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1.机智巧辩法  引言  当你陷入困境之时,如何强词夺理以解脱自己?  有时你会处在一种相当狼狈的境地。你可能惊惶失措,可能很愤怒,也可能十分沮丧。惊惶失措使人失去思考能力,愤怒使人失去对自己的情感的控制,而沮丧则导致人的精神处于消极、无所作为、听天由命的状态。而这一切都无助于你从狼狈的境地中解脱出来。其实这时候,客观情境的严酷十分需要你把自己思维的潜在能量充分调动起来:做出超常的发挥。而要做到这一点恰恰需要冷静,需要乐观,使自己的精神处于一种自由的、活跃的状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那种急中生智的状态,达到这种状态,所说出的话语往往比一般情况下聪明得多,也有趣得多,这种聪明而且有趣的话常常是机智而又幽默的。  例1:老头子皇帝  清代大学者纪晓岚(纪昀)总纂过我国古代最大的一部图书集成,叫做《四库全书》。他是一个学问很大、又是一个富于幽默感的人,他的幽默以出奇制胜的机智见长。传说他夏天乘凉,脱了个赤膊,不料乾隆皇帝突然到来,他来不及回避就躲到床下去,过了好久,以为皇帝已经走了,便问书童:“老头子走了没有?”不料乾隆皇帝并投有走,便要求他解释“老头子”是什么意思。纪晓岚面临这样严峻的形势并没有惊惶失措,更没有失去思考能力,相反,他调动了全部的智能对“老头子”三个字作了巧妙的辩解,他从容地应对说:“万岁为‘老’,人上为‘头’,‘子’乃圣贤之尊称。”乾隆听了一笑,纪晓岚就这样得到了解脱。其实他用“老头子”来称呼皇帝是大为不敬的,可是经他这样机智地巧辩了一番,变成了十分尊崇的意思。而很有文化修养的乾隆皇帝未尝不知他这是一种即兴胡诌,但却放过了他,主要原因显然是欣赏他的机智,以及处变不惊的幽默趣味。纪晓岚这一次可以说全因机智性的幽默而免于杀身之祸。  纪晓岚的这个事例,总的来说是幽默多于机智,认真说:没有人会相信“老头子”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尊称,这里打动我们更多的是纪晓岚轻松调笑的情感而不是理性和学问。人们通常处于十分严酷的情境中,常常很难轻松,这时候即使说出一些聪明话来,幽默的成分也相对地少,而机智的成分相对地多。  例2:毕加索的反话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占领了巴黎。有一次,著名绘画大师毕加索,将他揭露德国法西斯狂轰滥炸西班牙暴行的杰作《格尔尼卡》的复制品,发给来参观的每一个德国官兵。一个德国秘密警察的头目问毕加索:“这是你的作品吗?”毕加索愤懑地答道:“不!这是你们的杰作!”这里的敌对情绪太尖锐了,情感就很不轻松,毫无调笑色彩,有的只是针锋相对,义正词严。  所以说,在这里最动人的不是幽默,而是机智,是不顾一切地把“杰作”这个词的肯定意义转化为否定意义,并且准备承担一切严重的后果,而后果越严重就越不幽默。  例3:与众不同  沙皇要召见乌克兰诗人谢甫琴科(1814—1861)。沙皇驾到时,所有的大臣、将军都深深弯腰敬礼,只有诗人挺立小动。沙皇问他为什么不敬礼,诗人答道:“要是我也像周围的人那样在你面前深深弯腰,你怎么还能一下子就看到我呢?”  诗人的机智仍然值得后世的读者惊叹,但其间的幽默也可以充分体会得到,不过是一种特殊的幽默,其特点是其中虽含有某种惊险的成分,但并不十分严酷,原因是这种机智和幽默带着自我保护色彩,不像毕加索那样有点拼老命的样子。  一般说来在不利情境中,越是带着自我保护色彩,后果就越不严重,幽默的成分就越多。这种特点在日常交往更能看得出来,因为日常交往的情境并不像见到皇帝和法西斯的秘密警察那样严峻,人们有更多的情感自由天地,以充分的幽默感来进行自我保护。  例4:一万年的算法  有一则笑话说:一个卖乌龟的人吹牛说他的龟是万年龟,能活一万年。