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黄山别墅门前外晨  蒋介石站在别墅门前,若有所思地听着远处传来的各种鞭炮声。  宋美龄一手举着一挂鞭炮,一手拿着洋火走出别墅,大声喊道:“达令!快来帮我把鞭炮点着。”  蒋介石笑着说:“今年夫人大有长进,敢放鞭炮了!”他接过洋火擦着,把鞭炮点着,站在一边听着鞭炮的响声。  宋美龄十分得意地看着鞭炮响个不停。  张冲和戴笠沿着山路走来,看着蒋介石和宋美龄放鞭炮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  张冲拱抱双手:“给委座和夫人拜年!”  戴笠深鞠一躬:“给校长和夫人拜年!”  蒋介石:“免了!今天是春节,也就是中国人过的年。我想趁着过年的喜庆劲考考你们二位的文化水平。”  “不行!不行……”  蒋介石:“行!我给你们背一首妇孺皆知的七言绝句,淮南讲起承两句,戴笠讲转合两句。”  “是!”  蒋介石酝酿了一下情绪,念道:“爆竹声声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他看了看张冲,“淮南,你先讲吧!”  张冲:“这首七言绝句是宋代王安石的《元日》。第一句,爆竹声声一岁除,是除旧的意思;第二句,春风送暖入屠苏,是春风送暖的一年又开始了,连屠苏美酒似乎都变暖了。”  蒋介石:“解得好,解得好。戴笠,该你了!”  戴笠:“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就是说新的一年开始了,校长一定会用胜利的新桃——也就是频传的捷报去代替去年失利的旧符!”  蒋介石轻轻地鼓掌,笑着说:“好!好……淮南,我们如何迎来捷报频传的新桃呢?”  张冲:“动员民众,鼓舞士气,反对投降,英勇杀敌!”  蒋介石:“很好!戴笠,你说呢?”  戴笠:“同时,还要坚决除掉校长的心腹之患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  蒋介石:“讲得好!时下,你们二人的分工是:淮南继续和中共打交道,戴笠尽快干掉汪先生!”  “是!”  蒋介石:“戴笠,你的计划执行得如何?”  戴笠:“不顺利!”  蒋介石:“说说看!”  戴笠:“在河内的弟兄侦知:汪精卫每天早餐吃的面包是由河内一家法国面包店提供。前天,他们把送面包的人截下来,换上一个含有剧毒的面包,由行动员化装成送面包的人送去,不料汪精卫这天偏不吃面包,给退了回来。”  蒋介石:“那怎么办呢?”  戴笠:“他们准备再寻找机会,一定毒死汪精卫!”  宋美龄:“还用面包吗?”  戴笠:“不!”  蒋介石:“淮南,日前周恩来、叶挺在黄绍竑的陪同下到了桂林,他们今天会做些什么呢?”  张冲:“据确切的情报,周恩来他们已经告别桂林,一早就登上了东去的列车。”  蒋介石一怔。  东去列车的包厢内日  周恩来、叶挺、黄绍竑坐在包厢中随意交谈。  周恩来:“黄先生,叶军长,就算是从北伐算起,我们都是十多年的老相识了!”  叶挺:“是啊!那时我们同心北伐,所向披靡,没想到北伐大军攻下武昌,宁沪杭甬尚未底定,蒋先生就祭起了清共的大旗。国共两党一打就是整整十年啊!”  黄绍竑:“就说我们桂系吧,也和蒋先生打过不少仗,最著名的就算中原大战和两广事变了!”  周恩来:“结果呢,让日本人打了进来,我们才又重新罢兵修好,共同对敌。时下,全民抗战刚刚有点起色,汪精卫投敌叛国,蒋先生又要开始反共。如果我们再自相残杀,这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大灾大难啊!”  黄绍竑:“虽说这又应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古训,但我黄绍竑在浙江绝不当汉奸,更不支持打内战!”  叶挺感叹地:“国民党中多几个黄主席该多好啊!”  周恩来:“黄主席,我们路过吉安,见过熊式辉主席之后,我想见一位老朋友,烦你安排一下。”  黄绍竑:“好办!你去见老朋友,我和叶军长陪着熊主席谈江西抗日的事。”  周恩来:“那我就道声谢谢了!”  