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九三七年秋。在山西一个叫乎型关的地方,发生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件:八路军一一五师在这里设伏,消灭了一千多名一日军。缴获的战利品,八路军和老百姓搬了整整天,擇了有一里地那么长。  山坡上,几个战士围坐在一起吃罐头,因为都没见过和吃过罐头,都觉得是稀罕物,大家来回摆弄着看,有的用牙咬,有的用脚踹,有的用拳头砸,但都没打开。  胖子从瘦子手里夺过罐头,一边甩匕首把罐头切开边说:斡你这两下子,做醋也做不酸,还开罐头!  受了伤的瘦子抢先下手把一口肉放在嘴里:小日字儿这东西就是解馋,当时我要是吃这玩意儿,拼刺刀的时候,也不至于挨狗日的一刀。  高个子往嘴里塞了一大口:嗬,真香啊、还没说完,嗓子被噎住了。  胖子看不下去了这罐头是小日本儿的胃可,是自己的,撑死可没人偿命。  胖子抢了瘦子壶里的水喝,一直喝到一滴不剩。瘦子给胖子当胸一拳。  瘦子:这小日本儿也是吹牛不上税,说什么大日本帝国是不可战胜的,三个月灭亡中国,狗屎!  高个子: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只要你豁出命去,它照样草鸡!  胖子又用匕首切开了几个罐头,大家嗷嗷叫着哄抢起来,你一口,我一口,吃的风卷残云,地上一片狼藉。  瘦子:不过,这小日本儿到底是不好对付,不像国民党那样,你一喊投降,他就把枪放下,把手举起来了。这些家伙,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跟你玩儿命。  高个子:小日本儿这叫什么来着?对了,叫武士道精神。大家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炊事员用毛巾兜着饭碗急匆匆地过来问:哎?你们着到聂政委没有?!大象都说役有。  坎事员急得团团转:早饭就没吃,找了半天了!到底去哪儿了呢?  一一五师独立团团部。二十多岁的团长杨成武正跟战士们打扑克,他出错了牌,想拿回去,战士死活不让,你争我抢,杨成武死捏在牌不放:下术为例卞木为例还不行吗?  炊事员进来广团长,你着见曼政委了呜?  杨成武一边打牌一边说:你这个炊事员儿,真是添乱。聂政委是师政委,我是团长,首长去哪儿,能踉我请示啊?哎?没在林师长哪儿啊?  欢事员广没有,我去找过了。这都快晌午了,聂政委还没吃早饭呢。  杨成武把扑克收起来没吃早饭?你问过警卫员了吗?  炊事员警卫员说,一大早揣上烟斗就走了。  杨成武想了想:不对。聂政委打十年前就戒烟了。刚打了胜仗,应诙高兴才是,怎么反倒抽起烟来了。这里边一定有事儿。走!我跟你找去6说完把牌摔掉,站起身来,戴上帽子就要走。一战士拦住杨成武哎?打完这一把呀。眼看着你就输了。艏成武挣脱掉战士的手;去!去!  延安,一个宁静的夜晚毛泽东居住的窑洞么马灯下,毛泽东年边抽烟一边对着华北地图凝神静思。张闻天站在一边跟着看地图。  一毛泽东指着地图说:洛甫啊,现在从整个华北战争态势上来看,敌对太原,势在必得啊,也只是时间问题喽。因此啊;:我们的八路军总部和三个师再在晋东北一带集结,就等于被人:家像包饺子一样包在里边喽。  张闻天一进看着毛泽东的手势,一边点点头。  毛泽东习惯地做了卜个插腰的姿势:所以啊,我们应该马上改变八路军全部在晋东北地区建立根据之部署,令一五师进入晋东北的恒山一带;一二〇师应该进人太原以北的忻县;而一二九师呢,则应以适当时机―,进人吕梁山一带活动。  张闻天明白了毛泽东的战略意图:这样我们就可以由被动变为主动了。  良久,毛泽东用笔在晋察冀的位置上重重地圈了一下,回过头来对张闻天说洛甫啊,你会下围棋吗?!  张闻天谈不上会。略知一二。  毛泽东:围棋上有做眼的术语,我看我们在晋察冀也来做个眼吧。  张闻夫做眼?  毛泽东指着地图说:对,做眼。你来看,七七事变之后,胃国民党退出了冀察两省,晋察冀边界基本上沦陷了,而日军兵力不足,它虽然占领了北平、天津、保定、张家口、石家庄等大城市,可它占不了  县城以下的农村。趁日军主力7路向南推进的空当,我们应该争取主动,派一部兵力进入敌人后方的晋察冀边界。又张闻天关于做眼的问题;主席不只提过一次了,我记的在洛川会议上,就提出红军可以一部以敌后的冀东,以雾零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也就是做眼。  毛泽东:对。平型关虽然打胜!,但八路军今后的任务是以建立根据地为主,而不是以打仗为主。