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大自然像个法术无边的魔术师,它不仅可以改变着高山陆地,沧海桑田,也改变着我们人类的命运和历史。它虽然“不断地与我们谈话,却不把秘密告诉我们。我们时常想改造自然,然而却没有能力支配它。”(歌德语)但我们知道它既不一成不变,又不墨守成规。历史的风雨剥蚀着它的面容,时间的流水荡涤着它的足迹。就拿我们现在脚下这块抚顺的土地来说吧,你知道几千万年之前,与现在的情景有什么不同吗?  在雕刻厂的煤精雕刻车间,新奇的景象使人驻足不前。精美的“苍鹰展翅”、“猛虎下山”、“熊猫翠竹”、“骏马奔腾”栩栩如生,“弥勒佛”在捧腹大笑,那笑声仿佛飘荡在耳边。此外还有“金蝉荷叶”、“天女散花”,而天女撒下的细小的花瓣儿,历历在目,芳香可闻……。令人惊叹的是,这些工艺品完全是由煤精雕刻而成。玻璃柜橱中的一颗深橙色的琥珀珠儿,更吸引着众多游人的视线。  原来,在这颗深橙色的琥珀珠里,有一只小蚊虫被珍藏在其中。那蚊虫好似正欲展翅飞翔,就被封闭在大森林的眼泪之中了。从它那艰难痛苦挣扎的姿势,人们可以推想亿万年之前,这儿曾发生过大自然重新组合的壮烈悲剧。那时,大地突然崩裂,天地间顿时昏昏暗暗…  据科学家研究考证,那时的抚顺是个森林茂密、水草丰美的深湖。灿烂的阳光给耸天的高大乔木茁壮成长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后来形成盆地,初期是受造山运动的影响,地势起伏,水流多变,积水不多。盆地形成之后逐渐下降,从河流积水不多,逐渐转变为积水较多的浅水沼泽地。由于气候转为温暖、潮湿,植被随之迅速生长繁殖,并出现了亚热带和热带的阔叶林、落叶林为主的植被。由于盆地的继续下降,植被遗体不断堆积,便形成沼泽相煤层。后来由于多次火山爆发,喷发出大量的火山灰,沉积了大面积的凝灰岩层。同时,由于多次造山运动,使得地壳不断变迁,盆地继续下沉,这里的植被不断地生长、死亡,并使大片森林被埋入地下。经过地壳的压力和地心的热力作用,经过亿万年的变化分解,终于形成了现在的沼泽相煤层。  我们从抚顺西露天矿采掘出的质地坚硬、细腻,可做雕刻制品原料的煤精就可推断,它是由躯干高大的乔木所变成的。在煤精中我们偶尔发现了几颗深橙色的琥珀,那色彩令人十分陶醉。尤其在那众多的琥珀中,偶尔幸运地发现里面藏有当年的生灵,更令你激动不已,浮想联翩。这颗落叶松林中的珍贵眼泪,曾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里睡上了亿万年之久,这诗一般美丽生灵的遗体,分明是镌刻着一部漫长而动荡的历史的见证。它在向人们述说着大自然的变迁。  抚顺煤田的形成,主要在新生代第三纪,也就是说,离我们现今已有七千万年之久。这一时期地球的面貌已经同我们现在地球的面貌差不多。爬行类动物逐渐衰亡,哺乳类动物在逐渐兴起。裸子植物衰亡了,高级的被子植物统治了整个的世界。它们是现代的枫树、白桦树、杏树的祖先,其中也有好多的针叶树。我们在煤层中发现那深橙色的琥珀,不就是由松树身上的松脂所变成的吗?  当然,也有的学者经研究考察认为,新生代第三纪,我国内陆地区都是较为干旱性的气候,形成煤层较为困难。这种主张认为,成煤作用主要在沿海地区进行,于是他们认为抚顺当时地处海边,煤田就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不过同意这种主张的人较为罕见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