叶挺有意地:“黄主席!真心抗日的朋友是不言谢的,你说对吧?”  黄绍竑:“对!对……”  包厢中响起愉快的笑声。  吉安一家旅社的客房内夜  周恩来坐在桌前处理有关的电文。  警卫员小刘引曾山走进:“周副主席!贵客到了。”  周恩来起身,叫了一声“曾山同志!”遂伸展双手用力拥抱了曾山。  曾山激动地:“周副主席,自延安六中全会分别以来,你我又近五个月没有见面了!”  周恩来:“是啊!”他指着一把椅子,“曾山同志,请坐下谈吧!”  曾山应声落座。  周恩来:“你是东南局的副书记,一定要把地下党的工作抓好。”  曾山:“你是知道的,红军长征之后,敌人对赣南进行了无数次拉网式的搜捕和屠杀;蒋经国回国之后,又在赣南大搞模范区。因此,地下党随时都有被破坏的危险。”  周恩来:“困难是很大的!今天我秘密找你来,主要是了解和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曾山:“你在吉安能住几天?”  周恩来:“只有今天一个晚上。”  曾山:“好吧!现在就开始谈。”  东去列车的包厢内日  周恩来、叶挺、黄绍竑坐在包厢中随意地交谈。  黄绍竑:“周先生,叶军长,是先随我去浙江临时的省府金华呢,还是中途下车去新四军军部?”  周恩来:“你我对蒋先生都很了解,为了你的安全,我与军长还是从上饶下车的好。”  黄绍竑:“是先拜访第三战区顾祝同司令呢,还是直接去新四军军部呢?”  周恩来:“当然要先拜访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因为新四军是在他顾司令的管辖之下嘛!”  叶挺有些反感地说:“恩来,要去你去,我是不去第三战区司令部朝拜这位顾司令的。”  周恩来:“也好!我们三个人去三个地方,对多疑的蒋先生来说也很好嘛。”  黄绍竑:“周先生,我这个省主席何时能尽地主之谊呢?”  周恩来沉思有顷:“等我去过新四军军部之后再说。”  上饶第三战区餐厅内日  一桌丰盛的酒席摆在餐厅中央。  顾祝同陪着周恩来边说边走进餐厅:“周先生!你我都是黄埔建军的元老,那时你是政治部主任,我是军校管理部的代主任,是吧?”  周恩来:“是的!应该说在东征和陈炯明作战的时候,你我都是出了力的。”  顾祝同:“是的,是的!”他指着餐桌对身后的将军们热情地说:“为了给当今的政治部周副部长接风洗尘,特备酒席一桌,请入席吧!”  顾祝同、周恩来以及随侍的将军分主宾落座。  顾祝同端起酒杯:“为欢迎周副部长前来巡视我第三战区,干杯!”  “干杯!”  周恩来端起酒杯郑重地说:“我借得你们的一杯酒,为顾司令当年在淞沪抗战中曾立下的功劳,干杯!”  “干杯!”  顾祝同:“恩来真是念旧啊!满上,快满上!”  周恩来再次端起酒杯,严肃地说:“为预祝顾司令在未来的抗日战场上再立更大的新功,干杯!”  “干杯!”  顾祝同:“请放心,只要小日本打到我管辖的地盘上,我一定带领弟兄们,也包括新四军的弟兄们打几个漂亮仗,让日本军人也知道中国人是不好欺的!”  周恩来端起酒杯:“好!全体举杯,为顾司令坚决抗日的英雄豪气,干杯!”  “干杯!”  顾祝同有些醉意地说:“周副部长,你还想去哪里看看?”  周恩来:“我计划去你管辖的新四军看看。”  顾祝同:“行!明天我就派车送你去新四军军部云岭。”  蒋介石官邸内夜  蒋介石坐在桌前打电话:“辞修吗……你和敬之商量一下,尽快落实五中全会确定的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既定方针,坚决把沦陷区域的八路军、新四军赶出去,绝不能坐视共产党在这些地方发展、壮大!”他啪的一声挂上电话,转眼一看:  戴笠有些沮丧地站在门口。  蒋介石:“你们又没有毒死汪先生,是吧?”  戴笠:“是!听说汪精卫浴室的水龙头坏了,我们的一个行动员就冒充修理工带了一罐毒气,混进汪精卫的浴室,把水龙头修好以后,就把打开盖的毒气罐放在浴缸下,然后把门窗统统关死,只等汪精卫睡前一进浴室,就中毒毙命。”  蒋介石:“没想到怕冷的汪先生没去浴室洗澡,对吧?”  戴笠:“对!”  蒋介石:“算了!立即启动用武器刺杀汪先生的方案。前提是,要派人把汪先生的住室搞对。”  