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看吧!哉斗的红旗在飘扬!我们要和工农在一起筑成那铁壁铜墙!  全国又民团结起来迎接那民族解放胜利的曙光;  学生们仨一群俩二伙的在一起,有的谈天说地,有的在讨论学习,有的坐在地上读书。  方亭亭等人聚集在一起,讨论如何抗日救国。  方亭亭:我们应该去当八路军,拿起枪。到前线去!  女同学甲可是八路军在哪儿呢?  女同学乙:就是去了,我们是女的,能做什么呀?  方亭亭;当医生护士,救治伤病员。实在不行,给前线的英雄们送饭送水也行啊。那也算我们抗日啊。  男同学听说八路军的枪炮比小日本儿落后多了。依我之见,我们现在的工作是为抗战做宣传动员老百姓捐钱捐物,帮八路军买枪买炮。  方亭亭:这个主意好,我带头响应。  女同学乙:你爹是商贾,富得流油,你应该让你爹先出钱出粮抗日。  方亭亭好,我回去找我爹!  保定大学门口传达室。秦书生在门口停了下来,四下张望了一下问传达室的老头:请问方亭亭在吗?  老头摘下眼镜看着秦书生反问道:她是哪个系的?  秦书生中文系的。  老头哪个班的?  秦书生摇摇头说不知道。  老头是不是个子高高的,长得挺俊,能歌善舞。  秦书生兴奋地道是的。  老头她回老家了。你认得她家吗?  秦书生摇摇头,脸上露出惆怅。  方亭亭回到家,管家殷勤地沏茶倒水,苦心应酬,方母拉着女儿的手问寒问暖,倍感亲切。  方父正和几个人聚精会神地一起打麻将,方亭亭进家,并没有影响和分散他打麻将的兴致他正坐庄,准备和一把大牌。管家在一边殷勤地给他捶捶背:老爷,你这手简直就不是……  方父瞪了管家眼,怎么,你说,我这手不是人手?  管家赔笑道我哪敢呀?我是说,你这手简直就是金手。缺啥来啥。  方父打出一张牌:四条!就把牌扣下了,转过脸对来管家说,别瞎说啊,这几个人可都是高手。你一说,他们就知道我和什么牌。  麻将手:这两天方老爷子手气正旺,昨夫把我们几个都卷了。说完打出一个六条。  方父把手里的牌很潇洒地一推:和了,猜一色!  ……麻将手们都傻了眼。方父脸上充满了胜利者的骄傲。  方亭亭忍着气看了一会儿,见父亲一副沉醉和得意样子,再也忍不住了:爹,日本人打进来了,中国人马上就当亡国奴了你们竟在家里无优无虑地打麻将?  方父: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我是晚清年间过来的人。什么没见过?八国联军都打进来过,我们当亡国奴了吗?不就是割点儿地,赔点儿款,签个条约吗?我们老百姓还是老百姓,还是照样过自己的日子。嘁!  方亭亭爹,你真是明哲保身,麻木不仁。这一次日本人发动的可是全面战争,石家庄、张家口、保定都让日本人给占了。不定哪一会儿就打到你家门口了。  方父它打到我家门口又怎么着?我一个老百姓,安分守己,日本人也不能不让老百姓吃饭吧?  方亭亭我在保定街头看见了,日本鬼子那真是地道的法西斯,在街上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妇女就奸。  方父:你别在这吓唬我就是那样,中央军都跑了。你让我一个老头子怎么着?  方亭亭:站起来、抗日!  方父抗日?你址我个老头子土前线打仗?  方亭亭那倒不一定。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啊。从路军渡过黄河,开赴抗日前线了,在平型关,打死了1000多名鬼子。但他们需要钱,需要枪!需要衣裳:  方父广啊,我明白乃原来你是冲我要钱来了?  方亭亭:爹,不是我冲你要钱,是抗日需要你出钱出力。  方父:你把话给我打住。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念书,你出嫁,需要多少钱,我都有求必应。但你让我拿出来抗贝,我告诉你,没那个闲钱补策篱!  方亭亭爹,你真是个没有血性时老顽固!  方交把手猛地往桌子上一拍:我看你长脸!亏你还在太学里念书,竟如此目无尊长,出口狂言!既然兵荒马乱的书念不下去了就回家来,早点儿嫁人,也算了了我这辈子的心事。  方亭亭你休想!  方父你放肆!  方亭亭已经忍无可忍,走到麻将桌前,一手把麻将桌给掀了:我让你们打!