一个孩子买了回去,第二天就死了,孩子便去责问。卖龟的答道:“噢,昨天我忘了告诉你,这乌龟到昨天为止,刚好活了一万年。”  例5:买钟  另有一则笑话说:某人想买一个钟,他问老板:“你店里挂的几个钟。指针所指为什么各不一样?”老板答道:“如果所有的钟指的时间都一样,你怎么能区别哪一个是准确的呢?”  这两则笑话的共同特点是所答皆带着很大的诡辩色彩,并非属于严肃的理性思维。人们所欣赏的不是他的急中生智,因为那种智明显是一种“歪理”,歪理于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如果要执着于逻辑的理性,那么小孩可以追问:你怎么知道那乌龟到昨天已经活了一万年呢?或者,你已经知道,而在成交时不加说明,是不是一种欺骗呢?而时钟店的顾客也可以对店主说:这只能说明你店里的时钟只有一个是准的,其它都不准。如果这样,就没有幽默感可言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并不依理性逻辑交谈,向是在表现一种超越了这种逻辑的情感。人们不会傻乎乎地死揪着店主话中那么多显而易见的漏洞不放的。如果揪着不放,那就是不懂幽默之妙。  通常许多人之所以缺乏幽默感,不懂幽默之妙,首先是他在不利的境遇中常常陷入精神的被动,不能以轻松的心情来自由变换自己情感的视角,总是被习惯的实用价值所困,所以情感不能获得自由。其次,在这种情况下,缺乏幽默感的人常常心眼大死,死守着通常的理性逻辑不放,不懂得我国民间艺术家太宝贵经验:“理儿不歪,笑话不来。”自然,歪理有时会坏事,如果你把它当作森严的理性逻辑来使用,只能把人们的头脑搅乱,但是歪理也有歪理的用处,那就是用于人们之间的情感交流,用于自我的情感调节,使自己在不利的境地中精神上轻松起来。  当然,幽默并不完全是用来自我保护愉悦情感的,在某种情况下,它可能是带着攻击性的。不过这种攻击在形式上是软性的,不像一般讽刺那样尖锐,那样狠。  例6:假眼的慈悲  传说一个美国百万富翁的左眼装了假眼,与真眼无异,有人恭维他说:“你的左眼比右眼更像真的。”一次他让大作家马克·吐温猜猜哪一只眼是假的。马克·吐温指着他的左眼说:“这只是假的,因为在这只眼里还有一点慈悲。”  这样的回答,既有攻击性也有幽默感,但二者相比,其攻击较强,其犀利的锋芒更甚于情感的幽默。由于这里突出一个鲜明的思想观念——资本家是没有慈悲的。鲜明的思想观念越占优势,幽默的意味就越弱。  例7:万能溶剂  有一个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对爱迪生说,他要发明一种溶解一切物质的万能溶剂。爱迪生吃了惊,答道:“那么你打算把它放在什么容器里呢?”这个回答的妙处,在于机智地揭示了隐藏在对方思想中的矛盾,这就完全符合理性思维的规范了,因而便很少有歪理的意味,也就很少有幽默的意味了。  要使幽默的意味增强,就得弱化这种纯粹的理性色彩,也就是将攻击性弱化,即使不能完全弱化,至少也要避免直接地表述,而用间接的方法。  例8:自讨没趣  与柴可夫斯基同时的俄国著名作家、钢琴家鲁宾斯坦,有一次在巴黎举行演奏会,获得巨大成功。有一个惯于卖弄风骚又很吝啬的贵妇人对他说:“伟大的钢琴家,我真羡慕你的天才,可是票房的票已经卖光了。”鲁宾斯坦很了解她的这一套,当然不想给她票,但是他没有直接拒绝,因为直接拒绝的攻击性太强、锋芒太露,有损于幽默的效果,他采用了把拒绝间接化的方法。他平静地答道:“遗憾得很,我手上一张票也没有。不过,在大厅里我有一个座位,如果您高兴——”贵妇人大为兴奋问:“那么,这个位置在那里呢?”鲁宾斯坦答:“不难找——就在钢琴后面。”这样的座位自然是属于钢琴家自己的,对于贵妇人来说是毫无实用价值的。但是由于这个拒绝是间接的,直接语义上的同意提供座位,和间接暗示座位的虚幻性形成反差,造成了怪异之感。这种怪异产生于心理预期落空,于是产生了笑,这一笑便使情感从紧张中得到了松弛。  