戴笠:“是!”  蒋介石:“顾祝同那边有消息吗?”  戴笠:“有!他已经派车把周恩来送往新四军军部云岭。”  蒋介石:“立即电告顾祝同,要随时了解周恩来的行踪,迅速电告重庆。”  在欢快、清新的音乐声中送出深沉的画外音,并叠印出相应的画面:  男声画外音:“周恩来驱车经赣东北前往皖南,于二月二十三日到达新四军军部的驻地安徽泾县云岭。东南局书记兼新四军政委项英、先期到达的新四军军长叶挺以及从苏南敌后赶来的陈毅、粟裕等新四军指挥员,热烈欢迎中央代表周恩来的到来。接着,周恩来在军党委会和干部大会上,分析了武汉失守后形势变化的特点……”  周恩来:“今天的敌人占领区,在中国的东部,在黄河以东、平汉路粤汉路以东的广大地区。这不仅是因为中国东部被敌人占领了,而且更主要的是,这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地区,是交通便利、土地肥沃、经济发达、文化程度高的财富地区。”  在周恩来的讲话中摇出:  在周恩来身后的桌前坐着项英、叶挺、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副参谋长周子昆等。  陈毅、粟裕等新四军指挥员坐在主席台下认真听讲。  周恩来:“因为你们所处的位置重要,敌人带给你们的困难就越大。中央要求你们:愈在困难的条件底下,愈能够显出我们的特长,愈能够锻炼我们。因为困难危险,国民党的许多部队和工作人员克服不了,忍耐不了。而我们新四军能吃苦耐劳,不怕困难。所以,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新四军!”  与会指战员情不自禁地鼓掌。  欢快、清新的音乐再起,送出画外音,并叠印出相应的画面:  女声画外音:“接着,周恩来进行周密的调查研究。他不但听新四军领导人的汇报,还找军部各部门座谈,听取各支队——尤其是来自敌后的陈毅、粟裕等支队负责人的意见,到附近的机关、医院、抗大分校和连队驻地了解部队的情况。与此同时,周恩来还向军部领导干部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叶挺工作的意见,并多次和项英同志交谈……”  山坡竹林外日  周恩来边走边语重心长地说:“新四军的战绩是有目共睹的,在全国也是有影响的。但是,同八路军在华北、山东开创的局面相比,就有着较大的差距。”  项英:“你批评得对,我们发展的步子是小了些。”  周恩来:“我看不单单是发展步子小了些,而是对未来发展方向认识不清。其中,对挺进敌后仍在犹豫迟疑。”  项英沉默不语。  周恩来:“中央认为:你们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原则认识不足。一旦发生不测事件,是会吃大亏的。”  项英驻足问道:“中央还有哪些意见?”  周恩来:“对待叶挺军长。叶挺是个好同志,很有军事才能,又是北伐的名将,你们一定要搞好团结。”  项英:“我努力搞好和叶挺军长的团结!”  周恩来:“行前,我要代表中央对新四军的组织关系、战略发展方向做出明确指示。”  新四军军部内日  周恩来指着简易的作战地图,严肃地讲道:“时下,新四军的主力在皖南,而长江沿岸的据点被日军占领,军部的背后是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司令部驻地,左右两侧也有国民党军队密集布防。可以说是一面临敌,三面受围。叶军长,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叶挺走到作战地图前,指着地图讲道:“再说得具体一点:时下新四军的活动区域被限制在东起芜湖、宣城,西至青阳、大通镇这个横宽约一百公里、纵深不过五十公里的狭长地带。如有不测,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  周恩来:“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新四军必须解决发展方向。”  陈毅:“周副主席!