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每次读书都如此繁琐,李清照很不耐烦,她对明诚说:今后我饭桌上不要大鱼大肉,头上不添金珠玉翠,身上不要华服锦缎,床上不要杭丝苏绣,用省下的钱买书。家里已有的书,市面上再看到,只要没磨损掉宇儿,我就买回来做副本。我看副本,你存珍本,各得其所。从此,他们家的藏书常备两套,《周易》、《左传》在当时藏书家中文字最精到,最全。李清照博闻强记,每次吃过饭,坐在归来堂中准备喝茶时,她就指着堆积在书桌上的历史文学书,对赵明诚说:某某事记载在某某书第几卷第几页第几行。赵明诚不相信妻子有如此记性,笑道:未必吧?李清照娇噴道:你不相信?如果我说对了,我先喝茶!  赵明诚漫应之。检点书籍,李清照说得丝毫不差!  李清照举起茶杯说:我可真的先喝了!  她得意地笑不可遏,杯中之茶却倒在怀里,反而喝它不成!  按青州民俗,喝茶次序极有讲究,第一盅茶给谁?是判断一个家庭是否长幼有序的标志之一。  有客人在时,第一碗茶要奉于客人。家中人喝茶,第一杯茶则必须奉于家中地位最高者。归来堂中沏茶,当然该一家之主赵明诚喝第一杯。李清照调皮地提出:以对书的熟悉程度打赌,谁赢了谁喝第一杯。她果然赢了,按打赌规定,她应该也可以喝第一杯。但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妻子怎能在丈夫跟前喝第一杯茶呢?于是李清照边哈哈大笑边将游供春光布御來茶倾到怀里……《金石录后序》关于喝茶的记载,细微之处见精神,活画出贤惠、聪慧、善解人意、娇嗔可人的妻子形象。场进名豸有身#爱情的荆棘鸟李清照的婆母郭氏百折不挠地恳求皇帝为丈夫恢复名誉。赵挺之的官职得到恢复,赵明诚又可以做官了。李清照恳求赵明诚带她赴任,被断然拒绝。千般柔情改变不了无情决定,李清照像给萧史抛弃了的弄玉,孤零零待在秦楼上。赵明诚独自赴莱州上任,对李清照来说,比十几年前被翁姑遣回娘家是更大的不幸。那是政局造成,丈夫没有自主权,这次却是丈夫个人感情的抉择。赵明诚打什么算盘?她琢磨不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丈夫恢复了官职,青楼艳姬也恢复了吸引力!  男人交结青楼女子,在当时没什么可大惊小怪。连德高望重的宰辅大臣、学界泰斗也聊复尔尔。《西溪诗话》记载这样的轶事:范仲淹镇守鄱阳时喜欢一乐藉小妓,回京城后寄胭脂给她并题诗:“江南有美人,别后常相忆。何以慰相思,寄汝好颜色。”  还写诗托后任官员魏介照管:“庆朔堂前花自栽,为移官去未曾开,年年忆著成离恨,只托春风管领来。”  魏介得诗后买下这个小乐妓送到范仲淹身边,传为佳话。一般诰命夫人对大人先生这类“闲情小事”,都采取大度的漠视或聪明的睁一眼闭一眼态度。身为知州夫人的李清照偏偏跟一般贵妇不同,她“小器”得很,对丈夫“武陵"之游耿耿于怀,因为她骨子里仍是希望爱情专一、夫妻相守不相欺的纯粹文学女人!  遍摊春光布柳4赵明诚走了,百无聊赖的李清照失去了一切生活乐趣,长夜漫漫孤衾单,睁着眼等天明。懒懒坐到窗前,头不想梳,镜子没人照已布满灰尘。  “女为悦己者容”啊,眼前没了昔日悦己者,昔日悦己者如今沉湎哪个温柔乡?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李清照承受的不仅是夫妇离别苦,而是丈夫薄幸的弃妇苦,地狱般的心灵折磨像钝刀割肉,无止无休!可是在李清照是天大痛苦的事,世人眼里却是寻常小事,遵守妇德者绝对不能在意,真是“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李清照只能对着楼下阳溪河水呆想,“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李清照现存名作可断定“屏居青州”跟赵明诚如胶似漆时所写并不多。赵明诚重踏仕途之日,李清照再尝弃妇哀愁之时,她的巧思妙语又像积蓄已久的泉水猛烈迸发。