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把日本侵略军赶出中国去,还要建立民主主义共和国。  张闻天点点头。  毛泽东:我想过很久了十二五师,要分家,林彪带主力南下,綦荣臻留下来,成立晋察冀军区开辟五合山周围的东北地区,建立晋察冀敌后根据地:  张闻天:在一一五师,聂荣臻留下来,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毛泽东:聂这个人留过洋,见过世面,又在黄埔军校当过教官,平时虽然嘴巴上虽然不大爱说话,但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我相信,他一定能把这个眼做好。一胄张闻天主席,那晋察冀军区政委的人选呢?  毛泽东由聂荣臻兼。就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给他三千人。  毛泽东在灯下大口大口地抽烟,吸完几口,就不住地咳嗽几声。张闻天?主席,你是不是少抽两支?  毛泽东:饭后一袋烟,赛过小神仙呀!我还靠它刺激灵感哩?毛泽东打完平型关,共产党抗不抗日的问题,就不用解释了。而聂荣臻留下来做眼,离开发动群众和依靠群众是不行的啊。洛甫啊马上给朱、彭发电报:华北正面抗战失败,我们不负责任,但游击战争失败,我们必须负严重的责任。待晋察冀军区成立之后,要他们重点在五台山脉,借助红军抗战的声势,收编散兵敖枪,有计划地组织游击队以备在敌人占领整个华北之后,能够坚持广泛有利的游击战争……  山坡上,逆光中,一一法:师政委聂荣臻叼大烟斗的形象成剪影,他紧锁着眉头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里的电报,脸上露出沉思而忧虑的神情。  杨成武和炊事员气喘吁吁地跑上山坡,炊事员把手里的饭递过去政委,你该吃饭了。  聂荣臻笑了笑,把电报装进口袋,接过饭碗,对杨成武说:哦,成武啊。  杨成武夺过聂荣臻的烟斗:政委,你戒烟都十来年了。怎么突然又抽上了?  聂荣臻站起来叹了口气:毛主席叫我们留下来做眼,我是担心,这眼能不能做好啊。  杨成武疑问地道做眼?  聂荣臻中央已经决定,我们一一五师分家,我带三千人留在敌后,建立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毛主席说,在围棋上,这叫做眼。  杨成武茫然地看着聂荣臻的脸。  聂荣臻:这三千人马,就你的一个独立团是成建制过来的,其他都是五花八门儿。刚才罗荣桓主任从阜平回来说,国民党溃退之后,地方政府都瓦解了,社会混乱,人心慌恐,老百姓身无御寒衣,家无隔夜粮。我们在几十万敌人的眼皮底下,这个眼不好做呀。杨成武:政委,我理解。作为你的部下,我跟你这么多年了,你了解我杨成武。为完成主席交给的做眼任务,我希望你能把我和我的部队,放在最重要最险的地方。  轰荣臻拍了一下杨成武,然后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我得到总部求将去。  八路军总部。聂荣臻一脚踏进八路军总部门檻,彭德怀就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吆,老聂,以后再见了该叫聂司令了。  聂荣臻:叫什么,还不都是您的部下。  彭德怀广怎么样,家分完了吧?还算公平吗?  、聂荣臻什么公平不公平的?拢共:不到三千人马。司令部的人,一条坑就睡下了,吃饭有一张桌子就够了。  彭德怀:兵不在多,而在精嘛。  聂荣臻:那还有将不在勇,而在谋。今天,我可是来求將的。朱德一掀门帘进来,聂荣臻过去打敬礼朱老总好!  朱德把身后的唐延杰、舒同引见给聂荣臻:老聂,你看,我把将给你领来了,一文武,这可是总部机关的两个宝贝,都归你了。唐延杰给聂荣臻打敬礼,聂荣臻还礼。  唐延杰握着聂荣臻的手说:聂总,我是你的老部下,北伐军打到武昌后,我拿着湖南省委书记夏曦的信来找你分配工作,你介绍我到叶挺的独立团去当兵,后来一直到红二十八军当参谋长。  聂荣臻:这回留在敌后,我们可要一起同甘共苦了。  唐延杰:有您挂帅,什么苦日子都不怕,什么样的敌人都不怕;。我只是怕我胜任不了参谋长这个职务。  聂荣臻:怕什么?军参谋长当得了,军区参谋长照样当得了。朱德拽了下聂荣臻的胳膊:你们俩光说话,把我们书法家给撂在这了。  聂荣臻上去握住舒同的手:岂敢?舒同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谁不知道,国民党有个书法家于佑任;共产党有个书法家舒同,毛主席还说你是马背上的书法家,那以后,你就是主任书法家了。