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关键是新四军向什么地方发展呢?”  粟裕:“我赞成陈毅同志的意见!接下来,还必须解决新四军按什么原则去发展。”  周恩来:“我个人的意见有三条:一、哪个地方空虚,我们就向那个地方发展。二、哪个地方危险,我们就到那个地方去创造新的活动地区。三、哪个地方只有敌人伪军,友党友军较不注意没有去活动,我们就向那里发展。这样可以减少摩擦,利于抗战。”  袁国平:“周副主席,您还可以说得再具体些吗?”  周恩来:“可以!”他指着作战地图,“简单地说,可以概括成三句话: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  与会者用心听讲的特写。  周恩来指着作战地图讲道:“向北发展,指的是多抽部队过江,加强江北领导,把江北发展成为具有战略意义的根据地;向东作战,指的是出击沪宁地区,使江浙沿海敌人不得安宁,造成巨大的国际国内影响;巩固现在阵地,指的是巩固皖南的军部所在地和苏南的茅山根据地,提高警戒,防止意外事件发生。”  项英:“大家都清楚了吧?”  “清楚了!”  项英:“下边,请恩来同志代表中央宣布命令!”  周恩来:“为了确保新四军的生存和发展,中央决定:应尊重叶挺军长之地位与职权。我们提议:项英同志多注意新四军总的领导及东南局工作,而将军事指挥与军事工作多交叶挺军长去办。为此决定:叶挺任新四军委员会主任,项英任新四军委员会副主任。”  与会者热烈鼓掌。  新四军军部食堂内日  这是一座简易的食堂,中间放着一张原木餐桌,餐桌上摆着十分简单的酒菜。  周恩来在项英、叶挺的陪同下步入餐厅,落座。  陈毅、粟裕、袁国平、周子昆等指挥员跟着走进餐厅,依次落座。  项英起身讲道:“今天,我们新四军军部略备薄酒,欢送中央代表周恩来同志。下边,我代表东南局全体党员和新四军全体指战员,向中央代表周恩来同志敬酒!”他说罢端起面前的酒杯。  接着,叶挺、陈毅、袁国平、周子昆等指挥员站起,端起面前的酒杯。  特写:周恩来表情肃穆,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项英、叶挺等指挥员愕然地看着稳坐不动的周恩来。  叶挺急忙高高举起酒杯,大度地说道:“我和项英同志代表新四军指战员,欢迎周恩来同志前来指导工作,并为你的浙皖视察一切顺利,干杯!”  周恩来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干杯!”  “干杯!”  周恩来斟满酒杯,高举额前,有些激动地说:“为预祝陈毅同志、粟裕同志深入敌后开辟新的根据地,多打几个胜仗,我喝了这杯酒!”说罢一饮而尽。  陈毅蓦地站起身来,端起酒杯,豪气地:“请周副主席放心,我们一定遵照中央的指示办事!我代表新四军东进、北上的全体指战员,喝了这杯酒!”一饮而尽。  周恩来:“袁国平主任,周子昆副参谋长,你们当年参加北伐的时候,都是叶军长的部属吧?”  袁国平、周子昆站起:“报告周副主席:是!”  周恩来:“你们应该向老上级敬酒啊!”  袁国平、周子昆共同答说:“是!”他们同时举起酒杯,交换了个眼色。  袁国平:“叶军长!我和周副参谋长向您敬酒了。”  叶挺端起酒杯:“好!为预祝我们新四军打出军威,打出中华民族不当亡国奴的决心,干杯!”  “干杯!”  青弋江中外日  青弋江两岸茂林修竹,百鸟争鸣。  青弋江水清流急,泛起一排排白色的雪浪花。  一只竹排顺江而下,行进在湍急的江心中。  警卫员小刘熟练地驾着竹排,放声唱着山歌。  周恩来、叶挺站在竹排上,望着这动人的青山绿水进行着有些沉重的交谈。  周恩来:“希夷,你看这山,这水,有多美啊!”  叶挺:“是啊!我叶挺正是为了守护这雄奇的大山,清秀的绿水,才放弃在香港安定的生活来到这里的啊!”  周恩来:“这就是爱国、爱民的希夷啊!”  叶挺:“可是……”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周恩来:“不去说他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革命者也需要但求无愧我心啊!”  