我让你们麻木不仁我让你们不抗日!麻将散了一地,麻将手们见此情景,悄然离去。方父气得瘫在椅子上方母、管家赶紧过去扶方父,方亭亭却动也不动。  方亭亭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泪,看到屋里豪华的摆设,她愤怒地站起来乱砸一气,之后,又躺在了床上。  听到声音,方母进了屋:亭亭,这么晚了还不睡,折腾啥呢?方亭亭把脸扭到一边,不搭理母亲。  方母坐在方亭亭身边,为她擦泪:亭亭啊,你爹这个人,你又是不知道,他在桃花镇是有名的守财奴,你能挤出他的钱来?不是我当娘的说你,你一个闺女家家的,抗什么日啊,救什么国呀?溉然学上不下去了,就回家来,找个好人家嫁了,过平平安安的日子。一方亭亭扭过脸来:娘,你也这么不明事理,那:日本鬼子洋枪洋炮就在咱中国地盘上架着,能有平安的日子过吗?方母中国地盘这么大,小日本儿占不过来。这不,咱桃花镇还没见着一个日本人呢吗?  方亭亭:你看着吧,你们家这些财产,都会让日本人抢了去。方母你这孩子虚么说:话呢这是?什公你们我们的?我和你爹一死,这家当财产不都是你和你哥的。对了,你哥在纽约来信还问你的情况呢,他说了,将来接你去美国。方亭亭我才不去呢,国难当头的时候当逃兵。方母那你当什么?  方亭亭我想去当八路军,到前线去抗日。  方母赶紧捂住方亭亭的嘴、人家都说,好汉不当兵,好铁不打钌。你一个大家闺秀,却要当兵,亏你说得出口!  方亭亭那你就是也让我等着当亡国奴啊?方母:我不管你当不当亡国奴,但只要我和你爹有一口气,你就休想当兵!说完,摔门而去。  夜晚,方亭亭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人眠。她不一会从床上爬起来,在书柜里乱翻,试图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带走;看了又看;她不住地摇头,觉得怕暴露不好带走。  方亭亭无意间拿起三十六计翻了起来,她看了第一计,小声念道:瞒天过海,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她茅塞顿开地拍了一下脑门,自言自语道,言之有理,然后,再来个走为上……  方亭亭犹豫着轻轻地敲响了方父的门:爹,你睡了吗?  屋里传来方母的声音这么晚了,有事吗?亭亭。  方亭亭我想跟我爹谈谈。  方母起床把门打开把方亭亭迎进屋。  方亭亭坐在父母床对面的沙发上,笑着说:爹,我是来给你赔理道歉来了,作为晚辈;女儿不应该用那样的口气跟你说话。我想了半矢;觉樽你的话是有道理的,作为一个大家闺秀,要么读书深造,将籴事业有成;要么就找个门当户对的家嫁出去,將来相夫教子,过平安日子。管它什么抗日不抗日。  方父:你这么快就转变了思想,既让我高兴又感到怀疑?  方母这有什么可怀疑的,自个儿的阖女,还本知底儿啊?再说,这里边也有我的功劳,我开导了她半天呢。  方父知儿奠如母呀,知道回头就好。心方亭亭:所以,我决定选择继续读书,读完大学,苒考研究生。方父高兴地道:读书的目的;是什么?坯不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茵家为什么受人家欺负,还不是因为穷!将来呀,还得靠科技、实业救国。你看看,你哥哥,都成哈佛大学的高才生了多给咱方家长脸呀。  方亭亭我想好了,就走哥哥选择的道路,将来为咱们方家光宗耀祖。  方父好,好,到底是我的女儿哬。  方亭亭:爹我想明天一早就返回学校,你看这个学期的学费还没交呢。  方母连生活费也蒂上,吃好点儿,别把身体弄坏喽。  方父站起来取了钱递给方亭亭,方亭亭点了一下,说:爹,这兵荒乌乱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趟,你把下学期的学费也一起给我吧……  方夂犹豫了二下:好,好……说完,就去拿钱。  方亭亭拿到钱,心情很激动,等家里人都睡熟了,她蹑手摄脚地溜出了家门……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一条炕上睡着聂荣臻、唐延杰、舒同等人。夜深了,躺在炕上的每个人都睡不着,大家来回翻身。  聂荣臻坐起来,点着支烟抽起来。  