李清照身上有个类似西方小说家描写的现象:她不是夜莺,擅长花前月下优哉游哉吟唱小夜曲,她是“荆棘鸟”,必须遭受痛苦和不幸,也只有遭受痛苦和不幸,受到荆棘扎人肌肤般的深痛,才亮开歌喉,用全副生命唱出优雅婉转、凄美动人的歌儿!  李清照以灵襟秀气参透离情别愁,中国古典诗词任何写离愁别思者都休想企及的《声声慢》,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十四个叠字开头的《声声慢》,堪称古今中外文学描写女性感受绝响的《声声慢》终于问世: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璀谴雀龙有神#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晓来风急①?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流芳千古的杰出作家其成就常跟坎柯遭遇相随相生,正因为在公认美满的婚姻中备尝酸辛,李清照才成了写“情”的铁笔圣手。①《声声慢》中的“晓来风急”,多种选本从杨慎《词品》作“晚来风急”。  梁令娴《艺蘅馆词选》作“晓来风急”。  其父梁启超眉批“这首词写从早到晚的实感。”  详细剖析,请参考陈祖美《中国诗苑精华李清照》。X逋春光布耨4金石夫妻自己的事马尾拴豆腐提不起,却管他人闲事,好像一些人的痼疾。这种闲得发愁的“爱好”还有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将近两千年前,有人到皇帝那儿告一状:说张敞太不像话,堂堂京尹,每天早上都亲自给妻子画眉!  爱听谗言的皇帝老儿果然把张敞叫来问罪。张敞不慌不忙地回答:陛下,臣听说夫妇之爱“有甚于画眉者”。  皇帝有三宫六院,对“甚于画眉”含义自然再清楚不过,只好不了了之。其实夫妇间“甚于画眉”的感情,不一定是张敞话语隐含的肌肤之亲,而是共同的理想和爱好。明代郎瑛《七修类稿》说李清照“与夫同志,故相亲相爱之极”。  李清照跟赵明诚可以说是“夫妇擅朋友之胜”。  赵明诚即使偶尔拈花惹草,李清照永远在他心中占有嫡妻兼挚友位置,金石事业是他们之间割不断的红丝线。经过一段无奈的分离和凄苦思念后,李清照决然踏上去莱州之路,打算安营扎寨,陪伴夫君。她写给姐妹的词嘱咐:“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赵明诚做莱州知州期间,金石学研究有长足进展。他发现并著录的《后魏郑羲碑》、《后魏郑羲上碑》功德无量,如果不是赵明诚在任期间的发现,郑道昭的书法作品能否成为我国研究字体变化的珍贵资料?很难说。赵明诚做这些考察和著述,都有李清照的一份功劳。赵明诚每天办公完毕待下属散去,就在静治堂校该潘着龙有件在勘《金石录》,每整好一卷就束上淡青色縹带,十卷束为一秩,李清照一直伴随在旁。三年后赵明诚调任淄州知州,李清照继续随任。齐国故都遍地珍宝,赵明诚曾经在临淄发现了五百余字的铭文,他知道这是中国青铜器字数之最,马上扱拓片形式收入自己的书中。更让赵明诚高兴的是:淄川人不因他贵为知州巴结他,而是欣赏他像陶渊明一样是个“素心人”。  一位隐士将家藏数世的稀世珍宝送给他:居然是白居易手写《楞严经》!  真是稀世珍宝。赵明诚兴奋之极,上马疾归,跟李清照共赏。他奔回府衙时已敲过二更。夫妇二人“酒渴甚,烹小龙团,相对展玩,狂喜不支”,蜡烛换了两次,还不想睡,干脆提笔题签……人近中年,李清照夫妇感情渐渐稳定,时局却风雨飘摇,江河日下。朝政腐败,豪者如虎,普天下财力给昏君奸相挥霍还不够,公然卖官,“三千索,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黄河数度决口,一百多万人淹死,啬腴千里的中原沃野,灾民流离人相食,方腊、梁山起义南呼北应,金兵辽将虎视眈眈……半个世纪前大宋王朝何等繁华?像柳永写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罗大经《鹤林玉露》说,完颜亮就是看到这首《望海潮》,艳羡江南美好,遂挥师南下。