如果你要强化你的幽默感,你就要把针锋相对的矛盾淡化、间接化。即使无法消除其中的攻击性,也要尽可能让读者去领悟体验。如果你要强化你的智慧,你就得尽可能用逻辑去征服人,那就不要怕攻击牲,甚至讲出一些格言和哲理来。  例9:丘吉尔的幽默警句  有一则故事:富翁问学者:“为什么学者常登富翁之门,而富翁却很少登学者之门。”学者回答说:“这是因为学者懂得财富的价值,而富翁总是不懂得科学的价值。”  当然,为了尽可能带上一点幽默,可以用庄重的语言来讲一些与之不相称的事情。例如,丘吉尔说:“我最辉煌的成就,是我竟能说服我的妻子嫁给我。”这句格言式的警句由于大家都知道丘吉尔在政治上的成就而显得幽默。如果有一个人对于丘吉尔的政治生涯一无所知,那他就不可能享受到丘吉尔的幽默感。  2.自我调侃法  引言  当你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你如何缩短和听众的心理距离?  当你作为一个学者、一个名人或者教师,出现在讲台上的时候,你与听众之间虽然只有几公尺的距离,但是你和他们之间的心理距离却远远超过空间距离。心理距离越大你与他们之间的交流越困难。虽然,他们可听到你的声音看到你的表情,但是他们与你之间的感觉、情感不能相通。而演讲作为人际交流的方式的特点是它的现场性,它不仅靠思想观点的传输,而且靠感觉情感的交流,正确的观点只触动人的理性,却很难使人有感觉、有感情的共鸣。如果你能使听者不但理解真理,而且和你一起感觉和享受真理,那么,不仅你的惊人妙语会引起他们的哄堂大笑、热烈的鼓掌,就是很平淡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引起他们的心领神会,不约而同的微笑,甚至突然顿悟的欢呼。  而不善于创造出这种白热化气氛的人,在讲台上,即使讲出了一些很惊人的妙语,很深刻的哲理,听众也往往只是稍微安静了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又恢复到茫然木然心不在焉、甚至交头接耳的状态。  一个演讲者如果不能缩短他与听众之间的心理距离,打不破竖在他们之间的那堵透明的墙,那就很难维持住讲台下的秩序,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交头接耳,左顾右盼,直到自己也丧失了驾驭他们的信心,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为止。  打破这堵透明的心理隔膜之墙,把听众的注意力提高到相当程度的办法不外两类:第一,创造出一种精神优势,扩大你与听众之间的心理距离,把听众镇住,使他们神经拉得很紧,不敢喘息(见例10)。第二,与这种方法相反的是缩短心理距离,降低自己的精神优势,让听众放松,这样有利于听众,不但使他们在思想上,而且在感觉和情感上与你相通。(见例11)  例10:技高一筹  例如在一个全国性的学术讨论会上,上台发言的都是权威,等到一个无名小卒上台,听众早就疲倦了。这位初出茅庐的青年人一开头就说:“我不足名人,但是我比名人更高明。”一下子把听众惊住了,引起了强烈的兴趣。  这种方法的基本特点是:创造紧张乃至耸人听闻的气氛。这种方法的缺点是效果很难持久,而且到了事后,听众中聪明的人难免会产生不佩服你的上当之感。  例11:紧张时刻  1956年,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加诺到清华大学操场演讲,在台下听讲的除了清华的学生以外,还有北大的学生,陪同的有戴着墨镜和白手套的外交部长陈毅。苏加诺是世界名人,步入清华时,学生队伍的秩序一度有些激动性的骚乱,在台上的陈毅显然不悦,气氛有点紧张。有经验的苏加诺总统当然看出来了。他在演讲一开头就说了两句题外话:“我请诸君向前移动几步,我愿更靠近你们。”话一说完,学生队伍活跃了,很快往前移动几步。