唐延杰也坐了起来司令员,你这烟可是越来越勤了。一聂荣臻涯有事儿,唾不着。没着没落儿的,就想抽两口。  唐延杰:那我就陪你抽两口吧。说着未聋荣療煎枕头底下拿烟。  聂荣臻把烟递给唐延杰:你可是从来不抽烟的。  唐延杰你心,单有事,我们熊踏实得了吗?  舒同、査国桢也从被窝里:坐了起来6  聂荣臻我们抽烟把你们呛醒了吧了既然部睡不着,干、脆,咱们接着开会吧。  舒同:睡在一个炕头上,不用召集,开就开现。  査国桢把马灯克着了司令员,又在发愁呀?  聋荣赛不发愁是不可能的。现在署紧的是,我们必须在这里站住脚,只有站住脚,才算把眼做上了。  舒同我带:作团到耳台、定襄一带去了一趟,发现那里的基层党组织还在,这是我们站住脚的基础。  聂荣臻:对。这一带,地下党的基砷不错,一定要发挥好他们的作用。另外要尽量争取当地富人阶层对我们的支持,动员他们拿出钱物来支持我们抗战。杨成武在北部地区收复了涞源、广灵,这回又从我这拿了钱,请当地的地主豪绅们吃饭去了,也不匆道,搞出什么名堂,没有?  唐延杰如果这一坨坨一坨坨,像雪球似地滚起來,我们的局面就打开了。  査国桢现在最重要的、是物资奇缺,五台山马上就进人冬季了,可我们的战士还穿着单鞋!草鞋吃饭也是个大问题。还有将来伤员的安置问题。  聂荣臻:这些问题,我和宋劭文县长探讨过了,他会让地方政府和群众帮助解决。不过,这里的老百姓日子他限苦啊—我困了,睡吧。临睡前,你们再想一想,有什么好办法,随时叫醒我。  一分区司令部院内。一张大桌子上放着一个显赫的写有抗战募捐的箱子。旁边放着茶壶、茶碗。杨成武和机关干部们在等待着捐款、捐物的人们到来。  杨成武时不时地看一下手表,总是不见人来,他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不一会,王庸还是穿着那身破棉袄来了,一进院,先笑着向杨成武点了个头:哎,杨司令,这是我的银票,不成敬意啊。  杨成武:好。让他们登记一下。  工作人员看了一下念道:王庸,银票6000元。  杨成武脸上露出不悦,但又不好意思说。  警卫员小声问道:他不说交一万两吗,怎么又变卦了?  王庸:不好意思啊。账催不上来,家里就这些了……说完赶紧走了。  杨成武双手一拱:谢谢啊,王老板。  赵大头大摇大摆地进了院,他向身后摆了一下手,几个背着枪的人进了院,几个人把枪放在了地上。  赵大头笑着对杨成武说杨司令,都说,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我没钱没力,就出几杆枪吧。  杨成武上去握住赵大头的手:上次你在饭店替我们赊了账,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赵大头一顿便饭,何足挂齿?在涞源这地盘上,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  杨成武听说你手下有四五千人,两千多枝长枪,500多条短枪,还有一门山炮?  赵大头:杨司令,我的家底都让你给盘清啦?不过,我那点儿枪炮人马成不了什么气候,小打小闹。  杨成武:那我们何不联合起来,共同抗日呢?  赵大头骚了骚脑袋:眼下……我们,我看……咱还是先个干个的吧。说完就往外走。  杨成武我们不勉强,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  赵大头回过头来道:这样吧,杨司令,如果我亲眼看到,贵军真的把小日本儿打得屁滚尿流的话,我就把队伍都带过来。  抗敌剧社院内。几个演员正在排练节目,一个十来岁扎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骑在墙头止很专注地看着,一会鼓掌,一会模仿演员的动作,演员们注意到,这个小姑娘孔乎每天都来。  聂荣臻来到剧社,很高兴地拉着小姑娘的手说: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瞪着大眼睛有些胆怯地望着聂荣臻:俺叫梨花。  聂荣辕多大了?  梨花十三岁?  聂荣臻广为什么叫梨花?梨花见聂荣臻如此平易近人,心里不那么紧张了亦俺娘说俺落生的时候,漫山遍野的梨花,一下子唰:都开了,就给俺取名叫梨亦。  