这当然是委巷之谈。没有上层纸醉金迷,何来下层铤而走险?没有国力日衰,哪来外强入侵?国势危殆,宋徽宗不管怎么“望四海勤王之师,宣三边御敌之略”,不管怎么下罪己诏收将士心,直到宣布退位让钦宗登基,都不能挽狂澜于既倒。靖康元年(口历)金军兵临开封城下。当时任淄州知州的赵明诚,对着一箱一箱的文物,向李清照叹息:要不了多久,这些东西都不会是我们的了!  诿洚雀名布郴#生离死别岳飞《满江红》有语:“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靖康耻”即宋钦宗靖康二年,宋徽宗和宋钦宗被金兵虏走,蔑封为“昏德公”和“重昏侯”的奇耻大辱。这一年,北宋灭亡,宋高宗在南京即皇帝位,史称南宋。北宋灭亡同一年,赵明诚之母郭氏在金陵病逝,赵明诚奔母丧急忙而去。李清照决定借奔丧之机将终生藏品运到江宁去。藏品太多,带不了那么多,如何取舍?平时费尽心思收集的文物一下子都成了多余的!  她先舍弃大印本、多卷本书,多幅画,没有古人款识的金石器,再舍弃国子监印的书、比较平常的画、笨重的金石器,狠着心肠减来减去,仍然装了十五车!  她亲自押运上船,过江,千难万苦走了几个月到达江宁。本来打算明年春天将留在青州的金石书籍运走,哪想到,十二月,青州发生兵变,乱兵杀人放火,十几间书库全部化为灰炮!  赵明诚南渡后,担任江宁知州,李清照人到了南方,心留在北方,遇到下雪时,最喜欢踏雪赋诗,而且总拉赵明诚唱和,赵明诚写诗词本不如妻子,又耽于公事,深以为苦。李清照的诗也确实难遇对手,如《乌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诗意跟抗金名将岳飞不谋而合,忧国优民,壮怀激烈。璀潘雀劣冇身在建炎三年(口…五月,赵明诚在安徽接到宋高宗任命他湖州知州命令,就把李清照安排在池阳,自己上任。李清照已登船,回视岸上觉得明诚神色不对劲儿:“坐岸上,葛衣岸巾,精神如虎,目光烂烂如射,望舟中告别。”  莫非不祥之兆?她心中颇不是滋味,就问:池阳危急时我怎么办?赵明诚说:你跟大伙儿逃难!  必不得已先丢笨重箱笼,再丢衣被,再丢书画,再丢金石器,几件祭祀古器,什么时都不能丢,得抱在怀里,和你共存亡,千万不要忘了!  说完这话,赵明诚打马离去……约一个半个月后有信告急:赵明诚因冒大暑急如星火赴王命,病倒途中。李清照知道赵明诚性急,凡发热必用寒药,担心他擅用虎狼之药,急忙催船赶去,赵明诚果然因用柴胡、黄芩凉药,病邪入里,发冷发热发痢疾,奄奄待毙。李清照知丈夫病入膏肓,回天无力,却不敢问后事怎么办?赵明诚要了纸笔,写下绝命诗。并没像曹孟德那样给侍妾做“分香卖履”交代,只将挚爱的未竟金石大业,深情地托付风雨同舟几十年的爱妻……此时是建炎三年0129八月,赵明诚49岁,李清照46岁。李清照心痛欲碎,大病不起。她写了许多悼亡文词,多半散佚了,黄盛璋教授曾从《永乐大典》辑出一首《偶成》: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今看花月浑相似,安得情怀似昔时。丈夫故去,他曾有过的感情迷失,都如云烟散去。妻子心场进淒名有存#中,只有初婚时的甜蜜和隐居青州时的相知,十五年前赏花赋诗的情景深刻地留存在李清照脑海中,李清照深知,今生今世,她再也不会有赏花赋诗的情怀了。  籌潘着龙有身#误嫁张汝舟刘老老到荣国府打秋风,撂下句名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现实生活中一位男士,比《红楼梦》创造的乡村老妪“六百年早知道”,紧锣密鼓地操练起来。满朝皆知,李清照是当朝宰相的儿媳妇,是著名金石家、江宁南京知州赵明诚的遗孀,她手里有比金子贵得多的金石书画。即使战乱丢失,仍是“瘦死的骆驼”,想古有这些稀世珍宝?将夫死无子、孤苦无依的才女娶进家门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争论了几百年的“李清照再嫁”浮出水面:赵明诚故世三年,移居杭州的李清照身边,摇摇摆摆、鬼鬼祟祟、踉踉跄跄出来个张汝舟,这个跟李清無做了一百天夫妇的角色,被著名词女以“妄增举数入官”①罪告发,经皇帝判罪流放’二人离婚。