叶挺:“我听同志们说,你做人一直信守八字箴言:顾全大局,相忍为党。是这样的吗?”  周恩来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叶挺:“我就缺乏你这种修养,我,经常忍不下去。”  周恩来:“为了不当亡国奴,那也得忍!”  叶挺自语:“为了不当亡国奴,那也得忍……”  周恩来:“对!武汉撤退之后,日本对华已经改为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的策略了。汪精卫投敌叛国之后,日本一定会加强对蒋介石的政治攻势,希望蒋、汪携手,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傀儡政权。”  叶挺:“果真如此,压在我们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周恩来:“这也是党中央要我陪你来新四军的目的啊!”  叶挺沉重地:“对此,蒋介石不会不知道吧?”  周恩来:“他当然知道!但是,他目前更关心在河内的汪精卫。”  叶挺点了点头,遂取下挂在胸前的照相机:“恩来,我们留个纪念吧!”  周恩来:“好!小刘,给我与叶军长照张相。”  小刘:“好的!”他踩着摇摆不定的竹排走过来,从叶挺手中接过照相机,对准周恩来和叶挺,说道:“不要动!”随着咔嚓一声,小刘得意地说道:“好!”  重庆蒋介石官邸内日  蒋介石坐在沙发前,一面翻看照片一面说:“戴笠,你们行刺汪先生的方案我看了,有几点我还不放心。”  戴笠:“请校长示谕!”  蒋介石拿起一张照片:“这就是汪先生住的地方吗?”  戴笠:“是!位于河内高朗街二十七号,是一座三层的豪华公寓。”  蒋介石:“汪先生住在哪一间呢?”  戴笠指着照片:“二层这间向阳的房间。”  蒋介石:“根据呢?”  戴笠:“据弟兄们说,汪先生白天、晚上都在这间房子里生活。”  蒋介石:“这里会不会是汪先生的办公室呢?”  戴笠:“不是!据侦察的弟兄说,这是一间卧室。”  蒋介石:“你们计划何时动手?”  戴笠:“三月二十一日夜晚二时三十分。”  河内临时行刺指挥处内日  余乐醒:“上峰发来急电,委座批准了我们行刺汪精卫的计划。下边,请陈恭树区长下达行动命令。”  陈恭树严肃地点名:“唐英杰、王鲁翘、陈邦国、余鉴声!”  “到!”四个全副武装的杀手一字儿排开,成立正状。  陈恭树:“行动的武器全都带齐全了吗?”  “全了!”  陈恭树拿出一张照片:“你们看,这是谁?”  “汪精卫!”  陈恭树又拿出一张照片:“这是谁?”  “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  陈恭树再拿出一张照片:“这个老太婆是谁?”  “曾醒,又叫曾三姑!”  陈恭树又再拿出一张双人合影:“这两个人是谁?”  “男的是曾醒的弟弟,汪精卫的秘书曾仲鸣,女的是曾仲鸣的老婆方君璧。”  陈恭树:“很好!记住:你们枪中的子弹要对准汪精卫!”  “是!”  陈恭树:“出发!”  高朗街二十七号曾仲鸣卧室内夜  汪精卫坐在桌前,说道:“仲鸣,我和你的姐姐曾三姑一直跟着中山先生革命,是三十多年的战友了!”  曾仲鸣:“这我都清楚。”  曾醒:“没有想到啊,革命革到今天,蒋中正竟然和我们反目为仇了!”  汪精卫:“没关系,一旦我们和日本签订和约,中正他会跟上来的。”  陈璧君:“你想得也太乐观了吧!你还记得日前召高宗武来河内的事吗?”  汪精卫:“记得!经过五天的密议,一起商定成立统一政府的办法与条件,请高宗武携带我的亲笔信前往东京,与日本政府进行交涉。”  曾醒:“兆铭为了这个统一政府得以实现,还要求日军进攻西安,包围四川;截断中苏交通;攻占南宁,截断通往越南的交通线等等。”  曾仲鸣:“同时,汪先生还要求日本每月提供三百万元的活动经费。”  陈璧君:“结果呢?一条也没有兑现。”  汪精卫:“不要急嘛!我相信日本政府会满足我们的一切要求的。”  陈璧君有情绪地:“那我们就等吧!夜深了,我们还是各自回房间休息!”  汪精卫:“好!休息。”他站起身来,又说道,“仲鸣,自明天开始,我就不到你们的房间里看书、办公了!”  