聂荣臻广你诀识字吗?  梨花摇摇头。  聂荣臻广你会唱歌吗?  梨花会。俺给你唱一首。梨花淸了清嗓子,带着有些生硬的动作唱起来,太阳出来呀,照呀照山沟。山沟里的清泉水吆,哗啦啦地向呀向东流……  聂荣辕拍着巴掌笑出了眼泪好,好……  梨花天真地问:大爷,你看,俺能不能当兵……  聂荣療笑道当然能。  梨花你说了算吗?  警卫员过来说:小丫头,他说了不算,谁说了算?他是我们的司令员。  聂荣臻对警卫员说好。你先把小梨花带到剧社。跟汪社长说,是我批准当兵的……  小梨花瞪大眼睛看着聂荣臻,高兴地拍了一下巴掌。  聂荣臻:回家跟你妈商量商量。  小梨花:不用。俺妈听俺的……说着,撒脚跑回了家。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臻在主持召开作故会议,参加人员有唐延杰、舒同、查国桢、杨成武等各分区生官。  聂荣臻今夫,召集大家来,是要统,下思想。我们晋察冀军区要主动跟日军打一仗!  聂荣臻的话刚说完与会的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小声议论。  ―个分区领导想了一会,说:我以个人的名义发表一下意见,我认为现在打一仗的时机还不够成熟,因为边区政府还没有成立,群众还役有真正发动起来、我们的兵员、枪弹还没有得到补充,在这种情况下,仓促上阵,我担心我们会吃大专的。  聂荣臻认真地听完,又问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查国桢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规在已经到了冬天了,我们的战士还穿着单衣、草鞋,粮秣还没来得及筹集,伤员也没办法救治。也就是说,后勤供应,现在根本就谈不上…………  舒同:从军事上讲,这一仗不该打,但从政治上讲,这一仗必须打。因为只有打,群众才能真正发动起来。  杨成武我坚决同意打一仗。我前天请地主豪绅们吃饭。人家都对我们持怀疑态度,说八路军抗日,谁看见了?现在在我们地盘上,从一路军都排到二十路军了,都嚷嚷着抗日,三天两头到老百姓头上搞摊派,到现在,谁见到一根鬼子毛儿了?你们八路军刚来。又跟我们要粮要钱谁证明你就是打日本的?  一个分区领导站起来说:我同意打。要打就拉开架势打,再打出第二个平型关,给晋察冀来个开门红!  又一个干部站起来说这可不是平型关,我们现在是在敌后,既没有友军配合,又没有群众支援,一旦打起来,我们就等于孤军奋战啊。  一个干部站起来反驳孤军奋战怎么了?我们有游击战术的强项,又有熟悉地形的优势,还有平型关与鬼子交手的经验。我不信,就打不胜。  有人附和道:必须打。不打,我们的局面总是打不开。  聂荣辕静静地听着大家的意见,最后总结道:大家都发表了意见,我做个总结吧。我认为。刚才舒主任说的对,现在我们实际上打得是政治仗。所以,我坚决同意打1哪怕一仗下来;打死一个小曰本儿,也是在政治上赢得了胜利,争取了民心。就这样吧,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但一旦打起来,要统一指挥,步调一致。散会!  开完会,聂荣臻在门口送杨成武。  聂荣臻:你们分区是军区的主力,又守着军区机关的北门。所以,这一仗由你们一分区来打。尽管有些仓促,我们也要不打无准备之仗,争取首战必胜。  杨成武掏出张地图指着对聂荣臻说:你放心吧,司令员,地形我都看好了,就在老鹰沟设伪,那儿的地形跟平型关差不多,是―条又窄又深的峡谷,敌人的一个小队经常经过这条路进山扫荡。  聂荣臻接过地图看了看,说:这确实是设伏的有利地形。但不能贪多,不能恋战,不等敌增援部队到达,就撤出战斗。  杨成武我明白了,司令员。  聂荣臻重要的是打出士气来,打出我们的威风来!  送走杨成武,迎面走来了气喘吁吁的秦书生他告诉聂荣臻,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没有找到方亭亭。  聂荣臻想了想说:你文字不错,现在剧社缺创作人员,你一边摄影一迸搞戏剧创作。没事多往剧社跑一跑。  方亭亭背着行李走在山路上,因为连着赶路,他累得大汗淋林,气喘吁吁。  