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了李清照讼后夫的简单过程:“〔绍兴二年九月戊子朔右承奉郎、监诸军审计司张汝舟属吏,以汝舟妻李氏讼其妄增举数入官也。其后有司当汝舟私罪徒,诏除名,柳州编管。〈十月己酉行遣夂李氏,格非女,能为①“妄增举数”为科举名词,宋代规定举子考到一定次数、取得一定资格后可以授官,张汝舟虚报考试次数取得官职,是欺骗皇帝。遍逋春光笮梆务歌词,号易安居士。”  李清照后夫的名字、官职、罪名、结果,记载得清清楚楚。李清照《投内翰綦公崇礼启》①描绘误嫁张汝舟过程是:“既尔苍皇,因成造次,信彼如簧之说,惑兹似锦之言。弟既可欺,持官文书来辄信;身几欲死,非玉镜架亦安知,澠俛难言,优柔莫决,呻吟未定,强以同归”。  这段话的大意是:误嫁张汝舟是仓促中办的错事,她病中乏智(所谓“牛蚁不分”时,张汝舟热诚地向她示爱,其弟是老实人,希望姐姐晚年有靠,信了媒人的花言巧语,她自己病得要死,分辨不出求婚者并非可托以终身的可靠人,姐弟首鼠两端时,迫不及待的张汝舟抢亲般将她迎回家……怪哉有针针见血文字功夫的李清照,这段话虽然仍有雍容凝重、叠用典故的惯有散文风格,却写得闪烁其辞、含混不清。仔细球磨宇里行间,我们又有两点惊讶发现:其一,李清照并不为再嫁本身抱愧,只承认再嫁匪人出错“非玉镜架”即此意。这说明当时并不视再嫁为大逆不道。其二,李清照解释再嫁缘由没说真话。何以见得?以李清照的才智,处理再嫁大事,怎么可能如此轻率和被动?以李清照的身份南渡时,赵家有多人位居高官:赵存诚任秘书少监,赵思诚任兵马都监事,赵明诚几次担任知州,妹婿任兵部侍郎;李清照的弟弟李远也有不低的官职,非一般平民。区区张汝舟,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山大①李清照《投内翰綦公崇礼启》被南宋赵彦卫的《云麓漫抄》收录,并这样介绍:“李氏号易安居士,赵明诚德夫(甫)之室,李文叔女。”  赵彦卫是宗室,李清照写给朝廷贵官的信,他有可能见到,因而《投内翰綦公崇礼启》可信程度很高。洚进雀劣有王,否则怎敢把有此家庭背景、且有“词女”赫赫声名的寡妇“强以同归”?  只能这样理解:李清照《投内翰綦公崇礼启》是在借不得不进行的表述做尽可能隐藏。也就是说,她必须写信感谢在她遇难时帮助她脱牢狱之灾的翰林学士綦崇礼,至于她为何再嫁张汝舟导致此场灾难?却完全是个人隐私,她不想也没必要向亡夫的这位远亲和盘托出,于是来了个犹抱琵琵半遮面。遍逋春光布柳春李清照再嫁之谜李清照再嫁一事较为说得过去的解释是:第一,寡妇再嫁在当时是常事,名臣范仲淹就是幼年丧父,母亲将其带到朱家养大,考上官后认祖归宗。大理学家朱熹写《荣国夫人管氏墓志铭》时,明白地写明其次女先嫁谁、再嫁谁。《癸辛杂识》还记载魏了翁之女夫死再嫁、“人争欲娶之”的轶事。李清照守寡,有没有“人争欲娶之”,不得而知,但她再嫁肯定不会有多大阻力。第二,夫死无子女的李清照极端孤独,盼望温情,她多情善感,富浪漫秉性,虽年近五十,因从未生育,并不自认是“奶奶”中人。就在此时,风流倜傥、口才出众的张汝舟可能做为“酒朋诗侣”来到李清照身边,当面陈述火盆样的钦慕之情,即所谓“如簧之说”和“似锦之言”,再通过官媒表达明媒正娶的郑重,传达指天画日的婚誓,又做通李清照之弟的工作,李清照终于将鱼目当明珠,认爝火为朝日,欣然再嫁。  “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  盼枯木逢春的李清照掉进了陷阱,后夫竟是贩马贩驴般市侩人物!  她进张家后发现:张汝舟卑劣之极。他的官职是“妄增举数”骗来。迎娶她也不是因爱“才”而是图“财”,是觊觎她的文物珍藏!  图穷而匕首现,张汝舟迫使李清照交出价值连城的金石书画,不给,就拳脚相加!  怎么办?一般女人会这样做:嫁鸡随籌潘省龙有秭#鸡,听命从命,投张汝舟所好,要什么给什么,换得本身安全,忍辱负重,了此残生!  