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有闲余时间,跟你学学书法。  舒同哪里,我早有而闻,您的书法、诗词都很有功底。  彭德怀哎呀!布啦行啦。你们一见面就谈书法,让我这大老粗也插不上话。我这人快人快语,直来直去。老聂,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做不了主的话,还有朱老总呢。  聂荣臻想了想说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给我一部电台,一张华北地图。  彭德怀没问题。这样肥,咱们杀象棋,你连赢我三局的话,我把总部最新的电台给你。  聂荣臻说话算数?  彭德怀:那当然不算数,是这个。说着用手做了一个王八的形状。  朱德看了看表马上开饭了,吃完饭再杀吧。  吃过午饭,两个老棋手就摆开了阵势。朱德在一边不动声色地观战。  聂荣湊很不客气地走了当头炮。  彭德怀跳马臭棋娄子,这么长时间没下,还是那两下子。聂荣臻不说话,拱卒。  彭德怀出车。  聂荣臻的卒子想过河,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  朱德小卒子过河顶车使。走啊!  聂荣臻看了看棋盘,想了想,说我这一过去,可就没根儿啦。朱德:老聂啊,今天你这一走棋,我就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是担心、你的三千人马留在敌后不好落脚,是吧?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当年我们在瑞金、在陕甘宁的时候开始有根儿吗,后来我们不都扎下根儿了吗?  彭德怀放下棋子抽烟:晋察冀几甲万老百姓,都是你的根儿啊。  聂荣臻茅塞顿开:主席电报里说了,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就能把眼做好,把拫扎住。你们两位老总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更有底了,朱德:不用担心,说不定啊,你在晋察冀,能创造:出第二个陕甘宁呢。  聂荣臻听了有些激动,站了起来。  彭德怀哎,哎。下啄,下呀。  聂荣臻改下围棋吧,我学学如何把眼做好一  彭德怀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知道我不会下围棋。  朱德和聂荣臻都笑了起来。  家分完了,将到位了,聂荣凑带着三千人马即将开赴五台山1此时此刻,聂荣臻心里承受着巨大压力。多年来,他一直在党中央和毛泽东身边工作,可是这次要孤悬敌后,独当一面。四周都是强大的敌人,能不能完成党中央交给的任务,在敌后站住脚,把:眼做好。他心里是没有底数的。  晚上,聂荣臻睡不着觉,仔细看着晋察冀地区的地图。这时,警卫员进来报告,说有人要来看他。他从床上坐;起来―把衣服整理好,见进来的是摄影记者秦书生。之前,秦书生曾采访过他,两人谈得很投机。  秦书生一进门就把身上背的器材放下来,兴冲冲地对聂荣臻说:聂司令员,我要跟你去敌后。  聂荣緣用疑惑的眼睛看着秦书生:全民通讯社著名的摄影记者,要跟我们:一起去敌后?  秦书生怎么,不可以吗?司令员你看逆是总部的介绍信。说着,把介绍信拿出来给聂荣臻看。  聂荣臻看完介绍信握住了秦书生的手:欢迎,欢迎你啊。溱书生激动地拍十下巴掌甩厂。  聂荣臻拿过秦书生的照相机看了又看:正宗的日本尼康,还带变焦镜头。这家伙可值钱啦。  秦书至惊奇地看着聂荣臻道司令:员也爱好摄影!聂荣臻广谈不上爱好,略知一二。当年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十朋友送了4台相机;没事儿时候,就瞎摆划,纯业余妳1秦书生:怪不得在你身上透着一股常人所缺少的气质,原来你留过洋啊。  聂荣臻:法国人浪漫,气质高雅,那是学不来的我还是我,一个地道的农民出身的军义。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去前线?  秦书生答案很简单,因为前线需要记者。作为一个新闻记者,首先应该要爱自己的祖国,要有强烈的正义感和民族尊严,在国土沦丧,狼烟四起生灵涂炭,家破人亡的现实面前,我知道应该把镜头对准谁。  聂荣臻满腔热情是一方面,但艰苦现实又是―方面,是吧?