曾仲鸣:“不!你们的卧室背阴,光线不好,我和君璧的这间卧室向阳,汪先生还是继续在这里办公吧!”  曾醒:“仲鸣说得对,再说这种日子也没有多少天了。”  陈璧君:“就按曾三姑说的办,一俟日方有了消息,我们就起程回上海、南京了。”她说罢走出房间。  汪精卫和曾醒相继走出卧室。  曾仲鸣关死卧室大门,转眼一看:  方君璧站在双人床前,细心地铺被子。  曾仲鸣动感情地说:“君璧爱妻!这些年来,我带着你跟着汪先生,忽而去法国,忽而下南洋,我作为丈夫真的对你是歉疚得很啊!”  方君璧:“快别说这些!我的兄长方声洞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生前就对我说:跟着汪先生革命是不会错的!”她说罢取来睡衣,递给曾仲鸣,“快换睡衣吧!”  曾仲鸣:“是!”遂脱去外衣。  方君璧取出自己的睡衣,随手关死了台灯。  高朗街二十七号院外夜  高朗街空无一人,死一样的寂静。  唐英杰、王鲁翘、陈邦国、余鉴声四人快速地走到院墙外边,机警地转过身来看看四周的动静。  唐英杰高举双手,一抓墙头,倏地一下坐在了墙头上。接着,他伸出右手把王鲁翘、陈邦国、余鉴声拉到墙头上,遂又相继轻轻地跳到院墙里边的草坪上。  王鲁翘小声地:“记住:打死汪精卫就撤!”  “是!”  王鲁翘一马当先向楼门冲去。  恰这时,一个役工从楼门口走出,大声问:“谁?”  王鲁翘抬手就是一枪,把役工打倒在地,遂向身后一挥手:“进楼!”第一个冲进楼去。  唐英杰、陈邦国、余鉴声相继冲进楼去。  汪精卫卧室内夜  汪精卫蓦地从床上坐起,惊愕地问:“哪里来的枪声?”  陈璧君躺着听了听:“不知道!”  汪精卫:“璧君!快把电灯打开。”  这时,楼道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陈璧君:“不行!你听,是不是蒋某人派的刺客到了!”  汪精卫吓得本能地“啊”了一声。  陈璧君小声地:“不准出声!”  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汪精卫吓得哆嗦着说了一句:“是刺客到了!”他身着睡衣从床上滚到地上,拼力向床铺底下钻。  这时,门外传来话声:“对!就是这间。”  汪精卫越发顾头不顾尾地拼力向床下钻。  楼道内夜  昏暗的电灯光隐约可见:  王鲁翘站在门前,用力扭门把手,扭不开。  王鲁翘后退两步,借冲力劲踢,也未踢开。  王鲁翘转过身来,命令地:“屋门里外上了两道锁,推不开,快拿斧头来!”  余鉴声拿着斧头跑到门前:“给你!”  王鲁翘拿着手枪:“你用力劈门,我准备射击!”  余鉴声抡起斧头对准屋门劈去。  曾仲鸣的卧室内夜  卧室内的台灯已经打开,凭借灯光可见:  身穿睡衣的曾仲鸣拼力地往床底下钻。  方君璧站在屋门后边,全身像筛糠似的哆嗦成一团。  屋门外传来劈门的响声。突然啪的一声,屋门被劈开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方君璧叫了一声“妈呀!”遂披散着头发低声哭泣。  楼道内夜  余鉴声抡着斧头继续一下接一下地劈门。  特写:屋门的洞越来越大。  这时,楼上楼下传来交手的枪声。  王鲁翘焦急地:“快!他们已经和守卫交火了。”  余鉴声终于把门劈开一个像脸盆大的洞,他把自己的头部伸到门洞里一看:  曾仲鸣的前半身已经钻到床底下,两条腿露在外面不住地哆嗦着。  余鉴声把头抽出来:“看!汪精卫正在往床底下钻呢。”  王鲁翘拿着手枪从门洞伸进去,一扣扳机,数发子弹打进曾仲鸣的屁股和身上。  余鉴声:“怎么样?”  王鲁翘:“定死无疑!”  余鉴声:“为保险起见,再补他几枪。”  王鲁翘掏出另一把手枪对准门洞,一扣扳机,又射出数发子弹。  王鲁翘一挥手枪:“撤!”他转身沿着楼道跑去。  余鉴声紧随其后,沿着楼道跑去。  重庆蒋介石官邸内日  蒋介石雷霆大发地骂道:“你的手下都是饭桶!竟然把曾仲鸣当成了汪精卫来刺杀!”  戴笠立正低头:“校长息怒,是学生无能!请校长放心,我立即赶往河内,亲自部署指挥第二次行动,如果汪精卫不死,学生就提头来见校长!”  蒋介石:“一派胡言!立即停止暗杀汪先生的行动。”  