李清照之为李清照,就因她不按常规办事。她做了当朝女人绝不敢做的事:告发后夫违法行为并请求离婚,恢复自由之身。按照宋朝的法律,告发自己的亲人,即使罪名成立,也要人狱两年。李清照告倒了后夫张汝舟,自己也锒铛入狱,九天后,因翰林学士綦崇礼营救,再见天日……一个弱女子,冒入狱危险告发丈夫,太不寻常!  上下千年,滚滚红尘,女子被夫家休弃者如过江之鲫,妻公然公堂告夫并赋“休夫曲”者,几乎绝无仅有!  这桩离婚案恰好显露了李清照的个性光辉,她不仅在文学创作上独立物表,敢在常人不敢下笔的地方痛下笔墨,为人也算封建时代凤毛麟角奇女子:果断坚强,拿得起,放得下,因相爱而结合,一旦认清骗子真实面目,决不姑息迁就、拖泥带水,立即分道扬镳、光明磊落地坚决离婚!  李清照不仅敢做敢为,而且聪明机智,善于斗争。可以设想:在当时,妻子受丈夫虐待而告官求离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已虐待致死,娘家人告官,仍可能被加上“以尸讹诈”之罪,如果妻子告丈夫欺骗皇帝,那就成了任何贪官都不敢上下其手的案子。就必须动真格的,查出实据还要报告皇帝。事实正是如此,张汝舟被妻告发“妄增举数入官”,确实经过皇帝亲自过问,下令将张汝舟流放柳州。当年李清照因政治斗争导致新婚夫妇天各一方,没想到几十遍摊秦光笮柳4年后,政治斗争手段倒成了她摆脱婚姻枷锁的有力武器,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璀进着劣冇郴袭魔鬼的床李清照再嫁,南宋时有多人做过确切的记载,到了明代,一些文人开始“辩诬”,至今学术界仍争论不休。这是个从文学人物身上引发、耐人深思的非文学现象。从历史记载推断:李清照讼后夫案轰动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热门话题。在她生前就有好几位文人以讥笑语气说她讼后夫事,如:绍兴18年(口站)李清照65岁时,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说“易安再适张汝舟,未几反目,有启事与綦处厚云:‘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传者无不笑之”。  说李清照再嫁用的是不容置疑口气,说讼后夫则用挖苦和嘲弄口气,文中还引用李清照致綦崇礼信中的话,而这封信正是李清照再嫁的有力确证。绍兴19年(“幻李清照66岁时,王灼的《碧鸡漫志》说“易安居士……再嫁某氏,讼而离之,晚节流荡无依”。  王灼在同一本书内还认为,李清照的词作也违犯闺秀文学规则,肆意落笔,无所顾忌,甚至将“淫词”写到作品中。绍兴21年(巧)李清照68岁时,晁公武的《郡斋读书志》说“格非之女……然无检操,晚节流落江湖间”……  这都是李清照在世时的记载,按常识,年龄偏大的官宦女子再嫁,人们会嘲笑她“晚节”不好。但如果她不曾再嫁,恐怕没遍X春先笮糌条人敢在本人活着时造“更适”这类有关婚姻大事的谣言。这几个人所嘲笑的,是李清照不仅再嫁,而且选了个不合适对象,又纷纷扬扬地打离婚官司,闹出不小的丑闻。这样的嘲笑和讽剌,正说明再嫁是事实。另一说明李清照再嫁的有力证据是:右仆射(右丞相)洪适也说:“赵君无嗣,李又更嫁。”  (见《〈金石录跋》,洪适说《金石录》是赵明诚身后经李清照整理呈进皇帝,然后顺便说起李清照再嫁。以洪适的身份和写文章目的,更不可能是造谣。几百年后明代文人出来为李清照“辩诬”,再嫁即失节,而李清照不该失节,是“辩诬”主要立论。这些文人没发现任何新史料,只对原有再嫁史料起劲地做“不可靠”文章,有的则以感情代替史实,直言不讳“余素恶易安再适张汝舟之说”。  李清照是否再嫁的争论至今还在继续。我认为,黄盛璋教授《改嫁新考》所持的肯定说证据全面、剖析有力,陈祖美用“再嫁”而不用“改嫁”,更确切。假设李清照是男的,还会不会有这些争论?相信一切“再婚”争论都会烟消云散,没准儿这“再婚”还会成为佳话。