我曾经对你说过,一定要做好吃苦的思想准备。有些苦是无法想象的,也是长期的。  秦书生:―你放心吧,司令员,我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聂荣臻高兴地道:好。那我们以后就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两人都笑了,之后,他们彻夜长谈。  山舞银蛇,原驰腊象。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聂荣臻骑马带着三千人的队伍在山路上行军,他一边走一边不时地掏出望远镜向远处望着。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猛。  穿着单衣的战士们冻得瑟瑟发抖,狂风卷起了他们的衣服吹走了头上的军帽,军帽满地打滚。  一路上不断地碰上衣衫褴褛的老百姓,他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支队伍。  个中年人在山顶上以苍凉的声音高唱着:  哎咳呀;  十月里那个山西;  人人那个忙呀;  畜人搬家忙;  穷人心惶徨;  军官那个扔部署哎;  小兵那个扔大枪;  哎咳呀;  傍晚;五台山。聂荣臻、唐延杰、舒同、秦书:生等大进庙拜见和尚、喇嘛。  昔日美丽神圣的五台山,现在已是满目疮痍,这里刚刚遭受日军飞机轰炸。  方丈率众和尚在庙外迎接聂荣臻等人的到来。  唐延杰把聂荣臻引见给方丈:这是我们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聂荣臻双手合十:师父,打搅了。  方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对聂将军大名贫僧早已久仰,真乃如雷贯耳也。聂将军作为首战平型关的抗日名将,能亲自光临鄙寺,那是我们出家人的造化。  聂荣臻望着被日军炸毁的围墙寺庙,激愤之情,油然而生:师父,五台山乃佛门圣地,尔今却遭日军暴行,血腥佛门,满目疮痍,实在令人愤慨之至。  方丈:侵华日军,灭绝人性,焉将佛门视为圣地。一夜之间,泱泱中华,国土被侵占,生灵遭涂炭,万家墨面,民不聊生。贫僧真是忧心如焚而又爱莫能助啊。  聂荣臻:师父请相信:中国共产党能够担当起挽救民族危亡之重任。  方丈:聂将军,不瞒你说,平型关战斗打响时,贫僧等曾翻山越岭到现场,亲眼目睹了贵军不畏生死,浴血奋战的风采。由此,贫僧便得出结论:中华民族复兴之希望在共产党身上。  聂荣臻感激地道:师父亲临平型关,这可是我没想到的。  方丈:聂将军,外面天气寒冷,还是进庙叙谈吧。贫僧们早巳恭候多时了。  聂荣臻师父,请!  聂荣臻等随方丈鱼贯进庙。  庙内,由十二个乐师组成的乐队穿着同样的装。裳吹着长笛短笛,敲着傻鼓,演奏着优美动听的乐曲。  聶荣臻很激动地握住方丈的手广没想到在这穷:山僻壤,还能够眄到这名优雅的音乐,真乃此曲只应天上有一人间能得几回闻啊。方丈广聂将军过奖。庙堂音乐,源远流长。此时此刻,贫僧们吹奏佛乐,以表达对八路军的热烈欢迎,曲乃为心声也。阿弥陀佛。  聂荣臻双手合十广明日我们将借贵方宝地,举行庆祝晋察冀军区成立大会,打搅诸位师父啦。  方丈八路军能在五台山建立根据地,按佛祖的说法是缘分。阿弥陀佛。  聂荣臻:今天的隆重场面,足以证明,各位师父都有一颗爱国心和报国志。有了各位的支持,我们才能顺利立足。  方丈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贫僧出家,而并未出国。  聂荣臻:众师父爱国之举,实在令人感动。  唐延杰:各位师父请放心,我们已经号召驻五台山区域的官兵,爱护庙里的古迹文物,不干预和影响僧侣们的正常宗教活动方丈:一阿弥陀佛。  五台山普济寺。旭日东升,霞光万道。鼓乐声声、彩旗纷飞。寺内香火旺盛,烟雾袅袅。  八路军官兵、民兵和部分僧侣五千余人云聚寺内,大雄宝殿前的房沿上挂着热烈庆祝晋察冀军区成立的巨幅横标。  几十名八路军战士持枪站立在主席台两旁。  聂荣臻、唐延杰、舒同等人和地方政府官员,神采奕奕地走向主席台。  众人热烈鼓掌。  聂荣臻向四周环视了一下,大声道同志们!乡亲们!各位师父们!今天,晋察冀军区正式成立了!大家记住了,这一天是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七、日!这一矢,也是俄国十月革命纪念日!  