接着苏加诺又说:“我请诸君笑一笑,因为我们面临着一个光辉的未来。”青年们轻松地笑了起来,气氛变得十分和谐。在以后的演讲中苏氏不断被热烈的掌声打断。  苏氏所用的这种方法是以缩短空间距离来缩短心理距离的方法。其目的是打破情感交流的障碍。其实这种方法属于很初级的层次,但由于苏氏的权威太高,因而其效果十分强烈。一般人如果没有这样高的权威,运用这种简单的方法很难有这样好的效果。一般人要取得理想的效果,还得用更高层次的方法。其中最具强烈效果的就是自我调侃。美国的赫伯·特鲁写了一本叫《幽默的人生》的书(一译《幽默的秘诀》),把自我的嘲弄列入最高层次的幽默。  任何一个人只要出现在讲台上,由于外在的职业、年龄等等的原因,多少有些精神优势,足以使听众对他肃然起敬(哪怕是短到只有几分钟),因而有碍于他与听众的感觉和情感相通。缺乏幽默感的演讲者往往满足于这种精神优势,而不知其是非持久的,因而是危险的。外在的精神优势越大,听众的心理期待越强,而在后来产生失望的可能性也愈大。  聪明的演讲者常常在开头降低这种优势,以缩短自己与听众之间的距离。但这不包括那种在开场白中讲一番谦逊的客套话:“我没有什么准备,现讲几句不成熟的意见”这种话,由于是客套话,一来不会使听众注意力集中,二来又极不诚恳,往往使听众的注意力钝化。如果是在国际性会议上,面对的是欧洲人,特别是美国人,那还可能起反效果。在一个美国人看来,你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可见没有什么真货色。但是,欧美人却很强调自我调侃式的幽默。你可以当着众人调侃自己,通过调侃自己表现你有高人一筹的智慧和广阔的胸襟,对自己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情感。  自我调侃无非两种,一是嘲弄自己的短处,如自己的长相(例12、13、14、15),这是属于比较浅层次的幽默,而更深刻的幽默是嘲弄自己做过的蠢事(例16)。  例12:“痣”多星  60年代,我国乒乓球运动员徐寅生有一篇关于怎样打乒乓球的讲话,影响很大。在讲话的开头,徐寅生就以调侃的语调讲到自己脸上的痣,他说:大家常说我打球时是“智多星”,其实我不过是脸上多长几个痣而已。一下子把大家对他思维特点的称赞和他脸上并非优点的痣扯到了一起。在毫无联系之处找到一种暂时偶然的联系,以冲淡对他讲话的过高心理期待,以表现他对自己被公认的优点不以为意的态度,来沟通他与听众之间的感觉和情感。  例13:男女有别  199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台湾获得过会马奖的摄影师、演员凌峰被介绍出场以后,他的几句开场白就集中在嘲弄自己的长相,他说他在大陆各地摄影,受到男同胞的热烈欢迎,但是他的长相却使女同胞达到“忍无可忍”的程度。虽然,他的长相并不如一般演员那样漂亮,但绝非达到丑陋不堪、不忍一睹的程度。  正是由于这种明显不实的自我贬抑,就产生了一种特别超然的自由情趣——幽默感,一下子把观众和他的心理距离缩短了,引起了哄堂大笑。  例14:林肯的身不由已  美国总统林肯在一次演讲中,以这样一个小故事来争取听众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人。他说:有一次他在森林中散步,遇到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对他说:“你是我遇见过最丑的一个人。”林肯说:“我身不由己。”  林肯这个故事的特点是不仅把自己相貌的缺点夸张了,而且把自己处境的狼狈夸张了。他越是强化自己在虚幻境界的可怜,愈是与他在现实世界中的优越地位形成反差,也就越显得有喜剧效果。  例15:新古巴岛  嘲笑自己不雅的长相还包括身材,欧美女人很怕自己长得胖,有一个很胖的女演员说:她穿上白色游泳衣去海滨游泳,使得飞过上空的美国空军大为紧张,以为发现了古巴岛。  