潘岳和元稹不是悼亡诗名家?并不妨碍他们再娶;苏轼妻子死了再娶,续弦活着时他既还可以带爱妾朝云到岭南,也可写诗悼念亡妻;陆游前妻被强行分离后再娶,他怀念前妻的“红酥手”不腔而走……大作家再婚多的是,为什么独独李清照不能再婚?因为李清照是女人。而社会对男人和女人向来有两把截然不铋进;#名芴同的尺子。男子死了妻子,谓之“断弦”,理当再娶,且褒之曰“断弦再续”;女人死了丈夫,谓之“塌天",理当心随丈夫死去,只作为“未亡人”躯壳活在世上,再嫁则贬之曰“失节不忠”。  男子有名文规定“七出”的休妻权利,还能随意行事,可以把妻子当成随便丢弃的衣服,也可以纳妾收婢多置办几套衣服,不必顾忌结发妻这件旧“衣服”的感受;女子却必须嫁鸡随鸡,嫁珣随狗,从一而终;才子娶小老婆,玩妓女是风流韵事,才女再嫁或“人约黄昏后”就是淫奔不才……按照这样的传统观念,李清照堂堂名门闺秀,宰相儿媳,郡守妻子,“老命妇也”,居然再嫁,成何体统?李清照是杰出的、千百年影响着中国人思维的文学女人,难道不该给她立个贞节牌坊供女人仿效?维护杰出文学女人的“贞节”,无异于维护中国名教,维护传统的“脸面”。  即使宋代人对李清照再嫁有明确记载,明代卫道者们也认为有必要采取驼鸟政策,来一番强词夺理的“辩诬”。  古希腊神话里有个魔鬼,总是将人捉到自己的床上,按固定尺寸,长了截短,短了拉长。中世纪的李清照,为寻求爱情幸福勇敢迈出“再嫁”一步,又更加勇敢地迈上“讼后夫”公堂,这是多富有个性和反抗性的惊世骇俗之举?几百年后明代文人却借“辩诬”,将她捉上了“再嫁即失节”这一魔鬼的床。该进碁龙有郴丧永远的李清照现今人们所说的“宋词”,是从唐代兴起的文学样式,苏轼等大文人叫它“小词”,李清照叫它“小歌词”。  当时词人的名气大小要从街头巷尾、娼馆酒楼唱其词作的频率判断。北宋变南宋:皇帝年号从“崇宁”换“政和”,从“宣和”换“靖康”,从“建炎”换“绍兴”,大小都市的歌榭楼台却以不变应万变仍唱这些歌词:“绿肥红瘦”,“宠柳娇花",“惜春归去,几点催花雨、”“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人似黄花瘦”,“望断归来路”……都过去多少年啦?这都是李清照少女少妇时的名作,是她以全副心灵感悟至情至爱,用点点滴滴心血凝成的词句。如今,夫君赵明诚已驾鹤西去,她本人经过一场不幸的婚姻,已是“萧萧两鬓生华”。  但是她几十年前写的词句却雅俗共赏、日久弥新!李清照南渡后写的“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更是风靡一时。跟过去一样,著名才女李清照每有新作,立即满街满巷,不胫而走。李清照诉张汝舟案刚一结束,石头城里,西子湖畔,到处响起了《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巳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场激茗龙冇身裱国破家亡,嫠妇飘零,距辞别人世,李清照还有大约二十个漫长春秋,阅尽沧桑的李清照,风鬟霜鬓的易安居士,理当形若槁木,心如死灰。然而……不!  绍兴三年(:!  口)李清照从张汝舟羁绊下解脱时,恰值岳飞大败金兵收复襄阳六郡。巾帼而丈夫气的李清照一边整理《金石录》,一边深情注视着至爱的家乡,至爱的北国,她在《上枢密韩公诗》里说: 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杯土!  谁也敌不过时间的镰刀,真正的艺术品却能。青史以浓墨重彩写下了“李清照”三个字。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世界天文界破天荒地以一个中国女性名字命名水星上一座环形山脉:“李清照”。  地球人变成水星山是很大荣幸,我却不以为奇。我认为,如果用天文学术语比拟,李清照是中国文坛上永放光辉的明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