聂荣臻的讲话被掌声打断、聂荣臻鞠射,并用手势示意大家安静,接着道我们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在这里建立以五台山为中心的抗日敌后根据地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日本侵略军赶出中国去!  众人热烈鼓掌。  聂荣臻:现在我宣布中央军委命令,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正式成立!聂荣臻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唐延杰任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査国桢任供给部长;叶青山任卫生部长。  众人鼓掌欢呼。  鼓乐齐鸣中,方丈高喊道:晋察冀军区在五台山成立,这是佛祖显灵啦!  北平,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正在和参谋长下围棋。寺内寿一落子毫不犹豫干净利索,参谋长则显得很谨慎,不时抬起头来看看主子的脸色。  寺内寿一抬起头来问有什么新消息吗?  参谋长:太原被我一举攻克,前线将士士气大振,现正以势如破竹之势向南推进。  寺内寿一广还有别的消息吗?  参谋长据查,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在五台山成立了,司令官是聂荣臻。  寺内寿一慢慢转过身来,把手里的烟掐掉有多少人马?参谋长不到三千:  寺内寿一摇头笑道:中央军几百万都让皇军赶得到处跑,三千多人能成什么气候?  参谋长:据说,毛泽东把聂荣臻留在我们后方叫做眼。  寺内寿一对这话很感兴趣哼。做眼?看来这个毛泽东也会下围棋。  ―参谋长广好像是。寺内寿一:这个聂荣臻胆量不小啊,竟敢到我们眼皮底下来做眼。  参谋长指着棋盘道聂荣臻要做眼?谈何容易。在角上做,需要两个子,而在腹地做,至少四个子。区区三千人马充其量只够一个子。  寺内寿一胸有成竹地落了一个子广它做眼,那我们就紧它的气。只要它一落脚,我们就把它灭掉。  参谋长:是不是马上进行围剿,把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寺内寿一一摆手:不,给它几天招兵买马的时间。这三千人,还不够皇军打牙祭的呢。  五台山庙寺。方丈送聂荣臻等离开五台山前往阜平。轰荣臻双手合十:师父,阜平离五台山很近,我会经常回来看望各位师父的山。方丈:阿弥陀佛。送君千里,终有别但临别前我还有,一句话提醒聂将军。  聂荣療师父请不吝指教:  方丈:北岳一带杂色武装颇多,都打着抗、日的旗—号,而又不敢向日寇开一枪。贵军虽首战平型关威震敌胆,但这里的百姓却因消息闭塞并未有耳闻,他们见到的是国民党一路溃退,贫僧担心,贵军未必一下能得到他们的支持:  聂荣臻;谢谢师父提醒!  方丈阿弥陀佛土一!  聂荣臻翻身上马,并回头向方丈招垂致意。  阜平,晋察冀军区作战室,綦荣臻在主持召开高级干部会议。  参加人员有唐延杰、舒同、査国桢、叶青山及各分区司令员政委等。  聂荣臻:现在我宣布八路军总部命令,晋察冀军区建立四个军分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邓华;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赵尔陆;第三军分区司令员陈漫远,政委王平;窠四军分区司令员周建廉,政委刘道生广;  聂荣臻用教鞭指着沙盘说什么叫晋察冀?顾名思义、晋指的是山西,当然,我们指的范围,只包括太原、大同以东的部分地区。察是指蔡哈尔,省会在张家冀当然就是指河北,实际上还有北平和热河省的部分地区。从地理上看,这里是恒山、五台山和燕山山脉相连接的地带。北平以东是冀热边境地区,平汉线以西是绵苴的山地,东南方则是冀中大平原大家听了聂荣臻的介绍,有的点头,有的小声议论着。  聂荣臻接着道:在这里建立一块根据地,进可驰骋平原,退可据守山地。我们的晋察冀将是敌后根据地的最前哨,就像插进敌人心脏的把利剑,既可以直接威胁敌人占领的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张家口、唐山、德州等城市,还可以随时切断平汉、津浦、平绥、芷太、同蒲等铁路,支持全国抗战……  杨成武轻轻地叹了口气:原来晋察冀这么大地盘呀!聂荣療放下教鞭接着道:你们都看到了,中央留下我们做眼是站在战略意义止考虑的,我们的担子很重很重啊,苘志、扣……  大家都吁子,口气。  聂荣臻住处。