构成这种自我调侃的幽默趣味的关键在于要说得“玄乎一点”,有一种显而易见的虚幻感才够味,如果说得太实了,就可能造成对自己的伤害,破坏了现场效果。  例16:不懂法语  美国的开国元勋富兰克林,有一次在法国学院听演讲,讲话完毕,大家都鼓掌,富兰克林也跟着鼓掌起来,由于他不懂法语,鼓掌时问邻座:演讲人讲了些什么?这时才知道全篇都是赞美他的话。富兰克林消除尴尬的方法,就是把自己闹的笑话讲给别人听,这就把尴尬变成了高尚的趣味。  嘲笑自己缺点比嘲笑他人缺点高明之处,在于把对自己的珍爱和对自己的贬抑结合起来,以主动贬抑体现自己心灵的纯净,而对别人的调笑却没有这么强的珍爱和贬抑的反差,以及这么复杂的情感结构。  而更为独特的是以嘲弄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优点(例17)。  例17:名气与才气  美国的幽默作家班奇说:他花了十五年的时间才发现自己没有写作的天分。如果这是事实,那就没有什么幽默感,因为这里只有单纯的遗憾,但是他又说:“这已为时太晚,我已经无法放弃写作,因为我太有名了。”这就复杂了。  不能放弃写作不是因为无才,而是因为太有名,而太有名恰恰是有才的结果,这里又透露了他为有名(有才)的得意,表面的遗憾和深层的得意之间形成一种复合的反差,这就幽默了。特别关键的是,这种得意不能直接表达出来,而是用一句曲折的反语暗示出来的,这就更增加幽默的微妙程度。  幽默是一种精致微妙的情致,任何直率粗鲁与它无缘。  自我调侃和通常人追求自我尊重的心理惯性恰恰相反,因而显得怪异,但是自我调侃并不是自尊心的贬值,而是相反。这是因为这种调侃并不是全真的,而是半真半假的,有时甚至是虚构的。  例18:石造的房子  一个演员说:我初次登台,观众就送我许多鲜花,我让妻子开了个花店。  另一个说:这并没有什么稀奇,我初次登台观众送我一座房子。  “真的?”  “真的,我还没有演完,每一个观众都投一块石头到台上,足够造一座房子了。”  另外,自我调侃其中也有些真的成分,但是,和通常情况下看得很严重不一样,你把它看得很轻松,很不当一回事,不管是你的优点还是你的缺失,这就显得你有特别的胸襟,在显示特别宽广的胸怀方面,你获得了更大的自尊。  例19:深得我心  苏东坡在北宋时期对于王安石的变法持反对意见。有时他很不得意,一日从朝中归来,摸着肚子问左右道:“你们说说,这里边有什么?”一个丫头说:“都是文章。”这是句奉承话,自然没有幽默感。另一个说:“都是心机。”苏东坡自然也觉得小得要领。最后一个对苏东坡更了解的侍女说:“一肚皮都是不合时宜。”苏东坡乃捧腹大笑。  最后一个侍女由于说得比较虚幻,点到苏东坡自我贬抑之感的要害上,才使苏东坡从压抑转化为心情舒畅,意识到自己的不智,公开承认自己的不智(特别是在奴仆面前),比起压抑着来说是一种精神的解放。而苏东坡正是因为享受着这种解放而捧腹大笑起来。  3.不动声色法  引言  越是脸上流露出笑容,越是减少幽默的效果;越是做出对笑料无所感应的样子,越是成功。  幽默感是与显而易见的可笑联系在一起的,愈可笑,愈有幽默效果。但是,发出笑声是听众的事、是对方的事,而不是说出幽默语言人的事。我们可以说,有一条这样的规律:讲述幽默语言的人越是沉不住气,越在面部表现出惊奇,流露出笑容,越是减少幽默的效果。  中国古代有一本专门研究笑的专著叫做《半庵笑政》,其中有一篇“笑忌”,除了指出切忌“刺人隐事”、“笑中刀”、“令人难堪”以外,还特别指示,不可“先笑不已”。这个禁忌与美国幽默作家马克·吐温在(怎样讲故事)中所提出的原则是一样的。  例20:无头士兵  马克·吐温说有这样一个故事: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一个士兵脚受了伤,他请另一个士兵把他背下战场,可是飞来的弹片把受伤士兵的头削去了,而那背着自己朋友的士兵仍旧飞奔不已。