一个老汉背着柴草走下山来。方亭亭迎上前去,问道:老大爷,你知道到八路军驻地怎么走吗?  老汉停下来,指着下面的村庄说:八路军?我们这一带一共有20路军呢,谁知道哪是第八路。?  方亭亭他们打鬼子吗?  老汉不知道反芷每天在山上都听见他们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  方亭亭好了。谢谢你,大爷。  老汉:姑娘家家的,一个人出门儿,长点儿心眼儿啊。  方亭亭回过头来哎。  十六路军操场上。正中央矗立着巨大的标语牌,上面写着坚决抗战到底,誓死不当亡国奴。  年龄在二十多岁,长相有些尖嘴猴腮的副司令员姚明贵在操场上指挥部队进行队列训练。  士兵们穿着统一的服装,但着装很不讲究,有的帽子歪戴着,有的不系风纪扣,有的卷着裤腿,部队很不像样子。  姚明贵下选口令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部队的步伐由稀拉逐渐变整齐。  姚明贵大声纠正动作:挺胸抬头,摆开双臂,打起精神来!别像霜打的似的!  姚明贵立定!向后转!  这时,赵大头带着白手套神气十足地走了过来。姚明贵跑上去打敬礼报告赵司令,部队正在进行队列训练,请训话!  赵大头摆了一下手,正色道:说不定哪天就要上战场了,是英雄,是狗熊咱战场见咱都是七尺高的爷们儿,见了小日本儿,谁他妈也不能尿裤子……  方亭亭兴冲冲地向操场走来,她听到赵大头的训话,顿时感到热血沸腾。  士兵们见一个很洋气的漂亮姑娘走进操场,一个个眼睛都看直了。  姚明贵也大胆地看着方亭亭。  赵大头也看见了方亭亭,显得更来劲了:小日本儿有什么了不起,老子见过,还他妈没中国人高呢,怕它个球!一个打一个打不过,咱俩打它一个行不行?仨打一个行不行?都使出吃奶的劲来,跟它干。我就不相信,不把它打草鸿喽,我就不相信,不把它赶回老家去!  赵大头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方亭亭,故意大声道:豁出命去跟小日本儿干,大家有没有决心啊?  战士们响亮地回答有!  方亭亭激动地鼓起掌来,士兵们也跟着鼓了起来。  赵大头解散!回去准备吧。  方亭亭激动地走到赵太头面前:你,你是这里最大的官儿吧?姚明贵走上前去道这是我们赵总司令。  方亭亭你们是八路军吗?  ―赵犬头:比八路军高十倍,十六路军!小姐,你是?  方亭亭:我叫方亭亭,是保定大学的大学生,要参加八路军,上前线抗日。  赵大头找八路军干什么?我们就抗日啊。留在我们这儿得了。  方亭亭正在犹豫,赵大头对姚明贵说:傻愣着干啥?还不快把方小姐的东西接过来。  方亭亭跟着赵大头进了屋,赵大头顺手把门关上,然后用色迷迷!的小眼睛紧盯着方亭亭,盯得方亭亭有些不好意思。  赵大头:我们这里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这样吧,你就留在我身边做秘书,接接电话,抄抄文件,处理一些公务杂事,月薪100元,你看怎么样?  方亭亭吃惊地道:我是来参加抗日的,当什么秘书?  赵大头:当秘书也是为了抗日啊,你长这么漂亮,又有这么高的文化,我怎么舍得让你上前线卖命呢?  方亭亭不。这不是我的理想,这不是我的抱负广这时,赵大头年轻的太太大红袍带着十来岁的女儿小莲进来,看到年轻漂亮气质高雅的方亭亭,再看看赵大头的脸色和眼神,一下子怔住了广这是……  赵大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从保定新来的大学生方亭亭,参加我们十六路军啦。  。方亭亭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说:赵司令,那我回去了。  赵大头好,你回去吧,先休息两天。我们很快就上前线打鬼子了。  方亭亭走后,大红袍死死地盯着赵大头卜半天才说:我怎么觉得你看这个大学生的眼神儿不大对呀?  赵大头掩饰道:有什么对不对的?这是领导在向部下布置工作。  大红袍:赵大头,我嫁给你十几年了,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种!