马灯下,聂荣臻一边盯着华北地图,一边端着烟斗大口大口地吸着,他不断地在地图上勾来画去,做着各种标记。  杨成武哈着热气进了屋,一边撮着手一边说司令员这屋里比我那屋暖和多了,我那屋半夜里蹬着大冰块儿睡觉整宿整宿地当团长  聂荣臻跟他开玩笑当团长是你的事,我可给你宣布了一分区司令员的命令。  杨成武白天当司令,晚上当团长。  聂荣臻好了,不跟你闲扯了,说正事儿吧。在五台山,方丈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了解的情况也是这样,现在我们最要紧的是,把队伍发展壮大起来、光靠咱这三千人能跟日本人打仗吗?  杨成武:正如方丈说的那样,北岳一带杂色武装从一路军到20路军了。老百姓说是,同:令满天下,主任赛牛毛。  聂荣臻:这就是我们团结的对象要抓紧财间收编和改造他们,不管他是什么路军,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只要他积极抗日,就团结他们。我提醒你的是,一定要注意掌握政策。  杨成武我明白了。司令员。  聂荣臻另外,也要争取地主、土豪、开明士绅的支持,让他们有钱的出钱,有力啲出力。不然,栽们就是有了人,没钱买枪支弹药,也谈不上抗日。没事儿了,你回去吧。  杨成武犹豫了一下磨蹭着没走。  聂荣臻广怎么,还有事啊?  杨成武广我想要点钱。跟土豪士绅们要钱要粮,没么容易。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可我身上连请顿饭的钱都没有。  聂荣臻考了,随手掏出笔来写了一个纸条,交给杨成武去吧。找査部长。省着点儿花啊。别忘了,咱晋察冀军区可是白手起家。  杨成武广是。拿起纸条,看了看笑着装进口袋。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饭堂。聂荣臻卜唐延杰、舒同、秦书生等人围着桌子吃饭。饭桌上,主食是玉米面窝头,副食是一盘小咸菜。大家食欲很好,一盘小咸菜很快吃的所剩无几。  聂荣臻对舒同说舒主任啊。抗敌报社、抗敌剧社都要尽快把班子搭起来,将来很好地发挥新闻、文艺工作在战争中的作用。  舒同:抗敌报的准备工作基本上就续了,马上就可以开印。可文艺人才还是少了点儿,尤其缺少创作人才,将来我们主要上演自己创作的作品。  聂荣臻:邓拓、汪洋他们都在路上—大批文艺人才很快就从延安输送到晋察冀来。但我们也要立足自力更生就地取材,把新闻和文艺队伍建起来。有了阵地,我们秦书生记者的作品才有地方发表呀?你说是不是呀,秦书生。  秦书生是的。接着又说司令员,咱们不是缺文艺人才吗?我有个朋友的妹妹叫方亭亭,在保定太学读中文、我可以动员她带一些文艺骨干到部队来。  聂荣臻好,好。你的想法非常好,我支持你。  秦书生那我明天就起程。  杨成武换了一身新军装,他一边系风纪扣一面照镜子,反复照过,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警卫员进来看了镜子中的杨成武:司令员,你今无可真精神。杨成武转过身来:少贫嘴,我让你弄的地主、士绅资本家名单弄出来没有?  警卫员把名单交给杨成武弄出来了。  杨成武接过名单念道:赵大头、王大亨、冯骆驼……怎么都是这种不着调的名字?哎?我问你,这些人的家产都弄清楚了吗?警卫员:当然弄清楚了,是宣传科的王科长带着我们几个人一家一家弄清楚的。  杨成武:那,他们就都说实话呀?  警卫员:我们先把管家召集起来问的,有的把账目都让我们看。杨成武高兴地摸了一下警卫员的脑袋:真有你!的你也换身新衣服;跟我下馆子去。  警卫员去哪儿?  扬成武边戴帽子边向外走广楚风楼。  警卫员天真地看着杨成武那可是涞源城最贵的饭馆儿,咱请得起呜?  杨成武:聂司令给的钱,你操那么多心干吗?  杨成武和警卫员站在挂有楚风楼牌匾的饭店门口前,彬彬有礼地迎接着前来赴宴的客人。  一个个穿戴讲究的地主土豪、士绅们鱼贯进了饭店。  一个瘦高个戴礼帽但穿得很破旧的中年人走过去之后,警卫员小声对杨成武说:这个人叫王庸,他家最有钱了,今儿怎么穿这么破呀?  杨成武狡猾的家伙,怕露富。  人们进了房间,一阵寒暄之后,杨成武招呼犬家落坐。十几个客人围着桌子坐下,屋里显得很满当。  杨成武看了着大家,犬声向外面喊道,小二啊1把你们掌柜的叫来!  掌柜的一见这阵势,断定客人来路不凡,赶紧跑了下来,殷勤地问杨成武来啦,来啦!你好,先生。有什么吩咐?  杨成武先上壶茶。  掌柜的请问先生上什么茶?  杨成武:龙井、毛尖儿、铁观音都行。捡好的上!  掌柜的那就来壶龙井吧。先生,点什么菜?