这一切被在场军官看见了,军官叫道:“你背个没头的尸体跑什么呀?”那士兵停下来看了看自己背上的朋友,大惑不解地说:“可是他刚才叫我背他的时候,还是有头的呀!”  这个故事自然是很好笑的。可是马克·吐温说:在美国讲这个故事的两个人却有不同的讲法,一个是一面讲,一面预料到听众会感到可笑,他自己总是忍俊不禁地笑起来。马克·吐温认为:即使这个人能引动听众跟他一起笑,也没有什么讲故事的才华。而另一个讲故事的则不这样,他不动声色,装得像个乡巴佬的样子,丝毫没感到这故事有什么可笑之处,马克·吐温认为这样的演员更能引起听众的笑声,而且与前者相比,后者才是个有天才的人。  原因何在呢?幽默的趣味既不是一种单纯的情感,也不是单纯的智慧,它是一种复合的东西,其中包含着荒诞与机智、同情与隔膜之间的对比或反差;而一面讲,一面笑,却减少了这种反差;明明很可笑,但讲故事的人却显得很笨拙、很迟钝的样子,无疑就增加其中的反差,自然也就增强了幽默的功能。  这个规律有相当广泛、相当普遍的适应性,我国相声大师侯宝林的舞台表演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舞台上十分放松,他的表情和面部肌肉都很松弛,他一点也不想显得比听众更早预见到笑声即将爆发,相反,即使在笑声爆发了,他仍然一副松松垮垮若无其事的样子。在这一点上,他比他的后辈如姜昆要炉火纯青得多。王蒙在一篇文章中说到过,他认为侯宝林胜过姜昆之处就在于他的放松,他的不动声色。可以说,幽默的秘诀之一就是与笑声、谜底的揭示拉开距离,幽默的大敌不但是“先笑不已”,而且也是“后笑不已”。你越是做出对笑料无所感应的样子,你越是成功。  这一点,不仅适应于舞台幽默,而且适应于日常人际的幽默谈吐。很多人在看出对于的可笑、愚蠢时,或者感到自己受到水公正评价时,往往沉不住气,不是自作聪明地笑起来,就是自以为是地发火。而一笑、一火,幽默感就被破坏得无影无踪了。  例21:怅然若失  南朝刘义庆所作《世说新语·雅量》,第六条记载了当时荆州刺史殷浩的一个故事:说是殷浩有一个朋友喜欢写赋体文章,格调属于滑稽打油之列。殷浩可能因为朋友感情,对他的赋评价很高,而且把赋拿给当时一个名人王恭去看,说是水准相当不错,说着从手包中拿出来。王恭读时,殷浩在旁边笑个不住,王恭的眼界很高,自然瞧不起这格调不高的赋。但是他并不因为看出赋的作者和殷浩的浅薄而露出一丝一毫的声色,他既不说好,也不说坏,只是用镇纸的如意把文章压得平整一点而已。殷浩到这时才感到自己不高明而“怅然若失”起来。殷浩的失败正如马克·吐温所说的那个没有才华的演员,而王恭明明看透殷浩的可笑而不笑,用不动声色来逼得殷浩感到自卑,正如马克·吐温所称赞的那个有天才的艺术家。  把聪明放在脸上只能破坏幽默、而把傻相放在脸上却能强化幽默。  例22:冒牌贷  写于我国元明之际的《玉堂丛话》,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曾经官至“太史”叫陈嗣初的闲居在家,一日来了一位客人,自称是宋代诗人林和靖(就是写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林逋)的后代,他带了自己的诗来作为晋见之礼。这位陈嗣初很有点学问,也挺有幽默感,他一下就看出了来者是假冒林和靖的后代。他的幽默感使他不动声色,只是到内室去拿了一本书给来者看,这本书就是《林和靖传》,当这位客人读到传中所写:“终身没有娶妻,没有儿子”时,读不下去了。陈嗣初这时显示了他很高的智慧和幽默的才华。但是很可惜,他大概是弄不清幽默和表面的、直接显露的聪明是不相容的。这时他忍不住感到自己的高明而笑了起来,这已经犯了“后笑不已”的禁忌了。可是他还不过瘾,又吟了一首这样的诗:“和靖先生不娶妻,如何后代有孙儿。想君必是闲花草,未必孤山梅树枝。”(按:最后一句暗用了林和靖写梅花的名句的典故。)弄得这位可怜的冒牌货狼狈不堪地溜之大吉。