戴笠愕然地:“为什么?”  蒋介石:“你真是个木头脑袋啊!高朗街二十七号的枪声一响,汪先生一定会请法国警察保护。同时,日本人也一定会设法把汪先生从河内接走。”  戴笠:“是!”  蒋介石:“在河内继续留下少数精干的弟兄,昼夜守在高朗街二十七号,观察进出的外国人,尤其是日本人。”  戴笠:“是!”  蒋介石:“周恩来离开新四军以后,又去了什么地方?”  戴笠:“据说他被黄绍竑主席接到天目山去了。”  蒋介石一怔,凝思片时,自语地:“黄绍竑接周恩来去天目山做什么呢?”  天目山外日  天目山一派生机,处处都是春意盎然的景象。  周恩来、黄绍竑漫步竹林之中,深情地交谈着。  黄绍竑:“周先生,汪精卫于三月二十一日夜二时半遇刺脱险,你我就于第二天三月二十二日来到了天目山。说说看,为什么是这样的巧啊?”  周恩来:“但这巧中也存在着必然。换句话说,汪精卫遭刺杀是所料中事,这就是巧中存在着的必然。”  黄绍竑:“有道理。你说谁是刺杀汪精卫的幕后黑手?”  周恩来:“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高朗街的枪声,必然会加速汪精卫投降日寇的步伐。”  黄绍竑:“结果嘛,富饶的江浙一带,又会变成汪精卫组织汉奸政府的领地。换句话说,华东就要变成第二个华北了。”  周恩来:“更为严重的是,随着汪精卫汉奸政府的组建,日本一定还会打蒋先生的主意。”  黄绍竑:“接下来,汪先生会如何做呢?”  周恩来断然地说道:“第一步,惊惶失措的汪精卫向日本政府呼救,请求日本人把他从河内救走;第二步,汪精卫再考虑如何当日本人的儿皇帝。”  黄绍竑:“说得在理!”他转过身来,问道,“接下来,周先生将去什么地方呢?”  周恩来:“回绍兴祭祖。自然,沿途我还要看看各地抗日准备的情况。”  黄绍竑:“好!我这个省主席一定安全地送你到绍兴。”  在深情的音乐中送出画外音,并叠印出相应的画面:  男声画外音:“周恩来在视察了钱塘江南岸的抗战防线后,于三月二十八日傍晚乘船到达绍兴。他身着军装,随行的只有一个年轻的警卫员小刘。当欢迎的乡亲称他为‘启蒙导师’时,他笑着说:‘启蒙导师能有几个?能做个战士就不错了。’接着,他出席专员公署召开的欢迎会,并为亲友和各界人士留下了不少的题词……”  周恩来挥毫泼墨,书写题词:  “冲过钱塘江,收复杭嘉湖。”  “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女儿争光。”  “埋头苦干,只要抗战胜利,必定苦尽甘来。”……  女声画外音:“周恩来于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到他祖先的坟地扫墓。他站在祖先的墓前,十分虔诚地默哀、敬礼。自然,他没有忘记胡杏芬的嘱托,冲着余姚县的方向也恭敬地鞠了一躬。下午,他瞻仰大禹陵,了解会稽山一带的农村粮荒情况。晚上,出席在越王台举行的欢迎他的火炬晚会。他在会上发表了长篇讲演……”  周恩来站在越王台上慷慨说道:“乡亲们!日本军国主义并不可怕,我们只要发扬大禹治水的精神和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气概,我们就一定能打垮一切侵略者!我们只要学习我们绍兴人民的骄傲——鲁迅和秋瑾的革命精神,同日本侵略者斗争到底,胜利就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周恩来:“乡亲们!我指挥大家高唱一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好不好?”  “好!”  周恩来举起双手,高声唱了一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接着又喊了一句“预备——唱!”  接着,台下高举着火把的各界群众高声唱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定格叠印字幕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