喝什么酒?杨成武捡你这最拿手的上!  掌柜的异常高兴地:好来!接着便大声吆喝,龙井一壶,衡水老白干一坛,老醋花生米一盘烤羊腿一只,清蒸黄花鱼一条,猪肉炖粉条子一大碗……  警卫员见点了这么贵的酒菜,担心地小声何杨成武:司令员,点这么贵的东西,咱付得起账吗;  杨成武捅了警卫员一下,示意他不要担心,接着便咳嗽了两声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都安静下来。  杨成武:这不,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成武,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认识一下,没别的意思。俗话说一遭生,两遭熟,三次见面是朋友嘛。在座的各位,在涞源地盘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八路军能在这里立足,将来完成抗日救国之大业,离不开各位的支持和帮助,来!咱们共同干一杯。  大家面面相觑,还没同过神来的时候、杨成武早把一大杯酒利利索索地喝了下去。  有人道:杨司令真是爽快之人啊。  大家推杯换盏,气氛热烈。  一个大脑袋的中年人站起来,走向杨成武。这个人叫赵大头,十六路军的总司令。赵大头笑道:杨司令,我来自我介绍下,本人姓赵名昆,因为脑袋个儿大,别人都叫我赵大头;在座的都是涞源的商贾名流达官显贵,只有我是大老粗。就刚才你那个爽快劲儿,就让我赵大头佩服得五体投地。另外,我也提醒大伙儿,人家八路军到咱家门口打鬼子来了,咱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谁他妈也别装熊来,杨司令,就冲你这爽快劲儿,咱俩干一杯!  二人一饮而尽。  九路军总司令钱柱是个小个子,年龄比赵大头小一些,见赵大头跟杨成武喝的爽快,也按捺不住站起来说: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钱柱。  赵大头打断钱柱的话他家有的是钱,就是都拴在自己肋条柱儿上了。  大家哄堂大笑。  钱柱:赵大头,我知道你鼻子下边长着嘴呢,不过,你不说话,不会有人当哑巴卖了你。杨司令,别理他咱说正事儿,我先请教一个问题,蒋委员长让我们焦土抗战,阎锡山长官让我们守土抗战,那贵军又是提倡怎样抗战呢?  杨成武我们共产党八路军执行的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就是说凡是不想当亡国奴的中国人,都可以起来抗战。中国有四千万万人,小日本儿杀不光;我们有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地盘,40本儿也占不过来,只要我们把人民群众都发:动起来,把根据地建立起来,就不愁把小日本儿打不跨!  众人静心地听着杨成武的话,有的点点头,有的反应冷漠。  赵大头接过来说理儿都讲明白了,我想在座都不想当亡国奴吧,那就掏钱吧?还等什么?  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表态,气氛变得冷清起来。  赵大头指着王庸说王老板,谁都知道你是咱涞源城的头号大财主,以前总是绫罗绸锻,今儿却弄了这身行头穿上,是啥意思?说着拽了一下他身上的破棉袄。  王庸欠了欠屁股,持了捋胡须道说我是涞源城的头号财主,那可不敢当。不过,既然杨司令把咱们请来了,就是看得起咱们。这样吧,我先表个态,我出这个数儿。说着伸出五个手指头。  赵大头五万?  王庸五千。  赵大头指着王庸说五千?你打发要饭的哪?谁不知道,你家的银行能从张家铺到天津关。哈哈哈哈……  一个绅士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王老板家资雄厚,这在涞源,无人不晓。你再添点儿,我们好顺着往下排。  王庸捧着水烟壶吸了两口,狠狠地瞪了周围的人一眼,然后,放下;烟壶;,起身骚了骚头皮:在下是小有,资产,各位该邻友是有目共睹,这是鄙人多年血汗积累,不必相瞒。而令国难当头,抗战是民族之大义,国民之本分。在下无缚鸡之力,不能效前方将士为国捐躯,难道还不能为国捐财吗?这样吧,我再加五千。  赵大头喝了一大杯酒:这一万块钱,对于你来说也是九牛一毛。你,你还是舍不得为抗战出血。  ―杨成武:别,别这样!出多出少,完全自愿,不能强迫于人。绅士甲欠大不能漫过桥去好,那我出五千。  绅士乙:鄙人家资微薄,日本人来了之后生意又不景气,不敢与兄长们比肩;我出两千。