛夏与初秋女儿不在家时,它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而来。发怒时,轻则风雨大作,浪涛滚滚,重则浊浪滔滔,翻江倒海。顿时,河水像条凶猛的野兽,撞破河堤冲决坝口,给浑河中下游的人们带来无穷的灾难。可是等到这个季节一过,女儿回家了,老白龙的感情又恢复了平静的状态。此时河水就变得清澈如镜了。  还有人传说,老白龙不仅痛恨黑虎的蛮横,也痛恨女儿对自己的背叛。后来,他又借用山神的力量,将小白龙和黑虎都化作了山石。让女儿小白龙卧在河的北岸,就是现在的白龙山。令黑虎也化作石头,踞f河的南岸,就是现在的黑虎山,两座怪兽隔河相望,让他们永远也到不了一起。  当然,这个传说颇有些父命不可违抗的封建专制的味道。不过,从这些充满神话色彩的传说中,仍可窥见抚顺地区人们内心深处的愿望。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政府积极兴修水利,让千百年来泛滥成灾的浑河,灌溉良田,为民造福。自从兴修了大伙房水库之后,浑河的面貌彻底改观了。据不完全统计,近百年来,浑河特大洪水发生过五次。  即1888年、1918年、1923年、1929年和1935年各一次。其中,1888年的洪水为最大。根据遗留下的洪水痕迹推测,洪峰为8000立方米/秒。1935年的洪水为4900立方米/秒。每次洪水泛滥都造成极大灾难。在洪水怒吼,人畜惨叫声中,无数田园、村舍和生命都被巨浪吞噬精光,幸存者也是妻离子散,逃荒讨饭。  有的诗人在描写当年洪水泛滥时,曾这样写道:  “四十年前,滔滔洪水漫平川,庄稼被吞没,屋顶浪花翻,爷爷在这儿讨过饭……”可见当时的悲惨情景。  如今,古老的大伙房已变成一个帆影追逐、碧波万顷的游览胜地。这里四季风光宜人。  当春的大地刚刚苏醒,浑河就悄悄掀开了冰雪的门窗。它一路奔跑着、呼唤着。呼唤着两岸山上云霞般的达子香,成片的紫苑和白色的雏菊,还有桃花儿、李子花儿、杏花儿和漫山遍野的梨树花儿,它们都争先恐后地开放着,把自己彩色的花瓣儿纷纷抛给了浑河水。浑河像个热心的投递员,将这缤纷的春的信件,交给沿途的山野平川,交给了苏醒的土地,交给了两岸勤劳的人们。  到了夏秋之际,浑河又像个技艺高超的摄影师,它将沿途翠绿的山岭、金黄的稻麦、火红的高梁、滚动的鹿群、芬芳的蜜浪、彩色的果园,还有那穿梭的汽艇、蹦跳的鲤鱼,汇同着百鸟的和弦都一起摄进了镜头。它一路拍摄、一路歌唱。歌唱着两岸人民的喜悦和丰收,也歌唱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冬天来临了,浑河并不像长白山冬眠的狗熊钻进洞里呼呼睡大觉。那无数洁白的雪花天使般地在它的头上飞舞着,覆盖着四百余公里的河道。它喜望着孩子们在它的明镜上刻下迎春的舞曲,望着满头霜花的冰上捕鱼人破冰下网,望着不惧严寒的冬泳者在冰河中搏击潜泳。他们给浑河增添了北国风光的壮美,他们为抚顺人民展现了性格的豪放!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