说实话吧,你一蹶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我告诉你你要敢打。  这个大学生的主意,我跟你没完!  赵大头你这个人总是神经兮兮的。眼下,兵荒马乱的,光抗日救国的事儿,我还忙不过来呢,哪有那闲心?  小莲哎呀!一进家,你们就吵,吵!烦死我了!!  老鹰沟。八路军战士们在挖堑壕,因为要打仗了,战士们显得精神抖擞,士气高昂,一个个挥汗如雨。  一群老百姓跟着看热闹并小声议论。  挖这些东西做甚来?  你没看出来吗?八路军要在这跟小日本儿打仗。  打仗就打仗呗,挖这些沟沟做甚对口吻这还用说,打死小日本儿往沟沟里填呗:  杨成武陪聂荣臻、唐延杰—边看地形一边检査堑壕。聂荣臻用望远镜望着远处的群山沟壑,不时向杨成武指指克点,杨成武不住地点头。  聂荣臻对杨成武说参战部队必须在拂晓前到达伏击位置,等敌人全部进人伏击圈时,再发起进攻。  杨成武是。  聂荣臻多少兵力打狙击?  杨成武一个团。  聂荣臻:至少再加一个营,要知道,敌人的机动能力很强。  杨成武好。  聂荣臻放下望远镜,看着杨成武,道:成武啊,这是晋察冀军区的首战啊,打好打不好、就看你了  十六路军司令部。姚明贵得到了八路军准备在老鹰沟跟鬼子打仗的消息,马上向赵大头做了汇报。赵大头的第一反应是:我们先打第一枪!  姚明贵瞪着眼睛说:我们……卜我们没报告,能随便加人战斗吗?  赵大头:别管它!反正咱们十六路要打第1枪。有八路军兜底,打乱了,咱就撤。菅他娘的!姚明贵这,这不合适吧?  赵大头,拽鬼子。人人有份儿,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二姚明贵吃惊地看着赵大头。  赵大头拿起枪,装上子弹: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集合部队?  八路军战士隐蔽在堑壕内。做好了战斗准备。  杨成武用望远镜向峡谷内瞭望着  薄雾中只见近百名日军骑兵和步兵全副武装由远及近走来。  十六路军埋伏埋伏在山凹里。赵大头见日军包出动,回过头来对姚明贵说:圮住了:我们一定要抢在八路军前面打响第1枪。  姚明贵一好。  走在前面的日军已经进人老鹰沟八路军伏击位置。团长向杨成武请示司令员,敌人过来几打吧?  杨成武按住他:慢,等敌人再近些。  山凹里。眼看敌人渐渐走近,赵大头突然大呵一声弟兄们!打!并先开火打响了第一枪。  士兵们接到命令,一齐向敌人开火,但有的不开枪栓、有的瞄不准,有的还直明唤;  日军被山上突如其来的枪声所惊吓,小队长拔出战刀指向山上:哪呢!  训练有素的日军迅速分撒隐蔽,展开队形,利用重型武器向十六路军阵地猛烈开火。  ―暴露在外面的士兵一个个倒下、受了伤的士兵哇哇直哭。  方亭亭第次见到战争场面,她既激动又好奇,她手里没有抢!不住地高喊着打呀。冲呀。  杨成武见赵大头先敌开火,打乱了整个作战计划,嘟囔了声:这是哪路军啊?随后对指挥员大声道打!  指挥:员大声高喊广打!  重机枪阵地集中火力向敌人开火,几十个日军骑兵应声倒下,敌人的火力很快压了下去。  战士们端着三八大盖,一边瞄准一边射击。  杨成武举着望远镜对指挥员说:冲下去,把敌人分割掉!指挥员举着枪大声道冲婀!  随着冲锋号响起,战士们勇猛地向山下冲去。敌人集中火力向山上射击,一个个八路军战士以不同姿势倒下。  秦书生拍摄各种画面,因为第一次到前线拍摄,他的手和腿有些抖。  他躲在一个的石头背后拍八路军向山上冲击的场面,二颗子弹打来,他的手哆嗦,相机落到地上滚动起来。  杨成武拣起相机对秦书生说:你隐蔽,我来拍。说着端起相机,取景对焦距,然后按下快门。  秦书生杨司令员,你也会摄影呀?  杨成武:谈不上会,玩儿过。不时有子弹在他身边飞过,他临危不惧,视而不见,一张又一张地拍摄着。  秦书生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杨成武。  日军的作战队形被打乱,冲在前面的敌人被分割。  冲上山的日军和冲下山的八路军短兵相接,展开肉揉,双方交战激烈到白热化的程度。一  日军小队长拿着战刀一声一声高叫着,指挥着冲到半山腰的曰军同八路军拼杀;  赵大头见日军火力被八路军吸引,高声叫道:弟兄们!卜给我冲!  