陈嗣初胜利地显示了他的聪明才情,可是却破坏了很别致的幽默感。  幽默的最大功能是减轻心理压力,防止或消除紧张的人事关系,提高自己的人格,开阔自己的胸襟,特别是在自己精神上占了优势以后,幽默可以用来保护你对手的自尊心和人格,陈嗣初毕竟是个做官的,学问很高而人格并不高,他不懂得用不动声色与对手共同分享幽默之乐,更不懂得损人过甚不但破坏了幽默,而且破坏了自己的人格。  所以幽默感强的人,也往往对对手有充分的同情心,即使处在矛盾尖锐的情境中,也不愿锋芒毕露,而宁愿高深莫测,不但喜怒不形于色,而且好恶也不溢于表。这正是一些富于幽默感的政治家在处理某些敏感的外交问题时常用的方法。  例23:上帝也疯狂  这些年来,日本和美国作为盟国,在经济关系上出现了相当尖锐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日本的封闭性市场和美国对日贸易赤字的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前日本首相中曾根访美期间,在洛杉矶与前美国总统里根相会,讨论两国的政治和经济问题,但并未找到适当的解决矛盾途径。在一次工作午餐席上,里根突然给中曾根讲了个笑话:  有一个人被洪水困在屋顶上,一位好心的人划船经过,提出帮助他逃生,他拒绝了,说他相信上帝会救他:不久又来了一艘摩托艇,但也被拒绝了;后来又有一架直升机前来救援,同样没有成功。这个人最后被洪水淹死了。在天上,此人抱怨上帝没有救他。上帝回答说:“我曾派了两艘船、一架直升机去救你,却被你拒绝了。”  里根只是说笑话,并没有解释笑话的含义。中曾根的些随员解释说:这是里根抱歉之意,因为日本曾数次开放日本市场,但美国至今未能掌握住机会,将美国产品推销到日本。中曾根听后感到颇为欣慰,但是别的官员却另有解释,他们认为里根的意思是:美国已经给过日本几次机会,让日本设法为美国产品真正打开大门,但是日本并没有诚心诚意地掌握机会,因此,美国将来只好采取保护政策或报复措施。这样的解释让中曾根听了很不舒服。幸亏里根并没把他全部意向直接讲出来,要是真露出声色来,还不知道中曾根多不痛快呢。  对于富于幽默感的里根来说,与其锋芒毕露不如高深莫测,让你怀着神秘不安的心情去猜测,而他就可以让自己的幽默带上某种神秘的色彩,当然,只有在里根与中曾根这样身份的人中问,这种神秘感才有它的特殊效应,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两个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国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极大的重要性,都值得人们,特别是关注两国关系的人,去费尽心机地分析钻研。如果不是这样的人物,而是普通人物,在通常情况下就没有可能被详加分析。当然这是通常情况下,而不是特殊情况下。应该说,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在特殊情况下在特殊的对象心目中,有特殊的重要性(例如在谈恋爱和竞争合同的双方之间),这时,如果一方把他的幽默语言笼上一层神秘感,使对方感到高深莫测,这不但是有利的,而且是容易被对方欣赏的。  这个规律不但用在人际交往中,而且在舞台表演上也是适用的。  例24:美中不足  法国作家萨马·吉特里,在评论卓别林时这样说:“卓别林使我们笑得热泪盈眶,他能令人不得不笑,他能使安格鲁人、撒克逊人、拉丁语系人、斯拉夫语系人、中国人、黑人以及老老少少的人都发笑,然而他的幽默并不是完善的,因为有一个人从来不笑,这个人就是卓别林本人。”吉特里在这里用俏皮话说出了他对卓别林的最高赞赏。  很可惜,我们许多相声演员还没有真正悟出这个道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