地主甲:我家没铁,就出两头牲口吧!地主乙:我当不了家。回去跟老婆商量商量再说……地主申:跟哪个老婆商量?  众人大笑。  杨成武端起酒杯站起来给大家作揖:感谢大家申明大义,为抗战慷慨解囊。我连午三杯,表示敬意!说着连着干了:三杯,警卫员想拦着,杨成武示意不让。  钱柱走过来对杨成武说:杨司令确实海量,在下十分佩服。我今天喝多了,就来个酒后吐真言吧。不知道你看出来没有,今天大家主动捐钱捐物,完全是看你个人的面子,看你这人义气豪爽。但你口口声声说,八路军是来抗日来了,可在座的,谁看苋你们向日本人开一枪了?你们来了这千把百人,枪炮又那么差,够日本人塞牙缝儿的呀?  有人跟着附和就是。就是。让我们捐钱捐物得看见你们跟白本人打仗呀。  有人说:日本人烧我们房子,抢我们家产的时候,你们八路军干甚去了?要钱要物了找上我们来了。  杨成武:八路军究竟抗不抗日,你们会看到的……  人们交头接耳,乱了起来。  赵大头突然把枪掏出来啪!一声摔在桌子上,站起来大声道:嚷嚷什么,啊?不为八路军抗战出钱,你们等着留给日本人啊?今儿踉你们说实话,谁要不把银票给我留下,就别想出这个门儿!  人们都吓得安静来!  掌柜的赶紧过来劝说赵大头:息怒息怒,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了和气。啊?  杨成武把枪收起来交给赵大头:别这样,别这样。大家的情绪我理解。这样吧,如果八路军不抗日,我会把大家捐得钱一分不少地退回各位……好吧,如果各位吃好喝好了,就可以退席了: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庸带头站了起来别人也站起来一一向杨成武告别,陆续退席。  杨成武左掏右掏发现自己带得钱不够,有些尴尬、问警卫员:你身上有钱吗?  警卫员也掏不出钱来,小声嘟囊道我说点:的东西太多了吧  犹豫了一会儿,扬成武笑着走到柜台前说掌柜的,你算算,看看多少钱,如果不够的话能不能赊个账?!  掌柜的赵司令吩咐过了,账记在他身上。他都签字!杨成武哪个赵司令?  掌柜的就是那个赵大头,他是16军的司令!手下有好几千人马呢。  杨成武哦。那谢谢你啊,掌柜的。  掌柜的不谢,欢迎下次光临。  古城保定,炮声隆隆,烟尘四起,古城墙和各种建筑在炮声中倒塌。  官员、商人坐人力车仓皇出逃:  日本军队骄横恣意开进保定蛾:一路烧杀推掠;老百姓四散奔逃,哭声喊声此起彼伏,日军露出浄狞的面孔追逐着各个目标。  商店、客栈、小摊、当铺、茶馆、戏楼、妓院纷纷关门上板。  秦书生一路寻找着走来,慌张的人们不肘在他身边走过秦书生问迎面走来的老汉:大爷,到保定大学怎么走?  老汉用惊奇的眼神看着秦书生这么兵荒马乱敗,学校早停课啦,还找什么保定大学?  秦书生笑了一下:我要找一个人,很重要的一个人。  老汉指着前面说:一直往前走,见了路口往左拐,到了大街上,就看见了。  秦书生双手一拱:谢谢啊,大爷。  保定大学门口。一群学生聚集在一起发表演讲,写着我们誓死不当亡国奴把日本侵略军赶出中国去!的巨幅横标格外醒目耀眼。  漂亮的方亭亭身穿崭新的学生装站在高高的讲桌上,手持喇叭万分激昂地大声道:同学们!同志们!同胞们!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日本帝茵主义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爆发了!侵略者在占领我们的国土,屠杀我们的同胞,烧毁我们的房屋,掠夺我们的财物,践踏我们的民族尊严,平律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一个女大学生站在方亭亭一边,握着手里的喇叭高声道:同学们!同志们!同胞们!只要不当亡国奴的都站出来,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中去!跟着共产党抗战到底,才是中华民族的惟一出路!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人越聚越多,情绪越来越高涨。  卜,阵阵口号声此起彼伏:  我们誓死不当亡国奴;  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在方亭亭的带领不,同学们挽起胳膊,放声高唱:  轲学们大家起来;  奔向哪抗战的前汸;  听吧!战斗的号角巳吹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