士兵们见日军如此疯狂,木敢盲目往下冲。赵大头急了:都说我们十六路军不抗日,现在时候到了,快给我冲!抓到小目本俘虏有重赏!  士兵们还是不敢往下冲。  姚明贵身先士卒一边开枪一边带头冲下山,士兵跟着冲了下去。方亭亭被姚明贵的英勇行为所感染,也要跟着冲下山,却被赵大头一把拽住。  日军小队长看到了十六路军方向火力比较薄弱,而且士兵作战既没胆量,也没战术大刀一挥:哪呢!  日军集中火力向十六路军方向突击,十六路军一个个士兵不断倒下。  日军展开队形对十六路军形成包围之势。  赵大头站在半山腰急得头上直冒汗,但他死死地拽住方亭亭的手不放。  杨成武用望远镜望去,他看到了赵大头的身影,遂下命令:把预备队调上去,解十六路军之围……  杨成武在望远镜里看到,姚明贵杀红了眼。他身上负了伤,子弹打光,脱下衣服,嘴里好像骂着什么,举起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秦书生也在镜头里看到了姚明贵的身影,因为距离太远,他一边在镜头里边看向前一边跑。  杨成武注意隐蔽!  秦书生找到了比较理想的位置,按下快门,拍下了姚明贵一刀把日本军官头砍下来的镜头,他显得很得意。  八路军预备队跃出堑壕向十六路军阵地冲去,很快对日军形成反包围。  日军处于两面夹击的状态十六军扭转了被动局面。  赵大头脸上露出了轻松之意,他带着身边的人员冲下山来。  盱军小队长见大势已去通过电台紧急呼救增援。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臻在给杨成武打电话:成武啊,现在前线形势怎么样啊?  杨成武我们的预备队上去了,对敌人形成了反包围,如果敌人不来增援,吃掉这个小队,是没问题的。  聂荣臻:16路军没有战斗力,不论我们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他们解救出来。  杨成武是。  北平,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寺,内寿一正在跟参谋长下围棋。参谋进来报告:报告司令官,急电!  寺内寿一头也没抬念。  参谋一一〇师团桑木师团长来电,龟田小队进山扫荡,在老鹰沟一带遭八路军晋察冀一分区杨成武部伏击,情况危急。  寺内寿看来聂荣臻发展很快呀,没等我们出击,他倒敢下手了。命令一一〇师团全部出动,第一、二混合旅团全力配合,把一分区的共产军统统剿灭。  参谋嘿!  寺内寿一:派航空兵紧急出动,把老鹰沟给我炸平!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缘面带焦急和忧虑,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拿起电话成武啊。十六路军之围解了没有?杨成武:士穴路军已经撤出来了,我们的部队正在逐渐对敌人形成合围。  聂荣臻我仞伤亡多少?  杨成武:还没来得及统计,估计有五六百人。  聂荣臻马上撤出战斗!  杨成武:司令员,我们马上就把敌人包成饺子了为什么要撤出战斗?  聂荣臻:听我的命令马上撤出,不能拖延!说完,把电话放下了。  一听说要撤出战斗团长非常激动地问杨成武:司令员,哪儿有这么打仗的?眼看就把敌人包了饺子了,却要撤出战斗。  杨成武少啰嗦。执行命令!  在重机枪的掩护下,八路军边打边撤。  十六路军在八路军的掩护下已经撤到安全地带。  受了轻伤的姚明贵有些疲惫地坐在石头上休息,方亭亭过来抚摸了一下他的胳膊,问道伤的怎么样?  姚明贵笑了笑没事儿,要不是八路军,我这条命恐怕早就完了。  正说着,姚明贵突然见一个很小的日军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在树林里狂跑。姚明贵站起来。撒了丫子向小日军追去。小日军见后面有人追来,跑得更快了。姚明贵在树林里穿来饶去,没多大工夫就追上了那个小;日军。小日军实在跑不动了,肌在地上不动了。姚明贵扑上去要抓活的,谁知小日军却突然一个鹤子翻身職了起来,拉开架势要跟姚明贵拼命,练过武功的姚明贵一个扫挡腿把小日军扫倒,把他生擒。  日军的飞机疯狂地对老鹰沟狂轰滥炸。  日军车队向老鹰沟急速驶来。  杨成武带部队急速转移。身后不断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和炮弹的爆炸声。  杨成武回过头来用望远镜望了一下。有些后怕而又十分佩服地自言自语地道:聂司令,就是聂司令啊。  ―几千名老百姓自觉排成两行,热烈欢迎胜利凯旋的抗日将士,人们脸上洋溢着喜庆的欢笑。  战士们向乡亲们招手走过。几个妇女抬着大蒸笼,里边是热气腾腾的馒头,人们把雪白的馒头递给每一个八路军战士。战士们放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  二老者当众饮下三大碗酒,然后把第四碗递给杨成武,道:老朽从晚清到民国,从来没见过这样一支敢于抵御倭寇的军队。杨司令,你的部队,全都是天兵天将啊……  杨成武不,老人家。要说天兵天将的话,那也是咱老百姓。有了老百姓的支持,八路军才能打胜仗!说着,也把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老者指着身后几百名青年人说:杨司令,这些青年,都要参加八路军,你收下吧?  杨成武握住老者的手激动地说:谢谢,谢谢乡亲们!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聂荣臻一张一张地看着秦书生从前线拍来的照片,很高兴地道:怎么样,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吧?要不是到前线去,哪能拍到这么多珍贵的照片。  秦书生这一点,我的感受最深了。  聂荣臻放下照片,问秦书生说实话,第一妙:体会枪林弹雨,腿发不发软?  秦书生没有。战士们都那么勇敢,我怎么好意思发抖呢。  聂荣臻好样的啊。杨司令员对的表现很满意。还给你请功哪?  秦书生有些担心地问:他……他把细节都说的很详细吗?聂荣辕指着秦书生笑着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啊,总是那么精细……跟邓社长说一下,把这些作品发个专版。哎?包括你拍的那些青年参军和群众慰问八路军的场面,一共有多少幅作品?秦书生:筛选一下,能有二百多幅。  聂荣辕:那好,我看啊,就先给你在司令部搞一个摄影展,然后再到部队和离部队近的乡村去巡回展出。我给你写前言,怎,么样?秦书生那太好了。  聂荣臻:摄影是比文字和其他门类更直观、更形象、更真实的宣传作品。不认识字的人也能看懂。但在、咱们军区,要发挥摄影作品在战争中的宣传教育作用,光靠你个人单打一不行啊。所以啊,我想跟舒主任商量一下,在政治部设一个摄影组,给你在部队中招一批徒弟。你来当这个组长怎么样?  秦书生:司令员,我这个人搞业务还可以,当官儿不行。我身上有很多毛病……  聂荣臻广当了官儿,你的毛病自觉就改了。好吧,跟我到抗敌剧社去看看……  抗敌剧社。男女演员们在排戏。有的在背台词,有的在练形体,有的几个人在一起互相纠正动作,大家忙而不乱。  社长在教梨花打绑腿带,一次一次总是不能过关;小梨花掉起了眼洎。  聂荣臻和秦书生悄悄站在身后观看。  社长别着急,多打几遍就会了,啊?  梨花有些委屈地说:在家俺娘就不裹脚……  秦书生拍下了小梨花委屈的那张脸。  听到袂门声,社长把脸扭过来发现了聂荣臻:哦,司令员啊。  聂荣臻蹲在地上看着梨花的小腿,对社长说:像梨花这么小的演员,在剧社一共有几个?  社长有五、六个吧?  轰荣臻:能不能给她们个特殊政策不用打绑腿带?  社长司令员,在咱们军区,包括您,可没有个不打绑腿带的。聂荣臻:她们还在长身体,特殊情况嘛。好吧,这是我给她们的政策、社长着了着聂荣溱好,好吧。  聂荣臻:庆祝晋察冀军区首战告捷的节目准备好了吗?  社长:差不多了。这不大家芷在紧张排练呢。  聂荣臻广给小梨花安排一个什么节目啊?  社长:她还小,又不识字,就没安排她上场。  聂荣臻可以让她唱歌吗,她嗓子不错。  社长:下面坐着那么多首长,我怕……  聂荣臻怕什么?首长又不老虎?锻炼锻炼她们嘛……  月夜,山坡上。部队在指挥员的带队下,跑步走向演出场地,放下背包,整齐地坐下等待观看演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